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70 不一样的味道

1770.不一样的味道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秦时鸥还好,他那台拖拉机是毛伟龙农场里为数不多的现代货,价值一万五千加元,里面不光有空调还有饮水机,里面有冰水,他倒是不怎么热。???1

不过毛伟龙带他们往农场东侧走,走了一会出现了一片池塘,这池塘四周垒着石头,里面种植着一些莲荷,四周有山羊绵羊和小牛在探头饮水,风起池塘水面涟漪涌动,风景秀丽。

看到这座精致的池塘,秦时鸥惊叹道:“哇塞,这可真是漂亮,你的农场什么时候搞了个这玩意儿?”

毛伟龙得意的笑道:“我也是被隔壁农场启的,它那里面不是有个大湖泊吗?我想这里水资源充沛,不如我的农场也挖一个小湖,加上我现在养着牛羊牲口,它们需要有地方喝水,于是我就找施工队选址玩了一下,怎么样,不错吧?”

秦时鸥放出海神意识在湖泊里看了看,现里面有不少鱼苗,都是普通淡水鱼,不过他还现了黄鳝和泥鳅,这是他在加拿大很少看见的,当然,这不便说出来,于是就称赞了池塘几句,脱了衣服一起下水洗澡。

毛伟龙看他穿着裤衩,笑道:“这里就咱们几个哥们,脱光了洗就是了,你这样弄的还得洗。”

秦时鸥干笑着说不用,毛伟龙鄙夷,道:“你这孙子还把自己当上流社会人士了?倒是讲究……”

这时候黑刀脱了个精光,然后甩着**第三条腿大大咧咧的下水。

毛伟龙扭头,恰好看到这一幕,随即他的目光就直了,先去他刚刚脱光,看到黑刀的雄武之后,默默的穿上,此后洗澡期间什么话都没说黑人好过分,和他们一起洗澡,好他么伤男人自尊啊。

洗完澡换上一身衣服。四个人说说笑笑的回到小楼,薇妮和刘姝言已经包好了饺子,正在调制蒜泥和花生酱。中国人吃饺子习惯沾蒜泥,而黑刀这些人不知为何。喜欢沾花生酱,秦时鸥对此理解不能!

一个个玲珑雪白的水饺落入锅里,朵朵带着甜瓜不知道去哪里玩了,临近中午两个小姑娘开心的跑胡来,因为有一群彪悍忠诚的恶霸犬跟随。毛伟龙和秦时鸥也不担心她们的安全。

甜瓜头上带着一朵野花编纂的花环,小丫头回来后蹬蹬蹬跑去找薇妮,转着圈显摆。

薇妮配合的问道:“谁给甜瓜做了这么漂亮的花环呢?”

甜瓜伸出胖胖的手指指着朵朵,稚声稚气的说道:“瓜瓜让姐姐亲亲,姐姐给瓜瓜花花。”

秦时鸥捏了捏她的小鼻子,道:“那瓜瓜谢过姐姐没有?”

小丫头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又蹬蹬蹬的跑回去,跳起来抱着朵朵的脖子,使劲亲了她一口。

朵朵微笑道:“不用谢,甜瓜把小雪貂给姐姐玩玩吧?”

一听这话。小丫头不愿意了,她将趴在肩头的貂哥貂妹藏到身后,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没有没有,它们跑了!”

貂哥貂妹倒是愿意去跟随朵朵,怎么看这个温柔的姑娘更适合做主人,可惜,它们没有这个命,只能黯然神伤。

锅子里沸水翻腾,饺子很快出锅了,刘姝言夹了一个递给毛伟龙。温和的问道:“怎么样,熟了吗?”

毛伟龙宠溺的从后面搂着他道:“熟了,味道特别香,我媳妇包的饺子越来越好吃了。”

秦时鸥从后面踢了他一脚。将一摞碟子递给他下命令:“快快快,饿死了,赶紧吃饭,别在那里秀恩爱了!”

毛伟龙笑骂一声,接过盘子往里面装上娇小玲珑的水饺,刘姝言还准备了六道凉菜。很常见的家常菜:凉拌土豆丝、青椒变蛋、海蜇皮拌白菜心、拍黄瓜、腌花生、口水鸡。

坐下后,秦时鸥确实饿了,虽然这半个上午看上去只是坐在车里,但他要上车下车、要注意力集中控制方向还要等到玉米存满了送入储存罐里,所以还是耗费了不少力气。

水饺还热,他先用筷子夹了一口土豆丝,一尝味道他就知道是薇妮做的,因为薇妮熟悉他的口味,会往土豆丝里加入一点麻油,吃起来麻酥酥的味道格外有感觉。

刘姝言清洗了一些荠菜,盛在盆子里端了上来,还拿来一盘酱,说道:“来,尝尝,这些荠菜都是我在地里挖的。可能水土好,我们农场里挖出来的荠菜,比外面味道好多了。”

秦时鸥拿了两棵对折后蘸了点酱塞进嘴里,这荠菜清脆又清香,没有普通野菜野草的土腥气,口感确实好。

黑刀和bb霜喝着冰镇啤酒吃水饺,他们开始有点拘束,就没有去吃菜,结果吃了一个水饺后,两人点点头,端着盘子开始狼吞虎咽,吃的满头大汗就灌一口冰啤酒,一幅很爽的样子。

秦时鸥等到水饺凉了才开始吃的,咀嚼着水饺,先是一股带着荠菜清香的肉汁喷出来,然后是细腻喷香的羊肉调和荠菜,难怪毛伟龙开玩笑说不让他们吃水饺,这荠菜水饺比他父母包的好吃多了。

这样秦时鸥有点后悔,早知道他在渔场菜地里种植一点荠菜,用海神能量培养出来肯定味道更好。

郊外农场有个好处,那就是一天到头都有秋风扫荡,因此坐在树荫下吃着饭并不感到热,反而有时候秋风吹的急还稍微有点冷。

吃饱喝足,毛伟龙又拿出一箱冰冻啤酒,黑刀和bb霜都是属酒桶的,平时如果只喝啤酒几乎喝不醉,能一直喝到喝不下为止,所以并不影响下午的农活。

两点钟,太阳开始西斜,热度下降后他们再度开始干活,到了六点钟毛伟龙说不干了,他们一起去准备晚餐,同时神秘的对秦时鸥挤眼睛,说道:“我给你尝尝我这里独有的海鲜,你那渔场可没有。”

下意识的,秦时鸥就想到了池塘里的泥鳅和黄鳝,除了这个他想不到这农场还有什么海产品。

让他猜对了,毛伟龙拿着竹笼和钓竿,准备了鸡肠子、鸡血到了河边,他先下网捕捉了一些小活鱼,然后放入笼子里,精神抖擞的说道:“今天哥们让你吃点新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