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5章 那一瞬间的温暖

第四十五章 那一瞬间的温暖

看着女儿拿着一个黑色的袋子去送陆景,关海山就觉得有点怪,“宁柔,这孩子怎么看起来怪怪的。说话怪,衣着也怪。小宁手上拿的是什么?”

宁柔有些担忧的道:“是一件男式西服,老关,小宁这是长大了。哎,昨晚我看到了,没有问她。”

“那不行,得好好问问她。我看这个陆景有点浮,咱们京城里就是侃爷多,他这么小就学会吹牛,品性我看不上。上次你说的那个李同学就挺好的,人长的帅气,说话沉稳,成绩也好,和小宁很般配。”

“那也得你好起来。家里这个样子,你还有心思讲这些。”说着,夫妻两人相对无言,重重的叹了口气。

……

“怎么?我脸上有东西?”陆景见关宁一双美丽的眼睛盯着他看,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没有!”关宁叹了口气,“陆景,你刚才的电话是不是真的呀?”

陆景笑道:“那你觉得呢?”

“不知道!”关宁洁白整饬如贝石地牙齿微微露出一些,咬着下唇。她知道陆景的能量,只是她想不出陆景帮她的理由。

大院里的树林在暮春的微风之下发出哗哗的声音,偶尔有枯枝和黄叶掉落,行人匆匆,地上有些湿润,低处还有些脏的积水。两人并肩安静的从住院部走到了医院门前。

“给,我晾干了。你送到售后的店里去洗吧。我怕用水给洗坏了”关宁将手中的袋子递给陆景,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陆景,里面有着一丝难解的疑虑。

陆景接了过来,看着她秀直犹如雕刻般精致的鼻梁,温润地红唇,有着动人心魄的美,“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

关宁轻微的叹了一口气,低头用脚下的青蓝色运动鞋轻轻的磨着白灰色的石板。

陆景看着她澄澈的眸子,“如果我说我对你一点企图都没有,会不会太虚伪。呵呵,你就当我突然无聊了,想整治整治猪毛谭。”

关宁对陆景突然而来的轻佻动作感到不自然,对他直言不讳承认对自己有企图又有些吃惊,想要拿开他的手时,陆景的右手已经放到了她的左肩上。

“关宁,一切不好的都会过去,我们始终应该对生活有信心,不是吗?”

关宁微微的抬头看着陆景坚定而自信的目光,想起昨天他用西服给自己在大雨里撑起的一角避雨之地,心里有根琴弦被微微的拨动,“对你来说是的,对我来说不一定。我看不到希望在哪里。”

陆景笑了笑,看着她脸部优美的轮廓,把右手拿回,手掌竖起来半举着,“打个赌吧?”

“赌什么?”

“我赌你今年夏天一定能接到一类本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陆景认真的说道。

关宁抿着嘴笑了,这是她一直以来的希望,头上有根秀发垂落,她伸出尾指将发丝撩到晶莹剔透的耳后,“好啊,我也希望是这样。”

“击掌为誓,你拿到通知书请我吃饭,否则我请你吃饭,好吧?”

“行呀!”关宁的眼睛里光华流转,很有些妩媚的味道。

两人的手掌轻轻的空中碰了三下。关宁看到中午柔和的阳光落在陆景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青春特有的明亮色彩,很温暖。

那一瞬间的温暖将她心里的寒冷稍稍驱除。

看着陆景坐进出租车的背影,关宁嘴角露出一丝浅笑,回头走回医院。

……

坐在去飞机场的出租车上,陆景嘴角含笑,他又踏出了超脱了历史原来轨迹的一步。他这只蝴蝶正在扇动着自己的翅膀,努力的改变一些原本会发生的事情。

飞机掠过云层,历经两个小时到达江州。“谢谢乘着本航班,欢迎下次光临”,在美丽空姐悦耳至极的声音中,陆景拎着一个黑色的大旅行包,跟着人流向机场大厅走去。这时不过晚上八点,杜卫成他们还没有到江州。

熟练的在江州大道找到了一家四星级酒店,吃过晚饭后,陆景端着咖啡在房间的窗前看着窗外满天的繁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隔了这么些年,江州,我又回来了。

看着记忆中熟悉的画面,每一次呼吸都带着熟悉的气息,陆景一时间有些心潮澎湃。

前世里他从九六年开始一直呆在这座城市里,一直到大哥十五年后升任鲁东省常务副省长,他的生活重心才慢慢的移向鲁东省的省会徐城。

江州市下辖三区十县,九六年的时候除了城中心的林元区和汉宁区有大城市的气象外,城周边的一区五县就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县城。更偏远的五县就是典型的农村风貌。

随手丢在**的手机“嘟,嘟,”的响了起来,也打断了陆景心中“白纸好作画”的感慨。

“陆景,我是关宁。”电话里传来关宁哭泣的声音让陆景眉头跳了一下,难道谭志刚没有照着他的话去做?

“对不起啊,我是太高兴了,谢谢你。”关宁揉着自己发红的眼睛,虽然知道陆景的能量,他也间接的承认那通电话时真的,但真正的看到家里的情况好转,她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外流。

下午的时候,鸿华集团副总刘强真的送来了装着钱的黑色皮箱,还承诺了给父亲的公司做信用担保。父亲喜欢之下,强行办了出院手续,回到家中调养。母亲也打算辞去那份辛苦的工作,专心在家照顾父亲。

一家人喜极而泣,抱头痛哭。家里犹如过节一般整治了一大桌丰盛的饭菜,这时才想起来,今天中午出现的那个穿西服,带着眼镜的陆同学可是帮了大忙。

“小宁,给你同学打电话,明天咱们一家子请他来家里吃饭,真是太感谢了。”父亲笑得极为欢畅。

关宁拿着手机进了自己的卧室。

家里的困境终于解决。她也可以安心的回到学校里读书,准备接下来的高考。

但是给陆景打电话时,关宁仍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陆景笑了一下,“呵,我说过,一切不好的都会过去。现在对生活有信心了吧?”

关宁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妩媚动人,将眼泪擦干,“我爸说明天请你来我们家吃饭,你有时间吗?”

陆景把手中的咖啡放到了桌子上,“我在江州,明天回不去。”

“江州?”关宁吃惊的叫出声来。

“改天吧,到时候我们再联系。呵,加油吧,关小宁,我可是等着你拿到通知书那天请我吃饭啊。”

关宁嫣然笑道:“我会的。”挂了电话,她脑子里又想起中午陆景说的话,“如果我说我对你一点企图都没有,会不会太虚伪?”。刚才电话里一声戏谑的“关小宁”让她心里有点异样的感觉,这算是调戏吗?

……

江州属于中部重镇,交通要地,市内也多有湖泊,江河,但与温婉秀丽的江南水乡不同,这里风物人情更多是像三伏天的太阳,火辣辣的。

从共和国的北部来到中部,最明显的感受就是气温上升。五月初的时候,京城还可以称之为暮春时节,但江州已然是进入夏天的模样。火辣辣的日头晒的人只想往阴凉的地方躲。

陆景穿着短袖衬衣,休闲裤从酒店出来,前往他们在江州大道上租赁的新的办公室,今天已经是来到江州的第三天。

陈笑已经坐在前台里面,见到陆景进来,微笑道:“景少,早上好。”陆景笑道:“早啊,笑笑。老杜,来了没有?”

“来了,离吴小姐约定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他正在整理资料。”

陆景笑着走近办公室内。经过几天的磨合,大家至少在称呼上亲近了许多。

楚北省的代理是江裕公司,他们派过来的联络代表吴璇此刻正在会议室里听着杜卫成说话,嘴角挂着淡淡的不屑。

昨天陆景和杜卫成去拜访了华中地区的总代理--上宏贸易的潘总。他为人十分的热情,交接手续办的很顺利。

“陆老弟,想不到你这般年轻,年轻好哇。我是不太看好诺基亚这个牌子,市场反馈回来的信息很差,他们到现在还没有推出一款中文机,这说明公司并不是很重视国内的市场。云总是我的老朋友了,怎么样,有困难可以提出来,能帮的我一定帮。”

“呵呵,那先谢谢潘总了,我打算在江州日报上打打广告,不知道潘总有没有合适的人可以介绍给我认识一下。”

潘总的肥鼻头耸了一下,他说的是场面话,不想这二愣子青年居然真提个要求出来,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给楚北省的代理江裕公司打个电话,看他们有没有门路。要说熟悉地头,他们比我行。”

陆景脑子里想着昨天与那位潘总见面的场景,看着一身OL打扮的吴璇漫不经心的听着杜卫成对公司的介绍。

陆景敲了敲桌子,“吴小姐,我想拿下江州日报第三版版面连续十天的时间,你有没有办法?”

吴璇看了一眼,眼前年轻的青年,问道:“杜经理,这位是?”

“这位是我们景和电子的老板,陆总。”

吴璇又多打量了几眼陆景,小麦色的肌肤,带着个大框眼镜,很老土的样子,她刚才心里还嘀咕,那来的小屁孩,这个时候听说景和电子的老板,觉得很惊奇。她听上宏潘总的口气,诺基亚公司可能会有意让景和电子成为他们接下来的华中区代理,所以特意过来看看,听了杜经理的介绍,越听心里就越不免轻视了几分。

“办法当然有,就看你有没有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