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7章 局势诡秘

第八十七章 局势诡秘

陆景在酒店里面吃过早饭,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去公司打个转。李大青去京城旅游一周,按理说10号就应该回了江州,不过这两天是周末,他应该在休息。

明天周一打电话给他比较合适。毕竟他和李大青只是一面之交,打扰别人的周末时间不合适。即使李大青在加班,他打电话过去也不合适。

陆景正要离开自己的办公室去机场,马飞面带笑容,快步走进过来,“景少,江州大学的金助理打电话过来说,入学通知书办好了。问你是直接由寄往学生本人收取,还是由你代为转交。”

“呵呵,这是个好消息。我去拿吧,正好我今天要回京城。”陆景心里想着这个金助理也是个有心人。他肯定是看到关宁的资料是个女孩,再想到自己的年龄,所以特意有这么一问。

否则,按照惯例通知书应该是直接寄送到四中,然后由所在的班主任转交。

马飞解释道:“景少,昨天晚上你请客吃宵夜,我正好回去休息,没赶上。”

陆景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不要多想,我临时在办公室多坐了一会,请大家吃个宵夜而已。这段时间大家都很辛苦,我是知道的。不要有压力,好好做事。”

马飞心里的放下一块石头,今天早上来办公室,就听说昨晚景少请在公司加班的二十几个人聚餐,让他有些担心给景少留下一个不努力工作的印象。

陆景笑了笑,与马飞一边闲聊一边走出自己的办公室。

….

陆景到大哥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大哥的书房内有着淡淡的烟草气息,陆江笑道:“叶成和刚走。坐吧。”

叶成和是大哥的死党,在公安部里面任职。

陆景笑着坐下,然后给大哥递烟,“我刚才从家里过来,在家吃的晚饭。爸在家里听黄河大合唱。妈陪着他。”

陆江点着烟,然后把火机丢给陆景,笑道:“这样好。儒家的养生之法都是很好,那些大儒一个个都是长寿。爸深受儒家文化影响,没有琐事烦心,身体情况至少能保证现在这样的状况不恶化。”

陆景点点头,也点着烟。

“王叔给我打电话了,说你这几天在江州做了不少事情,很干练,很有能力,大获成功指日可待。”

陆景笑道:“王叔叔说的夸张了。我过两天还要去江州,一摊子事才刚刚铺开。哥,爸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陆江点了点烟灰,很平淡的道:“秦老、卫老和几个老同志说话了,说有些人搞内斗是行家里手,上了战场就不顶用。所以爸暂时在军队里面的职务还挂着,等明年换届的时候再讨论。

我九月份会去苏江省苏城市任职。过几天就会公示。”

陆景皱眉道:“苏城市委书记也是正厅。哥,那你不是没有升半格。”

陆江笑着摇头,“你呀,正厅到副省是多么大的一个坎,多少干部都迈不过去,你还指望着我下放就提一级?曾委员的面子要给嘛,我这次虽然没沾上于毅的事情,但是下去就升官,他会有想法的。

况且苏城的市委书记有过进入苏江省委常委的先例。”

陆江点点头,明白大哥的意思。苏城市委书记干上一届,会有极大的可能进入苏江省省委常委会,那时候级别调整为副省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不过老头子退下来的安排让他有些不舒服,抱怨道:“江南系怎么是推韩书记上去,我以为老头子会推沈叔叔,或者王书记上去呢。韩书记一向是和杨书记走的比较近的。哥,杨书记的侄儿和你可是派系内的竞争对手,不能给对手增加筹码。”

陆江吸着烟道:“爸还没有表态,这只是一个初步方案。爸在军队内的职务不卸下来,沈叔叔上不去。王书记的资历不足,想要竞争局委的位置有些困难。估计竞争不过学院派的杜正鹏,上面不会同意推他出去竞争。”

两人口中的王书记就是王灿的父亲,琼南省省委书记。他曾在宋叔叔手下任职,脑门上顶着一个大大的“宋”字,而宋叔叔一向和老头子走得很近。

琼南省在共和国的政治版图中历来地位不高,所以大哥才会说资历不足。

陆景想了想,说道:“哥,你觉得莫培明这个人怎么样?”

陆江看了幼弟一眼,“怎么,你对他有看法?”

陆景点头道:“是的。莫家前段时间在商场打压我开办的怡家超市。我对他们没有什么好感。我前几天关注到辽东省的省委书记不是病倒了吗?把王书记调去辽东,争一争这个位置,怎么样?

王书记去了辽东,让他把莫培明压在副省的位置上,不能让他们家帮刘家‘捅了老头子一刀’,还能过的安安稳稳。”

对付像莫家这样的官商资本,只要把它的头面人物莫培明打下去就等于是挖了它的根,会让它感到深入骨髓的痛。

如果王书记最后能运作到辽东去任职,那么就代表着莫家在仕途上将会遭受重大挫折。至少三五年间,莫培明没有上升的希望。

莫培明有五十多岁了,只要压了这三、五的时间,他的仕途基本上就这样了。

有些事情大家心照不宣。

陆江笑了笑,没有说话,好一会儿,才慢慢道:“你这个想法是好的,但是以我了解的情况来看,这个想法在派系内协调都有可能会存在一定的问题,未必能通过。辽东的位置好,大家都想去啊。”

陆景嘿嘿一笑,说道:“哥,必要的时候,可以把你在苏江省的位置让出来。

你的时间还有大把,在基层耽搁几年都可以接受,但是如果上面没人,出现了断层,到时候你可能就会卡在半中间,那时候才是最要命的。”

陆景说着,比划了一个手势,说得陆江一笑。陆景继续道:“老头子军队的职位,我建议还是卸任,让沈叔叔上去。要退就完全退下来,这样才光明磊落。遮遮掩掩的也没什么意思。

我们不争老头子这几年的时间,我们需要着眼于未来。未来就在你身上。”

陆江点点头,闭着眼睛很慎重的思考。漫长的思考过后,他睁开眼睛道:“小景,你对未来局势的判断似乎很悲观?”

陆景看着大哥清秀的面容,不知道该怎么说。在记忆里面,首长明年四月份会去世。老头子如果不退下来,四年后会因病去世。江南系在明年举行的十五大上面会受到全面的压制,核心位置只剩一人,而且是杨书记上位,日后江南系的接班人是他的侄儿。局委的位置会被压缩至三人。何伯伯会在这次风波中退下,而宋叔叔也会在五年后的十六大上退下去。

局势十分严峻,特别是对于大哥来说,六年之后宋叔叔退下去,来自上层建筑的支持将会全部断掉。作为政治上曾经的竞争对手,指望杨家叔侄提携大哥,那无异于是痴人说梦。

所以陆景想法的立足点就是要用老头子退下来的筹码换取自己人上去。要那种真正的自己人而不是所谓的同一派系内的人。

从做儿子的角度,自然希望老头子长命百岁,这是人子之心。从政治角度讲,只要老头子还活着,作为派系元老,他的影响力足以影响到江南系内的一批干部。不至于让大哥像前世那样出现上面没有人为他说话的情况。

老头子退下来的作用比在位置上的作用要大。

陆景想了想,组织自己的语言:“哥,我认为形势会很严峻。”说着,他伸出右手一根指头,在空中用力的一顿,接着又伸出三根指头,“这是我认为这一届江南系能保住的核心位置和局委的数目。舒爷爷这一届肯定是要退了。郭爷爷年龄卡在中间,可退可不退。

江南派系内够资格争核心位置的也就是杨书记一人。他无论是资历还是年龄,身体状况都是派系内的最佳人选。如果江南系要争核心位置,肯定是推杨书记出去竞争。

何伯伯年龄到线,这一届肯定也是要退了。齐委员在两可之间。

但是,如果万一首长在明年有不忍言之事,而没能等到明年九月。形势就会变得非常糟糕。郭爷爷和齐委员的事恐怕就悬了。

在日后江南系受到全面压制的情况下,想要争位置就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才可以。

所以,我建议老头子完全退下来,把沈叔叔推上去,为王书记铺好路,你也要下地方。不要留任何的变数,我们要提前做好准备。政治上的事情,只要领先这一步,你在接下来十年的中都会出于一个很有利的地位。”

陆江笑了笑,仰着头思考了很久,又反复的打量了一会陆景,温和的笑道:“小景,看来我还是小瞧你了。你的想法我会和爸提一下的,看来以后我和爸闲聊有必要叫上你了。”

陆景嘿嘿一笑,抽着烟。大哥这是认可了他的想法。他心里长出了一口气,只要大哥和老头子接受他的建议,接下来针对江南系的疾风骤雨中,陆家就不会出现大问题。

现今的局势很诡异,很多人都有准备,但是没有人能有陆景看得这么清楚,因为他很清楚接下来的政治走势。

历来六中全会都是为来年的党代会做人事布局。这两个月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了。各派系蠢蠢欲动。学院派试图扩展影响力,与江南系争夺空出来的局委位置,靠近豫北派系的刘家正在极力打压陆家的政治力量。

豫北派系的领袖他又是怎么想的呢?其他派系呢?

刘家在上一次与陆家的较量中损失了一名嫡系子弟,一个副部层次的干部,而大哥陆江毫发无损。这一次呢?

如果他们看不到老头子退下来是以退为进,针对此后五到十年间的长远人事布局,那么日后对付他们就要节省不少力气。

刘家的头面人物八成会以为这是江南系内部主动换血。老头子退,韩书记和沈叔叔上。这是一次正常的人事交替。

老头子的身体状况和病退的理由也确实太让人信服了。同级别的干部中,他的身体是最差的。这早不是秘密。

不管是什么原因让老头子退下来,对刘家而言都是一次胜利。更何况,他们确确实实对老头子的退休起了推动作用。

为了其自身政治力量的凝聚力,他们会怎么说,不问可知。

政治历来都是讳莫如深,偶然中有着必然,真实的表面现象下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

希望有些人不要太天真。

兄弟俩又聊了这段时间云波诡秘的政治动向,直到半夜陆景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