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87 送礼的来了

1787.送礼的来了

结婚周年庆给了秦时鸥一点惊喜,之后生活恢复平静,他的工作忙碌了起来,前去环纽芬兰渔业联盟处理相关工作,一连忙活了一个周的时间。

这次他忙碌的工作主要在于分配黄金湾出产的鱼虾饲料,随着生产线的疯狂扩展,黄金湾每个周可以出产的鱼类饲料由数十吨变为了数百吨,每天都有运输船来到码头停靠,然后运载鱼虾饲料。

鱼虾饲料已经出产很长一段时间了,但市场方面最近刚刚爆炸,原因是渔场主们经过长时间的试验和不对,终于确定了黄金湾鱼虾饲料的营养价值多么惊人、终于明白了使用这些饲料可以对他们的收益带来多大的帮助。

渔场主们都是人精,当初秦时鸥出产鱼饲料介绍给他们的时候,他们明面上答应使用这些饲料,可实际上并不愿意,他们认为这是秦时鸥借着工作的便利推销自己的饲料,属于以权谋私。

当然,如唐纳德等渔场主,他们对秦时鸥绝对信任,而且秦时鸥答应他们,如果使用他的鱼饲料喂养鱼虾,那出产的渔获可以进入大秦海鲜这个品牌中。

其他渔场主也得到了这个承诺,只是他们并没有信心,因为他们担心秦时鸥说到做不到,毕竟对他们来说,秦时鸥只是个青年人,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购买了鱼虾饲料回去后,渔场主们首先进行了对比试验,用渔网围出两片海域,在里面放养相同品种、相同大小的鱼苗。然后使用大秦鱼饲料和其他品牌的鱼饲料来喂养,每隔一段时间捕捞进行比对。

结果这一对比。他们大吃一惊:秦时鸥并没有以权谋私,他所推广的这种鱼饲料。对鱼虾的吸引力格外强大,对鱼虾的肉质改善能力也格外强大,更能促进鱼虾的生长,尤其是针对鳕鱼,使用大秦鱼饲料饲养出来的鳕鱼,生长速度比其他品牌鱼饲料更快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四十!

这种生长速度的增幅是非常可怕的,渔场主们惊讶后感到害怕,他们担心这些鱼饲料中含有促生长激素或者生长激素,而这是加拿大严格禁止≦style_txt;使用的。一旦他们的渔获中查到这些激素超标,他们甚至会被剥夺渔场拥有权。

于是,担心的渔场主将大秦鱼饲料送入了食品营养研究机构进行检测。

检测报告显示,这些鱼饲料中蛋白质含量比较低,可是各项元素拥有一种奇怪的均衡,他们认为正是这种均衡,导致了鱼虾肉质的改善和生长速度的变化。至于促生长激素和生长激素类的违禁品,则没有从饲料中检测出来。

这样,大秦鱼饲料迅速的被渔场主们所接受。甚至一些有先见之明的渔场主还展开了抢购和存储,他们确信这是可以改变渔场收入的最终因素。

本来鱼饲料的销售是依靠半强制性推销的,现在渔场主们展开抢购,那销售情况就乱了。秦时鸥前去联盟坐镇,就是安排鱼饲料的配额,因为黄金湾生产鱼饲料的能力有限。所以得使用配额制度。

这时候,秦时鸥之前安排制作的大数据系统就派上用场了。他可以一目了然的了解到联盟下属这些渔场的主要发展方向和过去的生产能力,分配鱼饲料的时候可以做到有的放矢。

利用一周时间。他带领联盟几个部门的头头多次开会,终于将今年第四季度的饲料分配制度制定了出来,这样按照安排进行就可以了。

做好安排,秦时鸥开始研究黄金湾饲料方面的账本,渔场主们想的不错,他确实以权谋私了,不过他们猜错了,他以权谋私的方面不是推销他的饲料,而是动用环纽芬兰渔业联盟来为他工作,从销售计划到财务工作,他用的都是渔业联盟的人手。

甚至,除了起初因为渔业联盟人力资源部忙着参与大数据系统的制定,他找了猎头公司帮忙招聘饲料生产工人,后面生产线扩大规模,他没有再找猎头公司,而是安排人力资源部为他招聘,不光省钱,而且这些人的执行力更强,招聘工作进行的更顺畅。

秦时鸥正在观看着账本,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他合上账本做出威严的样子,说道:“请进。”

办公室的门推开,一个高大的中年人谨慎的往里看了看,然后走了进来微笑道:“理事长先生您好,请问您现在是否有时间?我有点事想和您谈谈。哦,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

“卡尔-戴维斯,是吧?”秦时鸥露出愉快的笑容,这是联盟管辖下的一个渔场主,他记得这人的名字,因为当初海豹猎杀节的时候,他号召了一些渔场主前去保护海豹,其中就有这个人,而且他还送给了虎子豹子一套军犬防弹衣,印象相当深刻。

发现秦时鸥记得自己名字,戴维斯也愉快的笑了起来,他说道:“能被理事长先生记住名字,我真是感到荣幸,是的,我是卡尔-戴维斯,新斯科舍省的卡尔-大威斯。”

秦时鸥记得他,也感谢他给虎子豹子送过礼物,可是他现在比较忙,就开门见山,问道:“伙计,别客气,你坐到这里,请问这次过来你有什么事?如果需要我的帮忙,那就尽管开口。”

话是这么说,其实秦大官人的潜台词却是:有事直说,哥没时间陪你玩。

戴维斯是个机灵的家伙,他明白过来,搓了搓手说道:“其实没什么大事,我想来拜访您一下,给您带来了一点狭鳕尝尝。这些狭鳕是我用您的大秦鱼饲料喂养长大的,味道特别棒,我想您应该会喜欢。”

秦时鸥摆手,道:“如果是要送礼,那就算了,戴维斯,我的伙计,你应该了解我的为人,我不能在工作中收任何人的礼品,这不符合我的做事风格。”

一边说着,他一边做出两袖清风的姿势,其实说句心里话,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小时候他就有一个贪官的梦想,可惜在国内没有实现,现在终于有了实现梦想的机会。不过遗憾的是,这送礼送在猪圈里、马屁拍在马腿上——你送我鳕鱼干球?老子的渔场别的没有,鳕鱼管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