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3章 秋兰醉酒

第六十三章 秋兰醉酒

酒吧里灯光昏暗,陆景细看着独饮低语的邵秋兰,娇美精致的容颜上带着淡淡的忧愁,迷醉的眸子里有着期许的光彩,她心里或许还想着考研出去后又是一片广阔的天地。

陆景突然间有些感触,奋斗拼搏的人总是对未来充满希望。前世他转学离开,知道邵秋兰后来没有担任班主任,具体的原因也没有去探究。但是现在既然别人拿自己的成绩去摊薄整个七班的平均分,使得邵秋兰的考评变成倒数第二,从而打击邵秋兰,他如何能安坐?

大概有些人认为自己不会搀和到老师这个层面的事情中去,所以把自己的成绩当做子弹。

谁会去管一个学生的想法,纵使这位学生很有背景。

只是,人总是有脾气的。

这件事他还真要管一管。有些人做事太不公平了,为了一个班主任的位置,竟然在班主任考评分上面做手脚。

一瓶红酒大部分都下了邵秋兰的肚子,红酒喝着不醉人,后劲却足的很。以她的酒量,一杯蓝色妖姬也就微醉的样子。但红酒的后劲涌上来后她就有些撑不住,醉倒在桌子上。

陆景去扶她,柔软的腰肢搂在手上能感觉到T恤衫下娇嫩肌肤的弹性,令人心动神驰。陆景回头望去,周俊华他们早就散去,看手上腕表的时间,已经是深夜十二点。

扶着邵秋兰出了酒吧,邵秋兰嘴里还在呢喃着说话。每个人醉酒之后的表现不一样。有得喜欢耍酒疯,有人就是睡觉。邵秋兰看来是话多。

陆景想了想,这样子扶邵老师回四中,说不定又会有些流言出来。门口的保安看到自己半夜扶着个女人进校,肯定会要自己登记。

把她一个喝醉的美女丢在酒店房间里睡觉,又怕有人起坏心思。陆景想了想,决定找家大点的酒店开个套房。

…..

中年男子穿着件白色的睡袍坐在别墅里,转着小巧的玻璃杯,喝着里面琥珀色的酒液,过了一会,手机响起。

“老板,那小子带那女的开房去了。要不要做点什么?”

“不用,我知道了。”中年男子挂了电话。眉头狠狠的皱起,心里很烦躁,好不容易碰到个绝色的美女,没想到头啖汤被一个小孩吃了。从那美女的眉眼间可以很明显看出她还是个青嫩可口的稚儿。

他也没料到那两个人晚上会去开房。在酒吧的时候明显见两人认识,并且关系不好。这从说话的语气,两人坐着的距离等细节都可以看得出来。

一想到这样一个美女会被一个小孩按在**被翻红浪,肆意享受,他心里的怒火就抑制不住,早知道在酒吧就应该抢下来,为了一个绝色的美女,违背自己低调的原则又有什么呢?

“MD”中年男子再也忍不住,拿起手上的手机砸在地板上,胸膛起伏,犹自怒气难消,他拿起床头的电话,“把小汪送过来。”

电话那头的人恭敬的道:“是,老板。”

…..

“呀”,邵秋兰头疼的厉害,嘤咛一声睁开了眼睛。光线很暗,厚实的棕色窗帘遮住了外面的光亮,看不出现在几点。屋内安静的很,能听到墙壁上挂钟微弱的滴滴答答之声。她猛然意识到这不是在自己家里。

她“霍”的翻身坐起来,俄而长出了口气,身上衣服完好,没有被侵犯的迹象。昨晚她在和自己的学生陆景喝酒,喝得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因为红酒度数低,喝起来也没觉得醉,再加上陆景是她的学生,她在心里上有着天然优势,警惕自然是又放松了几分,不知不觉下就喝多了,等红酒的后劲上来之后,她就醉了。

现在想起来还真有些后怕,下次绝不能这么大意,像她这样漂亮的女人在酒吧里面喝醉,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连忙打量下四周,整个房间里摆了一张床,床前就是一个大电视,右侧是玻璃圆桌,再远处就是窗户,左边有一个卫生间,再就是一间门。

这明显是酒店房间的格局。

在床头的柜台上看到了自己的眼镜,她拿起来带上,眼前的景物清晰了许多。

她带着疑惑走下床,推开门,外面是一间大的客厅,光线明亮,窗户打开,有着夏日早晨的清凉。

陆景蜷缩在客厅的沙发上睡得香甜。身上的衬衣脱下来盖在肚皮上,**鼓起一坨。

邵秋兰脸色发红,暗自啐道:“小色狼,睡觉都没想好事。”她悄悄的退了回来,关上门。这个时候才发现浑身难受,身上就着难闻的酒气,再加上睡觉没有脱衣服,浑身像被绑住了一般。

“得洗个热水澡才好。不过,酒店里不方便,回家收拾一番才舒服。”邵秋兰想了想,推开门出来,见陆景歪着脑袋,睡梦里还流着口水。她突然发现,沙发的位置似乎不对,陆景的头正好对着房门和卧室门,一睁眼就能看到门口的情况。

这是…

邵秋兰的心里微微起了波澜。

陆景迷糊间看到一位娇小的美女朝自己走来,双峰**,上面的樱桃粒清晰可见。他立马感觉口干舌燥,热血涌向了小腹,下身坚硬如铁。美女转过身去,俏臀被牛仔裤包裹出一个完美的半圆。陆景心想:“难道是黄紫琪?这么漂亮的臀部也只有她才有。”接着就看到女孩伸出修长的手指,轻灵的解开蓝色牛仔裤的扣子,皮带,将牛仔裤慢慢的拉下,露出画着米老鼠的白色小内裤。

陆景感觉浑身血液沸腾了,宛如小宇宙燃烧了一般,呼吸也粗了几分。他努力瞪着眼睛去看清楚那女孩的面孔,那女孩面容模糊,笑得很空灵,仿佛不是人的声音,转了个圈,喊道:“陆景。”

陆景说道:“你怎么认识我?你是谁?”那女孩不答。突然间他看清楚女孩的面容,竟是他的班主任,邵秋兰。他满腔欲火立刻被浇灭了大半,心想,“邵秋兰确实挺漂亮的。谁娶了她真是好艳福。”

“陆景。”一声清脆的喊声在他耳边响起。陆景这一次听得真实,费力的睁开眼,摇摇头,就发现邵秋兰精致的俏脸正在一米开外看着他。

陆景打了个激灵,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在做春梦,手扶住沙发撑起上半身,“早啊,邵老师!”他赶紧把心里那点不好的心思藏起来,回想起昨晚的情况。

把邵秋兰扶进酒店时,那女服务员满脸红晕,扭扭捏捏的给陆景办了住房手续。陆景本来是想将邵秋兰丢在沙发上的,不过看到房间的布局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这家酒店的套房是一间卧室,一个客厅,要是把邵秋兰丢在客厅,他睡在卧室里,有人进来他觉察不到。

所以陆景想了想,还是把她丢在卧室的**。丢下去的时候,邵秋兰双峰抖出几道乳浪,俏臀压在床垫上变了个形状,让人忍不住想试一试她臀部的弹性。陆景看得口干舌燥,赶紧回客厅,倒在沙发上睡觉。

扶她走路时,难免有些身体接触,丰满的胸部蹭在手臂上的感觉令人心驰神动。陆景似乎现在还能感觉到那丰盈的弹性,美妙的触感。

“嗬,我发现你每次睡觉都睡得挺死的。喊都喊不醒。”邵秋兰微皱着眉头,笑着讽刺道,眼神从陆景拖得精光的上半身滑过,“看不出来你还有几块肌肉啊。”

陆景身上肌肉很匀称,有一种力量的美感。这是他在军队里锻炼出来的肌肉。

陆景挠挠头,连忙将皱巴巴的衬衣穿好,站起来,仰天打个哈欠,手舒展开,接着又看看手腕上的手表,“不再睡会吗?现在才五点半。”

邵秋兰的脸有些微红,笑骂道:“小色狼。快点坐下。一大清早就没想好事情。”

陆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他下面还是一柱擎天的状态。连忙坐倒在沙发里,干笑了两声。

邵秋兰坐在客厅里的一把红木的椅子上,问道:“我们俩怎么在这儿?怎么回事?”

“邵老师,昨天你喝醉了,我怕那样扶你回四中影响不好,就送你到酒店来暂住一晚上。但是酒店里面,我又担心不安全,所以就睡在外面了。”

陆景一五一十的解释道。他印象中喝醉了的女人在酒店里面被侵犯的事情也不是少数。

他睡在沙发上就像一个看守宝物的boss,谁要想进来取宝物,要先过他这一关。

“嗬,看不出来你做事还挺细心的啊!”邵秋兰上下打量了一下陆景,觉得他做事很有一套,不像高中生,“走吧,我要回四中,你回不回去?”

陆景揉揉眼角,道:“回去,暂时睡不着了,先去吃个早饭,回去再接着睡。”

邵秋兰不满的道:“你怎么这么喜欢睡觉?我的课上你都敢睡觉,我很生气,你知不知道?”

陆景嘿嘿笑了一下,不好反驳,揉了两把脸,和邵秋兰一起出了酒店。

外面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柏油马路上已被浸得湿润。来往的车辆较少,整座城市仿佛还在沉睡中。

邵秋兰看着在小雨里做着扩胸运动,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的陆景,一时间有些感触。

新安路的和记小笼汤包小巧玲珑,皮薄馅多,汤汁味道鲜美。两人找了一张空桌子坐下来,陆景喝了一晚上的酒,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让老板给上了三笼,大快朵颐。

邵秋兰极为淑女的咬着汤包,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汤汁浓郁,味道鲜美,十分可口。

她看着狼吞虎咽的陆景,觉得很搞笑,“你饿死鬼投胎呀,吃得这么急。”说着,递了一片纸巾给他,“以后在学校外面叫我秋兰姐,不要叫老师。”

陆景诧异的抬头看了她一眼,手中的筷子夹向一个汤包,“行。”邵秋兰脸上微微发红,嗔道:“你好没眼力,气死我了。”

她说的是刚才两人出酒店时抢着付房费的事情。陆景一句“邵老师,我来吧。”让收银台年轻的女服务员看着两人的眼神愈发的奇怪。邵秋兰脸上羞得通红,收起钱包,急急的踩着高跟鞋出了酒店,落荒而逃。

学生和老师睡一个房间,那得是多大的新闻呐!

陆景笑了一下,他是故意的,四中虽说是重点中学,但是老师的工资实际上是不高的,他怎么会要邵秋兰去付房费。

“这里汤包不错啊!你怎么知道这里?”邵秋兰吸着汤汁,看小雨滴在帆布外面的马路上。

陆景指着马路前面一个闪烁着红灯的牌子道:“那里就是游戏机室,我通宵打游戏机之后,一般都会在这里吃早饭,再回学校睡觉。”

邵秋兰无语的摇头,陆景这人真是无可救药,天天就知道玩,十八岁的年纪不沉下心来好好学点东西,以后怎么办?

她很快又想起陆景是靠家里吃饭,心里自嘲道:“我还真是杞人忧天,责任感过剩,他哪里要关心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