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3章 早上

第八十三章 早上

邵秋兰穿着孜红色短袖圆领套头宽松型雪纺衫,秀发显然经过精心的修饰,在发梢处烫着小巧的卷边儿,显得很俏皮。白色的七分紧身裤把她均称纤细浑圆的大腿衬得十分动人。精致眼镜后面的美眸正透着戏谑的笑容。

“三笼汤包。”陆景坐到邵秋兰那张桌子的侧面,心里叹道:“倒霉透顶啊,出门没看黄历,出来吃个早饭都能碰上班主任。更关键的问题是,现在是上课时间。”

“陆景,你又逃课了?上午两节是英语课吧?”

陆景转移话题道:“秋兰姐,你怎么在这儿?”

邵秋兰没好气的看他一眼,说道:“这里汤包味道好吃。怎么,碰到我很意外?”她前几天才会的四中,竟意外得知自己仍旧是七班的班主任,以数学老师的身份成为文科班的班主任。在莫名惊诧之余,心里欢喜的很。不管怎么样,班主任的位置没丢就是好事儿。

“有一点。我记得今天三四节课是数学课。而且现在是上课时间,老师不是都应该在办公室备课吗?”

邵秋兰横他一眼,说道:“那你解释下,上课时间你出现在这儿的原因,哼,我还是七班的班主任呢。你这次逃课算是被我抓个正着吧?”

老板把汤包送了上来,陆景拿起筷子吃汤包,嘴里含糊不清的道:“民以食为天。我才睡觉起来的。”

邵秋兰已经吃完,拿出纸巾秀气的擦着自己的嘴唇,喊来老板结账,顺便把陆景的那份也结了,坐在一旁看陆景吃早饭。

“你文理科选了没有?”

“选了,文科。秋兰姐,我还在你班上读书,我逃课的事你就睁只眼闭只眼吧。”

“哼,那要看我的心情。周校长说了,你的成绩以后不会计在我的考评内。总算以后不用被你小子祸害了。”自从在酒吧醉酒的事情后,她在陆景面前说话也没有刻意去保持老师的威严。

陆景无语的翻个白眼,心说:“我什么时候祸害过你啊,大姐。你这完全是血口喷人。我这幅十八岁的身体还是标准的处男好不好?”

吃过饭,两人会四中。静谧的湖东路上,吹过来一阵微风,陆景闻到了一股玫瑰花香的香水味道,是兰蔻牌子的香水。邵秋兰扶了扶眼镜,问道:“一会去不去上我的课?”

陆景摇头:“我一会去机场,我要去江州办事情。”

“哦?”邵秋兰诧异的扭头看了陆景一眼,在她的印象中,陆景除了瞎玩,根本就不会去做什么正经事。

“不会是约了狐朋狗友去江州玩吧?”

“没有,我在江州搞了个手机代理公司,月初要推广新产品,我过去坐镇。”陆景想了想,还是把自己要做的事情给邵秋兰说一下,不然班主任总是找自己麻烦也是个大问题。

邵秋兰晶莹的眸子里露着疑惑,“没骗我吧?”

陆景笑道:“我骗你干吗?骗你又不能多挣一分钱。”

邵秋兰用纤细的手指将几缕发丝捋到耳后,说道:“我在江州可是有同学的,我会让她帮我打听一下。你公司叫什么名字?”

陆景道:“景和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邵秋兰皱皱精致的琼鼻,“好土的名字。行了,我记住了。要是骗我,后果很严重的,我一定到你家里去做家访,劝你父母让你好好读书。”

陆景笑了笑,潇洒的耸耸肩。他说的是实话,没有什么害怕的。正准备进校门,就远远地看到张伟正在树下面缩头缩脑的看着这边。

陆景忽而想起一件事,指着远处树底下的张伟问道:“秋兰姐,他就是张大妈的儿子。”

邵秋兰看着张伟厌恶的点点头,“是的,你以后长大了,不要学他那样。长的人模狗样,一肚子坏水。大草包一个。”

“不会的。”陆景笑着点头,扬声喊道:“张所长,别躲了,我看到你了。”

邵秋兰不悦的道:“你喊他干什么?我不想看见他。看见他就觉得恶心。”

陆景打个手势道:“我找他有点事,秋兰姐,放心,我保证他以后不敢来骚扰你。”

“嗬,你确定。”邵秋兰眼睛一亮,她一刻都不想看到张伟这个苍蝇。上次陆景露个面就把张伟吓得落荒而逃,说不定他真有这个本事。

陆景笑道:“看实际效果呗。”

邵秋兰娇笑挥挥手,“好啊,要是那样的话,改天我请你吃饭。我不想见他,先走了。”说着,踩着高跟鞋轻快的走进四中。

陆景看着她丰翘完美的俏臀被白色的紧身裤将包得印出一个完美的半圆,极为完美,性感异常。陆景摸了摸鼻子,深吸了口气克制心中绮念,自从他前天吻过关宁后,身体的欲念怎么就有越积越深的感觉。

“陆少!”张伟磨磨蹭蹭的走到陆景面前,露出个讨好的笑容。陆景笑着指着邵秋兰俏丽的背影道:“张伟,我听说你经常骚扰秋兰姐,我不是很高兴啊,你知道怎么做吧?”

张伟心里一惊,赔笑道:“呵呵,陆少言重了,我保证不会有下次。我在这附近巡逻呢,怕有些不开眼的混子骚扰四中的学生。”

陆景也不理他话里虚虚实实的遮掩,递了一支烟给他,“好事啊,张所。为人民服务嘛!”

“嘿嘿!”张伟受宠若惊的接过陆景递来的烟,掏出火机给陆景点上,然后自己点上,美美的吸上一口。

这位大少的烟可不是谁都能接到的。张伟心里对陆景干涉他泡妞的不满顿时小了几分。

“张所,余元超最近怎么样,老实不老实?”陆景走到一个梧桐树下,吸着烟。

张伟跟着走过去,诌笑道:“呵呵,他天天在新丰路那边赌钱,听说他离婚拿了他老婆一笔钱,最近在那边人五人六的。”

陆景有些诧异道:“他离婚有段时间了,钱还没赌完?”张伟见陆景问得很蹊跷,打起精神解释道:“我找小陈问过,新丰路那边一晚上输赢两三千的样子,那是小混混坐庄,和永极夜总会里面完全不一样。”

看着陆景意味深长的笑容,张伟心里一磕碜,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陆景笑了笑,也不问他怎么知道永极夜总会的情况,也不问他为什么不去查地下赌庄,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这两个月盯着余元超,他有什么异动,直接给我打电话。”

说着,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张伟。九六年的时候,国内还没有开通城市间的漫游,他手上有两个手机号码,一个是京城的,一个是江州的,都报给了张伟。

张伟有些激动,意识到这是与陆景搞好关系的绝佳好机会,日后说不定藉此向上爬也不是不可能,连忙拍着胸脯道:“陆少,你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陆景笑着点头,“改天,我请你和我表哥一起喝喝茶。”张伟眉开眼笑的道:“呵呵,陆少有心了。”

陆景打发完张伟,回了寝室,收拾东西,直奔飞机场。他估计自己怕是要在江州呆一段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