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36 争宠的小婊砸

1836.争宠的小婊砸

毛伟龙对虎子豹子点了点头,这是他习惯性的动作,给钟大俊指示自己谈论的对象。

虎子豹子听到声音冲着它们而来,便警惕的抬起头看向毛伟龙,然后看清他的样子后,一起撇了撇嘴巴,将正视的目光改为斜视。

钟大俊喝了口咖啡,疑惑道:“小五郎,这不大对劲,我怎么感觉这俩狗在鄙视你呢?”

这会秦时鸥拿了一小瓶朗姆酒走了出来,他喝了一口品了品觉得味道不错,问钟大俊和毛伟龙要不要尝尝。

毛伟龙嫌弃的说道:“你这孙子对嘴喝呢,喝完再给我俩,不过我也愿意喝,谁让我把你当兄弟呢。”

他了解秦时鸥,不是好酒肯定不会介绍给他们。

结果没等他靠近,虎子和豹子看秦时鸥出来后便不打闹,快速跑到他身边趴着他身子站起来,昂着头看着靠近的毛伟龙汪汪叫,冲着他示威。

毛伟龙骂了几句‘丫挺的’,虎子和豹子从他表情和语气判断出他不是说好话,于是对着他吼叫的就更起劲了。

秦大官人嘿嘿一笑,将瓶子一歪倒出几滴酒,虎子和豹子张开嘴接着喝掉,吞吐着大舌头在嘴唇上舔来舔去,似乎是在回味这美酒的味道。

熊大就见不得人家吃东西喝东西,它看到虎子豹子抿嘴巴,赶紧跑过来也张开嘴。

秦时鸥给它看瓶子,道:“这是酒,不好喝。”

熊大伸出肥爪子拨拉他的手,嘴里发出不满的呜呜叫声,张开嘴伸出舌头一个劲要他给自己倒酒喝。

毛伟龙笑道:“这家伙把酒当成枫糖浆了吧?”

秦时鸥说道:“怎么可能,棕熊的嗅觉比狗强好几倍。这么近的距离,瓶子里什么东西能瞒过它?要是枫糖浆它早把我推倒抢走了,这小兔崽子就是眼红,人家吃的东西不管什么它都要尝尝,你要是当着它面吃,我敢打赌。这小子肯定也会吃一口。”

毛伟龙笑着推了他一把骂道:“你才吃呢,你给我演示演示~▽style;呗?”

秦时鸥将一点酒倒在手掌心给熊大嗅,果然,熊大知道这不是枫糖浆,还是坚持张开大嘴要喝。

无语之下,秦大官人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将小半瓶的朗姆酒倒进了熊大的嘴巴里。熊大将粗大的舌头在嘴里转了一圈,所有酒水都吞了下去。最后似乎觉得味道不错,还轻轻舔了舔秦时鸥的手掌。将掌心里的一点酒水也喝了下去。

喝完了这些酒,熊大一屁股坐下,它仰着头看秦时鸥,嘴里还是吱吱呜呜的叫着。秦时鸥摸了摸它毛茸茸的大脑袋,道:“别喝了,再喝就喝醉啦!”

熊大不肯,滴溜溜的小黑眼盯着他手里的酒瓶子聚精会神的看,大舌头在嘴唇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舔着。好像狗看到了骨头。

这里没有骨头,不过有狗。虎子豹子很不满熊大独自霸占一瓶朗姆酒这件事,跑过来扑在了它庞大的身躯上,用脑袋和爪子推着它要它去甲板。

其实虎子豹子不喜欢喝酒,当初提雅在bbq上给它们喂过一点啤酒,此后如果没有人逗弄,它们不会主动找酒喝。现在和熊大抢酒喝。其实是抢秦时鸥的关爱。

辛巴大王、小萝卜头和貂哥貂妹注意到了它们在争抢的东西,四个小东西本来对大海怕的不行,只是薇妮麻麻不在家,家里没有人,才不得不跟着秦时鸥出海。

不过现在看来。它们跟着出来是对的,在它们眼里,虎子豹子熊大菠萝这些小婊砸仗着水性好对海洋没有畏惧感,竟然在船上跟它们争宠!

小家伙们都是小心眼,辛巴大王愣是克服了对海洋的恐惧在甲板上站了起来。不过渔船颠簸的厉害,春季海风比较大,它刚站起来恰好渔船便抖动了一下,一个大浪拍打了上来,洁白的海水在阳光下随风荡漾。

辛巴大王身上的长毛一下子竖了起来,身上肌肉更是僵直无比,它两眼瞪得滚圆,僵硬的四肢啪的一下子劈开了趴在甲板上。

看到这一幕,钟大俊大惊,道:“卧槽,这的练过武术还是咋地?这柔韧性不错啊,四条腿能劈成这样?对了,这是豹子?”

“这是猞猁,哪有这么小的豹子?”毛伟龙笑道。

辛巴大王终究还是有几分胆量的,它吓趴下后慢慢又抬起身子,然后跟匍匐前进一样,两条前爪折叠,桡尺骨贴在甲板上,肱骨支撑身体,利用后肢提供动力向前爬去。

这下子连毛伟龙都惊讶了,叹息道:“哎哟,这小东西还是发动机后置呢。小尾巴这转动的速度,的不是涡轮加油吧?”

有样学样,小萝卜头也这样爬了过去,不过它没法转动尾巴,狼的尾巴没有那样的灵活性,而且貂哥咬着它的尾巴,而后面还拖着个貂妹。

秦时鸥笑着挨个给这些小家伙梳理毛发,熊大看来是真希望酒,用爪子一个劲的拨拉秦时鸥的手臂,眼睛盯着他手里的酒瓶直哼哼。

这瓶朗姆酒没有多少,之前他已经喝过一些了,又给熊大喂了两口,一瓶酒便没剩下多少了,最后的一点点不能给熊大了,得给小萝卜头它们留着,小家伙们已经过来了。

不患贫而患不均,这些小东西的玻璃心可是很脆弱的。

秦时鸥往手里倒酒,挨个喂给它们,黑足雪貂明明不喜欢酒精的刺激味,但貂哥貂妹愣是忍着舔了两口,圆脸上胡须一个劲抖动,看起来很得意的样子。

没有了朗姆酒,熊大还在伸爪子呜呜叫,秦时鸥拿给他看,无奈道:“没啦,亲爱的,这里面已经空了。”

熊大眨巴眨巴小眼睛,扯着脖子继续嗷呜嗷呜的叫。

驾驶室里沙克看到这一幕笑了起来,他随身带着一个扁平铁酒壶,这里面可有不少酒,便招手想将熊大叫过去。

但是熊大根本不买账,它转头看看沙克,然后回过头来继续用爪子抱着秦时鸥的大腿摇晃,将秦大官人晃的跟打摆子一样。

这样秦时鸥就明白了,熊大也不是想喝酒,这是在找他撒娇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