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79 终极大雾预警

1879.终极大雾预警

在家里待着的感觉就是好,吃喝有父母忙活——不是他不孝顺或者太懒,而是父母在这里因为没事干又缺少娱乐活动,他们闷得慌,于是就将精力转移到了饭菜上,各种琢磨着做好饭好菜吃。

对此薇妮颇有微词,因为她一直担心自己产后身材走样,父母又顿顿大餐伺候,她不得不增加锻炼时间,在夏天开始挥汗如雨。

秦时鸥看薇妮天天锻炼,加上渔场的渔夫也多了,他就从网上订了一套健身器械——器械本身十五万加元,运费两万加元,因为它们太重了!

他订的是专业性运动器械,大大小小全套健身器材超过一百件,所以价格昂贵。不过对他来说这不算什么,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钱了。

在渔场里找了个空屋子改造成专业健身房,大兵们非常欢迎,到了六月份健身房彻底装修完毕,放入器械后,有事没事大兵们喜欢泡在里面。

健身房刚成立,六月份才过去没两天,一场大雨降临了圣约翰斯。

秦时鸥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天气,夏天大雨冬天大学,对于海滨城市来说这是常规,唯一希望的是别有大风,一旦形成暴风雨和暴风雪,那可就麻烦了。

大雨倾盆了两天两夜,第三天开始雨势减弱,最终变为了毛毛细雨。

这场雨一直连绵了十多天,到了六月中旬,圣约翰斯天气预报下达了大雾红色三级预警。

看到这个预警秦时鸥不知道怎么回事,公牛却下令让所有渔夫加班。日夜赶工两天,起码要将未来一周大秦餐厅和海鲜店需要的渔获准备出来。

同时公牛找到秦时鸥,谨慎的让他通知大胡子巴特勒,赶紧派运输机来运送这些渔获。这几天最好进行大量储备。

秦时鸥奇怪的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公牛凝重的说道:“来不及解释了,船长,赶紧将这些渔获运走吧!”

秦时鸥用杀人目光盯着他:“两分钟内给我解释清楚!”

公牛嘻嘻一笑不再开玩笑,他说道:“气象台发布了大雾红色三级预警。这是非常恐怖的事情,在我的记忆里,圣约翰斯只出现了一次红色三级大雾,当时连续一个周,浓雾笼罩城市和海洋,所有交通都封闭了,整个城市似乎都死掉了!”

“所以,我们得趁着雾气还没有降临。尽量多捕捞渔获,多将渔获送到纽约去,否则到时候可能有商店会断货!”

秦时鸥相信了公牛的判断,他让巴特勒将能动用的运输机都动用起来,把渔场的渔获都带走了,包括冰库中储存的渔获,连续两天不断有运输机降临渔场。大概四百多吨的高档渔获送去了纽约。

六月下旬开始,浓雾天气降临。

这雾气是在夜里突然之间形成的,秦时鸥睡觉之前还觉得一切正常、星朗月明,可是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感觉窗子外还黑乎乎的,并没有阳光照射窗帘进入屋子。

于是,他以为天还没亮自己提前醒了,可他看过时间后惊愕的发现,现在已经是六点钟了,天空应该亮了。

他赶紧起身拉开窗帘。然后往外看去他惊呆了。整个天地之间一片白茫茫,他的视野里什么都看不到,没有海洋,没有高山。甚至连别墅前的两棵大枫树都看不到!

雾气浓重的让人震惊,好像是天地之间塞上了一层棉絮。秦时鸥带着虎子和豹子出去,两个小家伙照例你追我赶的打闹,这样它们一跑出去傻眼了,哥哥找不到弟弟弟弟也看不见哥哥……

在外面仅仅站了两分钟,秦时鸥就感觉他的t恤湿透了,毫无疑问,这是雾气打湿了他的衣服。

这样吓得他赶紧回别墅,他怕走出去太远,都找不到回别墅的路!

“雾气好重啊。”薇妮起床后惊讶的说道,“天哪,我没想到红色三级的大雾预警这么可怕,幸亏游客已经提前疏散了,如果他们继续留在小镇上,那可麻烦了,他们哪里都去不了!”

不光圣约翰斯被浓雾笼罩,整个纽芬兰海域包括新斯科舍省的北部地区和海域,同样出现了浓雾封城的情况,人们哪里都去不了。

机场封闭,高速公路封闭,港口码头封闭,所有的交通都关闭了。

接下来的一天,本来太阳出来了雾气该散开,可是并没有多大变化,雾气依然浓重,到了下午太阳落山,大雾天气更可怕了。

气象台预警的是大雾三天时间,但后面可能有一两天时间的延续,各大电视台和电台都在呼吁人们做好粮食和饮水的储备,让有呼吸道疾病的人们紧闭门窗不要外出。

同时,圣约翰斯的警察们忙碌了起来,这样的天气很容易出现作案犯科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摄像头就是摆设,小偷强盗们甚至不用蒙脸就可以去作案。

薇妮也忙碌了起来,小镇出现了很多突**况,当然不是盗窃和抢劫,而是人们准备不足,有人犯了呼吸道疾病,有人家里缺少食物,需要镇政府进行调控。

秦时鸥准备去帮助薇妮,结果黑刀找到他,皱着眉头道:“boss,你最好来听一下,无线电接收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消息,该死的!”

他去了机场无线电发射室一听,然后明白了黑刀为什么会最后骂人,无线电接收到了一个信号,一个粗犷的声音嚣张的说道:“大秦渔场准备好,我们这几天会在你的地盘上驰骋,我们会带走你们的鱼虾,有种来对付我们呀!”

bb霜切换了一个波段,又收到了一个类似的挑衅:“渔船准备,横扫大秦渔场!让中国人滚回亚洲去养鱼!”

“法克!”秦时鸥愤怒的一锤桌子,吼道,“将直升机放出去,巡视渔场——但是注意安全,能震慑他们就行!”

他是故意做出这个表情、下达这个命令的,其实他一点不怕这些盗鱼船,因为他有的是办法对付这些家伙!

显然,这些盗鱼船等待这样的机会太久了,大秦渔场的丰饶引得太多人垂涎了,他们平时被渔场的武力所威慑不敢动弹,如今大雾危机降临,他们认为渔场的船和飞机不敢冒着搁浅或者撞击的风险出海,就来嚣张的捕鱼。

秦时鸥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