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11 欢聚时光1/5元宵快乐

黄金渔场

这伙盗鱼贼动用的船不大,但人数可不少,足足有十人,摆明就是冲盗鱼来的,因为普通的千吨级渔船可用不着十个人,差不多一半就够了。

海警们总是姗姗来迟,哈普顿可是先报警然后才找的秦时鸥,结果秦时鸥这边都带着手下将盗鱼贼擒获了,他们这才到来。

当然这可以理解,毕竟海警开的是小艇,秦时鸥是乘坐直升机,双方之间速度差距巨大。

海警们到来后,哈普顿先抱怨了他们出警速度太慢,然后才将盗鱼贼交给警方。海警们看到盗鱼贼的样子后吓了一跳,这些家伙满脸白色粉尘,嘴唇冻得发青,跟鬼一样。

盗鱼贼之所以是这个样子,因为他们被捕捞上来后就绑了起来,继续扔回了他们的那艘船,船上依然烟尘弥漫,将他们熏的够呛。

秦时鸥觉得自己的惩罚还算轻的了,没有揍这些家伙,要知道渔场主们可是脾气很火爆的,哈普顿之前以为他使用火箭弹的时候害怕来着,那是怕担负动用重武器的罪名和杀人,明白秦时鸥用的只是防火火箭弹后他就没有心理压力了,后来捞上这些盗鱼贼,他还力主要上去狂殴他们给他们留下点教训。

将盗鱼贼交给海警后,哈普顿通过电脑将今晚拍摄的照片传到了网上渔业论坛中,这是秦时鸥提前准备好的,目的自然是敲山震虎,得让盗鱼贼知道他们的霹雳手段。

七架直升机是照片中的主角,秦时鸥本来还想搞一个新闻发布会来报道这件事,可惜这会天色晚且天寒地冻,没有媒体愿意派记者来负责这种报道。

好在他有帮手,尼尔森的新婚妻子是现在纽芬兰传媒界的后起之秀,哈普顿将更多的照片传给了帕丽斯,然后她做了个虚拟访谈来报道渔场主和渔业联盟防御盗鱼贼的举措。

相关报道在纽芬兰和新斯科舍省这一带有不错的反响,周围有点影响力的渔场便都加入了环纽芬兰渔业联盟,渔场主们是这一带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他们赞美了秦时鸥的铁血手腕和联盟的快速反应。

倒是有一些人对此表示反对,认为渔场主们对待盗鱼贼的惩罚措施过于严厉,可是这些声音的发出者要么是普通市民要么是普通渔夫,无法称为主流声音。故而也没人在意。

最重要的是海警和骑警等执法部门的态度,他们采取了闭嘴观察事情发展的态度,也就是说他们默认了渔场主的自我保护措施。当然,哈普顿事后例行被骑警调查了并进行了罚款,因为他无法解释那些灭火火箭弹是从哪里来的。

不过也仅仅是罚款罢了。都没有进行行政拘留,更别说起诉了。而四千五百元的罚款对于渔场主来说也不算什么,要知道一次盗鱼会让他们损失四五十万,相比下四千多块的损失完全可以接受。

秦时鸥将七架直升机停在了联盟办公大楼前的公园空地上,摆明态度支持渔场主们自我保护,以后任何一个渔场发现有盗鱼船都可以呼叫直升机支援。

惩罚事件和防治措施出来后,猖獗的盗鱼行为在纽芬兰海中得到了遏制,此后十多天的时间再没有传出盗鱼消息。

一月中旬,秦时鸥回到渔场,这次敲山震虎的行动很成功。他用不着再熬在办公室进行调度了。起码未来一周不用,因为气象台预报,又有暴风雪袭击纽芬兰省和新斯科舍省了。

这个冬天的雪和盗鱼行为一样,次数格外多,小镇积雪还没有融化,这又有大雪开始翻飞。

圣约翰斯多条高速公路都封路了,好在海面没有结冰,渔场的码头是全年不冻港。大雪对小镇交通的影响也不大,镇上不怎么用汽车,而是用马匹。这些马可以拉马车也可以拉雪橇。

秦时鸥回到家后,甜瓜好像兔子一样,飞快钻到他的怀里然后张开嘴嚎啕大哭:“爸爸,爸爸。你怎么才回来?我以为你不要甜瓜了……呜呜。”

小丫头想死他了,好多天不见,她这段时间孤单的不行。

薇妮已经怀孕八个多月,体型变化非常大,现在她不能陪女儿玩闹了,而元旦之前毛伟龙带着朵朵回汉密尔顿了。海豹到了冬天活力不足,海獭群更是不敢见人,这样小丫头只能和虎豹熊狼一起玩。

虎豹熊狼都是大孩子了,在它们的世界,它们属于成年人,不像小时候那样爱打爱闹,尤其是熊大和熊萝莉,冬季气温低,它们很喜欢躲在壁炉旁依偎着取暖,而不是跑出去陪小丫头打闹。

秦时鸥给女儿准备了一大堆礼物,他让尼尔森和伯德将礼物送进来,这些礼物都用彩纸和彩带封存,小丫头赶紧去拆礼物,拆礼物的途中还时不时的嚎啕哭上一嗓子。

薇妮温柔的帮他收拾行李箱,把该洗的衣物和日常用品归类分好,问他道:“后面还用不用去那边长时间出勤了?”

秦时鸥耸耸肩道:“用不着了,我待在家里就好了,起码等到孩子半岁大,我都不会离开渔场。对了,儿子还老实吧?”

薇妮笑道:“比甜瓜可老实多了,这是个乖孩子,到了晚上他知道妈妈要睡觉,总是很安静,只有在白天的时候才会伸伸胳膊伸伸腿。”

母爱的力量极其伟大,说到腹中的儿子时候,薇妮满脸幸福。

秦时鸥拥抱着她道歉:“这段时间我不在家,你自己一个人看孩子,太辛苦了。”

薇妮摇头道:“不辛苦,你没在家还正好,我把甜瓜放羊了,然后专门收拾儿子,很轻松。所以如果你还忙的话,那去忙好了,对于家庭千万别有什么压力。”

秦时鸥:“……”

一家人团聚,秦父秦母很是高兴,特意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好菜来庆祝这一天。

秦父还告诉他一个好消息:“小辉马上放假了,你姐姐和姐夫会带他过来,然后在这边过年,过年后再回去。”

秦时鸥听了大为高兴,过年那段时间恰好是薇妮的预产期,他肯定没法带薇妮和父母回老家了,这样姐姐和姐夫过来,全家人在一起过年肯定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