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74 农场采购

黄金渔场

警察盯着秦时鸥看了一会,秦大官人以为他认出了自己的身份,就昂头挺胸摆出气派的架势,以他的权钱、地位,警察不会因为一个点燃篝火烤玉米为难他。

但两名警察并没有认出他的身份,倒是对他的态度很满意,盯着他看的警察是想确定他的籍贯:“你是中国人?刚来加拿大不久吗?”

秦时鸥实话实话:“确实时间不算长。”

那警察点了点头,脸色又好看了一些,他说道:“现在是秋收季节,农田里不允许出现烟火,因为一旦燃烧起来,那可能会引起一连串的火灾。这可能和你们国家的规则不一样,所以希望你们注意。”

秦时鸥也跟着点头,说道:“谢谢你们的提醒,以后我和我的伙计一定会注意的。”

这样两个警察没有再说什么,倒是给毛伟龙开了一个罚单,七十五加元的罚款,惩罚他没有监管好自己农场,这把毛伟龙郁闷的够呛,质疑道:“这件事的责任貌似不在我的身上吧,两位先生?”

年老的警察微笑道:“你是这里的主人吗,先生?”

毛伟龙点点头,年老警察继续道:“那么我就很确定了,是的,责任就在你的身上,所以你以后得保护好自己农场,你要负起监管的责任。当然,如果你对这件事不知情或者你能证明有人想要迫害你的农场,那么责任可以转移。”

听了这个解释,毛伟龙只能自认倒霉,他身上没带钱,毕竟这是他的家里,而且他们还在干农活,谁会装一个大钱包呢?秦时鸥嘻嘻笑着掏了掏自己口袋,结果只掏出一张五十元的钞票,黑刀给他补了二十五块,耸耸肩道:“算是赞助你们的。”

警察开了罚单收走罚款,车子随即嗷呜嗷呜的响着离开。秦时鸥用肘子碰了碰毛伟龙,揶揄道:“怎么样,到底是哪个国家的警察执法更人性化?”

毛伟龙没好气的说道:“这充分的说明了资本主义社会执法部门对资本家的保护——我是小资本家,你这家伙是大资本家。他们当然保护你了。”

下午早早的,他们就将剩下的玉米搞定了,全程机械化生产,机器摘玉米棒、机器自动拨开玉米皮、机器自动拨下玉米粒,最后通过拖拉机运送。有传送带将玉米送入储存罐中,只等一段时间后卖掉就行了。

地里现在全是倒下的玉米杆,这还需要机器将玉米杆收集起来,否则没法种植小麦,而玉米杆也可以出售制作牛羊饲料,这些玉米杆经过发酵搭配牧草和骨粉后可以制成青储饲料,各大牧场就靠这玩意儿来过冬的。

当然这个用不着秦时鸥来帮忙了,因为毛伟龙没有机器,他得去租赁人家的自动捆草车,而现在其他拥有这种车子的农场也在忙着收玉米。所以他得等几天。

秦时鸥笑道:“看来,你这农场的规模还不行,都还缺什么机器?怎么样,哥们给你凑齐,讲义气吧?”

“给你家甜瓜当嫁妆还差不多。”毛伟龙说道。

秦时鸥一听这话忍不住翻起了白眼,道:“别开玩笑了,就我家甜瓜还用嫁妆?你看薇妮和我的相貌,你再看我们两个的智商和情商,甜瓜将来肯定是至尊女神!倒是你儿子要想娶我家甜瓜,可得拿出点真本事。”

毛伟龙道:“薇妮漂亮又聪明。这个我承认,可你把你的相貌和智商跟人家薇妮并列在一起是什么意思?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到啊。行,别瞪眼了,你说吧。什么真本事?年收入得多少?”

秦时鸥摆摆手道:“我不要什么年收入,你看哥们现在这身价,还在乎金钱?哥们看中的是人品和能力,人品这个薇妮来审核,我就说能力这块,如果是摄像师。那得拿过普利策奖;如果是数学家,那得拿到菲尔茨奖,如果是其他的物理学家科学家医生之类,那得……”

“诺贝尔?”毛伟龙打断他的话问道。

秦时鸥呵呵笑着上去要搂他,说道:“对,看来你和我是一样的意见。”

毛伟龙气的不行,推了他一把道:“去你的一样的意见,滚滚滚,快去给我农场添置机器,我农场缺的东西还多很呢。”

秦时鸥虽然用的是玩笑的语气,可他是真心要给毛伟龙完善一下农场,这次拍卖会很成功,他可以收获接近二十亿美金,给农场完善机械用不了一百万,对他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次日,毛伟龙和秦时鸥上了直升机,直奔汉密尔顿的农用机械售卖场,毛伟龙说不远用不着使用直升机,坐他的飞机过去就行,秦时鸥摇头,说哪怕是上厕所也得坐直升机,这坐的不是飞机,是身价!现在他秦大官人就是这么个身价!

于是毛伟龙就笑话他,可是真上了飞机,他不笑话秦时鸥了,小海豚的豪华装饰让即使是官二代的他也咋舌不已,他以前没有乘坐过这样的直升机,上面好多功能他都不了解,轮到秦时鸥笑话他了。

不过毛伟龙说的对,确实不值当乘坐直升机,飞了二十分钟,农用机械售卖场就出现在了下方,BB霜申请下降,秦时鸥说道:“继续往前飞,再飞一会,你没看咱们毛老板还没有爽够吗?”

毛伟龙哈哈笑道:“去你丫的,你孙子不损我是不舒服,赶紧下去,大热的天,越磨蹭天越热!”

售卖场里的机械很齐全,很多机器是秦时鸥第一次看到的,他的渔场需要的东西和农场相比完全不同,所以这些奇形怪状的车子的相关功能他也不懂,毛伟龙倒是对这个很有研究,他跟在后面负责刷卡。

毛伟龙选的机械都不贵,一种悬挂式播种机只要一万六千加元,最贵的是一辆悬臂式喷雾车,专门用来喷洒农药和喷水,价格是五万加元。

前前后后,秦时鸥花了才不到二十万加元,显然毛伟龙还是不想太占他的便宜。

付完账,商家负责运输这些机械,两人刚要走,秦时鸥忽然看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东西,就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