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3章 雨中

第四十三章 雨中

五月的天说变就变,中午还淅淅沥沥的小雨骤然变成了暴雨。

坐在出租车里,杜卫成道:“陆总,咱们是不是可以考虑把装修好的办公地点租出去,这样能节省一笔开支。海康大厦那边,物业费和租金加起来不少。”

陆景点燃了一颗烟,默默的抽起来,沉默了半响,“不,予以保留,我们的目光不能永远只停留在做代理上面。北京这边我们需要一个办事处。”

有一些计划,他暂时还不想透漏出来。一个有野心的公司去做代理不会受到欢迎的。他的实力还很弱小。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下成了白茫茫一片,出租车的速度也慢了下来,车前的刷子不断的刷着车窗。陆景将手中的烟头丢向车窗外,眼睛自然的扫过左侧马路的边上,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变,“停一下,司机。”

“请把这一边的门打开,司机。”陆景脱了自己身上的西服,把平光镜摘了下来。带着眼镜在雨中很难行走,大雨瞬间就会让眼镜模糊。

司机在前面打开了车门的限制,陆景推开门,把西服顶在头上冲了出去。

杜卫成看到路边一个穿着黑色条纹小西装,牛仔裤,桔色格子衬衣的女孩狼狈的跌倒在雨中,全身湿透,一个饭盒也跌落在不远处。塑料的盒盖在暴雨中被打的变了形,正在被流淌的雨水冲向下水道。

关宁吃力的坐起来,手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雨滴打在头上的痛感让她有些难受。脚撑在地上刚要用力站起来,疼的她惊呼一声。

“关宁,你没事吧?”陆景双手撑着西服把头遮住,冲车里跑了下来。他刚才丢烟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关宁在雨中行走,一不小心摔了一跤。

“陆景你怎么在这儿?”关宁眯着眼睛抬头看去,显然对陆景的出现也非常吃惊,此刻路面上早就已经没有什么行人。

“拿着。”陆景将西服披在她头上。说着,不由分说的抱起关宁。

“不,不用,我能走!”关宁有些惊慌,一手抓住了西服领子盖在头发上遮雨,一手伸出来想要拒绝,双腿膝盖处和背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让她腾空而起。

“那儿有辆出租车,我送你吧。”陆景轻轻的颠了一下,抱得更稳,快步的走向十几米开外的出租车。

关宁抓住西服,遮在头上。感受到薄薄的衬衣处传来的热量,仿佛还能听到陆景心脏的跳动,微微的低下头,闭上眼睛,任由陆景抱着她在大雨里向前走去。

陆景大步走向出租车旁,将关宁放到才车后座里。杜卫成早就知机的坐到副驾驶座上去了。

关宁道:“陆景,我的饭盒还在那里。”

陆景看着越发大的雨,已经粘在身上的衬衣,坐到车里,道:“雨太大了,不重要的话,改天我赔你一个。”

关宁点头,雨水顺着她精致的头颅向下流进脖子里。桔色格子衬衣早就变成突然透明一般,露出里面灰蓝色的文胸。陆景灼热的眼神从关宁高耸的酥胸上扫过,让关宁俏脸发热的别过头去。她将西服盖在自己面前。

陆景摸了摸鼻子,没想到关宁的胸前如此有料,刚才抱她的时候到没有觉得多重。

湿漉漉的牛仔裤让关宁难受的很,扭伤的脚踝此时反倒是没有什么知觉。她弯腰伸手揉着脚踝。

“师傅,停在小区门口吧!”杜卫成指着右手边的一个筒子楼说道。

与陆景道别后,杜卫成快步走向了自己的家。陆景见关宁皱眉,问道:“脚扭伤了吗?”

“应该没有。”关宁活动了一下脚腕,高跟鞋里一根根晶莹剔透的脚趾宛如水晶般动人。

陆景看得暗赞一声,若是这十个脚趾涂上五彩冰粉的指甲油,该是多么的有诱惑力啊。

关宁见陆景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脚趾头看,连忙将脚缩了回去。

陆景摸了摸鼻子,“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吧!”

“我住的有点远,不用了。”关宁微微摇头,“你先回四中吧,你也淋雨了,可别感冒了。”

陆景道:“行。”说着,对那个中年司机道:“师傅,你这车的车牌号是多少?”

中年司机皱眉道:“先生,我这是正规出租车公司。看你一副老总的样子,怎么说话这么气人?我长得很像坏人吗?”

“既然是正规的公司,问个号码不应该吗?”陆景反问道,他怎么知道这司机半路会不会对关宁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起歹心。正规的出租车公司,凭车牌号可以查得到对应的开车司机。

“你自己看。”司机气得不理陆景。陆景扫了一眼车内的牌子,记住了号码。

到了四中门口,陆景拿出一张一百块钱,放到关宁手中,“拿着吧,总不能最后坐车要你给钱。”

不给关宁拒绝的机会,笑着下了车。

关宁看着陆景冒雨冲进四中的背影,神色有些复杂,突然看到盖在身上的西服,冲车窗外喊道:“哎-,陆景,你的西服外套。”

“别喊了,小姑娘,他听不到了。”司机说着,陆景的背影已经消失在雨帘中。

“他对你可真细心。你住哪儿?我赶紧送完你这趟去交车了。”

“九老胡同134号,就那个肯德基对面。”关宁收回目光,看着藏青色的西服有些发呆。跌倒在雨中时,陆景突然的出现让她心中有种难言的微妙感觉,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

陆景脱的赤条条的站在喷头下面,任由滚烫的热水冲着自己的皮肤,浴室里蒸汽腾腾。

他在反思自己对关宁的态度。事实上,他对于关宁在一开始是一种回避的态度。因为前世里关宁横死在黄海市的豪华公寓绝非那么简单,其中疑点重重。但有一点陆景可以肯定,她的死与豫北派系的某个强力人物绝对脱不了干系。

陆景无意为大哥树立一个强敌。女色争夺引起的死结往往是很难化解开的,古今中外的历史上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最著名的的例子自然是特洛伊战争。关宁拥有着让男人疯狂的魅力,陆景从未怀疑过这一点。

在老头子去世后,他与大哥感觉四处皆敌,他无法忘记那种虚弱的无助感。

任何一个中立人物的存在对他们兄弟二人来说都是一件利好。

但是看到关宁无助的走在暴雨中,全身湿透,那么踉跄的走着,甚至跌到在地。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他深知那种感觉是多么令人难过和痛苦。为什么在他抱起关宁之后,她没有挣扎,而是顺从的低下头?这足以说明她的内心世界已经虚弱至一个临界点。

难道眼睁睁的看着她逐步滑向深渊,最终如一朵玫瑰般凋零在盛开的时候?

不。

绝不!

如果一点改变都不去做,看着悲剧发生,他重回十八岁还有什么意义?他还谈什么此生无憾?

他人生既然读档回来,又何必要惧怕那位豫北派系的强力人物?况且只要改变关宁的人生轨迹,她会不会再次成为那位强力人物的禁脔本就会是一件不确定的事情。

这个风险是值得冒的。

更何况大哥的路已经悄然发生改变,就算四处皆敌那又如何,他们兄弟二人一定能冲开一条路,直至最顶峰。

陆景穿着浴袍回到客厅里,发现自己的手机有一个未接电话。“喂,王灿,找我什么事?刚才在洗澡。”

“哈哈,陆景,你小子终于被我抓住尾巴了,我说你怎么对李菲菲的态度这么强硬,原来是找到新的目标。,老实交代,和你们关校花什么关系,她刚才打电话给我问你的手机号码。”

“王小灿同学,你的语文水平真的需要去回炉一下,用词太不准确了,什么叫新的目标,有毛线的关系。李菲菲又不是宇宙的中心,我非得围着她转才正常啊!”陆景嗤之以鼻,“把关宁的电话报给我吧!”

“靠,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把你的电话告诉她啊?”

陆景笑了笑,心说我当然知道,因为你是我的朋友,王灿。

“XXX,记好了啊,只说一遍,不说第二遍。”

“我发现你最近有变成话唠的趋势呀,和夏思雨呆在一起时间长了导致的吧?”夏思雨那丫头就非常活泼,很讨人喜爱。

“靠,这你又知道了?快点过来吃晚饭吧,我们都到齐了。”

“行,马上就到。”陆景挂掉电话给关宁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一会才被接通,“你好,那位?”关宁的声音听起来好多了。

“我是陆景。”

“噢,陆景你的西服我忘了给你,可我没有时间送给你,你明天中午来市三医院外拿一下好吗?”

“明天中午?”陆景有些犹豫,他明天中午应该在火车站。

“如果你有事的话,那后天也行。要尽快,不然给我妈发现了,我没有办法解释。”

陆景想了想,“行,就明天中午。我到了打你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