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6章 求情电话

第五十六章 求情电话

莫少锋心里有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一张英俊的脸皱起来,“陆景,你好身手。哼。”

陆景蹲在地上笑了笑,接过王灿递过来的烟,“我听说死了的鸭子一般嘴巴都是硬的,不知道莫大少死了之后会怎么样?”

说着,就是一耳光抽下去。

“啪!”

包厢里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莫少还在外面。”哗啦涌出了五六个人,正好看见陆景一耳光抽在莫少锋的脸上,更像是抽在众人的脸上。

有两个人走出来道:“住手!”

王灿上前一步,大喝道:“谁敢上来?”走道上鸦雀无声。

“啪”

陆景又抽了莫少锋一耳光,“我让你骂劳资。小屁孩。”跟着又是几下。

莫少锋挣扎得痛苦大叫,“快,快给我姐打电话。”

陆景在他名贵的衣服上擦了擦手,将烟喷在他脸上,伸出大拇指笑道:“有种!”说着,站起来对王灿道:“帮我找个木椅子来,我把这sb的腿砸断。”

王灿笑着点头,真就进了包厢,去那椅子。

“你敢?我姐是莫心蓝。”莫少锋凄厉的大叫,挣扎着站起来。他的脸被陆景打了几耳光后肿了起来,声嘶力竭的模样看起来很恐怖。

陆景毫不留情的一个屈膝大力顶在他小腹。莫少锋顿时又弯腰倒了下去。

走道里面那五六个人不是没见过打架惨的,比这更惨的都见过,但关键是被打的是莫少,京城四公子的莫少锋啊。内心都是震惊无比。有人拿出电话迅速的拨了过去。

“让一让,让一让。”唐悦分开挡在走道上的五六人,走了过来,小声道:“陆景,他姐是莫心蓝。大唐雨景的老板。”

陆景笑着抽烟,他那不屑的动作和神情,再配上他脚下缩得像虾米的莫少锋,构成一幅极具冲击力的画面。走道上过往的食客和服务员都远远的绕开,不敢走这边。

陆景又不是二愣子,自然知道那些人可以狠狠的打,用暴力解决;那些人需要耍手段解决。

莫家的底他很清楚,不就是有俩糟钱吗?莫氏集团的价值大概在十亿美元左右。在九六年的时候,一千万美元的身价在内地可以横着走,在京城的话自然这个价格要翻上几翻。所以莫少锋能跻身京城四大公子。

但是,在华夏的土地上面,钱大不过权,任何时候都是这样。这样的公子哥,他只要不打死,不打成不可治愈的重伤,诸如半身不遂,植物人等情况,问题就不会很大。

但刘松那样的身份,他反倒不能下重手。小孩子打架受伤的程度是有个底线的,过了线必然会引起大人们的干涉。整治刘松的最好办法,是走程序,把他送进去吃几年的牢饭,或者将他的家庭势力拆光,后面自然是想怎么炮制就怎么炮制。

唐悦不知道陆景心里转的念头,见王灿真拿了一把实木椅子出来,劝道:“陆景,不要冲动。”这椅子砸下去,莫少锋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

陆景四处看了一下,有不少人在围观,笑了笑,“人有点多啊,这样吧,拖到包厢里面去砸,免得被女孩看到,太血腥了。”

王灿翻个白眼,“靠,那我不是白把椅子搬出来了。”陆景笑道:“这个事我考虑不周。我来拿。”

说着一手拎着莫少锋,一手拿着椅子,嘴上叼着烟,向包厢走去。那五六人立刻不由自主的让开。门口处的苏琳看到莫少锋脸上的血迹,第一次觉得她哥也有正确的时候。这陆景旁若无人的和那眼镜男谈笑风生,说砸断腿,恐怕是真做得出来。他的表情太镇定了,好像手里的不是人,而是一只鸡鸭之类的动物。

“陆少,陆少,莫姐的电话,请你接听一下。”一个中二分的男青年拿着手机对陆景说道。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口中的莫姐。”陆景脚步不停,说的很客气,但语气里那种高傲的姿态展露无疑。

中二分就有点尴尬,眼睁睁的看着陆景等人进了包厢,门被关上。

318包厢里面就像炸了窝一般,刚才门外的一幕,很多人都看到了。

刘小山给他堂哥脸上敷了冰块,心里嘿嘿冷笑。刚才莫少锋在李菲菲面前大献殷勤,早就让他憋了一肚子火。那煞笔居然开口骂人,真当自己是个人物。祸从口出的道理都不懂。

“刘少,现在怎么办呐?”中二分问道。刘松坐在沙发上,身上的西服皱巴巴的,斜着眼睛,恼怒的道:“你问我,我问谁?莫少锋自己惹出来的麻烦自己处理。我都不敢直接骂陆景,莫少锋敢骂!草!”

心情大糟的刘松忍不住暴了一句粗口,他是遭了鱼池之殃。你骂别人垃圾,白痴,别人动手打人,这官司打到大内里面去,也就这样。

李菲菲心情也不大好,本来是和几个同学聚一下,愣是被刘松和莫少锋这样两个不请自来的人搅得一团糟。

明秀这时也回过神,心里一阵后怕。想起她以前嘲讽陆景的次数,多得她自己都记不清楚。现在看到别人骂他一句,他就把人的腿砸断,明秀的心里就有些发寒。自己以前是不是做得太过了。

……

被陆景拖到包厢里面的莫少锋终于有点害怕了,身上有些哆哆嗦嗦,“我叔叔是莫培明,你敢对我动手?”

陆景笑道:“我知道,那又怎么样?”说着,掂了掂椅子。唐悦说道:“别打头,这椅子太沉,搞不好会出问题。”

“我知道分寸,我就把他腿砸了,”

余建军一直坐在包厢里没有出去,现在见到陆景和唐悦驾轻就熟的直接讨论打人的“技术问题”,感到有些口干舌燥。

“啊---!”莫少锋发出杀猪般的惨叫。陆景椅子砸在莫少锋的右大腿处,还要再动手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接通后,里面一个磁性的男音笑道:“陆景,我是卫东阳。呵呵,你砸完没有啊,人家姐姐电话打到我这儿来了。”

“呵呵,卫哥,刚开了个头,他骨头有点硬,还要几下。”

“那算了怎么样?”卫东阳用商量的语气说道,“我和他姐姐有点交情。”

“莫少锋骂我是垃圾,还骂我是白痴。”

“那行,我不多说了,有空咱们一起喝酒。”卫东阳客气了一声,笑着挂了电话。他家里的老爷子是秦系的精神领袖之一,一向比较欣赏陆景的父亲,两家的关系还不错。

卫东阳自然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去与陆景交恶。

陆景才放下电话,电话又响了,陆景自嘲道:“他还真是个马蜂窝啊。”说着,接通了电话,“陆景,我是胡红军。”

陆景皱了下眉头,胡红军是大嫂胡莹的哥哥,是京城里面的老牌公子哥儿,三十多岁结婚后开始步入仕途,在外面也收敛了很多。现在在部委里面任职。陆景与他的关系说不上有多么融洽,见个面点头的交情。

“莫少锋的叔叔是我爸线上的干部,你看这事能不能打个商量?我知道,他骂你了。他叔叔刚才给我保证了,一定会摆酒向你道歉,会给足你面子,这你放心。”

陆景默不作声,在心里权衡。

“你不会已经打断了他的腿吧?那你给罗宏打个电话,派人来录好口供,先把理占住,把事情办成铁案。回头让莫少锋在和解协议上签字,陪点医药费给他。他不签也是铁案,翻不起浪。”

胡红军在电话里教陆景擦干净手尾。陆景心里倒是对这个能力平平的表兄有了些好感,前世里贺系分崩离析,作为贺系里面重要的一支,他们胡家的结局也不好。

陆景寻思着:“他骂我,我打他。这道理到哪里都说得过去。人也打了,这个仇反正是结下了。我也不能把莫少锋打死,总归是要放他走。我看他不服气的很,他要敢再来惹我,得想个法子把他送进去吃几年牢饭,一劳永逸。

我说要砸断莫少锋的腿,结果没有砸断,相信莫家不会让我丢这个面子。他们至少会派出足够分量的人前来致歉。

也罢,反正是要放,给胡红军一个面子。闹到去做笔录,肯定会惊动大哥,说不定还会传到老头子耳朵里面去。

我现在在京城这潭水里还太弱小。纨绔圈子里的规矩可以随便玩,牵扯到官面上之后,还是低调点,退一步的好。”

想到这儿,陆景笑道:“胡哥,我还没砸断他的腿。你们电话不断,我哪有时间动手。不过,莫少锋就在我身边,你这话他怕是听去了。”

“听去了就听去了,你要是都动手了,总不能叫家里人吃亏。呵呵,难道你小子叫我一声‘胡哥’啊。”胡红军在电话里大笑,“怎么样,让他家里给你道个歉,摆几桌酒?”

陆景想了想,说道“行吧,摆酒的事再说,又不是黑社会。让他家里给他打电话,他现在还嚣张的很。”说着,收了线,对看着他的几人摆手道:“不打了,事情牵扯到官面上去了。先吃饭。我有点饿了。”

余建军干笑了一声,“呵呵,我通知服务员上菜。”陆景问王灿,“隔壁李菲菲那边你要不要过去一下?”

唐悦问道:“隔壁里坐的是李菲菲?李老的嫡孙女?怪不得。”

王灿笑着摇头,“算了,这时候过去,她以为我耀武扬威呢。”

莫少锋见没有人理他,坐在地上冷哼一声,准备站起来,但陆景那一下太狠,虽然没有砸断腿,骨头也受了伤,让他行动很不便,“你们俩个就等着进局子吧。”

陆景指他对几人笑道:“看来这倒霉孩子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几人都笑起来。说话间,穿着红色旗袍的靓丽服务员如穿花蝴蝶般的送上菜品。

冯逸风虚指着慢慢向门口挪动的莫少锋,笑道:“莫少,不要急着走,你的电话还没来吗?”说着,拿起酒杯,对桌子上几人笑道:“不用理他。我们几个走一个。陆景你那几下子真精彩,有没有什么说道?”

陆景刚要说话,就见刚才的中二分拿着一支手机凑到门口,赔笑道:“陆少,莫少的电话来了,能不能让他接一下?”

陆景背对着门口坐着,回头打个手势,示意他进来。

ps:求收藏,点击,推荐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