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21 烟花战争

1821.烟花战争

秦时鸥没料到,今年的春晚这么坑,简直是深坑

录播的时候他为了将惊喜留到晚上,特意忍着没有去看。虽然前两年春晚也没啥大惊喜,但因为布景宏大、节目精美,倒是能让人看下去,在除夕夜里当做一家人调和的应景节目挺好。

可是今年春晚烂的让秦时鸥难以置信,他完全看不下去,秦父秦母看了三十多年的春晚,从没有看不下去的时候,这次扛不住了,秦父闷闷的抽了两口烟,决然道:“换台吧,宁愿看那些听不懂的洋人节目,也不能看这春晚了,简直是给三十年的春晚丢人啊”

秦母也说道:“今年的春晚导演和这节目有仇吗能把一个全国观众都期待的节目弄成这个样子,他也算是有些本事”

好在家里人多孩子多宠物也多,他们不缺热闹,甜瓜吃饱后跟着小辉出去放烟花爆竹,雪莉等一干少年配合去玩,后来吸引来了小鲨鱼和克拉肯森其他孩子,十来个少年孩子一起玩烟花,搞的渔场氛围很好。

小辉隔着甜瓜远远的,每次放烟花之前都会看甜瓜一眼,确定她隔着自己距离远后才敢去放。

但在另一边,渔场少年们的表现就要彪悍凶猛的多了。

小沙克照例做了挑起战争的那个人,他点燃了一枚划炮,这玩意儿会先冒火焰,然后火焰熄灭冒轻微的白烟,过一会才会炸响。

于是,小沙克就等火焰灭掉后他将划炮塞进了戈登的衣兜。

冬季天冷,戈登穿了一件风衣,衣衫飘飘没有感觉到小沙克的小动作。倒霉的是他兜里装了一些烟花爆竹,划炮爆炸的时候引燃了其他烟花爆竹,于是只听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

戈登在一瞬间,跟被点穴了一样傻在那里,虽然雪莉平时喜欢欺负他,但和他关系却是最好的。火速冲上去帮他拉衣服,喊道:“快脱掉,快脱掉”

小辉在一旁惊慌的跳来跳去,喊道:“麻烦了麻烦了。快报警呀”

戈登那坚韧不拔的性子在这一刻展现出来,他咬着牙什么都没做,任凭衣兜里的鞭炮炸响、烟花闪耀,好在都是小型鞭炮和没多少火药的烟花,破坏力不强。只是将他风衣的衣兜位置给烧掉了。

在烟雾弥漫中,他冷静的走向一旁拿起一捆窜天猴,点燃后瞄准小沙克放了出去。

“咻咻砰”一声穿破空气产生的锐鸣声后,窜天猴精准撞在小沙克身上响了。

小沙克吼道:“我道歉我道歉,我不知道你兜里有那么多玩意儿,别他妈哦,雪特”

“咻咻砰”

“咻咻砰”

“咻咻砰”

接连不断的窜天猴冲小沙克飞去,小沙克被打的鸡飞狗跳,戈登咬着牙冷笑道:“道歉道歉有用还要地狱干嘛给老子下地狱去吧”

“炸死这混蛋”雪莉态度和他一样,鲍威尔则站在中间劝架:“别别别。伙计们冷静,大家给我个面子好不好雪特,谁他么连我也炸”

小沙克手里有划炮,于是点燃扔向戈登进行反击,鲍威尔站在中央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炸到了,在那里吼叫了起来。

米歇尔和大哥是一条船上的,他拿了个小火箭炮递给鲍威尔道:“老大,以暴制暴吧”

火箭炮是这些烟花里威力最大的,点燃后会往外喷焰火球,如果在天空中炸响。那会产生彩色的漂亮烟花,可要是在人身上炸响,那能把衣服点燃

甜瓜手里提着一堆喷花,哥哥姐姐们之间的乱战让她惊呆了。原来这玩意儿是这么玩的啊

小辉过来拖着她往别墅里跑,甜瓜不愿意,甩着小胖手喊叫:“你放开我,我要去打架”

少年们开始混战,烟花的炸响声、鞭炮的爆鸣声和他们的吼叫声混合在一起,凌乱无比。

秦时鸥和姐姐姐夫等人在聊天。起初外面孩子的吼叫声没有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后面不知道是谁奇怪的说道:“听外面鞭炮烟花一直在响,可天上怎么没有烟花了”

这时候小辉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喘着粗气喊道:“舅舅舅舅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外、外面打仗了”

“什么,打仗”秦时鸥赶紧出门一看,然后少年们作死的行径让他大吃一惊,我靠这些熊孩子怎么这么猛,难道他们不知道这玩意儿打在皮肤上,会烧坏人的

加拿大的烟花爆竹制作有严格的规章制度,按照购买者身份不同威力也不同,针对普通民众的烟花爆竹都属于小威力版,大多是冷焰火,看起来很漂亮,其实炸响后不会伤害到人,里面不是火药。

那些真正威力强大且特别漂亮的烟花爆竹都是出售给企业或者政府单位的,比如圣诞夜圣约翰斯市府和告别镇政府点燃的烟花就很漂亮,威力也很大,那些烟花要是在人身上炸响,能炸伤人

少年们浑身烟熏火燎,秦时鸥看到后吓得要命,他这次真怒了,吼道:“妈的,你们在干什么这是什么日子你们在干嘛要不要我给你们一把枪要不要给你们枪啊”

“鲍威尔,你怎么当哥哥的”

“戈登,为什么哪次闯祸都少不了你”

“米歇尔,你还想做运动员职业运动员干这样危险的事情”

“雪莉,你看看你还有女孩子的样子吗”

“小沙克,克拉肯森,你们都滚回家快点,快点,快点”

秦时鸥第一次在少年们面前展示真正的怒气,少年们吓坏了,赶紧扔掉手中的烟花爆竹分开站,一群人沮丧的彼此对视,看对方身上乱七八糟、脸上全是烟灰好像小丑一样,又偷偷笑了起来。

看到少年们偷笑,秦时鸥没给气死,他指着鲍威尔四人道:“明天,拜年结束,你们回学校剩下的日子我不想看到你们小沙克,把你爸爸叫过来,你们都把自己爹娘给我叫过来,这次我一定要给你们留下一个深刻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