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7章 意料中的成功

第四十七章 意料中的成功

春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夜,陆景一夜没有睡,看着透过窗前黄色纱帐进来微弱的晨曦,他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桌子上白色瓷杯中的咖啡已经见底。陆景摸出一支烟来点上。

二十日京城市里的拍卖,余建军最终以六十三万的价格拿下永极夜总会的店面。这个价格自然少了陆景的主意。前几天他打电话给陆景,希望他能回京城指点指点如何开一个购物超市而不是大型的百货商场。

公司目前在江州的推广活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昨天在汉宁街八一百货商场门前搞了一个促销活动,效果如何,还要等几天才有反馈。

陆景这个时候还不打算回京城,至少需要等江州这里的第一轮销售活动结束,他才准备回去。

这几天都是加班加点的写着一份建议书,《大型购物超市的阐述和几点建议》。他人回不去,建议却需要拿出来。让许文杰给那位极有才华的京城市工程大学设计学院的大学生打过招呼后,夜总会店面的改造工作正在进行着前期的筹备。他的这份建议书需要尽快完成,避免出现店面装修完成后空置的情况。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忙过这一阵,得好好放个长假,过一段这样休闲的时光。”陆景把烟头掐灭了,洗了把脸,躺倒**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陆景到公司时,已经是下午三点,新招的前台妹子正在接电话,声音甜美。这几天广告的效应正在慢慢消退,江州市内有实力的经销商都已经来得七七八八。第一轮的销售行动正徐徐的展开。

这次租凭的办公室大约只有一百二十个平米,隔出了前台,会议室,会客室,吸烟室之后,剩下的空间就没多少。十几张办公桌就这么两个两个的对拼在一起,杜卫成手下的几个新招的内勤人员正忙碌着,电话铃声此起彼伏。

陆景的办公室是用铝合金与磨砂玻璃隔出的一个单间,隔音效果不错。陆景的屁股还没坐热,手机就响起来。

“哈哈,小景,好消息。”占哥儿在电话那头十分兴奋,陆景脑子里几乎能浮现出他手舞足蹈的画面。

“刘卫家调任中原省下辖的一个地级市任市委副书记,副市长。”

“果然是好消息”陆景猛的站起来,在办公室来回走动着,“消息靠谱吗?”

“八九不离十了。过几天他就会赴任。”

“好。”陆景狠狠的砸了一下自己樱桃木的白色办公桌,发出一声闷响。麻痹的,总算是把老刘家的儿子搞下去一个。大哥这次动作真给力。以刘卫家目前的级别,由国家部委机关调到地方上没有任何的升格,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时贬谪。

刘卫家这个人在处理复杂局面时,一向是牌技不行。不要以为头上安了天线,就可以在地方上为所欲为,大展拳脚。没有能力,就有人敢把你拉下马。翻船的先例又不是没有。

这一次把他按下去,至少五年之内,他绝对升不到“副省”这个层面。

“占哥儿,我哥请你吃饭没有?”

“哈哈,以江哥的性子怎么可能。他还在照常上班呢,我从别处打听到的消息。”

“那是,这是个好消息,当浮一大白。我回去咱们俩喝酒。”

“行呐。小景,我听许文杰说你在搞什么超市?”

“是的,拉了几个朋友,随便弄一弄。占哥儿,你在美国生活过,应该知道,零售业这一块的趋势必然是沃尔玛这样的连锁超市。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投资。景和这边的资金全部占住了。我本来还打算投二十万的运营资金进去。”

“呵呵,资金这问题你找我也没用。我在紫竹大道上盘下了一个店面,正在装修,不仅公司账面上的资金抽调得七七八八,我房子都抵押给银行了。这么说起来,你现在在江州形势还蛮好的?”

“局面是打开了,后续怎么样还要继续看。”陆景笑道,心里想着占哥儿决心倒是很大啊,房子都抵押进去了。

“行吧,等你回京城再聊。我定在6月3日开业,你有时间就过来玩。”

“看情况吧,我估计是走不开。”

…..

销售的高-潮期终于来临,经销商要求调货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居中指挥的杜卫成吼得嗓子发炎,下午开碰头会的时候还在吃喉片。

“财务情况怎么样?”陆景问新招的财务张梅。张梅三十岁左右,鼻间有几粒白雀斑,穿着束腰的白衬衣和黑色套裙,很有几分风姿绰约的味道。

她是江州财经大学毕业的高才生,业务能力很强,在一家效益不好的国企里面做了六年会计,看到景和招人,待遇给得高,就跳了出来。

张梅微笑道:“状况良好,抽出六十万没有问题,不过大家这个月的工资就要晚几天才发。”

陆景前几天还在发愁承诺给超市的二十万资金从何而来,现在他却是要考虑景和这边的资金也不足的问题。统计上来的报告显示因为供货不足的问题,会损失大约二成的利润。

“那就抽五十万吧。工资按时发,这关系到公司的信誉,马虎不得。”陆景坐在圆形的会议桌前,把手中的资料摊开。他需要把资金抽出来从诺基亚的工厂里面拿货。

张梅看陆景的眼神就变得有些奇怪,现在按时发工资的企业可是凤毛麟角。她点了点头,展颜笑道:“好啊。我保证会按时发下去。”她点头的时候幅度过大……。会议室里没有见过少-妇风情的刘一平和马飞顿时大晕其浪。

这时,陈笑抱了一叠复印资料进来,“景少,江裕公司的吴小姐打电话到前台找你。”

陆景挑了一下眉头,“哦,大家先聊着,我去接个电话。一会回来。”见陆景走出去,刘一平笑道:“笑笑,要不要我帮忙?”他挺喜欢这样的工作氛围,说是开会,其实就是大家坐在一起喝茶聊天互通消息,是繁忙工作之余难得放松。

陈笑应了下来,“行,一人两张,这是最近两周的销售数据统计。”

吴璇的电话由前台总机转进了陆景的办公室。

“陆总,你真是敢想,砸手机的营销手段都能用上。咯咯,我是深感佩服啊。”电话里吴璇娇笑着说道,“这半个月的销售数据不错吧?”

陆景点起一支烟,“小公司就只能想歪点子,让吴小姐见笑了。”江裕公司是诺基亚的省代,他搞不明白吴璇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是什么意思?两家公司在市场上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

陆景在江州生活过十五年,后来也涉足商业圈子,但从未听说过江裕公司的名号,这说明要么是他们实力不行没有发展到一定的程度,要么就是他们湮灭在时间的长河中了。

“陆总,我昨天去一家店里看了,你们似乎供货不足呀。要是资金上有问题的话,我们江裕在资金上可以为景和提供帮助。

我看你们这个势头拿下诺基亚华中区的总代理问题不大,我可是来提前打好关系。到时候在供货价格上要给江裕一些优惠才行。”

听着电话里银铃般的笑声,陆景猛吸了几口烟,虽然吴璇是一番好意,但怎么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

“多谢吴小姐的美意,不知道吴小姐在江裕里面担任什么职务,资金流动上的事情你也能负责?”

“呵呵,我是江裕的副总经理,总经理呢,是我二叔。这样吧,电话里也说不清楚,如果陆总有意向,我们可以约个时间详谈。”

原来是负责人,还是公主党。怪不得口气这么大。陆景脑子里转了一圈,回绝道:“我再考虑考虑吧!”

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那么这个送枕头的人是目的?搞好关系,蒙小孩去吧。商场上决定一单生意能否做成,利益才是最重要的,商人之间的关系在利益面前还不如厕所纸有用。

“行啊,想好给我电话。”吴璇微微的一笑,将电话放下。

吴璇不怕景和那个小青年能看出什么,只要他有野心,就不愁他不咬江裕抛出的这个鱼饵。

上宏贸易十月底代理合同到期的事她知道。虽说在销售上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业绩,但江裕的实力不弱,有资金,有渠道,本以为拿下华中区总代理有几分希望,不想横空杀出个景和电子来。

她很看好手机这一块的市场,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家竞争对手在江州市崛起,入资控股是极好的解决办法。

陆景挂了电话,回到会议室,景和目前的骨干人员都在这里,杜卫成,杨显,张梅,刘一平,马飞,陈笑。

目前公司基本进入正轨,销售数据也不错,盈利是可以起预期的,现在的问题是资金限制了供货数量,否则利润还会更多,但是现在毕竟不是2004年以后手机开始普及的阶段。陆景刚刚已经想过,就算每个月损失两成的利润,也不必要盲目的铺货。

“有多少钱做多大事,数据统计出来的损失就让它损失吧。我们要牢牢的抓住手上看得见的利润。我明天回京城,找诺基亚调货的事情我会一并解决。江州的事情,老杜统一负责后勤和财务。杨显负责业务。每天的例会决议发到我邮箱里面,有突**况就给我打电话。”

几人对这个安排都没有什么异议。杜卫成这段时间在统筹上面表现出来的能力让人刮目相看。江州城内调货能调得这么顺畅,他功不可没,更何况他是一开始就跟着景少的老人。

杨显在业务上的能力比在坐的都高出一筹,是负责业务的不二人选。

刘一平道:“景少,我二十八号请假三天。我需要回学校办理毕业手续。”

“没问题,你那一块的业务到时候让马飞兼顾一下。”陆景看向马飞,马飞笑道:“没问题,三天还顶得过来。不过,刘一平,你回来要请我吃饭。”

“那是当然的。”刘一平说道,“我请大家一起吃饭吧,庆贺我大学毕业。”说完,眼睛瞟向陈笑。

“呵呵”几人都笑起来。陆景摇头,“你们搞起来,我到时候未必在江州。”

他这次回京城市是参加期末考试,六月二十四号四中将会举行高二年级的期末考试。虽然他去参加考试也是相当于白去,但是态度要端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