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5章 兄弟夜话

第六十五章 兄弟夜话

占哥儿的盛泰电器在开张一个月后,销售额达到三千万。7月20号的白天他带着礼物来看老头子和罗女士,汇报他的成绩。

中午吃饭的时候,占哥儿在席间对陆景感叹,“我混了几年,还比不过你一个点子,一个月的销售额就接近我搞贸易一年的销售额。你在这方面有天赋,有能力,比我强。”

“占哥儿,你这不是捧杀我吗?我那代理公司一个月才一百万的销售额呢。怎么比你强?我们不要相互吹捧,互相标榜了,喝酒。”

两人拿着啤酒喝了一杯。

老头子笑眯眯的抿着二两杯子的老米酒,“不要骄傲,接下来这个月的情况呢?”

占哥儿恭敬的道:“还会继续上升,盛泰的名气正在逐渐的打响,这个月我预计还会上升约两成。”

“恩,不错。你爸妈泉下有知,也会替你高兴。”老头子喝了一口酒,感叹道:“占家后继有人。好,好的很。”

想起早逝的父母,占哥儿热泪盈眶,站了起来,“伯伯,婶婶,要不是你们养育我,我也不能长大成人,也不会有今天。”说着,就要给老头子跪下磕头,感谢他这么些年的养育之恩,悉心栽培之情。

罗女士忙把他给拦住,抹着眼泪说:“不用,不用,你这孩子。你妈走得早,没看到你出息的这一天呐。”

一个月的销售额三千万,就按平均数值来乘,一年下来就是三亿六千万,更何况占哥儿自己估计随着盛泰的名气打响,每个月的销售额会继续上升呢?做出这样的事业来,说一句“出息”毫不过分。

老头子笑着抹了一下眼角,陆景坐在他旁边,很清楚的看到一丝泪花。那个时代铁与火淬炼出来的感情,真挚感人。老头子情绪也有些激动。

“正方,今年中元节去陵园看看逝去的同志们,你陪着我一起吧!”

“恩。”占哥儿含着眼泪答应了下来。在他心里伯伯和婶婶就如同他的父母。吃完饭才一路哭着,笑着离开。

等陆景送了他回来,老头子情绪激荡下,又喝了酒,睡午觉去了。客厅里面,罗女士抚摸着陆景的头,“占哥儿都夸你了。你这小鬼是真长大了。妈,真的很高兴。”

陆景笑了笑:“妈,我早长大了。”说着,从小马扎上站起来,看着客厅里熟悉的布置,心里想着,大概用不了多久就要搬出去了。脑子里想起昨晚大哥叫他去家里商量事情的情景。

昨天吃了晚饭后打车去大哥家里。进了门,就与大哥一起进了他的书房谈事情。陆江丢了一支烟给陆景,坐到沙发上,表情有些严肃,“小景,你六月二十九号晚上在蓝锦酒店把莫少锋和刘松打了一顿?把详细情况说给我听听。”

陆景心里没觉得什么,点着烟,细细的说了一遍。他这个层面的事情,很难影响到大哥那个层面。

陆江沉思了一会儿,抽了几口烟,方才道:“莫心蓝这个女人,你要注意。不要沾她。”顿了顿,说道:“前段时间莫家和刘家达成了一个协议,他们决定投资两亿美元用于军工企业的改造,将豫北省,天京市,京城市的部分军工企业的技术运用到民用上,改组部分军工企业股权结构以期实现盈利,希望能探索出一条适合现代化军工企业的生存之路。”

见陆景有些不解,陆江继续道:“这条路没有错,但是爸一直希望军工企业由财政专门拨款,专款专用,研究高端技术武器,研究如何有效的打击敌人,取得战争先机的武器,而不是去探索民用的道路。

现在财政不富裕,爸的这个设想一直搁浅,军工企业生存不下去就要找出路。他现在的日子不好过,工作上被刘老爷子压制得厉害。最近风向传得邪乎。”

陆景这时才有些吃惊,说道:“这么说,我上次打人反倒是成了催化剂,促使莫家下定决心参与军工企业的改革中去,搞得老头子现在很被动。”

陆景吸着烟,摆了摆手,“莫家此前必然也是有这方面的想法,达成协议只是早晚的事。军工企业股权改革这件事情一直都是张政委负责。他是刘老爷子的嫡系,说不定他早就和莫家有接触。”说着,笑道:“你这个催化剂我看最多也就催化他们提前个把月达成协议而已。不是关键因素。”

大哥口中的张政委,就是张军的父亲。

陆景默默的抽着烟,说道“哥,莫家这是什么意思?他们明知道我们和刘家不对付。他们家的头面人物莫培明不是胡叔叔那边的人吗?”

陆江皱着眉头沉思,吸着烟,过了一会说道:“一个家庭内部发出两种声音是不正常的。莫家的资产并不是操控在莫培明手上,而是操控在莫心蓝和她的父亲莫培英手中。但是以莫培明现在的地位还不能压住家里的反对声音,我不相信。这只能说明,他们有意脚踏两只船。”

“那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陆江摇了摇头,“莫家做这件事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上面不会对他们有什么意见,相反还会加分。爸和刘老爷子的分歧是政见不同,还没有上升到派系全面对抗的程度。我岳父在这件事上的看法未必就是倾向我们家。

现在打压莫培明只会惹人反感,得不偿失。”

陆江抽了一会烟说道:“你上次给我说让爸退休,我感觉这是一个契机。正好爸工作也不顺心,身体也有些吃不消,如果我们都劝他,我看我们有五分的把握成功。”

陆景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笑道:“五分把握还不够啊。”

“哦,你有什么想法?”

陆景抽了一口烟,笑了笑。老头子这个人外圆内方,这个时候处于被压制的状态下要他退下来,他怕是有些不愿意,会认为这是当逃兵。

但是,换一个角度看,这何尝不是进行派系内权利交接的好机会。陆景有七分的把握,如果老头子在弱势状态下,愤而请辞,将会有几个老一辈人物为他说话。

他在老一辈人物那里,留的印象很好。

更何况,他的老政委仍在,不会看着他吃亏。

届时如果提出来,将沈叔叔,王书记几个交好的叔叔向上推一推,阻力就会变得很小。明年可是换届年。

“哥,你觉得江南系在首长去世之后会怎么样?”陆景没有回答大哥的问题,反而问了一个问题。

陆江抽着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对目前的局势他有着清晰的认识。他吐出烟圈,说道:“任何事物盛极而衰是不变的规律。江南系在首长去世后肯定会受到全面的打压,从我4月份的遭遇就可以看到,党内已经有些力量蠢蠢欲动。最高层的建筑中二十几个位置,江南系一共占了八个,还要加上私交人脉,豫北的那位领袖怎么可能放心?其他派系怎么会甘心?受到打压是可以预见的事情。”

陆景把烟头在烟灰缸里用力的压灭,坐直身体道:“所以我的想法是从这个角度入手劝老头子。一代新人胜旧人,乃是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首长的身体今年开年来就不怎么好,说不定一两年之内就有不忍言之事。老头子他自己的身体也不行,没有必要顶在最前面撑门面。一个是他的身体会支撑不住。再一个,江南系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陆江眼睛亮了一下,“你是说从派系换血的角度去说?恩-,这个是破局的着力点。但是,就怕爸不愿意在现在提出来,现在提出来就有些闹情绪,提要求的意思,他肯定不会去做。”

陆江笑道:“受了委屈,闹点情绪是应该的啊!至于要求,难道江南系会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位置没了吗?会有人提出来的。

只要老头子请辞,位置肯定是保不住的,毕竟国家大事不同于儿戏。但是我估计,老一辈人物会有人帮老头子说话,更何况现在首长还在。嘿嘿,赚够了同情分,提点要求就不过分嘛。江南系反正是要推人上去,到时候老头子作为派系内元老,提一两个自己人完全合情合理。

嘿,明年可是换届年。”

陆江笑得很舒畅,用手指在空中虚点了一下陆景,“你呀,心眼不少。就按你这个方法办。我们分两步走,你明天回家先劝老头子,妈那里的工作也要先做好,我过几天再回去和爸好好的聊聊。”

不是陆江的政治敏感度不如陆景,只是他的角度还不能看到全局。他现在还只是派系内新星,不会想着在派系交接班的事情上过多发出自己的声音,那样只会让人反感。

但是陆景不同,他熟知历史发展的情况,通盘考虑的是如何让大哥的路更加顺利,以及一门心思琢磨让老头子退下来颐养天年。况且通过老头子这个点,完全可以撬动江南系的格局。

他的这个想法早就在脑海里过了很多遍,所以大哥一提话头,他就能说出一个可行的方案。

“妈肯定是希望老头子能退下来好好调养身体的。她那方面我有把握。”陆景很笃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