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24 小镇变化周末愉快

黄金渔场 1824.小镇变化(周末愉快)

晚上相亲,这个定时发布……话说从年前回家就相亲,弹壳真是一路被杀啊,长得丑这个年代难道找不到老婆了吗?求祝福,求祝福还是求祝福

与四年多前相比,小镇最大的变化是生气。那时候这座小镇屋子以空闲居多,很多镇民都离开了小岛,去了圣约翰斯、多伦多等大城市,秦时鸥还记得,当时他刚到小镇的时候,奥尔巴赫带他去了一家旅馆,那家旅馆是小镇唯一在开放的旅馆,且因为客源稀缺而快要倒闭了。

当时,镇子的街道上就没有多少人在走动,即使偶尔出现个人,也是情绪低沉、暮气沉沉。

现在不一样了,小镇没有空房子了,人数更是暴增了两倍多。因为薇妮执政的原因,秦时鸥知道一些小镇发展的数据,镇政府现在严卡籍贯转移,否则小镇早就人满为患、龙蛇混杂了。

加拿大各地经济形势都不太好,赚钱不大容易,告别镇这边相对简单,一是因为大秦渔场带动了海洋产业,公共渔场的渔获数量大增,渔夫们出海一趟可以赚不少钱;二是旅游业带动了小镇经济发展,在镇上摆个摊开个店,只要是诚心经营好好做,发财致富可能不容易,可是赚钱养家轻而易举。

一路开车走来,小镇临街的房子都被改建成了商店,租赁户外用品的、出售鱼竿滑水板的、购物市场、纪念品商店等等,经济上一派欣欣向荣的样子。

数量最多的还是旅馆,不光临街的房子。很多住宅区的房屋也改建成了旅馆,这些多是家庭式旅店。规模小只有三四个房间,以温馨和加拿大式生活为卖点。在游客中很受欢迎。

和崔琪手拉手走在街道上,布兰登看着两旁的商店大为惊叹,道:“秦,你的影响力真大,你影响了这个镇子,瞧,这些房子都用了你们华人的春节风格来装扮,真是了不起。”

确实,告别镇上很多商店的装饰风格都和春节有关。比如店铺门口挂着红灯笼,比如他们贴春联,比如他们在窗户上挂了一串串红辣椒和鞭炮,比如贴了很多中国f≥style_txt;娃娃的贴画等等。

一些店铺的老板穿着印有‘福’字的棉唐装,屋子里的音箱放着新年快乐、恭喜发财之类的华语歌,看到有华人游客进去就是一声过年好,如果不是他们一幅白人面孔,真让人感觉这是进了中国城或者唐人街。

崔琪秀丽的面孔上也满是钦佩,她羡慕的说道:“秦在这个地方的人气真棒。还有薇妮,你看,这里还贴着薇妮的画像呢,好多呢!”

这个也确实。一路走来碰到秦时鸥的本地人都会给他一个善意的问候和新春祝福,他们经过一些店铺的时候,甚至有老板出来专程问候。比如杂货铺里的小休斯,问候的时候还故意秀他那错误百出的中文。

虽然秦大官人很享受这种待遇和赞誉。但他必须得澄清:“这些人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才用春节传统来装扮,我可没有那样的魅力。他们不是讨好我,而是讨好我的同胞游客。或者说,这些狡猾的家伙在费尽心思赚我同胞的钱呢。”

“可说实话,尊重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布兰登温和的笑道。

徜徉在小镇的街头上,来来往往的游客满脸笑容,布兰登说的对,这些游客留在小镇过年,甚至有些人专门来这里过年,其实就是看中了这地方温情的氛围。

这样秦时鸥有些搞不懂了,他在城市里居住过好几年,据他观察,城市很多小区很多邻居,居住几年都不会串门拜访,互相之间吝啬的见面都不会给个笑脸。可是在这个陌生国度陌生小镇,同样的陌生人,他们街头相遇会微笑,如果在饭馆酒吧里成为邻桌,还会热情的攀谈起来。

中午时分,秦时鸥带布兰登等人去希克森老爹的餐厅里蹭饭吃,比利给香娜介绍道:“我们要去的是一个很神奇的餐厅,老爹拥有了不起的酿酒本领,待会你要尝尝他酿的冰酒,我敢打赌,你喝过之后,再不会喜欢其他的冰酒。”

秦时鸥惊讶道:“香娜怀孕了,你还要让她喝酒?”

比利同样很惊讶,道:“这有什么相关的吗?喝一点冰葡萄酒对身体和精神都有好处,所以为什么不呢?平时我和香娜在家里吃晚餐的时候,也会每人来一点。”

秦时鸥耸耸肩,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习俗,看来他对于怀孕中的薇妮过于苛刻了,等她生完孩子好好补偿她。

老爹的餐厅在去年秋季进行了重新装修,原来只有一个大厅,现在隔成了四个小房间,加上贵宾厅也就是刚刚开放的花园餐厅,一共五个房间。

其中,那四个小房间这会被命名为了他乡故知厅、金榜题名厅、洞房花烛厅、久旱甘霖厅,用中国文化中的人生四大喜来命名,别有一番味道。而花园餐厅的名字,则是花开富贵,这也很应景。

秦时鸥等人到达的时候正是饭点,老爷子忙活的不要不要的,四个房间人满,只有花园餐厅空着,因为花园餐厅的使用需要条件,能达到这条件的人不多,当然,秦时鸥肯定符合条件可以随便进入。

花园暂时用玻璃封闭了起来,老爷子看他到来洗干净手过来招待他们,介绍花园的时候他自豪的说道:“这是我的创意,冬季用玻璃封闭保暖,夏季的时候卸掉这些玻璃拉起架子,让藤蔓花草什么的爬上去来遮阴,怎么样?是不是感觉不错?”

秦时鸥看看周围生机盎然的鲜花笑道:“当然,身处鲜花之地,总是让人开心的。”

小布莱克说道:“老爹,但你这样将餐厅改组后,好像能容纳的客人减少了。”

老头子微笑道:“没办法,小伙子,我不得不服老。客人太多我太忙碌了,没办法享受厨艺,也没办法享受生活,这样我开餐厅还有什么意义呢?”

“你可以雇佣服务员帮你分担压力。”小布莱克理所当然的说道。

秦时鸥摇头,道:“不不不,你不懂老爹的生活哲学。你觉得老爹还缺钱吗?他的钱够花了,之所以还开餐厅,他只是享受自己掌控这一切的感觉,而一旦雇人,那他就不能享受这样的感觉了。”

希克森哈哈大笑,拍着秦时鸥的肩膀道:“秦说的一点没错,真是个知人心意的好小伙子。”

秦时鸥也笑,但心里无奈:老爷子老喽,记忆力不行了,这些话其实就是他告诉自己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