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94 家的饭香味

1794.家的饭香味

当秦时鸥第二天看到自己手机中有关布兰特-卡尔的四十个未接电话的时候,他就满意的笑了起来,这还没有逐条起诉黑心老板呢,这家伙就崩了,他很期待以后这位犹太老板的变化。

之前他聘用的律师团一共有五位律师,这五个人每人负责一条,先给布兰特-卡尔送去了五张律师函。布兰特和他的犹太律师被吓尿了,他们猜出了秦时鸥的打算,于是布兰特害怕了……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对于资本主义国家来说金钱就是命,而秦时鸥这样满不在乎的往外撒钱,就算是不要命的。

他给布兰特机会了,前两天特意去拜访了这家伙,结果却遭到了黑心老板的冷嘲热讽,既然这样那他和布兰特就没什么可谈的了,现在布兰特后悔来不及了——道歉有用那还要法院干什么?

处理了工人薪水的问题,秦时鸥感觉这趟黄金湾之行大有收获,这是一枚定时炸弹,如果这次不是机缘巧合自己深入群众之中,那还发现不了这枚炸弹呢。

老员工们的薪水问题被解决,他们干活更卖力了,又有新的生产机械送达,秦时鸥将渔场交给烟枪和耿俊杰后便返回了告别岛。

十月下旬,秦父和秦母再度到来,这次来他们要长住至少两年,薇妮快要生孩子了,起码得等到孩子一岁半懂事了他们才能离开。

十月的渔耻忙碌,这是秋收的尾巴,再过几天到了十一月那就有寒流从北极顺流而下了,所以得抓紧时间储备渔获。而十月还是加拿大青年结婚的最后一个,尼尔森和帕丽斯在这个月份结婚了,秦时鸥给他放了半个月的婚嫁。这样尼尔森的活分配下来,渔场的工作就更忙碌了。

毛伟龙那边倒是轻松了下来,得知秦父和秦母要过来。他特意带上刘姝言和儿子赶了过来,朵朵一直住在渔场。他们过来也算是阖家团圆了。

十月底,秦时鸥去机场接到了秦父和秦母,两个老人因为海神能量的滋润加上平时生活悠闲轻松且没有烦心事,看起来比几年前还要年轻一些,原来秦母满头华发了都,现在头发全部变黑。

薇妮和秦母拥抱,故意用惊讶的语气问道:“妈妈,你染发了吗?头发真是漂亮换夫记。而且那么柔顺,比我的发质还要好呢。”

秦母喜滋滋的抹了把头发,笑道:“老婆子一个了,哪里还去染发?不怕人家笑话嘛?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头发慢慢变黑了。”

秦父道:“你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能不知道?生活好,又没啥心事,再加上你天天跑出去跳那啥广场舞还运动着,体质肯定增强了很多。”

秦时鸥提着箱子问道:“老妈现在喜欢跳广场舞?那在我这里跳吧,渔场的空地多的很,你想怎么跳就怎么跳。”

秦母摇头。道:“别听你爸瞎说,我没咋跳广场舞,就是偶尔去凑个热闹。不说这个了。快回去吧,薇妮挺着个大肚子在机场站着多不舒服?”

一家人回到渔场,秦时鸥让父母去休息,秦父秦母摆手,说这次是乘坐专机过来的,一路上无聊没别的事情干,在那里不是看电影就是睡觉,这会精力充沛呢。

秦时鸥问怎么姐姐和姐夫没有陪他们一起过来,秦父眉飞色舞的说道:“他们哪有时间?他们得去管理水库和酒楼呢。你可不知道,咱们酒楼生意特别好。水库天天要往外供应新鲜鱼虾啥的,他们两个走不开。”

海神能量对淡水鱼虾的作用一样强大。水库里的鱼虾生长速度飞快且肉质出众,海鲜楼甚至不需要大秦渔场辊了,依靠水库出产的鱼虾就可以占领县城市场。之前有一次打电话,秦姐告诉他说他们打算往省城发展,酒楼规模越来越大,影响力也越来越大。

这件事秦时鸥不参与,他只提供技术支持,也就是给水库的鱼虾输入海神能量。

水库中现在放养的鱼虾种类繁杂,家乡河里湖里能见到的水产品都能在水库找到,包括泥鳅和黄鳝之类,酒楼主打水产已经做出了特色。

秦父秦母不累,来到渔场就开始张罗晚饭,秦时鸥说不麻烦了,他带着大家去镇上吃。秦母坚持不肯,说他们老两口来了就是照顾孩子们生活的,家里鸡鸭鱼肉俱全,干嘛还要去镇上吃呢?

毛伟龙这次过来带了大量牛羊肉,光是牛肉就是一只肉牛和一头牛犊,所以家里确实什么都不缺。

此外,他还带了一些荠菜过来,秦母看到后笑了起来,说带:“小毛做事情真仔细,我和你秦叔就喜欢吃荠菜馅水饺,咱们今晚主食就吃这个,小鸥去和面,老秦你来绞肉,今晚吃荠菜水饺。”

毛伟龙咧嘴笑,其实他也喜欢吃荠菜水饺,尤其是他的农场出产的荠菜,味道更美。

做饭之前,秦母先去和小家伙们玩闹了一会,她揉搓了熊大的毛脑袋、搂抱了虎子豹子、亲了辛巴大王和小白狼,最疼爱的还是貂哥貂妹,这对雪貂来到渔场之初就是秦母照顾的。

看到熊萝莉的时候,秦母吃了一惊,问道:“这就是你从格陵兰带回来的北极熊熊崽子?它怎么长这么大了?老天爷,快赶上熊大了!”

北极熊可以长的很快,它们只有一个极昼的时间来长大,否则极夜到来它们若是还小,那会被冻死或者饿死,熊萝莉这会确实有熊大高了。不过熊大吃的多长得胖,熊萝莉是只长个头不怎么长肉,差距还是有的。

一家人七手八脚,水饺很快就包好了,秦父切菜切肉,秦母利索的穿上围裙开始忙活炒菜,薇妮因为挺着大肚子行动不便被送到了沙发上,秦时鸥、毛伟龙和几个少年则被征用,跟着在厨房里忙活。

虽然有抽风机,可是依然有油烟的味道从厨房弥漫进了客厅里,秦时鸥曾经想将厨房密封起来,薇妮拒绝了这个想法,她觉得厨房的饭香味传到客厅,更能塑造家的味道。

当然,就是现在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