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1章 同意了

第七十一章 同意了

“那违约金赔了吗?”陆景抽着烟问道,拿着手机的手很稳。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超市里面没有商品卖,还开个屁的超市啊。

“没有,我大部分都是口头协议的,你说这怎么办呐,超市里面的货撑不了一个星期。”余建军着急的说道。

“主要是那方面货物的厂商?”陆景吐着烟圈问道。现在怡家超市里面主要是销售日用品和食品两个大类.

“京城市粮油公司,几家洗发水的厂家,一家方便面的供应厂商,两家膨化食品的厂商。”

陆景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这个时候他首先不能乱,作为超市主要发起人,他如果惊慌失措,余建军只怕立刻就没了做下去的信心。

“把厂家的名字都记下来,纳入黑名单,以后他们的货物不许在怡家超市里卖。我现在去超市看看。咱们在超市里碰头。”

“行。”余建军长叹一声,挂了电话。心里说,“小哥啊,你现在把别人纳入黑名单有什么用,他们难道还在乎我们怡家超市的销量吗?哎!”

陆景坐车到怡家超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柏油马路上热气蒸腾,闷的很。从出租车上下来走了不到两分钟的路程,陆景的T恤袖子和胸口已经汗湿。

进了怡家超市,感受到空调的凉爽陆景才稍稍感觉舒服一些。陆景扫了一眼结算处的队伍,纵然是在周四的下午,客流量也不少,十几个结算柜台都开通,每个柜台前约有七八个人。

在总服务台那里让一个女孩给经理室打了电话。没一会,余建军面带忧色的迎了过来。

陆景将他拉到一边,指着结算柜台处的队伍,笑着说道:“生意不错啊,我以为门前冷落呢。”

超市开张后,陆景就没怎么来过这边。余建军苦笑道:“就是因为生意好,所以发愁。我们仓库里面的货只能支撑一个星期了,现在几个大厂家明确说明以后不给我们供货,怡家即将面临没有货源的困境。”

陆景想了想,说道:“走吧,去你办公室谈,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两人从侧面的内部电梯直接到了三楼。三楼的两间办公室已经扩大到了半层楼的面积。另外半层楼的面积租给了卖衣服的几家个体户。

穿着整齐蓝白色员工服装的男女员工们有的在休息喝水,有的在聊天。见老板进来了,大家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小了些。

再往里面一间的财务室内,推开玻璃门,明显安静许多,五六个会计正在核算着财务。

进了余建军的总经理办公室,关上厚实的棕色楠木门,所有的声音似乎都被隔断,透过磨砂的玻璃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的情况。

余建军要说什么,陆景摆了摆手,拿出手机打给唐悦,说了一下目前的情况。要唐悦去打听下究竟是谁在后面起了不好的作用。陆景相信无缘无故几大厂家是不会撕毁合同的。

商人做生意,信誉很重要。一个唾沫一个钉,不能信口开河,那是做不成事情的。

陆景丢了一支烟给余建军,自己也点了一颗烟,脑子的思路慢慢的变得清晰,靠在余建军咖啡色的大办公桌上,说道:“两手准备,第一,让唐悦查一查,是谁在给我们出难题。京城的圈子就这么大,不可能打听不出来。第二,我们现在需要找到新的供货商。”

余建军点头道:“我已经让余华伟去做了,但是有个问题,我们的运输能力不足,比如粮油,京城市周边肯定有相关的公司,最不济豫北省那边也有,但是我们运不过来。还有膨化食品,浙东省这样的厂家很多,但是没有办法短时间运过来。”

陆景抽了会烟,慢慢的思索着。物流配送问题是所有的大型超市,乃至家电卖场都必须要面临的问题。

不知道占哥儿有没有兴趣一起组建一个专门的物流公司,得空了和占哥儿提一声。当前国内的物流公司基本都是专注于公司级的物流业务,普遍在快递这一块业务比较弱。但是毫无疑问,物流未来的利润大头是在快递业务上面。在2000年的时候,快递业务的营业额就有国内的公司做到十几亿。

而当电子商务的市场逐渐扩大后,网上购物成为一种时尚,那个时候快递业务的市场将会急速的膨胀起来。

现在快递业务主流市场主要集中在香港和岭南之间,其次是沿海经济发达的地区。

物流公司是陆景计划中重要的一环,掌握了物流,在供应链环节就有着极大的优势。他希望先组建一个物流公司承担怡家超市的物流运输以及相关公司的物流运输,继而逐步的扩展快递业务。

“膨化食品的事情,你确定好商家,让他们尽快发货过来。这两天控制超市里面膨化食品摆放的数量。暂时先应付过去。粮油的事情让余华伟在周边市场尽快找到商家,找车运到仓库里面。

吃一堑长一智,所有的供货商家都必须要签订正式的供货合同。”

余建军讪笑了下,没有订合同确实是他的失误。陆景的几个处理办法他估摸着应该能暂时缓解超市货物不足的危机。

余建军与手下的三个经理请陆景吃了晚饭。陆景一共为超市招了三个经理,分别叫做何槐,王刚,张天泉。这三人与陆景接触得也不深,到今天才明白那天那个年轻的面试官原来是超市的第二大股东。

国内现在管理人才十分匮乏,又没有专门的猎头公司,想要靠广告上的招聘找到合适的管理人才还是有些困难,至少以陆景的眼光来看,这三人都缺乏那种职业经理人的大局观,还停留在“做事”这个层面。

而余建军的思维更是停留在做烟酒生意上面,他们几个都不是怡家超市的理想掌舵人。

不过,在摸索中成长吧,陆景也不想着怡家超市一下子就能一飞冲天,在京城市到处开分店,然后冲向全国。那是不现实的。一步一个脚印才是做事的态度。

陆景的主要精力不会放在怡家超市的经营上面,超市最终能做到那一步,还是要看余建军的悟性。

吃完饭陆景打的回四中。在出租车中,他没有接到唐悦的电话,反倒是接到大哥的电话。

“小景,爸同意了。”大哥的声音波澜不惊。

“同意了?”陆景骤然听到这个消息竟有种不敢信的感觉,纵使这句话是从一向稳重的大哥口中说出。他整个人都觉得轻飘飘的,说话有些打颤。

“恩!”大哥再一次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陆景努力的咽了口唾沫,喉结滚动,声音干涩的道:“好。”

“过段时间事情都定下来了,我们再和爸喝一杯,祝贺他退下来,安心的颐养天年。”大哥笑呵呵的挂了电话。

陆景的手抖抖索索的从裤兜里摸烟,激动的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

“师傅,停车!”陆景给了车资,下了车,独自顺着湖东路向四中走去。夜晚一丝风都没有,月明星稀。梧桐树下的草丛里有虫儿在叫。远处一家亮着灯火的小店正在播放着激昂的音乐,隐约听起来像是《万里长城永不倒》。

陆景猛吸着香烟,走了几步,把香烟丢掉,碾灭。激动混合着惊喜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他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他快步疾走,继而猛的跑起来,心里波涛汹涌,真想大吼一声来宣泄情绪。这TM该死的历史轨迹终于改变了。

老头子说过的话就不会反悔。他一定会正式的打报告上去,提请辞职。只要老头子退下来好好调养,绝对不会只有四年的寿命。罗女士也不会那么早就去世。

一切都变了,变了,被他改变了。陆景的内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发狂的大吼。

跑了好一会,陆景才微喘着气放缓步子,右手握成拳头在空中用力的挥舞了几下,他咧着嘴笑,大颗的泪珠顺着他的脸颊滚落。

有谁知道,他曾在夜里抱着父母的遗照失声痛苦,为自己曾经让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而忏悔。

有谁知道,他曾在雪夜里坐在父母的墓前,独自喝了一晚上的酒,想着父母对自己的养育之恩,而他想报答时,已经是阴阳相隔。

大哥不知道,大嫂不知道,侄女陆琪也不知道,红颜知己唐雨瑶也不知道。

作为父母最疼爱的幼子,他对父母深厚的感情实难用言语去表达。那是感恩,忏悔,无奈,痛苦,思念种种感情铭刻在记忆中永不褪色的情感。

永远忘不了!

陆景抹了抹脸上的泪痕,自言自语道:“我是傻了,为什么要哭啊,我应该笑才是。爸,妈,你们一定都要好好的。这一次我不会让你们失望了,你们会以我为骄傲的。”

一路像神游一样,飘飘的走回到四中,和衣躺在**,对未来的兴奋展望和对过去历史改变的感叹,两种感情交织在他的心头,让陆景一夜无眠。

直到第二天早上五点左右,他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上午的时候,顶着一对黑眼圈的陆景出现在王灿面前时被他好一顿打趣。两人走进薇薇奶茶店里面,找了个位置坐下。薇薇奶茶的老板娘都认得了陆景和王灿,实在是这两个学生总是在人少的时候来。比如上课的时候,考试的时候,还有就是现在放暑假的时候。

“红豆沙冰。”

“拿铁咖啡!”陆景打个哈欠说道。

老板娘在柜台里面微笑着拖长音调道:“好的,马上来!”

“昨晚干嘛去了?”刚从北港旅游回来的王灿嗮得黝黑,带着眼镜,精神头不错。

陆景揉着眼睛道:“太兴奋了。没睡好。”

“靠,你发烧了!”王灿叫道:“我才给唐悦打了电话,他说有人在搞怡家超市,你居然兴奋得睡不着觉。”

陆景笑着摆手:“不是同一件事。我这事比怡家超市重要,怡家超市就算垮了也不能影响我此刻美好的心情,哈哈!”

“瞧把你乐得!”王灿翻个白眼,也不问陆景什么事。正好老板娘送来饮品,他拿起来舀着红豆沙冰解暑。

陆景不是信不过王灿,是事关重大不能乱说。说了,徒增他的压力。

“你怎么今天回来了,北港的大海不足以再让你流连一番吗?”

王灿道:“靠,今天什么日子,你忘了吗?今天二十六号,高考成绩要出来了。”

陆景摸摸脑袋,笑了笑,他还真忘了,旋即又反应过来,“王叔叔又不用指望你高考的成绩。燕大分数线那么高。你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带着小雨在北港多玩几天。大海,美女,沙滩,多么美好的生活啊!”

“靠,太伤人心了你。总要做个姿态啊,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不在意学习成绩。”王灿不忿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