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33 烤鱼生意

1833.烤鱼生意

叙利亚夫妇买走了几个大件,还有很多厨具和地毯、饮水机等生活用品,忙活了一通也是饿了,秦时鸥联系生活商城订了整套的生活用品后,便在门口撑了个椅子休息。

毛伟龙过来递给他和钟大俊一人一瓶啤酒,钟大俊打开喝了一口,道:“嘿,味道不错,这酒花的香味很浓啊。有没有吃的,话说弄了一上午我也有点饿了。”

秦时鸥问要不订外卖吧,毛伟龙道:“用不着,我从家里给你们带了烤鸭来着,味道很好,可不是什么全聚德之类的大路货。”

“这么长时间没坏?”秦时鸥惊讶,烤鸭只有现烤出来的才好吃,不说他们来到圣约翰斯已经两天,就说飞机上那一天的时间,也会毁了烤鸭的口味。

毛伟龙笑道:“真空包装,能保存五天没压力,不过当然,口味一天天会越来越差。”

搬到新公寓,秦时鸥还没准备食材,冰箱没有送到呢,这没法准备。不过圣约翰斯有大秦海鲜的销售点,他一个电话能送来海鲜食材。在厨房里转了转,他找到了欧式的烧烤架和木炭,这样架起来便能自己做烧烤了。

他本想去外面吃,但钟大俊看到烧烤架后让他随便烧烤一点东西就行,说自从来到圣约翰斯他就跟着在餐厅吃,还没尝过秦时鸥的手艺呢。

想了想,秦时鸥觉得自己烤也行,他打电话给沙克,让他送来一些肉和蔬菜,这不光是为这顿饭准备,后面一些日子,秦父秦母等人要在这里照顾薇妮,得为今后生活做准备。

他特意让沙克去冰库取出淡水鱼干或者说是干鱼,鳙鱼、鲤鱼、草鱼、鲢鱼、青鱼各拿了一条,还有当地的淡水鱼好多种。

烤鱼变为干鱼后,个头缩水了一些。品相也不是那么好看。但相比市场上流通的那些晒制的干鱼,又要好看的多,因为它保存的完整。

秦时鸥将烤炉点燃,几个人坐在门口的草坪上。正好初春的阳光温暖,他们一边做烧烤一边照看二手摊的生意,两全其美。

沙克外粗内细,他接到电话只是送来鱼肉和蔬菜,但过来的时候。他还将各种佐料调味剂都带上了,甚至还带了一袋面粉用来烤面包用。

秦时鸥把鱼干给钟大俊看,说道:“就是这种鱼,你考虑一下,要是这生意能做,大概每个月我能给你提供十吨左右的鱼干。成本价很低,主要是运费,你看看这生意能做不。”

钟大俊虽然没做过生意,但跑了多年的销售,认识的人多、见识过的场面也多。他拿起一条草鱼干用刀子切了一片在嘴里尝了尝。随即点头道:“这干鱼味道很好啊,运费多少钱?我觉得这生意能做。”

说着,他掰着手指开始兴致勃勃的算了起来:“来之前我去市场看过,淡水鱼做的干鱼很少见,一般是海水鱼做干鱼,价钱在一公斤一百块钱左右。我买过吃过,海水干鱼没这个味道好,所以咱们也卖一百块一公斤绝对没问题。”

秦时鸥摇头道:“那样赚头不大,干鱼好保存而且密度大不占空间,可以走海运。走海运的话。一公斤的东西从圣约翰斯送到海岛市,起码得二十块人民币,再加上人工和店铺费用,成本价得有五十块吧?这样没什么赚头。”

钟大俊惊讶的看着他道:“这还叫没有赚头。只要能赚钱就行,五十块的利润可不少了,一倍的利润差额啊!要是一个月能卖出一千公斤,那就是五万块的收入,一年六十万,达不到百万也不远了。”

正在翻烤烤鸭的毛伟龙过头来。说道:“老秦你别站在你的高度上来看这生意,班长现在一个月也就万把块钱,自己做老板稳赚五万块,我觉得这生意可以了。”

秦时鸥道:“那就做着试试吧,我给你做前期投资,如果你期望不高的话我觉得倒是没问题,就这干鱼的质量,要是打开市场,一个月别说一千公斤,十吨也没问题啊。”

他这不是盲目乐观,这是他的姐姐和姐夫讨论后出来的结果,因为他们前两年在国内做的就是淡水鱼的生意,品尝过这些干鱼的味道后便能断定出这产品的未来前景很好。

烤鸭简单一热就行,毛伟龙带上薄膜手套开始削鸭肉,秦时鸥将鱼竿切成一片片放到炉子上开始烤制,前些天他和姐姐一家烤过一些吃,现在有经验。

这些干鱼因为脱水的原因,要烤必须得用大油,油水少了肉感会很柴,无法挥它的潜力。

烤架下红彤彤的炭火冒出头来,秦时鸥一手夹子一手刷子,不断翻动鱼干,然后将花生油涂抹在上面,一层层花生油涂上去,旺盛的炉火烤制中,热油浸润进鱼肉中,出嗞嗞的声音。

雪白的鱼肉很快变成了淡黄色,秦时鸥往上开始抹柠檬汁和枫糖浆,等到鱼肉烤成金黄色,这时候再撒上点芝麻和孜然,那烤鱼就成活了。

他先烤了两片鲤鱼肉递给钟大俊,后者用刀子切开后吃到嘴里,顿时被烫的呲牙咧嘴,可是后面却没有减缓开吃度,一边呼着气一边往嘴里送鱼肉,含糊的说道:“这生意肯定能做,妈的好吃,真好吃!”

秦时鸥笑道:“这鲤鱼肉稍微有点粗,不比国内鲤鱼,你等等再尝尝这个鲈鱼,我觉得这个才好吃。”

他拿起一条比成人手掌大不了多少的干鱼给钟大俊,后者没见过这种鱼,便问这是什么,秦时鸥给他介绍:“看它的眼圈和身上的斑点,这就叫金眼狼鲈,是肉食性的家伙,肉质很嫩很细,加人很喜欢吃。”

刚切开狼鲈分为两片,有一个妇女带着两个孩子在那里询问地毯价格,秦时鸥没时间招待,喊道:“按照标签的价格,廉价处理,地毯很干净,你买了肯定不会吃亏。”

那妇女笑了笑,留下一些钱在地毯前的盒子里,随即留下孩子自己离开。

钟大俊奇怪的问道:“她这是干嘛?怎么放下钱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