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31 漂亮新房

1831.漂亮新房

小休斯和雷耶克在圣约翰斯的人脉都很广,前者街头朋友多,后者是在渔业上很能吃的开,而圣约翰斯是港口城市,重要行业都和渔业相关。

两人听说是给薇妮来住,立马赶来问了秦时鸥的要求,随后就发动朋友帮忙寻找合适的房子。

秦时鸥计划是三天搞定,薇妮大概在医院住三天就可以出院休养了,但当天事情就差不多了,雷耶克和小休斯将周围房源收集了起来,拍了照片带着介绍让他来观看。

这样,秦时鸥就没有回到渔场,而是住在了城市里,顺便将钟大俊和毛伟龙一家也暂时安置了下来,陪他一起看房子。

第一天用半天时间收集到了周围的房源进行挑选,第二天秦时鸥带人去观摩,他看的房子都是整套出售类型,以高档公寓为主,挑选了几家之后,一套位于小公园旁边的独栋公寓进入他的视野。

这个公寓楼建起没几年,属于新式楼房,主人买来便是做投资的。随着移民热的出现,最近几年加拿大房价升值很快,买房难不光是中国青年头疼的事,在加拿大,青年白领们一样头疼。

圣约翰斯的房价升值空间却不大,因为就像前面说的,这是个海港城市,经济重心在渔业和旅游业上,移民少有是搞这两个行业的,所以要生活、要发展前途,他们不会来这里。

当然,圣约翰斯是养老圣地,可现在移民多少是出来养老的?故而本地的房价一直没有提升的很夸张,市中心地带前些年是五千多,现在才涨到六千多。

但即使这样,圣约翰斯的白领蓝领们已经天天喊高房价了,每次秦时鸥看到这些人的呼声,就想把他们送到京都或者魔都去体验一下,让他们知道什么叫让人绝望的房价!

不过要是换算一下,圣约翰斯的房价也不低。六千加元就是三万人民币,可问题是,在这里买房的人是本地人为主,本地人赚的就是加元。薪水不管是四千六千还是八千,都是加元,这种情况下养个房子压力是有,但不会大的国内那样恐怖。

恰好,独栋公寓的房东也是移民。是一名新加坡人。新加坡拥有比中国更恐怖的房价,那人移民后觉得圣约翰斯房价大有提升空间,就投资买下了这房子。

结果,好悬没有砸在手里,这房子他挂牌两年了,看房的人都门可罗雀,更别说买房了。当然,这和他的要价有关,市区房价平均在6000到6500之间,他这里要7000。看房的人自然没多少了。

看房少的另一个原因是,这房子有点大,价格有点高,一般人吃不下。

这座公寓楼一共是三层,加上阁楼便是四层了,院子前面有两个车库和一个小草坪,后面则是一个大花园,有效面积每层是260平左右,这样三层下来便是接近800平。

房东是新加坡华人,当然他是爷爷辈就移民去新加坡那种。除了血统,他和华裔没有任何关系了,不过他拥有华裔的精明,房子独立挂牌。可以只买一层,这样分开出售,能提升房价。

不过他倒是答应,如果整体出售他愿意赠送阁楼,秦时鸥看了后便笑着摇头,阁楼不送怎么弄?圣约翰斯可不是纽约。谁会买阁楼?

这栋公寓楼卖相很好,下方是铮亮的瓷砖,上层是很有味道的木板,整体是淡黄色,墙壁上攀爬着藤萝,初春时节便开满了紫色小花,正面临街,还有车库和小草坪,后方则是个宽绰的花园。

秦时鸥进屋里看,屋子里装饰华美,地上是软木地板,那新加坡人进去后赤着脚在上面走来走去,自夸道:“这地板很舒服,冬天赤脚走在上面都不冷,如果有孩子就更好了,孩子从沙发上掉下来,不会磕碰的痛。”

地板、宫廷吊灯、实木长桌、整套的家具、干净整齐的厨房和全套的厨具,阳台被改造成了小吧台,午后可以坐在这里晒晒太阳或者小酌一杯,看起来很舒适。

楼梯旁的墙壁上挂着油画,秦时鸥从里面看到了梵高的向日葵,这画他很熟悉,因为他曾经也弄到过一幅这样的假货向日葵。

整体上满意,秦时鸥便对雷耶克点点头,后者低声道:“要不要继续看看?”

秦时鸥道:“议价吧,就买这个,反正没多少钱。”

雷耶克咧了咧嘴,对他竖起大拇指夸赞道:“你他么这句话真能吓尿人!”

新加坡房东很精明,房价他咬死7000一平,这样这座公寓就得五百多万才能买下来。这价格很高,圣约翰斯买房子都是按套买,一套别墅也不过是五百万的价格。

而且,这房东还将花园和车库独立出来,花园作价20万,两个车库一个五万,草坪则免费送给他,加上各种税,秦时鸥得付出600万加元。

对他来说这钱没多少,六百万便六百万,可是雷耶克看不下去,怒道:“你这是宰人,伙计,这价格绝不可能卖出去!六百万?哈,那我为什么不去海滨每一栋别墅呢?”

新加坡人除了有点贪心外没有别的缺点,他脾气很好,陪着笑道:“别墅缴税多少,你看这座公寓楼交税才多少?再说,公寓楼可以用来出租,别墅怎么出租呢?还有你看我的这座房子,位置多好,周围有医院、有学校、有公园、有商场,如果在多伦多,这房子得卖一千万呢!”

“你要是去京都,那两千万都买不着这样的房子。”毛伟龙冷冷的说道,“但这里是圣约翰斯不是吗?不管说什么,都改变不了这个结果。”

新加坡人眨巴眨巴眼,做出肉疼的样子:“好吧,那车库我送你们了,这样可以了吧?”

“车库和花园送我们,房价我不跟你多说了,就7000元,怎么样?”秦时鸥看出来了,这房东是个葛朗台,要是跟他磨价格,那可有的磨了,否则房子也不会挂牌两年价格都没变化过。

房东痛苦的叹了口气,握住秦时鸥的手说道:“谁让我们都是华人呢?看在我们老祖宗的份上,就按你说的,什么时候交割?”

“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