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9章 一辈子

第七十九章 一辈子

陆景笑道:“我过来看你。你手机怎么没有开机?”说着,两人走进了关宁的四合院,关宁脸上的笑容淡去,黯然的道:“我高考考差了,我的几个志愿肯定都有要落榜,所以没敢开机。怕你们问我高考的事情。”

陆景看她长长的睫毛轻微抖着,显然心里很难受,安慰她道:“还记得我给你说的话吗?一切不好的都会过去,我们始终应该对生活有信心。”

关宁抬头看陆景,见他眼中的目光依旧那么坚定,就像他在医院门前第一次说这句话时的模样,心里能感觉他带来的温暖,点头道:“我记得,只是我觉得我怎么总是把生活搞得一团糟。”说着话,她拿出钥匙把家里大门打开。

“我早上去北海公园那边散步去了。没想到你今天会过来。”关宁到了一杯凉开水递给陆景。

陆景接过来喝了一口,放在客厅的桌子上,“我昨天才从江州回来的,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就过来看看你。”

两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笑了笑。阳光从侧面的窗户里洒进来,让屋子里光线变得明亮,空气里有股闷热的气息,屋外巷子里的喧闹声音若隐若现。

关宁穿着米黄色的短袖连衣裙,裙摆至膝盖处,皱褶的裙底是绣的红黑分明的水仙花。大气而明媚,倍添关宁妩媚的气质。

陆景看着两步远,站在桌子边的关宁,似乎还能闻到一股好闻的香气,说道:“你觉得去江州大学读书怎么样,我的公司与江州大学有合作,正好有一个指标。”

“江州大学?”关宁澄澈的眸子疑惑的看着陆景。江州大学是国内排名前十的大学,并不比民大差多少呢。只是陆景手上怎么刚好有一个指标?

陆景很肯定的点点头。事实上,他根本就还没有去过江州大学。不过,他有把握用二十万买到一个江州大学的入学名额。大学里面现在年年扩大招生名额,一个名额不会太贵。这些细节上的东西,他自然不会去和关宁说。

关宁洁白的贝齿咬着红润的下唇,问道:“怎么刚好是一个名额呀?”她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虽然具体的操作手法她不甚明了,但是很明显陆景是说他可以帮忙走后门进入江州大学。

陆景微笑着打个手势,说道:“好吧,我承认,这个名额专门是为你准备的。有没有兴趣?”

关宁低着头看着穿在凉鞋里白嫩可爱的脚指,动动脚趾头,“你是不是一开始就觉得我高考不会考好?”

陆景笑了笑,“那到没有,我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关宁抬起头,嘴角勾出一丝微笑,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流转着轻盈碧波,“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呢。我只是觉得我自己好没用。”

陆景见她娇柔明媚的样子,忍不住走上前一步,伸手搂住她纤细的腰肢。

“呀,会被人看到的。”关宁一声惊呼,双手抵在陆景胸膛上,却没有挣扎。陆景怀里如同抱着温香软玉,嗅着她的幽幽的体香,在她耳边道:“那去你的房间说话。”

“你想的美!”关宁耳根发红。

“那就这样说话。”陆景没有乱碰她的酥胸翘臀,只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把她搂在怀里。

“我说刚才说话怎么那么别扭,以后我抱着你说话好了。”

“我才不要呢。”关宁说着话,脸颊布满红霞,螓首轻轻的靠在陆景的肩膀上。

两人静静的体会相拥在一起的甜蜜。好一会,关宁幽幽的道:“我填了民大,京城财政大学,工大,按照往年的分数线我基本就没可能上。这个名额会不会要很多钱才能办好?”

“还行吧,不是很多,你以后大学毕业后给我打工吧,就当卖身还债了。最多三年还清。”陆景笑着摸她乌黑的秀发。

“好难听。我怕我以后要给你还一辈子的债,一辈子都脱不了身。”关宁妩媚的眼睛看着陆景,心里想道:“入学要陆景帮忙,但是费用我要自己出。我给爸爸说一下,我可不想再复读一年了。让爸爸把钱给陆景。如果我提出来的话,陆景肯定不会要。我才不要卖身还债呢。”

“那就一辈子在我身边,好吗?”陆景心里涌起柔情,“江大挺好的,我明年高中毕业后打算去那儿读大学。我们至少可以有三年的时间同校。”

“哦。”关宁扬起头看着陆景,大着胆子道:“陆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陆景伸出右手,将她额前的一丝秀发撩到耳后,手指从她嫩滑柔腻的脸蛋轻轻的滑过,当陆景的手指无意的碰到那晶莹剔透的耳垂时。关宁的身子忽而轻颤了一下。在那一瞬间,关宁感觉到似乎有电流在全身游走。

陆景意识到这是她的敏感区,右手顺着她绸缎般光滑的黑发放在她的背肌上,看着关宁晶莹澄澈如秋水的眼睛,道:“我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你快乐的笑容。答应我,去江州大学读书好不好?我会一辈子保护你,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

关宁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击中,仿佛又看到那天在大雨里陆景为自己撑起的那一片天空,点了点头,螓首轻轻的靠在陆景的肩膀上,内心里有说不出的快乐。她心里知道陆景对她的好感是一回事,陆景亲口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意义完全不同。

陆景看着她柔媚的模样,心里一荡,低下头,慢慢的凑过去想要吻她嫣红如脂地嘴唇。

关宁眸子里有股羞意,娇媚的横了陆景一眼,眼帘慢慢的合上,默许了陆景接下来的动作。只是她睫毛轻轻的颤动,显的很紧张。

娇艳欲滴的红唇散发着惊人的诱惑力,陆景低头正要吻上去。院子里突然传来一声喊声,“关宁!你在家吗?”

声音越来越近。

关宁犹如一只受惊的兔子迅速的脱离了陆景的怀抱,脸颊羞得通红。她用右手捂着自己的脸颊,深深的吸了两口气,方才答应道:“谁?”

话音刚落,一个消瘦的青年出现在客厅门口,看到陆景在关宁家里,喝问道:“你是谁?”

两人因为在客厅的侧面靠近餐厅的地方站立着,从院子的大门处无法看到两人的身影,只有走近,从窗户处才可以看到。

“你怎么说话的?”陆景瞪了消瘦青年一眼,恨不得一脚把这消瘦青年踹死,他刚刚要一亲芳泽,却被他一声叫喊给打扰了,如何能不气。

关宁故作镇定的道:“陈坚,你有事吗?”

陈坚见关宁脸上还有未消退的红霞,想起刚才走到院子中时,从窗户里似乎看到两人站得很靠近,又想着两人孤男寡女待在一起未必没有发生点什么,心里的妒火腾的冲上来,还算英俊的脸顿时涨得通红,呼吸也粗重了几分。

“我来问问你考的怎么样?看有没有能帮上你的地方。”语气里有着一股傲然的味道。

“原来他就是陈坚,为了关宁,与猪毛谭在燕子山上单挑的那个人。”陆景心里一晒,又是一个和猪毛谭一样的角色。

关宁蹙眉道:“哦,谢谢你啊。不过不用了。”

“哦?”陈坚挑了下眉毛,有些意外。他从阮晨那里打听到关宁考得不好,正打算趁着关宁伤心的时候过来安慰她,一举攫取她的芳心。

“我可以帮你弄到民大的入学资格。”

陆景哂笑道:“陈坚是吧?你装逼装完没有,装完的话,赶紧走。”民大的资格,他又不是弄不到。只是,他依旧想着去江州大学渡过四年的大学时光,那里有他太多美好的回忆。如果关宁能和他同校,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关宁如果留在京城,碰到那位豫北派系强力人物的概率肯定大增。陆景倒不是怕他,就怕自己一不留神让关宁受到了伤害。

陈坚怒目而视,“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是关宁的家,我走不走还轮不到你说话。”

陆景眯着眼睛,冷冷一笑,正要说话。关宁心里对陈坚突然生出一股厌恶感,娇喝道:“陈坚,你说话太过份了。没有其他的事情,请你离开。不要在我家大喊大叫。”

“你--?”陈坚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他看得出关宁对那青年的维护,心里妒火越烧越旺,几乎快要失去理智,“小子,你有种说出你的名字。”

陆景皱眉道:“怎么,你还想着找我麻烦。行啊,我叫陆景。有什么本事放马过来。哥一只手能单挑五个你这样的瘪三。”说着,他伸出巴掌比划了一下

“你就是陆景?”陈坚退后一步,诧异的问了一声,继而嘿嘿笑了一下,对关宁道:“关宁,他和你们四中学校的一个女老师有一腿,我们学校都传遍了。我还看到了照片。绝对错不了。这样的人心术不正,坏得流脓。你不要和他在一起。”

“噢-”关宁用手扶着自己的额头,非常无语,那天晚上的事情她就在场,难道还要你陈坚多说?再说,我和谁在一起,关你什么事?

“我知道。”关宁淡然的看了陈坚一眼,“没事的话请你离开。我们无话可说。还有,我去那儿读书的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

陈坚愕然的看着关宁,想说什么,嘴角动了动没有说话,见陆景正冷眼看着自己,鼻子哼了一声,“陆景,咱们走着瞧。”

说完,转身离开。

陆景摇了摇头,“真是不知所谓。他是谁家的孩子?”关宁道:“陈伯伯家的一个侄儿,家里是做餐饮的。在英华国际读书。小时候经常来我家玩。”说着,看陆景的脸色不好,歉然道:“害你挨骂了,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陆景笑了笑:“那到不至于,我在想当着别人的面说别人的坏话,真是多么极品的人物。”

关宁抿嘴一笑,白了陆景一眼,“口是心非,你这可是在背后说人坏话呀。我跟他没什么的,你别乱想。我从来就没有要他帮我的忙。”

陆景笑道:“我知道。关小宁魅力无穷嘛,陈坚是乖乖送上门的。”

关宁娇媚如花的笑着,娇嗔道:“你取笑我呢。”说着,向屋里走去,回头笑道:“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