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1章 五个月的代理合同

第四十一章 五个月的代理合同

“我是公司市场部的总监云天乐,负责市场拓展,市场分析,代理商管理这一部分的工作。我对陆先生的三封邮件非常钦佩,毕竟能看出问题的人不少,但是能解决问题的人却是凤毛麟角。”

云天乐笑呵呵的说着,“陆先生的景和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在业界还是不太显眼呀,我找几个老朋友打听了都不能知道你们公司的具体情况,方便简单的介绍一下吗?”

陆景笑了一下,“刚刚成立的一家公司,注册资本是100万。不瞒云总,我现在连员工都还只是招聘了一位。但是做代理商,最重要的能力不是铺货资金和分销渠道,重要的是销售创意,是能把东西卖出去的本事。”

云天乐笑道:“我个人是十分肯定陆先生的能力,但是你应该也知道公司不可能把地区代理权贸然交给一家名声不显的公司。这对其他代理商而言是不公平的。特别是你的公司只是刚刚进入电子行业的门槛里,我们还从未合作过,我不得不小心谨慎一些。”

陆景喝了一口茶水,心里不是很急,其实接到过来面谈的邀约就说明诺基亚公司有意让他做诺基亚手机的代理,现在这么说无非是一个双方相互讨价还价的过程。

陆景是想直接成为地区总地理,全球数字化的浪潮实际上在九五年就已经拉开序幕,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希望能一步到位。

“那么云总有什么好的建议?”

“呵呵,华中区总代理上宏贸易有限公司的潘总与我的关系不错,不知道陆先生对楚北省江州市的市场有没有兴趣?”

“楚北省江州市是楚北省的省会,我这个时候去做江州市的市场,是不是不太好?”

地区代理商一般会掌握住手下大城市的市场,吃不下的市场才会交由省代处理。这样一级一级向下。

云天乐笑道:“看来陆先生对代理商的规则了解的很清楚。那我也直说吧,上宏贸易的代理合同在今年的十月份到期,他们对继续代理诺基亚手机的兴趣不大。上宏贸易已经在逐步收缩他们在江州市的业务。五个月的时间,潘总这点薄面还是会给我的。”

“也就是说如果我在江州市的表现出色,我也可以竞争华中区的总代理?”

“不错!”云天乐点头,“我们在华中地区的市场表现很疲软,如果陆先生能展示出自己开拓市场的能力,就如邮件中所说的那样,我想华中区的总代理非你莫属。”

陆景笑着点头,对方给画出了一个饼,但是确实值得他去争取一番,不管怎么说,熬夜写邮件的回报总算是收回来了。别以为他那三封邮件是随便写写,就引起了诺基亚中国区总裁周复生的重视,那怎么可能?他反复的修改,尽量使自己的逻辑清晰,条理清楚,增加自己的说服力,并尽量使邮件简短。

任何人看到陌生的邮件都会是一扫而过,他需要在一开始就能引起周复生的注意。

所幸的是,他成功了。

他赢得了楚北省江州市五个月的代理合同。

谈了三个小时候后,双方基本上都了解的差不多,一些细则问题也谈得七七八八。云天乐站起来笑道:“明天我就能和上宏贸易谈好,后天我们正式签署合作合同,希望咱们合作愉快,我很期待你的表现。”他需要先和上宏贸易签署一份备忘合同,同意景和电子现在进入江州市的市场。

“合作愉快!”陆景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握住云天乐的手。

…..

杜卫成在五一节假期间都没有休息,他四月三十日在海嘉大厦三楼租了一间办公室开始办公,按照陆景的要求在京城日报上第三开放上了招聘广告。

“因公司业务发展,现需招聘出纳一名,内勤一名,业务员若干。有意者请将简历送至公司办事处,等筛选后将在5月7日统一安排面试,期间恕不接待个别应聘者。”

下面列着各职位的薪水和公司的地址以及联络电话。

这几天里他接到了不少电话和来投简历的求职者,忙得不可开交。当他接到陆景的电话,要他五月六号陪他去锋锐大厦十楼与诺基亚签订代理合同时,他还有些发愣,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听到电话里陆景说道“就这么定了,九点钟准时在锋锐大厦楼下见面,我们再一起上去。”

“哦,好的,景少!”杜卫成答应着,心里想明天要在办公室门前贴上暂停接受简历的告示。

五月七日中午时分,陆景带着杜卫成签完合同从锋锐大厦里出来时,天上下起了湿润的小雨。路上的行人都急匆匆躲入两旁的写字楼和商场避雨。

温润的雨滴打在清凉的水磨大理石台阶上,仿佛在宣示着初夏即将要来临。锋锐大厦的门口也挤了不少没有带雨伞的白领。陆景眼睛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比较出色的美女,语气轻松的笑道:“这两天投递简历的人多吗?”

杜卫成穿着一套老式的中山装,皮鞋擦得镗亮道:“一共收了八十七份简历,陆总,咱们拿下的是江州的代理权,京城这边的招聘还需要吗?”

一个称呼的变化,体现了杜卫成此时的心态。当得知陆景单枪匹马的拿下诺基亚手机代理权时,他心里极为震惊和佩服。如果是换着他来做,无论如何是做不好的。

“当然要,面试约在明天,我们要讲信誉。当然我们需要说明出纳和业务员是需要外派的。公司到时候只留一个内勤,守着公司就行。咱们全部去江州,怎么样,你有没有什么困难?”

杜卫成笑道:“还好,我妻子对我的工作很支持。”说着,正好有一辆空的出租车过来,杜卫成连忙冲进雨中将的士拦了下来。几个已经快步走下来的都市男白领只得返回,都在肚里暗骂:“马屁精!用得着跑这么急吗?”

两人坐着出租车直接回了海嘉大厦,八楼的装修大致上已经完成,打开明亮的白炽灯,将空旷的办公室照得通明。陆景从杜卫成手里接过一叠简历,随意的找了一个空位,坐下来拿着笔慢慢看,他需要先做一个初步的筛选。

简历的数量比较大,有的简历甚至有四五页长。吃过午饭后,陆景继续着自己的工作。听到手机的响声,陆景从背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机。“陆景,我是余志成,我爸想请你吃饭,你什么时候有空。你几天都没来教室,我只好打你电话。”

陆景有些诧异,余志成的父亲是做烟酒批发生意的,他为什么要请自己一个高中生吃饭。

“有什么事吗?”

余志成挠头,看着不远处从自己打眼色的父亲,硬着头皮道:“他想认识下你。”

“哦?”陆景不置可否,如果他内心还是十八岁的学生,肯定很反感这样的宴请,现在倒没什么感觉,只是一个普通的邀请而已,自己不愿意可以拒绝。

电话里余志成的呼吸声忽然变重,听起来似乎很紧张。

陆景想了想,说道:“好吧,什么时间?”他和余志成处的还可以,余志成以前提过一次,现在再次邀请,倒是要给他这个面子。

余志成长出了口气,冲父亲比了一个V字手势,“就你的时间吧。你最近好像很忙?”

“呵呵,那就今天晚上吧。”

“行,那安排就定海这边的蓝锦酒店,晚点我电话通知你几号包厢。”

陆景挂了电话,微微一笑,继续筛选简历,必须要在下午四点之前完成,杜卫成还需要在电话里和应聘者做一个简短的沟通,再决定是否邀请其来面试。

余建军见儿子放下电话,瞪他一眼,“你怎么不会说话呐,什么晚点电话通知,你就说晚上你在大厅里等他。”

余志成胖胖的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爸,这样不好吧?我们是同学。你太殷勤,别人心里会嘀咕的。”

余建军愕然,万万没想到十七岁的儿子能有这番认识。

…..

蓝锦酒店酒店的212包厢内,余建军很热情的招呼陆景吃菜。他长的很胖,余志成和他的相貌非常像,两人坐在一起一看就知道是父子关系。

陆景夹了一筷子热气腾腾的蒜香酱汁烤排骨放到面前的小碗里,微笑道:“余叔叔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能帮上忙,我一定不会推辞。帮不上的,我也会明说。”

余建军笑呵呵的道:“是有点小事想找陆少问下,市里面准备在这个月二十号公开拍卖永极夜总会,不知道陆少有没有什么消息。”

陆景有些诧异,“余叔叔不是做烟酒生意的吗?怎么对经营夜总会感兴趣?”

余建军笑道:“对夜总会的经营我一窍不通,但永极夜总会所在定海路11号那个地方地段很好,买下来不管做什么都能挣钱。”

陆景笑着拿出烟点上。任何时候都不缺有眼光的人。定海路11号那地段不能用很好来形容,应该用十分好来形容。永极夜总会毗邻湖东路,离主干道只有100米,沿定海路走进来就是已经成熟的购物区,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是居民区。消费人口众多。

陆景印象中前世里永极夜总会以六十万的价格被一家地产商给拿走。那家地产商在获得相关部门的同意后,将永极夜总会拆掉,在那里盖了一栋商业住宅,投资回报相当丰厚。

这类查封的不动产,一般情况而言是卖不起价格的。那些参与竞标的人头上都有“天线”,该出多少钱,私下里心里都有数。

“余叔叔,打算怎么做?”

“我琢磨着市里面肯定是采取暗标的方式,我做了这么些年的生意,积蓄也有一些,但是就怕出价高也中不了标。”

陆景笑了笑,明白余建军的担忧,他上面没人关照,就算出价高也是白出,看来是打算请自己帮忙。

“余叔叔要是能拿下来,打算做什么呢?”陆景不动声色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