黄金渔场

1768 九月农场

第17689章 均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拍卖会结束后,秦时鸥对自己身价大概有数了,便带着薇妮乘坐直升机转飞汉密尔顿,直达毛伟龙的小农场。

他想给毛伟龙一个惊喜,于是没有通知,而是让BB霜开直升机直奔毛伟龙的农场而去。

多伦多隔着汉密尔顿距离很近,这是一座很安详的小城,直升机飞到小镇上空后往下看,入目的就是一片金色浪潮在风吹中起伏,无数成熟的玉米穗在风中摇曳,一块块农田切割的整整齐齐,小城的慵懒风情尽显无疑。

从空中来看,农场的休闲风情很浓重,可是从地面上看就不是这样了,所有农田里都有农用车在轰鸣。加拿大是世界各国中著名的农业大国,他们的农业机械化程度很高,广袤的农田里全是来来往往的农用车和机械,看不到人的影子,不过车来车往很是忙碌。

毛伟龙已经知道了秦时鸥更换直升机的事情,当小海豚俊美的身姿出现在他的农场上空的时候,正在玉米田里开着收割机割玉米的他立马跳下车,挥舞手臂在地上一个劲大喊大叫。

秦时鸥从舱门往下看,看到这一幕,他感慨道:“兄弟就是兄弟,你看小五郎,看到咱们来到他多兴奋啊!”

薇妮也面露感动之色,随着直升机往下降落,她看清毛伟龙表情后,忽然觉得不对劲:“我说亲爱的,他这不是兴奋吧?他好像是让我们别在这里降落,让我们去别的地方。”

秦时鸥道:“怎么可能,小五郎让我们去降落到什么地方?他就是在激动呢。”

副驾驶座上的黑刀看了一会,道:“BOSS,我认为老板娘说的对,你的伙计是让我们去一边,估计是因为我们直升机带起的风太大,再降落下去会将玉米杆子吹倒。”

秦时鸥看看下面开始被风吹的四处乱摇摆的玉米杆,然后挠挠头,不得不承认薇妮说的确实是对的。

这样直升机赶紧爬升。找到隔壁荒芜的农场降落了下来,毛伟龙开着车过来接应他们,见面后便没有好气的说道:“老秦我说你脑子进水了啊?你直升机飞那么低进入我的农场,想把我粮食吹飞上天?”

秦时鸥瞪眼想争辩。这时候梳着歪马尾的朵朵从车上‘吧唧’一下子跳下车,张开双臂高兴的笑道:“干爹干妈,朵朵好想你们呀。”

小萝莉会说话后,自信心开始建立起来,这样她越长越娇憨美丽。更带有一股灵气,当她笑的大眼睛眯起时,更显得可爱。

秦时鸥决定看在朵朵面子上不和毛伟龙一般见识,他拥抱了朵朵使劲亲了一口,然后把女儿塞进了她的怀里,说道:“甜瓜,叫姐姐!”

甜瓜懵懵懂懂的看着朵朵,粉嘟嘟的小嘴张开叫了声‘姐姐’,然后蹦跶着伸手要去拽朵朵的歪马尾。

薇妮赶紧给她抓住手臂,严肃的告诉她不准欺负姐姐。等甜瓜点头了,才把她放给朵朵。

毛伟龙不屑的说道:“啥叫别欺负姐姐?就你家小丫头这么一丁点,能欺负的了朵朵?”

被薇妮教导,小丫头知道自己刚才那么做不对,需要道歉,她立马跑回直升机,利索的爬上去找到躲藏在机舱里睡觉的貂哥貂妹,提着尾巴就拖了下来。

貂哥貂妹想反抗,甜瓜给了它们一个凌厉的死亡之瞪,顿时俩小家伙老实了。认清现实装死被她拖着走。

毛伟龙倒吸一口凉气,目光顿时直了:“我滴耶稣爸爸,你女儿还不到三岁呢吧?我才不见她不到半年吧?怎么变得这么彪悍了?”

“女大十八变!”秦时鸥只能这么解释。

接上一行人,毛伟龙带他们回到农场。刘姝言准备好了饮料和茶水,让他们随便取用,自己则扶着儿子慢慢行走来学步。

秦时鸥看到毛伟龙的大胖儿子,脸上露出笑意,上去伸手在他胖腮上拧了一下,说道:“哟。你这儿子够胖啊,是不是你们偏心了?怎么我干闺女那么瘦,这小子这么胖?”

胖小子瞪着眼看向他,估计是受到了惊吓,转身钻进刘姝言的怀里,张开嘴就哇哇的哭了起来。

秦时鸥耸耸肩,无辜的看向毛伟龙道:“今天中午咱们吃什么?”

毛伟龙愣愣的说道:“我怎么有点跟不上这个现实?”

刘姝言抱着儿子说道:“中午吃荠菜水饺怎么样?早上我刚摘了好些荠菜,很新鲜,味道也好,你们要不要尝尝?”

毛伟龙使劲摆摆手道:“说什么呢,老秦可是我的好兄弟,我兄弟来这里做客,能让他吃荠菜水饺?我去弄点羊肉牛肉啥的,中午咱们吃烤肉!”

说实话秦时鸥对荠菜水饺还真没什么兴趣,他爸妈当初在渔场的时候,一个春天全是吃荠菜水饺,现在两位老人家又快过来了,估计到时候还是吃荠菜水饺,对这个秦大官人是真心有点腻歪。

荠菜起源于东欧和小亚细亚,后来种子随着行人而到达了世界各地,现在亚洲、欧洲和美洲都很常见。它们主要分布在全世界的温带地区,性喜温暖但耐寒力强,在广袤的加拿大领地上,汉密尔顿是最适合它们生长的地方,一年到头除了冬季,其他时间都能看到野生荠菜的踪影。

这种菜在汉密尔顿处境比较尴尬,当地华人少,吃荠菜的就少,对农场来说,荠菜属于杂草,它们很不受欢迎。

秦时鸥本来不想吃荠菜水饺,可看毛伟龙这孙子的样子,这水饺似乎不错,否则他怎么会不让他们吃呢?还说什么‘老秦可是我的好兄弟’这样的酸话,这么讲义气的还是毛衣小五郎?

“没事,客随主便,咱们就吃水饺。”秦时鸥说道。

毛伟龙连连摆手,道:“不不不,不吃水饺,这不是待客之道,咱们吃烤肉喝啤酒。”

“吃烤肉上火,就吃水饺!而且什么待客之道?小五郎,咱们这么熟的关系,我怎么会是你客人?你这是见外啊。”秦时鸥故作不满的说道。

毛伟龙听了这话突然眉开眼笑:“也对,我要是跟你见外就不好了,走走走,咱们去地里干活——你也别见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