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3章 反击

第九十三章 反击

天空中又下突然起了雨,黑压压的云层让陆景不得不把办公室的灯打开。八月的阵雨突如其来。陆景拿着一杯咖啡看窗外的景色。

西面竹林中青翠欲滴的竹子不屈的立在雨中,陆景忽而想起一句诗来,“生挺凌云节,飘摇仍自持”。

杜卫成从他的办公室出去后,他就给唐悦打过电话,果然不出所料,是莫家动手了。唐悦只是稍稍发动自己的关系网就打听到,这次来查怡家超市是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龚副局长授意的。唐悦打听到,他和京城市人事局副局长莫中衡走得很近。

陆景看了看时间,下午五点二十九分,拿出电话打个胡红军,“胡哥,莫家指使人给我名下的怡家超市开了一张100万的罚单。他们这是想让超市关门。”

“什么?”胡红军在电话里一声惊呼,“谁TM干的?”

“唐悦的消息说是京城市人事局副局长莫中衡。”

“莫中衡那个草包?他发疯了。”胡红军在电话里极为诧异,这件事在他看来是极为不可思议的,完全颠覆了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他实在想不通莫中衡的底气在那里?莫培明吗?

莫中衡真是十足的草包一个,怪不得都三十多还是个副局长。有些人是他能使阴招对付的吗?他不是家里有两个糟钱,自我感觉太好了吧。

国内在改革开放初期,商人的地位是很高的。那时候能招商引资就是能力的体现,干部们对外资,台资,港资趋之若鹜。由此可以推断出有钱商人的地位。

而莫家的资本就是港资。

胡红军在电话里沉吟了一会说道:“小景,这件事我知道了。你放手去做,不要有什么顾忌。我们是自家人,不能看着自家人吃亏。”

“好。”陆景等的就是这句话。莫家从大的方面讲是胡家线上的人,需要提前打个招呼,免得引起误解。有些话提前说和事后说,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效果。

当然动莫中衡这样的虾米级人物,不需要那么慎重其事,和胡红军打个招呼就够了。

陆景自有办法炮制莫中衡。

陆景挂了电话,坐回到宽大的老板椅子上,想了想,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夕阳才转过燕子山头,地面还有着余热。坐惯了空调房间,陡然做到温热的空气里,竟有些舒服的感觉。

唐悦穿着短袖花衬衫,带着一个大大的墨镜遮住半张脸,斜坐在薇薇奶茶门外遮阳伞下的塑料椅子,吊儿郎当的叼着一支烟抽着,桌子上放着一杯动没有动过的奶茶。他不时对路过学生妹纸吹了个色狼口哨,把清嫩可口的小美女们吓得花容失色,快步而逃。

一辆银灰色的皇冠停在了路边,陆景下了车之后,对车里的女孩笑说了几句,才关了车门。银灰色皇冠徐徐而去。

陆景坐到唐悦的侧面,冲他笑道:“唐悦,我应该叫你小马哥,还是小悦哥?”唐悦这发型,配着墨镜,太像英雄本色里面的小马哥了。

唐悦没好气的翻个白眼,丢了支烟给他,“去你的。你还是正正经经的喊我唐悦哥吧。不是你说要低调点,我至于带个墨镜吗?太有损我的形象了,坐了二十分钟,一个小妞都没有搭上。”

陆景笑道:“酒吧的女孩怎么能和学校的女孩比。”

现在才6点十分,正是四中的学生们放学后半个小时,新鲜出炉的高三学子们现在是属于暑期补课期间,还不用上晚自习。不少人都推着自行车回家。

四中门口的人流量不大。薇薇奶茶的老板娘走过来道:“陆景,你喝什么?”

陆景摆摆手:“老板娘,不用了。我坐一会就走。”唐悦等老板娘走后,从裤兜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陆景,低声道:“这是龚局长手下的一个干部写的实名检举信。莫中衡的把柄暂时没有查到。一天时间太短了,莫家经济条件优渥,经济上他怕是没什么问题。”

陆景把信封收起来,微微的冷笑道:“先把龚局长拿下,他和莫中衡关系密切,说不定能找到点猛料出来,就算他手上没有莫中衡的猛料,只要把莫中衡牵扯进去,就不信查不出什么来。他区区一个人事局副局长,上升无望,手中有权利不做点什么,那怎么可能?

王灿那里我已经说了,明天会有动作。莫家不是要查我们吗?我们先查查新虹百货。看他们到底干不干净。

上次说的事,有没有新的进展呢?莫家提前动手,看来我们也要加快脚步。”

唐悦歉然的笑道:“只查到了一点点资料,莫氏集团的掌门人莫培英是香港籍,他常年居住在香港。生意方面目前只知道,新虹百货,大唐雨景是属于他们家的产业。

新虹百货另外两家股东分别是白家和董家。”

陆景皱眉道:“白昆他们家?”白家在政坛上有些力量,大体上属于贺系的范畴。陆景记得日后鲁东爆发出来的一桩走私大案就和他们家有关。此时白昆还是京城中赫赫有名的四大公子之一。

唐悦点点头,接着说道:“董家是建国时乔迁至海外的一家华商,改革开放后,逐步回国投资,根据消息来看,他们似乎是个庞然大物。涉及到零售,制药,基建,地产,酒店业务。在国内的负责人叫做董坤城。”

陆景还记得董冰说过她家是新虹百货的第三大股东。从唐悦的消息来看,记忆里的“一方豪富”还不足以形容她家里富有的情况。

他想了想说道:“这两家不用担心,我们走正常的手续,真要有问题,有人出来说话也不怕。我们能认100万的罚单,他们凭什么不认。这一次非要玩把大的不可。”

上一次新虹百货用商业手段,陆景手上商业牌不多,只能忍了。这一次他们玩商业外的手段,那么大家就各出手段看谁厉害吧。

陆家和莫家的较量不会是简单的商业较量,事情发展到最后肯定会有一系列政治势力的博弈。陆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不肯先失了道理。而莫中衡看不到这一点,肆意的乱用手段。

当然,与人讲“道理”需要实力。陆景让唐悦折腾谭志刚的时候,谭志刚就没有办法和他们两个讲道理。

唐悦点点头,“我明白。你打算把材料交给谁?”陆景低声道:“我昨天给袁副市长的秘书田秘书打了电话,约了今天吃晚饭,他会介绍我认识市纪委二处的处长张处长。”

唐悦呵呵的一笑,站起来,拍了拍陆景的肩膀,“陆景,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到底是不是十八岁。这是一步好棋,看来接下来我可以坐下来看戏了。”

市纪委二处就是负责查处市直机关干部的。龚局长在劫难逃了。搂草打兔子,莫中衡要是被龚局长咬下去,他也跑不了。

陆景这一手是一击致命,出手很准。

陆景笑道:“看戏还不行,你继续查莫家的事情。主席有句诗,‘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这是非常有道理的。”

唐悦哈哈一笑,点了一支烟,“我明白。刚才皇冠里面是关宁吧?你到是有闲情逸致泡妞啊,老余急得头发都白了。哈哈。”

陆景哈哈笑道:“老余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有些着急是正常的。小虾米一个有什么好怕的。你跟他说一声吧,不用着急,钱的事情,今天我已经和冯逸风找信业银行谈过了,明天上午就能定下来。”

今天冯逸风领着陆景跑了几家银行,办理怡家抵押贷款的事情。建行肯抵押出150万,交行愿意贷款180万。

这对陆景来说太少了,一个是他需要钱来交罚款,另一个是他需要钱扩张怡家超市。

怡家超市月营业额连200万都不到,一个月9万的盈利更是寒酸得要死。必须要投入资金,让它走上高速发展的轨道。

冯逸风的父亲和信业银行的李行长关系密切,本来李行长只想抵押200万。陆景提出,信业银行以投资的方式与怡家超市签署对赌协议。

如果半年之内,怡家超市不能归还500万本金和例外约定的100万,怡家超市就将赔付给银行。其地皮会被银行拿来拍卖。据陆景估计至少能卖出个300万来。

李行长表示要投资部门评估,明天给陆景和冯逸风答复。以陆景的观察,李行长心里只怕早就同意,只不过下午磨洋工的时间太长,他抹不下面子当场定下来。

唐悦道:“行,我回头给他电话。保持电话联系。”

陆家笑着点点头。看着唐悦远去的背影,这个堂哥做事还是很靠谱的,是个得力的助手。前世里随着陆家败亡,他最终也是黯然退场,下场不好。

不知道王灿那边会怎么样,逻辑上不会出大问题。他小叔会同意查处新虹百货的。

陆景点了烟。默默的吸了一会。有些食品经不起调查,有些公司经不起调查,有些官员也经不起调查。

莫家想要和自己玩花样还是太嫩了一点。自己手中的政治牌远比他们猜想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