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14 星垂海波阔

黄金渔场

告别号拖着漂流岛向海洋中驶去,这是好天气,艳阳满天、海风轻拂,室外温度虽然还很低,可是因为没有什么海风的原因,人待在外面并不冷。

甜瓜带着貂哥貂妹在甲板上乱跑,貂哥貂妹哭丧着脸跟毛球一样一动不敢动,它们缩着身子,每次被甜瓜带到船边的时候往下看,都会吓得紧闭双眼。

貂妹估计是和海獭学会了,害怕的时候一缩小脑瓜将爪子往前一挥,竟然能用爪子捂住眼睛。

秦父秦母看到这一幕后哈哈大笑,秦姐伸手摸貂妹毛茸茸的小脑袋也笑了起来:“哟,你养的这小东西真有灵气,它这是干嘛?害怕还是害羞呀?”

秦时鸥道:“你可帮我看着点甜瓜,别让她将两个小雪貂扔到海里去,这俩小家伙可是薇妮的心头肉,甜瓜要是扔下去,估计回去薇妮能把丫头也扔到海里去。”

告别号往前开动,一直开出两个多小时,告别岛感觉远在天边都看不清了,秦时鸥这才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抛锚停船,收拾东西去漂流岛上垂钓。

秦姐等人也想去漂流岛,他摇头道:“在这上面钓鱼不行,万一钓到大鱼那不好稳定也不好发力,你们留在船上好了,我在这里弄点海鳗啥的,晚上我给你们做照烧鳗鱼吃。”

渔场的物种很丰富,几乎没有什么濒危渔获了,以前美洲鳗被捕捞的没有多少,秦时鸥这些年一直在做禁捞保护,保护效果很好。

他将海神意识放出,寻找产卵后的美洲鳗。这种鳗鱼一次能产卵五百万颗,产卵后雌鳗会死亡,所以可以捕捉来吃,当然味道比产卵前要差一些,但底子在那里,这可是大西洋产出的顶级海珍,味道很美。

美洲鳗喜欢在近海比较浅的水域生活。但也能在两百米的水深处发现它们的踪影,秦时鸥抛锚的海域虽然看上去距离告别岛和圣约翰斯这些陆地很远,实际上是个海洋高地,水深只有四十多米。这里生活着不少的美洲鳗。

秦时鸥放出海神意识后,很快看到了几条长有一米多的美洲鳗摇头摆尾的在水里游荡而过,这些鱼有幼童手腕粗细,估计得有个十来斤的样子,是美洲鳗生长的极限了。

能长到这么大的美洲鳗基本上都是雄性的。一般海中捕鱼,都是捕捞雄性的,雌性留着繁衍,美洲鳗是个例外,可以捕捉雌鱼,因为雌鱼产卵后一段时间会死亡,而雄鱼要留着配种。

秦时鸥找寻了一下,找到一条半米多长的鳗鱼,这鱼慵懒的贴着海底砂层游动,嘴巴缓慢张合寻找着食物。看起来精神疲惫,这就是产卵后的雌鱼。

用一道海神意识控制了这条鱼带上来,其他的海神意识继续搜寻,他将一连串竹筒扔下去,找到产卵后的雌鱼就送入竹筒中。

小辉看到后奇怪的走过来问道:“舅舅,你用这些竹筒干嘛?”

秦时鸥搓着手道:“你猜。”

小辉想了想道:“我猜不到,我只知道这个竹筒可以做米饭,但放入水里干嘛我不知道,我没有学过。”

“这是用来抓鱼的。”雪莉给他解释了起来,“秦想捕捞鳗鱼或者软骨鱼。也可以用来捕捉小型舌鳎,不过舌鳎很少会来到水面,所以我猜测还是想捕捉鳗鱼,它们就像小蛇。喜欢钻到这样的容器中。”

小辉用眼角余光看着雪莉,出神的听她讲解,等察觉她在看自己的时候,迅速收回目光,装作自己很懂的样子道:“那我明白了,我在家里也用过这个捉泥鳅。美洲鳗是鳗鱼?鳗鱼是不是黄鳝,舅舅,是不是?”

秦时鸥呵呵笑道:“不是,鳗鱼和黄鳝可不一样。”

“它们有什么区别?”

“鳗鱼是色狼变得,黄鳝是色鬼变得,你知道色狼和色鬼之间的区别吗?”秦时鸥贼笑着问道,他故意捉弄这个傻乎乎的小外甥。

小辉年纪小可是他不傻,他听出了舅舅口中意有所指,就很害羞的跑路了。

雪莉也知道,但她习惯了,反正只要有异性在,她就是焦点,从五岁到五十岁,通杀。

没有海风时候的冬季海洋确实很有一番魅力,她拥有大自然的阴柔之美,广袤的海水毫无波澜,平静的仿佛是一块镜子。因为冬季污染轻和洋流波动力量小的原因,海水格外清澈,午后的阳光照耀在海面上,那种湛蓝与橙黄交融的色泽,美的让人心颤。

站在船上放目远眺,秦时鸥感觉心底慢慢变得安宁起来,向正面看是一片干净的湛蓝,向后面看也是这样,四周任何一个方向,都洁净的不染一丝尘埃。

下午,太阳逐渐西斜,秦父秦母和秦姐、姐夫等人没有钓到什么大鱼。不过不是他们没有碰到大鱼的原因,要知道渔场资源可是非常丰富的,秦时鸥不知道巅峰时期的纽芬兰渔场的渔获有多少,但他觉得肯定没有现在自己的渔场多。

渔场有多少大鱼群,他自己都不知道,浅水层有鲱鱼和鲭鱼群,深水层有金枪鱼群,在外面价值万金的蓝鳍金枪鱼,渔场中已经有几万条之多。当然,这些蓝鳍金枪鱼中以鱼苗居多,鱼群成功进行了繁衍。

在中间水层,则拥有最多的各种鳕鱼和比目鱼,还有鲷鱼、大马哈鱼等等,在海底则有无数皇后蟹、珍宝蟹、龙虾、海参等等,渔业资源极为丰沛!

他们碰到过大鱼,可是技术不过关,这些大鱼不是挣脱了钩子就是挣断了鱼线,秦父和秦母的力量也不足以对付大鱼了,秦时鸥本想去帮忙,但他们都不愿意。

出来钓鱼,未必要多少收获,他们就是想体会这个过程中所拥有的感觉,秦时鸥去帮忙,就没有这样的收获感了。

冬季白天短,很快太阳落入海平面下,满天繁星出现在了天空中。

清冷的月光洒落下来,照耀的海面越加的晶莹闪亮,夜晚无风,海面平静的好像一面镜子,只有大鱼不时跳出水面产生一些声响。

面对这样的场景,秦时鸥心里忍不住出现了两句诗: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