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99 名声大噪

黄金渔场· 1799.名声大噪

救援直升机上准备了热可可、巧克力热饮、软黄油和防水棉衣棉被之类的东西,发现抹香鲸背上的六名渔夫后,海上救援队先是大吃一惊,反应过来赶紧将救命物资通过绳索传递下去。

风大浪大,长长的绳索在空中不断摇曳,直升机在海风中跟着晃悠,加重了绳索的不稳定性,好在抹香鲸可以借助天性在动荡的海面保持平衡和稳定,这样几次试探,上面的人终于将救援物资接到了手里。

有了这些物资援助,六个人总算活了下来,他们喝着热可可穿着防水棉衣披着防水棉被,抹香鲸一路北上,历经大半天的时间,终于将他们送上了大秦渔场的码头。

除了秦时鸥和薇妮,渔场所有人都冒着风雨跑出来看这让人震惊的一幕,海警已经通知了他们说一只抹香鲸救了一些渔夫,这是人们见所未见的,跑出来看这稀奇一幕。

包括秦父和秦母,他们两人都穿着棉雨衣跑到海滩上去观看。

薇妮怀孕了,这样的天气不能外出,她拿着望远镜待在二楼窗户往外看,不满的嘟囔道:“这可是奇迹呀,我错过了见证奇迹的一刻,真是好遗憾!”

秦大官人知道这话是对谁说的,他装作没听懂,嬉笑着劝说道:“你看,老公不是陪着⊙←,..你一起遗憾嘛?海洋里多的是奇迹,我们以后可以见证其他奇迹。”

抹香鲸在暴风雨中救援素不相识的人类,这确实堪称世界奇迹,尤其是抹香鲸救到人后还不远百里将他们安全送到了陆地。这件事迅速传遍了圣约翰斯然后纽芬兰再到加拿大,接着消息席卷全美。

救援直升机上有录像机和高清摄像机。抹香鲸载着遇难者北上的一幕被拍了下来,沙克尼尔森等人也在抹香鲸靠近码头的时候拍了照发到网上。于是带头大哥抹香鲸就火了。

将人送上码头后,秦时鸥放开了对带头大哥的控制,它沿着码头转悠了一圈,沙克和海怪带人拿来大量的鲱鱼鲭鱼龙虾喂给它,它吃饱喝足,便带着鲸鞍沉入了水中,消失不见。

岸上一群人疯狂的在胸前画十字,被救援的六个人更是在码头上长跪不起,老约翰抱着十字架贴在嘴唇上嚎啕大哭为侥幸逃生而痛哭。也为上帝的挚爱而激动。

暴风雨持续了四天的时间,这已经转化成一场灾难了,圣约翰斯市不少社区的房屋出现了问题,比如吹飞了屋顶、吹碎了窗户、吹倒了木板墙等等。

告别岛因为独居海外,这种天气受灾尤其严重,薇妮怀孕不便出行,秦时鸥代理了镇长职务,天天冒着风雨带镇上的青年壮汉们去修补房屋、进行救灾。

有了这支强力突击救援队,镇上的建筑虽然受到了创伤。但不幸中的万幸是没人伤亡。

四天来先后有在附近海域作业的船只返航前来避难,秦时鸥给他们安排了住处和饮食,前前后后安排了五十多个人。

风暴刚刚过去,小镇开始繁忙的重建。家家户户都有损失,不过主要是花园被毁坏、篱笆墙被吹飞这样的小事,大家互相帮忙干起活来也是轻松有趣。

这时候一大堆的记者来到小镇。他们自然是来采访受灾渔夫的,其中老约翰那被抹香鲸救援上来的六人是采访的重点。几乎所有记者一来镇上就扑他们而去。

老约翰六人也是有意思,他们没有住在旅馆。到达渔场后秦时鸥把他们送去了社区医院,治疗没问题后,六个人都跑去了小镇的教堂,跟着神父天天做祷告,那叫一个虔诚!

采访的时候也是这样,六人开口上帝闭口耶稣,双手连续画十字,时不时热泪盈眶,显然抹香鲸的救援在他们心里成了彻底的神迹。

抹香鲸的救援实在太震撼人心了,这件事甚至惊动了教廷,后来竟然有红衣大主教带人来到小镇,秦时鸥也是醉了,你们是闲的没事干吗?没事干帮俺们修理房屋吧。

这其实很正常,加拿大是神权国家,基督徒占据百分之八十的人口,在这个国家很多学校的生物课上,老师不能讲达尔文的《进化论》,孩子们依然认为人就是亚当夏娃创造的,而不是猴子进化来的。

秦时鸥没有继续追踪这件事,爱咋地就咋地,他老老实实修理渔场就行了。

但他小看了这件事的影响力,过去几天里暴风肆虐,人们待在家里没事干就上网,然后带头大哥抹香鲸出名了,它火了,火的一塌糊涂,相关搜索指数成为当前最高值。

这件事对小镇也有影响,薇妮挥手找人设计了小镇的logo,就是一头憨态可掬的大脑袋抹香鲸,一天之内小镇的街头巷尾出现了很多的宣传页,上面便是这抹香鲸在耀武扬威。

小镇微博和推特被刷爆了,有记者来采访秦时鸥,问他怎么看这件事。

秦时鸥能怎么看?他摊开手说道:“当时我和我太太在二楼窗口,我们趴在窗户上用望远镜看的。”

记者被这话差点噎住,他赶紧说道:“你误会了,秦先生,我的意思是,你对这个神迹是怎么看的?”

秦时鸥收起双手做出严肃表情,道:“这就是神迹,当时上帝显灵了,我敢打赌,如果当时我在现场,我一定能看到上帝!”

记者奇怪的说道:“当然,我们相信这是神迹,可是从科学角度来看,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那抹香鲸送了他们几百公里,你认为这应该怎么解释?根据确切消息,那头抹香鲸和你有非同一般的关系对吗?”

没法忽悠了,秦时鸥心里暗骂自己以前干嘛那么骚包?勇者之战的时候干嘛要骑着抹香鲸?这下好了,当时他骑鲸的事情还上过新闻,现在想否认也来不及。

好在,他提前准备好了一个解释,现在正好说出来:“是的,我们关系非比寻常,不光是我,我们渔场的人都和它关系非比寻常。实际上,伙计,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那抹香鲸就是在我们渔场长大的,平时它来到浅水海域的时候我们还会喂养它,我们之间关系很和谐,它很乐意和人类为友,你明白我的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