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章 老妈和老头子

第三章 老妈和老头子

“你好!”电话里传来一个温和女音。

“谭姐,我是小景,我找我爸。”陆景第一时间就听出了电话那头是特护小谭的声音。

小谭今年二十八岁,话很少。从她爷爷起,她们家一直都在给老头子当卫士,等到到了她这里,因为她是学医的,老头子也信任她们家,就调了她做特护。

“小景啊,首长不在家!一大早就出门了。”小谭笑着说道。

“哦--,那我妈在吗?”陆景右手颤抖着问道,刚才他已经打过大哥家的电话,没有人接听。

“你稍等!”小谭说了一句,将电话搁在桌子上,去喊罗女士了。

罗女士就是陆景的母亲,现在已经从部队师级的岗位上退休在家,专心照顾老头子的生活。

“喂--,小景吗?”

电话那里头熟悉的声音仿佛变得不真切一般,隔了十二年,突然听到母亲的声音,陆景的鼻子忽得一酸,喉咙变得极为干涩,半天发不出声来。

“妈--,是我”陆景的眼泪禁不住的从脸上滚落下来,“我是小景,妈。”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想起前世里母亲对自己的慈爱,生活里无微不至的关心,对自己犯错时的宽容。陆景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呜---!”

母亲在五十六岁时,就因父亲去世,思念成疾,撒手人寰。此刻,再次听到母亲平和,亲切的声音,陆景心情激荡,失声痛哭。

就像受了委屈的三岁小孩,见到了母亲后,放声大哭。

这是陆景此后十几年所受的各种磨难,刁难,委屈,在见到至亲的母亲之后情绪上的宣泄,彻底放下面具的宣泄。

“你这孩子,哭个什么。出了什么事,妈在这儿呢!”罗女士在电话听到儿子哭了,连忙说道。这个小儿子可是她和老陆的心头肉。老来得子,自是疼爱的不得了。

“没,没出事!”陆景用手抹了一把眼泪,鼻涕,收摄了情绪,哽咽着说道,“妈,我找大哥有急事,他家里的电话打不通。”

罗女士在电话里数落道:“你这孩子,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你大哥和大嫂都是参加工作的人,这个时间怎么会在家。多急的事儿啊?”刚刚完成人生读档,心情激荡的陆景显然忘了这一茬。

陆景吸了一下鼻子,道“不是好事儿,电话里说不清楚,需要见面说。”

罗女士呵呵笑说:“小孩子多大点事,遇事要沉住气,当年老陆那点年纪就上战场,也没见他慌张。这样,你晚上来家里吃饭,我一会打电话给你哥,让他晚上来家里吃饭。别哭啊,你都十八岁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陆景也为自己的突然情绪失控,哭出声来不好意思,挠挠头,问道:“老头子也在吧?”

罗女士笑道:“当然在,怎么,不想你妈,倒是想起你老头子了。”

陆景含泪笑道:“那到不是,我要说的事要老头子帮忙。”

和老妈闲扯了几句,陆景心中稍定,挂了电话。看了看时间,才下午4点10分,这个时候回家里吃饭正好赶上饭点。

走出四中巍峨耸立的校门,由著名书法家张大白书写的“定海四中”四个大字做成了铜牌,树立在校门上方,在太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默默的看着一个又一个面孔进入四中,离开四中。

在上课时间里,门前静谧的湖东路上行人极少。陆景看了眼左手边的燕子山,一辆竖着“空车”标记的蓝色的士正从山脚转弯处驶过来,陆景忙摇手示意。四中到老头子目前的住处--锦园别墅还有段距离,陆景自不会走回去,他每月的生活费宽裕,坐次出租车没有压力。

出租车停在四中门口处,竟有一位妙龄女郎冲出租车里走下来。刘海齐额,眼睛很有灵气,微圆的脸上略带着忧愁,穿着件淡白的短袖衫,没有扎起的头发随意的顺着肩头垂落,雪白的脖子上挂着银饰吊坠,锁骨迷人,一对粉藕般的手臂,洁白的手腕处带着精致的女式手表,体态姣好。蓝色的紧身牛仔裤裹着她笔直修长的美腿,显出完美的腿型。

那女子青春的活力四射,却又退去了高中女生特有的青涩,十足的美人儿。

陆景心里暗赞道:“好出色的美女。”

“噶--!”一辆从右侧十字路口疾驰而来的红色法拉利跑车突然停在路中间,优良的制动性能,只让跑车向前了少许。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发出磨牙般的声音。

“hi,美女!“一个帅气的男子放下车窗,头探到窗外,冲着那美女打招呼。法拉利的副驾驶座上隐隐还能见到一个女子的摸样。

那美女厌恶的看了一眼法拉利中的帅气男,又横了一眼正目不转睛盯着她看的陆景,扬着头,蹬着高跟鞋,哒哒的走进4中。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搭讪不成,大感无趣的男子瞪起眼睛冲陆景说了一句,坐回车内,发动红色的跑车,向前冲去。

陆景皱皱眉头,这要搁在前世,他现在就能冲上去把这法拉利砸了。

“呲----!“红色的法拉利轮胎冒着白烟,一个急速飘移的动作,甩进了四中斜对面的私立高中,京城英华国际学校,京城市内最好的私立贵族学校。

“跑车就是牛逼啊!“蓝色的的士司机感叹了一句,“小哥,走不走?”

陆景还在想着,这会是谁呢?他在四中呆了快两年,地头上的纨绔子弟,他基本上都是熟识的。这人的模样,他感觉又点眼熟,但是一时间又记不起来。

听到的哥的催促,陆景坐到车内,笑了笑,道“师傅,去锦园别墅。”那的哥以为碰上了一个侃爷,心想,你要真住那里,至于被一个开着法拉利的学生骂吗?早把他干死了。

他转过头来笑道:“小哥,那地方我这车进不去。你看….”

“把这给忘了。”陆景说道:“那就在宁水街那里停就行了。”

“好勒!”那的哥答应了一声,快速的发动汽车。

…..

锦园别墅是坐落在京城市郊东城区的山脚下,风景宜人,适宜疗养居住。红瓦青墙,庄严大气,门口处两名端着刺刀站岗的卫士,在夜色下无声的诉说着这里的威严和权力。

陆景从口袋里拿出通行证,过了卫哨岗。一排排的别墅依山旁水,隐在葱绿的松木中,别墅区里空气新鲜,安静的出奇,偶尔有进出的小车,都低调的慢慢行驶。从大门进入向右拐,走了2个路口,就是环境极佳的5号别墅。

“妈---”进了门的陆景,心情激动,迫不及待的大喊一声。罗女士的声音还没传来,二楼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了下来,“调皮捣蛋!给我上来!”

陆景顿时愣住了,他没有料到老头子已经回来了。平常吃饭,他至少要半个小时之后才回来。老头子这语气不善,陆景有些摸不着头脑。

罗女士围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一边在围裙上擦着手,一边笑道:“小景,回来了。来,给妈看看,这个月瘦了没有。”

陆景上前,一把抱着罗女士,说道:“妈---!”千言万语,到这会儿,陆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你这孩子!长大了!好了,妈还要去做饭呢。”罗女士笑呵呵将陆景推开,儿子对她的亲近,她是极为高兴的,敲了一下陆景的头,“小鬼头,你们老师电话都打到家里了。快点上去吧,你爸等着你的。晚饭一会就好。”

陆景莫名其妙,不知道是那个老师打电话到家里来,道:“妈,什么事啊?”

罗女士笑眯眯的道:“什么事,你自己不知道哇!过年时,我说给你相亲,你不要,怎么这会儿自己偷偷的给女孩子写情书了?”

陆景就觉得头皮发麻,他记忆中发窘的事情,就有一件是在高二的时候给校花杨晚婷写情书被拒绝,结果闹得家中都知道了,被老妈,还有家中常来往的叔伯们取笑了很久。

见小儿子愣愣的站着,罗女士笑着推了陆景一把:“行了,上去吧!你爸给你说。还给妈装傻呢?”

陆景苦着脸,指指楼上,道:“妈,那你的饭可得快点熟,老头子那气场让人难受!”

罗女士就道:“别怕!”然后冲楼上喊了一声,“老陆,别吓着你宝贝儿子!”

陆景心里发笑。老妈这样,老头子肯定没法摆着一张臭脸。老妈就是能号准老头子的脉。

果然,老头子在上面气势弱了不少,大声说道:“让他上来,都是被你惯坏的。”

“嗬--,这里面也有你的功劳吧!”罗女士再次高声呛了老头子一句。

说完,罗女士努努嘴,对陆景道:“儿子,写情书没什么大不了,你爸当年给我也写过。”

陆景心里涌上一股热流,重新被老妈关心的感觉真好,笑道:“妈,那我先上去了。”说着就上了楼。

老头子一生戎马生涯,尸山血海里爬出来,那气势不是说着玩的,真要发起火来,站在他面前头皮都有要裂开的感觉。汗流浃背算是轻的,陆景听说老头子当年发火的时候,底下的人都是两股战战,几乎站都站不住。那些可都是见过血的真汉子啊!偏偏老头子待人接物很有古人之风,一手书法极为出色,很得老一辈人物的喜爱。

不过,老头子语气虽然严厉,但陆景自己估计他真发火的概率不大,他毕竟不是调戏女同学,欺辱别人,只是写封情书而已。

陆景推开了书房的门。

一名穿着灰布唐装的老者坐在宽大的暗红色黄花梨木官帽椅上,头发花白,模样端正,端坐在椅子,渊渟岳峙。正是陆景66岁的老父。

老头子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喝茶。上好的武夷山大红袍,清香怡人。

看到这架势,陆景心里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