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1章 团队组建完成

第九十一章 团队组建完成

杜岳强犹豫了一下,说道:“陆总,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我考虑一下。”

陆景笑着点头,“这个自然可以,但是我的时间比较紧,希望你尽快做出决定。你看三天的时间怎么样?”

杜岳强笑了一下,用力的点点头,说道:“可以。”

“我们俩换下电话号码。”陆景拿出便签本和中性笔,飞快的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把那页便签撕了下来给杜岳强,接着又把手中的便签本和笔递给杜岳强。

杜岳强工工整整的在便签本上留了自己的电话和工作单位。陆景接过来,看了一眼,说道:“好字。”

便签本上写着的是,江州钢铁第二技术部,杜岳强,电话:xxx。

李大青咧嘴笑道:“强子这笔字实在是泡妞利器。他的毛笔字写得更好。”

陆景喝着粥,笑道:“是吗?”说起毛笔字,老头子的毛笔字就写的极好。

他心里有些感叹,文青们纵横校园的那些年啊。不过他们的黄金时代要过去了,接下来的大学校园里流行的是高富帅。泡妞利器不再是书法,乐器,诗歌,散文,风衣上围着围巾的行头,而是豪华名车,穿着国外高级名牌服饰又高又帅的“帅蝈蝈”,挥手间名表,名包,高档化妆品的大派送,千金散尽的潇洒,极尽奢华的浪漫。

杜岳强皱眉道:“大青,别乱说。”李大青呵呵笑着打住了话头。

三人笑着转而说起砂锅粥的来由。今天陆景点的这锅砂锅粥,里面加的是一斤鲜虾和一斤鸽子肉,用上好的糯米,加上香菜,冬菜,香葱精心熬制而成,配上花生油,盐,姜丝,蒜瓣,黄豆酱。味道香浓,米粒口感极佳,鲜虾和鸽子的肉质鲜嫩,就着粥香甜的味道,吃起来美味可口,令人食欲大开。

杜岳强没有李大青那么健谈,相比较之下,他更像一个标准的技术男。

三人聊天的氛围还不错,天南地北的聊着,到晚上十点才离开。

杜岳强并没有让陆景等的太久,第三天的时候就打电话给陆景,表示他愿意接受六个月的试用期合同。江州电子技术研究所那边也传来好消息,有一名工程师愿意出来为景和电子工作。

十五号的上午,三个人在景和电子的办公室内碰头,陆景是第一次见到周志龙。他今年三十二岁,斯斯文文,带着眼镜,相貌也能算英俊。他曾参加过联信公司手机研发的课题组,在硬件上经验丰富。在课题组里面受到了不公正待遇,正好景和开出的高薪,他决定从电子研究所辞职,选择跳槽到景和来工作。

陆景的办公室里临时搬进来两把椅子。陆景坐在办公桌的侧面,稍稍靠近两人,一边抽烟,侧着身将烟灰点进烟灰缸,一边听周志龙的意见。

“景少,其实你和杜工都进了一个思维误区。硬件研发在早期根本无需顾忌技术专利的事情。没有哪家大公司会和一家小公司打技术专利的官司,那只会提升小公司的知名度,帮助小公司销售其产品。只有小公司的产品威胁到对方的产品地位后才会产生技术专利的纠纷。

景和如果有意做贴牌生产,根本不用顾忌这些,只需要等对方找上门来时,选择打官司,或者谈专利授权费用。而专利官司一般是拖的时间越长越好,引起的关注度越广泛越好。

这会给景和的研发留出足够的时间。”

陆景听得眼睛一亮,以眼神示意周志龙继续说下去。

周志龙喝着手中的咖啡,微笑道:“硬件研发在一开始需要关注的重点应该是机器的性能,各项技术指标。

所以,硬件研发早期的目标实际上就是与软件配合调测性能,研发时间会比景少你预计的要大幅缩短。关键是看景少在软件上能否找到牛人。

软件就像是硬件的粘合剂,不是说性能越好的硬件加在一起,整机的性能就越好,这样要看软件的本事。”

陆景心头大畅,站起来用手指头轻敲着桌子,愉快的笑道:“果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你这样一讲,我的思路变得清晰很多。软件人才你不要担心,我保证是国内最顶尖的工程师,他甚至日后是世界最顶级软件架构师。”

周志龙笑着道:“景少太过誉了。如果软件工程师到位,以我在联信的研发经验来看,我们十个月就能拿出第一批测试用的样机。”

陆景拍手赞道:“好。这么说来我的一些计划也要准备提前了。”

古人说‘做事先得人’果然是很有道理的。周志龙的加入,让看起来纷繁复杂的研发工作,思路变得极为清晰。后续配套的工作也可以制定出一个框架来。

周志龙这个“十个月”的期限给得很能体现他的水平。至少陆景就给出来,杜岳强也给不出来。

周志龙确实是个人才。相比较之下,杜岳强就要青涩得多。

说着话,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前台妹纸送了一壶白水和几袋雀巢速溶咖啡进来。

等前台妹纸带上门出去后,周志龙笑呵呵的道:“景少你眼光很挑剔啊,你公司里怎么净是美女。”

前台妹纸身材丰腴,圆圆的脸,披肩的长发,模样周正,个子高挑,说话声音甜美,不是那种发嗲的声音,而是酷热中喝一口清泉的甜。

但是,要说她是美女,还是有一点勉强。

陆景笑着摇头,虚点了点周志龙,算是笑纳他的恭维。和他们这样人情练达的人物打交道无疑是很愉快的。陆景觉得周志龙和杨显应该有共同语言。

在手机芯片的选用上,三人最终选择的是西门子的手机芯片,MF3208。这是目前西门子最主流的手机芯片,售价12美金。

西门子今年6月在苏江省金山市建立了公司,负责客户技术支持,手机芯片外围的研发等业务。在国内市场而言,西门子的手机芯片要略低于其他厂商,并技术支持的服务要好于其他厂商,这一点对于还在摸索期的景和团队特别重要。

周志龙建议陆景现在就可以考虑去承接国外厂商的贴牌业务。联信公司此前已经在承接这方面的业务。国内的手机市场正在逐步的扩展,发达国家的制造业也正在逐步的由日韩,台湾,东南亚地区转向国内沿海地区。

这方面大有机会。

陆景笑道:“这个我会考虑的,但是现在不行,原因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了。”

他目前还没有去接国外厂商贴牌的打算,根本原因还是他的资金有限,无法同时铺开多个项目。他的组装工厂目前还只是停留在纸面上,至少需要六个月的时间才可能建成。

景和要考虑去银行贷款的事情了。

十八日陆景回京城时,天上正下着小雨,空气的湿度有些大,穿着蓝色的条纹T恤,陆景感到胳膊有些微凉。同行的还有周志龙和杜岳强。新成立的研发团队将会在海嘉大厦办公。团队的最后一块拼图,陆景将会在华夏大学计算机系找到。

下了飞机,顺着高架桥通道向外走,附身往机场大厅里面看到繁华的人流各自有序的向目的地走去。陆景拿出电话给杜卫成打电话,让他派车过来接一下自己三人。

京城联运买了一辆银灰色的皇冠。周志龙和杜岳强第一次来京城,陆景觉得还是派车接送好一些。一方面显示自己重视人才的诚意,一方面显示公司的实力。

刚放下手机,左侧去往登机方向的通道里走来一队穿着水蓝色制服的空姐。咔嚓的高跟鞋音在大理石地板上响着,宛如优雅的小提琴曲。空姐们手拉银灰色的小提箱列队而行。领头的空姐容貌上佳,领口蓝色的丝巾仿佛展翅欲飞的白鹤,十分靓丽。

陆景看到空姐队伍里有上次与李大青坐飞机时碰到那位靓丽空姐,容貌妍丽。

陆景笑着点点头。靓丽空姐露出个美丽的笑容,算是回应。

她身后的糖糖小声道:“喂,婷婷,有小帅哥对你笑呃。咦--,你居然回应了。要我说,他身后的那个西装中年眼镜男帅得多啊。”

那位叫婷婷的空姐白她一眼,低声笑道:“你就发花痴吧。哼,那小男生一看就是自我感觉良好的人。我哪里认得他是谁。逗一下他罢了。让他对姐姐魂牵梦绕去吧。”

糖糖扭头看了一眼远去的三人,吃吃笑道:“你小心勾的人家半夜来找你哦--”

婷婷自得的一笑,昂着头自信的走在空姐队伍里。

外面呼呼的刮着风,杜卫成形色匆匆的赶到海嘉大厦八楼,前台的女孩打着招呼道:“杜总好!”

杜卫成点点头,夹着公文包向办公室里走。今天是周一,陆总请今天来公司和新来的软件技术总监见面。早上起的有点晚,还差一点时间就要迟到了。

在陆景的办公室里,他见到一个年纪青青,带着眼镜,眉眼狭长,白白净净的青年和陆景站着落地窗前闲聊,心想:“这也太年轻了。搞技术的不是年龄越大越好吗?”

陆景听到杜卫成进门的声音,转过身笑着给他介绍道:“老杜,这是许方超。华夏大学计算机系的高材生,他准备出国留学,被我拉来景和做研发。刚刚和周志龙、杜岳强见过面。”接着他对许方超道:“这位是杜卫成,是我的助手,比我们俩的年龄都大,你喊他老杜就可以。”

许方超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狭长的眼角挑了挑,与杜卫成握手,“老杜,你好。我刚刚看了下办公室,你手下的那几个业务员总是在不停的接电话,非常的吵,这会影响到我编程的思路,我希望能把办公区域分隔开。”

说着,他对陆景道:“景少,我一向有什么说什么。你不介意吧?”

陆景点了一支烟,笑道:“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这是我给你的承诺。我只关心明年能不能拿出产品来。”

杜卫成笑着点点头,说道:“这个没问题。我会和设计师联系。但是,施工可能要几天的时间。”

许方超道:“这我明白。”

陆景打个手势笑道:“有什么要求一并提出来,我不是每天都在这边办公的。”

许方超笑了起来,笑得很浅,穿着白色衬衣的他甚至给人一点腼腆的感觉,“我需要一个四、五人左右的软件团队的支持,靠我一个人写代码,工作量太大,肯定会影响进度。

另外,软件团队需要人手配置一台笔记本电脑,并且上班时间可以随意,考核的唯一标准就是代码完成质量。”

“那你怎么保证软件代码不外泄呢?”陆景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会说明这是工作用的电脑,同时每台电脑我都会装上我自己写的监控软件。一旦记录里面发现有外泄的嫌疑,就要追究责任。工作合同里面可以写明这一点。

软件团队我希望最好是在华夏大学里面招聘。我信任华大同学的品质和能力。”

陆景点点头,“招聘的事情让老杜配合你,最终决定招那些人,你自己决定。购买笔记本电脑以及工作时间的要求,我同意。”

又谈了几个问题包括测试人员的招聘等问题,许方超才满意的离开。他的办公地点就在外面的办公室内。

明媚的阳光从落地窗户里洒进来,一地的亮光。但是因为室内开着空调感觉不到丝毫的酷热,反倒是明亮的阳光,开阔的视野让人心情大好。

杜卫成接过陆景递过来的烟,站到落地窗前,给陆景点了火,自己也点起烟,笑叹道:“陆总,你这个办公室真是让人羡慕啊。”

陆景笑道:“羡慕你也没办法。哈哈。”说着拍了拍杜卫成的肩膀,“老杜,我最近是心情大好。京城联运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好消息告诉我。”

杜卫成抽着烟,微笑道:“好消息暂时没有。京城联运的情况还行。在京城市周边地区满足怡家超市的需求没有问题,我这段时间在跑铁路部门,希望能谈下来几节运货的车皮,现在谈得差不多了。苏江那边有很很多食品厂商,服装厂商,余华伟找了不少,弄得我现在运输压力很大。”

陆景看着远方的飘过来的厚厚云层,“我们的压力都很大,要学会苦中作乐的本事。不过有压力是好事情。这样才有动力嘛!

你的助理人选选好没有?”

杜卫成走到办公桌边,在烟灰缸上点了点烟灰,“选好了,何克林,24岁,很有悟性的一个小伙子。毕业于…”

陆景摆摆手,走到座位上,坐了下来,“你不用给我背简历,你好好给嫂子交代才是正经的。哈哈。”

陆景双脚在地上一撑,人随着椅子靠到后面的柜子,陆景拿出速溶咖啡和杯子,泡了两杯咖啡,递了一杯给杜卫成。

“改天请你们夫妻两个吃顿饭。你跟这我做事的这段时间辛苦了。”

杜卫成笑着摆手:“陆总,太客气了。”正说着话,陆景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景少,超市出大事了。”余建军的声音里带着哭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