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80 碧空如洗过年好

1780.碧空如洗(过年好!)

早餐很简单,但吃的秦时鸥很满足:鸡蛋饼味道喷香,将它和培根肉卷在一起,吃起来咸淡适宜,再配上甜兮兮的五谷豆浆,秦时鸥觉得这比单纯的西餐风格的早餐要好吃。

小雨还在下,雾气似乎更大了一些,毛伟龙打开收音机,各个频道都在广播这场入秋以来的大雾,交通频道不断报道哪里又发生车祸了,劝阻大家尽量留在家里不要出行。

毛伟龙撇撇嘴道:“说的简单,今天可是周一,不出行怎么上班?不上班老板能答应?”

秦时鸥说道:“我说小五郎,你最近又向愤青发展的趋向啊,这种思想很危险,年轻人你必须得注意。”

毛伟龙哭笑不得,道:“我就是说个实话而已,这怎么愤青了?你自己说,今天是周一,外面就算有大雾,那不上班能行吗?”

秦时鸥不想讨论这个,他觉得毛伟龙是太累,所以有些怨气,于是就问道:“你就打算自己打理这么大的农场?不雇佣点人吗?农民呀,牛仔呀之类。”

毛伟龙摇头道:“那用不着,我农场看上去不小,其实一个人收拾的了。其实在这边搞农场不费劲,播种雇人,撒肥料和喷农药雇佣飞机,只要在整地的时候除除草就行,平时也不用除草,至于灌溉,这都是智能的,就收获的时候麻烦点,但以后我打算秋收忙碌的时候就把你叫过来。”

听了这话秦时鸥哭笑不得,道:“我这是把自己给算计进来了啊?”

薇妮嗔道:“谁让你多管闲事五郎的农场其实还小了,据我所知,加拿大的合格农场主夫妇,一对可以管理三千英亩的农场呢,小五郎这里才多大?差得远,他的工作潜力还没有发挥出来。”

听了这话毛伟龙差点吓尿,一英亩大概折合成六亩,这样一千六百亩只能换算成三百英亩的土地,按照薇妮的推算。他的工作能力只达到了合格农场主的十分之一……

他叫道:“老天,记者说的话你也信?三千英亩啊,你让一个农场主照顾着我看看,农场、牧场、房屋、牲畜、农机具。知不知道照顾这些东西得耗费多大精力?就拿我来说吧,三百英亩的农场,为了好好打理,知道我都要承担什么角色吗?”

说到这里他舔舔嘴唇,掰着手指开始计数:“农民、经理、会计、机械师、焊工、木匠、兽医、化学家、农艺师、教师、市场营销师、投资者、电工。如果你们有耐心,我可以数出更多!老秦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不去你的渔场玩吗?就我和刘姝言两个人照顾这么大农场,你觉得我们能去你的渔场玩吗?有时间去玩吗?”

秦时鸥愣愣的说道:“你说‘教师’?给朵朵和你儿子椰子做教师吗?”

椰子是毛伟龙给他儿子起的乳名,紧随秦时鸥的步伐,起一个好吃水果的名字给儿子,这些名字够贱,按照农村老家的说法好养活;而听起来又特别亲昵,另外还好记。

毛伟龙摇头道:“当然不是,我雇佣的农夫,有些是生手。我还得教导他们干活呢。哦,说到这个我忘了我另一个身份,那就是学生,我每个月都得去市里参加农林牧渔学习班呢。”

这样听起来,秦时鸥也为毛伟龙感到心酸,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官二代、官三代,结果出国只能做农民,便调侃道:“要不说这资本主义国家太恶心,真是资本主义将人变成鬼、社会主义将鬼便成仁啊……”

毛伟龙推了他一把笑骂道:“丫的嘴真贱,说谁是鬼呢?”

一上午小雨不停。毛伟龙这里正好有一幅麻将,拿出来他和秦时鸥加上黑刀BB霜,四人开始鏖战。黑刀和BB霜都是此中好手,没事干的时候渔场的一群家伙都喜欢垒长城。秦时鸥将这项运动在告别岛推广的很成功。

平时三人一起打麻将已经熟悉套路了,合起来一个劲的坑毛伟龙。

毛伟龙被坑的满头大汗,刘姝言看不下去了,将儿子交给他,巧笑嫣然的说道:“我来玩两局吧,不能老是让我看孩子呢。”

秦时鸥三人正赢的开心。自然欢迎刘姝言入场,他还笑嘻嘻的说道:“待会输多了,你可不许流泪啊,小五郎这点最是让人看不起。”

刘姝言微笑不语,几圈转下来,秦时鸥三人额头开始见汗,他们遇上高手了,刘姝言将他们三人组合杀的那叫一个人仰马翻!

其实想想也正常,以前刘姝言在夜总会做妈咪,干的最多的两件事就是喝酒和打麻将,毛伟龙曾经说过她是这方面的高手,可秦时鸥一直没见识到,于是小看了天下英雌,这次被教训的很惨。

中途先是黑刀受不了跑人了,老是输给女人太丢人,BB霜输得惨,黑刀走后也下场,说是要去外面赏雨,秦时鸥为手下感到丢人,他拉肚子了,也不想打了。

小鱼连绵了两天两夜,一直到第三天下午才停歇。

雾气在昨天夜里就停下了,这样一停雨,甜瓜立马跑了出去,小丫头疯惯了也野惯了,根本受不了长时间在屋子里憋闷着。

一场大雾将汉密尔顿的空气彻底洗的干干净净,什么叫碧空如洗?秦时鸥这次总算见识到了,他走出去后忍不住做深呼吸的动作,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天然氧吧。

甜瓜在草地上故意追逐貂哥貂妹,将两个小家伙追的鸡飞狗跳,而朵朵则咯咯笑着跑在后面。草地因为雨水冲洗的原因变得很光滑,甜瓜摔倒好几次,不过她习惯了,摔倒也不哭,爬起来继续跑,雪白的衣服很快沾满草屑草汁和泥泞,脏的不成样子。

薇妮笑吟吟的看着两个小萝莉的狂欢,等到甜瓜劳累了,她过去帮甜瓜擦拭着黑漆漆的小脸问道:“开心不开心?”

“开心。”甜瓜高兴的说道。

薇妮道:“甜瓜为什么开心?”

小丫头不懂自由和禁锢,就下意识的张开嘴想咬手指,这次薇妮给她制止了,然后问道:“甜瓜喜欢草地,不喜欢屋子对吗?”

这是答案,小丫头赶紧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