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88 甜瓜的念想2/4

1888.甜瓜的念想(2/4)

听说卡特渔场才不过六千七百万的报价,秦时鸥直接笑了起来,问道:“你开玩笑,部长先生,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

马修-金也笑着说道:“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开玩笑,另外,你不必担心这个价格有什么问题,只要海洋火种计划成功开展,别说6700万买这个渔场,即使你不出钱,渔业部和省府愿意将它白送给你!”

一年多以前的拍卖会上,卡特渔场的起拍价就是六千七百万,但莫里家族最终拿下这渔场所付出的代价却是一亿七千万,近乎起拍价两倍的价格!

所以,秦时鸥得知马修-金将渔场作价六千七百万卖给他才吃惊,要知道自从拍下这场,莫里家族除了在这里找那些尸体,那就是好好经营这渔场,投资可不少,即使不拍卖,那作价一亿加元绝对算良心价,至于六千七百万?这在中国叫做半卖半送。

不过也可以理解,马修-金是想用这个渔场做为谢礼,感谢秦时鸥对海洋火种计划的贡献。当然,这也是他送给秦时鸥的一个礼物。

部长可是政坛老狐狸,他对秦大官人的尿性了解的一清二楚,知道这个人吃软不吃硬,脾气是属驴的,得顺着他的毛来,只要让他高兴了那什么都行。

确实,秦时鸥得到马修的保证后大为开心,他努力不表现在声音中,实际上脸上已经笑容满面了。

六千七百万,价格议定,部长让他找时间去省府交钱过户就可以了,上下他都通知到位了,到时候只要报上他的目的,自然有人接应他。

又是一个渔场入手,而且是一座在加拿大私人渔场中数一数二的优质渔场,秦时鸥觉得自己现在是当之无愧的超级渔场主,不能光靠海神之心来养鱼,还得多看书多增加点知识。

剩下的日子他陪同家人待在国家公园度假。没事干了他除了上网和同学朋友聊聊天,要么就会看渔场经营和渔获养殖捕捞的书籍。

现在秦时鸥在国内同学圈里是炙手可热的大人物,以前虽然大家都知道他超级有钱,可是并没有多想。但钟大俊得到了他的帮助。这会在国内混的风生水起,其他人也心动了。

钟大俊带回去的鱼干在市场上备受欢迎,他按照当初和秦时鸥的商议,先自己搞一个烤鱼摊子,承包了一个烧烤店专门做烤鱼。

他做的烤鱼和国内传统意义上的川味烤鱼不是一回事。而是碳烤鱼干。

这些鱼干肉质厚实又美味,恰好碰到夏季烧烤火爆的时节,烤鱼干的摊子一开张立马爆红,尤其是现在咨询发达,人们不缺钱,吃货们各种刷朋友圈,钟大俊的生意是越来越红火。

这会他是深信秦时鸥的话了,这个生意好好做,一年百万不是梦,当然。这百万的单位不是人民币,是加元!

沉宝湖能供应的亚洲鲤鱼干的量很大,钟大俊这算是垄断性的买卖,按照起初秦时鸥的计划,让他往外批发鱼干。

但钟大俊更有想法,他用了加盟的方式,自己创建了一个烤鱼的品牌,然后吸纳加盟商,将鱼干腌制好后送入加盟店中,这样赚到的钱更多。而且他还不用那么辛苦。

秦时鸥这人低调的很,从他得到海神之心那一天起,他就没怎么在朋友圈里装逼,当然无形装逼最为致命。他偶尔晒出来的照片和信息还是很让以前同学朋友反感的。

钟大俊和他不一样,为人比较高调。主要是他踏入社会后遭遇的挫折太多,如今终于有了做土豪的机会,怎么能不扬眉吐气?

他们的朋友圈同学圈都知道了秦时鸥的能量,现在都在千方百计和他联系,希望和钟大俊一样得到提携。

钟大俊收加盟费收到手软。干了没几个月,车房全部到手,不过车子是秦时鸥送他的开店贺礼,一辆奥迪a8l,高档商务车。

但秦时鸥并没有什么发财的好路子,他涉及的就是渔业这块,唯一能想到的发财方法,就是将大秦海鲜运送到国内给同学朋友销售。

那样一来根本不合算,一是大秦海鲜针对高端市场,国内消费水平不太合适;二是这些海鲜在北美欧洲就能消化掉,没必要路途迢迢的送回国内。

不过他现在要接收卡特渔场了,等到这个渔场也出产海鲜了,那大秦海鲜的品牌差不多就能涵盖亚洲地区了。

被同学朋友们搞的有点扛不住,秦时鸥连网也不敢上了,推说自己陪妻子进深山休养没有信号,躲在屋子里老老实实看书。

他坐在藤椅上看了会书,书房的门被慢慢推开,一颗小脑袋探了进来,是头上戴着个蝴蝶结的甜瓜。

看到女儿忽闪着大眼睛看自己,秦时鸥乐了,他招手唤过女儿抱在怀里道:“小丫头,怎么不去找妈妈和弟弟?你想爸爸了吗?”

甜瓜学大人那样点了下头叹了口气,拉长声音问道:“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

“这不就是家嘛。”秦时鸥笑道。

小丫头撅起小嘴挥手指着告别岛的方向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家,是那个真正的家!”

这样秦时鸥就明白,小丫头这是在这里待不下去了,就调侃的摸着她的蝴蝶结道:“怎么了,你不喜欢在这里吗?不喜欢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吗?”

小丫头先摇头晃脑摆脱秦时鸥的魔爪,她不满的说道:“别碰我的蝴蝶结,这是奶奶给我做的。我当然喜欢爸爸妈妈,可是我也喜欢小牛,喜欢朵朵姐姐,这里谁都没有,我不喜欢。”

秦时鸥掏出手机给毛伟龙打了个电话,笑道:“这还不简单,我把你朵朵姐姐叫过来好不好?”

毛伟龙接了电话,那边正在忙着:“有正事就赶紧说,没正事赶紧滚,哥们这边忙的很啊,今天我们镇上的农田喷农药,统一雇佣一架飞机,快轮到我这里了。”

秦时鸥开了可视电话,炫耀性的将屋外的青山绿水拍了一遍,说道:“怎么样,羡慕不羡慕?我说你做个农民用不用这么职业?赶紧来我这里玩吧。”

毛伟龙叹道:“哥们是真没时间啊,没听说过一句老话吗?夏季不流汗,秋季徒伤悲……”

“那你让你老婆带着孩子过来吧,你不过来算了。”秦时鸥吐露真实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