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5章 县级开发区

第八十五章 县级开发区

陈笑穿着一件白色修身短袖圆领衬衫走进来,头发用一枚银质的蝴蝶发卡随意的卡着,耳垂上带着桃心型的耳坠。衬衫第一粒纽扣敞开,露出她白皙的娇嫩的肌肤,脖子上带着一个装饰品。

消瘦的腰肢勾连着被牛仔裤绷得纤细笔直修长的大腿,倒显的小美女胸高腰细腿长。

陆景把手中咖啡放到桌子上,见她气色太差,关心的说道:“笑笑,顶不顶得住,你是不是要休息一下?我看你精神头不是很好。”

陈笑拿着报表,微笑道:“没事,忙过这几天就好。”她可不想这个时候掉链子。公司正要准备搞推广活动,她不能缺席。事实上,她已经连续十天都只睡了六个小时。工作上的担子陡然压上来,她还没有很好地适应。

陆景笑着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景少,这是内勤上个月需要你签字的报销单。”陈笑把手中的报表递给陆景,用小手撩一下自己的垂落下来的头发。

陆景拿出笔,拿着报表刷刷的签着字,忽而顿了下,用手指指着桌子上的一张报表道:“怎么员工们打车的费用这么高?”

“啊?”陈笑凑过头来看。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幽香,弯腰的去看报表上的数据时,衬衫领口大开。陆景不经意间瞥眼看到乳白色的胸衣下露出两团白腻的肌肤,心中一荡,小腹处竟有股热流在流走。

“哦,是有点高,我拿回去问下吴肖。”陈笑说着直起腰,见陆景神色有些不自然的别过头去拿咖啡,她有些疑惑。

陆景拿着咖啡喝了一口,说道:“不用了,我马上签完。看来我们要考虑购买公务用车的事情了。”

“公务用车?我们目前调货的面包车不是可以用来载人吗?”陈笑疑惑的道。

陆景把咖啡放下,拿起笔继续签字,笑道:“随着公司业务的扩大,是时候考虑为公司购置几辆公务用车了。用来接送客户和拜访客户时公司员工使用。现在有些人习惯了看车不看人。七月份景和的盈利全部投入到这次中文机的推广活动中。看看这个月底的情况,应该有希望。”

“那挺好的。”

陆景将签完后的报表递过陈笑。

“景少,没什么事的话,我出去忙了。”陈笑挥了挥手上的报表,转身微笑着离开。

陆景长出了口气。方才在电梯里手背上极佳的触感把他内心的欲望给勾了起来,刚才那会儿惊鸿的一瞥,下面的小兄弟就有些造反的意思。

陆景揉了揉自己的脸,最近似乎意志力有点不太行了。难道是自己人生读档后潜意识里还没有从那种纸迷金醉的生活节奏中调整过来?

陈笑觉得景少递报表给她时,看她的眼神有些异样,拿着报表疑惑的走回到座位,拉开椅子,微微的弯腰准备坐下来时,她忽然意识到她的领口有些松,刚才走光了。

刹那间,她的脸颊红染似霞,仿佛抹了一层胭脂般。

景和在江州推广诺基亚中文机的活动于八月七日正式拉开序幕,由杨显统一调度指挥。

陆景很悠闲的坐在办公室里思考问题,整理着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组建团队的好处,就在于自己可以从繁重的琐务中解脱出来。经过两个月的销售磨练,景和的销售团队已经有一定的经验。陆景相信他们能把这次推广活动做好。

九十年后期以及二十一世纪无疑是属于高新技术产业的天下。新科技的运用,网络的普及,这些都会深刻的改变着人们的生活,陆景想起来就思绪万千,在纸面上勾画起蓝图来也是极为兴奋。

大致的写到了网络科技浪潮退潮前后,陆景感到有些累。抬手看看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半,他站起来点了支烟,走到窗户边,打开窗户,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提醒着他江州的酷热。

新盛大厦侧面的道路上几个小树无精打采,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

陆景昨晚与王兴华会面后总算知道了他的来意。王兴华到江州来,是准备把他的兴华酒店开到江州来。但是他在汉宁区看中一个地块面临着几家强劲对手的竞争。

江州虽说在国内属于二线城市,,但是作为楚北省的省会,华中地区的中心,更是楚北菜的发祥地,在餐饮业的布局上占有着重要的地位。

王兴华准备通过陆景约楚北省省委赵副书记的公子赵礼顺吃饭,看能不能得到帮组。

赵书记是根正苗红的江南系干部,宋叔叔的门生,每年都会去给老头子拜年。陆景就算和赵礼顺说不上有多么熟悉,请他出来吃个饭的面子还是有的。

陆景抽着烟,拿出电话给赵礼顺打了过去。

“是哪位?”电话里的男音声音有些温文尔雅。赵礼顺今年三十一岁。在江州倒卖字画和玉石,还涉及珠宝生意。由于常年和文人接触,说话间就带着他一贯的舒缓,清朗。

陆景呵呵笑道:“赵哥吧?我是陆景。”

“咦,陆景。哈哈,你在江州?什么时候到的,怎么来江州也不和我说一声?”赵礼顺在电话里半真半假的抱怨道。

陆景笑道:“昨天到的,赵哥,有点事情想你帮忙。汉宁区开阳路11号地块的竞标,我有个朋友有点兴趣。”

以他和赵礼顺的身份,没有必要转弯抹角的说话。能帮不能帮,反正都是一句话的事。

“哦?那块地有几家公司盯着的。”说着,赵礼顺在电话里沉吟了一下,说道:“不过都是小鱼,如果你朋友的公司本身有实力的话,问题应该不大。”

陆景心里有了底,笑道:“赵哥晚上有没有时间,我请你吃饭。你和我那朋友聊一聊,看看有没有可操作性。”

“呵呵,你请我吃饭我当然有时间。没问题,你说地方吧,我一定过去。”

“那行,楚北国际大酒店吧,你到了打我电话,我过去接你。”

“好啊。那晚上见面咱们再细聊,好久没跟你一起喝酒了。”

陆景微笑着收了线,他和赵礼顺的交情仅限于见过几次面。还是要精心的准备一点礼品才行。国内说道底还是个人情社会。赵礼顺肯帮忙,该给他的那份不能少了。否则下次,他肯定懒得帮忙。

想到这儿陆景又给王兴华拨了一个电话,一下午的时间,足够他精心准备礼物了。

八一商场附近的商圈是汉宁区最繁华的地带,以八一商场为中心,方圆两公里都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有购物广场,美食街,休闲的电影院,溜冰场,儿童乐园,咖啡厅,各色的餐厅,各种品牌的专卖店,当然还有标志性的建筑,肯德基和麦当劳。

虽说日后,有些国外高端品牌会要求将麦当劳和肯德基驱逐出其进驻的大厦,免得掉身价,但是现在而言,国内稍微繁华一点的商圈都能看到这两家快餐店。

到晚上时八一商场这里一排排路灯亮起,照的两边马路上如同白昼。购物广场里面更是灯火通明,人流穿梭。穿着短裙,吊带衫的年轻女孩光彩耀人的掠夺行人的眼球。

霓虹灯的小店放着喧闹的音乐,吸引过往行人的注意力。还有些小吃店门口排着长队,一派热闹繁华的迹象。

将近九点左右,陆景和王兴华才从楚北国际大酒店出来。赵礼顺在饭局结束后有活动,就告罪一声先走了。陆景的年纪还小,他也不好把他往一些地方带。两人约好了明天晚上再一起找个地方喝喝酒。

王兴华是典型的北方人,大头大脸,长得高高大大,但是人到中年就发福,身形走样的厉害。江州的酷热让他这样纯粹的北方人有些难受,他用厚厚的巴掌散了散风,建议道:“我们再找个地方消遣一下?”

陆景笑着摇头,他再受点刺激铁定忍不住要找个女人泻火才行,“下次吧。其他的门路你就不要再去跑了,赵礼顺答应帮忙就不会有问题。”

“这规矩我知道。”王兴华笑着点头,递了一支烟给陆景。

王兴华去停车场把车开了过来。陆景坐进了他黑色的奔驰。王兴华说道:“去那儿,我送送你。”

他打着方向盘,一边倒车一边说道。

陆景点起一支烟,看向车窗外,“去江州大道的长江酒店。”王兴华笑道:“嗨,你来江州还住酒店,要不把我的别墅借你住几天?”

陆景笑道:“不用了,我在江州每次都是呆一段时间就走,去住别墅反而麻烦。”

他知道王兴华是做边境贸易起家的,现在的身家至少有几个亿。在江州有别墅也不稀奇。

车窗外建筑物飞快的倒退,墨色的车玻璃似乎将车内与车外隔成了两个世界。

车内打着空调十分清凉,陆景默默的抽着烟。

王兴华想着陆景刚帮了自己一个大忙,不能没有表示,但是以他和陆景大哥的关系,直接送钱肯定是不行的。想了想,一边开车着,一边说道:“陆景,你刚才和赵礼顺说让他帮忙联系下江州电子技术研究所的专家,有没有我能帮的上忙的地方?”

陆景抽着烟笑道:“呵呵,有要你帮忙的地方,我肯定不客气。”陆景也不知道王兴华到底知不知道他女儿和大哥的关系。

或许,他只是纯粹的认为他和大哥是一起从北阳市出来的,有一份老交情在里面。

李大青那边是一个方案,但是估计得等到下周才能和他联系上。陆景想着先由赵礼顺帮忙联系下电子技术研究所的专家,看有没有愿意出来做事的,或者由他提供经费,愿意搞课题专研的。

他的研发团队虽然受资金所限,只能招两到三人为宜,但是如果有人才,陆景肯定不会放过。

大不了后面景和这边日子过得紧巴一点。

顿了顿,陆景道:“我准备搞个研究所,研究电子方面的应用技术。同时,我打算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在江州市找一块地建一个电子加工厂,用来加工半成品和组装电子产品。不知道王叔在江州市这边有没有关系?”

王兴华笑呵呵的道:“你说的这个事,我还真有门路。常新县里有一个县级的开发区,我和常新县的刘县长关系不错。你要是有意愿可以先去常新县的开发区考察考察,常新县开出来的条件肯定差不了。我去看过那个开发区,基本就是个空架子。你要是去投资建厂,刘县长肯定非常欢迎。”

常新县的刘县长?陆景皱着眉头吸烟。他听都没有听过这个人,很显然,这个人日后再江州政坛根本就没有爬起来,甚至还有可能倒下去了。否则,陆景不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王兴华笑着介绍道:“江州市三区十县,常新县与汉北区接壤,挨着新月湖的北面。走高速过去十五分钟就能到。离市区的直线距离很近,要不是中间隔着江州钢铁公司的三期炼焦厂,这个时间还会更短。我来过江州几次,与刘县长见过几次面,他这个人精明能干,可惜没有门路,上不去。”

陆景想了想,笑道:“那后天我去看看,王叔,你帮我约一下?”

王兴华笑道:“没问题。我后天送你过去。”

陆景明天要去拜访赵书记,抽不出时间。他既然已经在江州冒了头,于情于理都要去拜访一下赵书记。

如果常新县那边地理条件合适,开出的价码也行,把电子加工厂建在那里倒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