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0章 变化的原因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一百章 变化的原因

陆景点着烟。抽了一口,笑道:“爸,我性子太毛躁,受不了那个拘束。我在商路上走的远,一样的可以帮大哥。现在是经济挂帅的年代。干部想要升得快,必须要能搞活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大哥以后招商引资那块不用发愁,我都包了。”

陆江笑呵呵的道:“你呀,总不能我走一路,你就投资一路吧?摊子铺得太大对企业而言不是什么好事。还是要加强地方企业自身的造血功能,要大力培养本土,本地企业。”

陆景点头道:“相辅相成嘛。以点带面,打开局面快一些。”陆江笑着点点头,“这句话是不错的。”

陆景走到桌边,倒了一杯大红袍,坐下来愉快的喝了一口,说道:“哥,只要能抓住这次机会升上去。再在市长任上干上一届,升到市委书记上,级别就顺理成章的变成副|省|级了。从而一举跃过正|厅|到副|省|这个坎。

到时候,天高海阔,笑看云卷云舒,江山如画,闲庭信步落子。”

老头子淡淡的笑道:“有点模样了,还不够押韵。”陆景挠头,“爸,我随口胡诌得,就那么个意思。”

陆江把烟灭了,笑道:“意思是极好的。正|厅到副|省确实是仕途的一个大关口,卡住了不少干|部。不过,小景,楚北省暗流汹涌,你就这么肯定我能冒出来?我看很多人都指望着我在那里一蹶不振呢。

机遇与风险从来都是孪生兄弟。”

陆景轻松的笑道:“哥,你什么时候对你自己没有信心了。我倒是觉得去江州会是你仕途上一个重大的飞跃。主政一方从来是培养自己嫡系的绝佳机会,这样日后才能根基稳固。”

以他对江州的了解,自然能保证大哥轻松避开任何的暗礁,漩涡,顺风顺水,直抵市|委|书|记的宝座。

陆江笑了笑,走过来倒了一杯茶,回到沙发上坐下,“我是见你太有信心,忍不住给你泼泼冷水。

不能盲目乐观,也不能盲目悲观。

这次下江州,对我而言,确实是一次重大的考验。成则一飞冲天;败,就会步步落后。我需要好好的准备。”

陆景点了点头,喝着茶水。他的表现是太乐观了,与楚北省目前晦暗不明的形势极其不符。

陆景忽而想起一件事来,问道:“哥,谁去杭城?”

“魏源。他曾经是舒书记的秘书。”

陆景思考了一会儿,脑子里回忆起魏源日后的走势。他日后会成为江南系头面人物之一。对大哥的态度很微妙,明面上虽然从来没有打压过大哥,但是据说在派系大佬那里从来就没有说过支持大哥的话。

他和杨书记的侄儿杨修武,大哥,三人竞逐派系接|班人的位置,最后是杨修武胜出。但实际上,他并没有损伤,日后也走上了领导岗位,手腕和能力非同小可。

陆景道:“哥,你这次任职虽然位置没有苏城那么好,但是江州同样是副|省|级|城市,也不过是慢了2年。到了省|部|级这个层面,快慢只差一线,后来居上者大有人在。

苏江省风平浪静,日后魏源那个副|省|级的含金量绝对比不了你这个从江州脱颖而出的副|省|级。”

陆江笑着摇头,没有说话,他显然知道自己所面临的两个竞争对手都不是易于之辈。

老头子大口喝着茶水,对陆景慢慢的说道:“你的斗争思想太严重。政治不像战争,‘和棋’才是最高的境界。不然满世界都是敌人,你斗得完?要学会处理矛盾,解决问题,协调各方利益。

回去把《中庸》多读几遍。天天贪玩!”

说道最后“天天贪玩”时,老头子自己都笑了起来,显然是以前训陆景训习惯了,一时说顺了嘴。

陆景嘿嘿笑道,“爸,那是哥要考虑的事情。我就讲个快意恩仇。”

老头子虚点了点他,笑着道:“这次去杭城,你和我们一起走?”

陆景点头,“好。”以前老头子在位置上,下地方诸多不便,现在自然大不相同。

“这一次占哥儿和我们一起。明天二十七号,我们飞到杭城,休息一晚后,去老宅拜祭,然后我们转道中原省中原烈士陵墓园,接着去江南省南州烈士陵墓园,最后回杭城。”

…新虹百货事件在二十八号出现新的变化,按照林书|记的指示,市税务局突然介入到此事中,派驻调查组进驻新虹百货调查其逃税漏税的事宜。

一场夏雨过后,正值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抹在西边水杉林的上方,乍短还长的金色光芒也不甚耀眼,远处的青山轻笼着一层淡紫色的暮霭,渐入晚云。

莫心蓝穿着长长的紫裙,寂寞的靠在窗边看远处的美景。她发愁的拿着红酒,慢慢的独饮,她有一种无力感,局势已经完全失控。

她实在想不明白同为豫北派系的林书|记怎么想着要打压新虹百货。难道刘家的面子不好使?

“姐。”莫少锋急冲冲的走了进来。莫心蓝已无心训斥他慌慌张张的难看模样,微微的颔首。

莫少锋急道:“姐,刘松说了,这事他二叔也没办法。新虹如果真的做事不规矩,有偷税和逃税的行为,是没有几个人肯为新虹说话的。

可是国内TM的有几家企业是不逃税的,怎么净针对新虹百货。”

莫心蓝摇了摇头,她也不明白事情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白昆,怎么说?”

“他说无能为力。林市长一个人的能量有限,在市长办公会上他可以帮到我们,但是上了常委会,他无能为力。除非有占得住脚的理由才能阻止调查组进入新虹,但问题是工商局已经掌握了相关的证据。这件事只能是爱莫能助。”

莫心蓝默默的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和爸说的。你这段时间不要在外面惹事了。”

莫少锋老实的道,“我知道了,姐。”

…“卫少,你有几天没有来我这儿了。”莫心蓝穿着紫色的长裙婷婷袅袅的走进听雨轩,优雅的笑道。

卫东阳藏青色正装,身形挺拔,剑眉星眸,神色从容平静,见莫心蓝进来,微微笑道:“这几天发生了许多事情,我不太好露面。”

莫心蓝笑了笑,她很欣赏卫东阳,如果说要她找个人嫁掉的话,满京城的青年中,卫东阳无疑是首选。

但是以卫家的地位和权势,她是不可能嫁入到卫家的。卫东阳大约也知道这一点,与她的交往时,目的也很明确。

助手马晴端了四叠精致的小菜上来,放在餐桌上,然后退了出去。卫东阳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心蓝,要喝一点吗?”

莫心蓝摇了摇头,“我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喝酒容易醉。我请卫少过来,是想请教一下目前的局势。”昨晚,她已经和父亲通过话,刘家已经承诺在建州省给予一定的补偿,言外之意就是京城这边的利益需要放弃。

新虹百货,莫家是保不住了。

她始终没有搞明白,事情的走向怎么会是这样?明明占据着上风,突然间形势忽变,胜负易手。

卫东阳点点头,慢慢的品着酒,说道:“我知道。已经有风声传出来,市里面希望新虹的董事会改组,以消除逃税漏税的恶劣影响。”见莫心蓝的精致的玉容没有任何变化,他继续说道:“心蓝,我看你们这次在和陆景的角力中,已经失败了。”

莫心蓝苦笑着点头,“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事实如此。我们家在新虹超市的投资会损失惨重。这件事…,唉——!”

莫心蓝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发愁的喝着清茶,只是淡淡的清茶压不住心里的烦闷。

卫东阳微微抿了一口白酒,解释道:“这件事最大的失误就是在于你们率先给怡家超市开了100万的罚单。所以工商局调查莫文辉,纪委调查莫中衡,在市长办公会上没有人去质疑这两件事情的合理性,而只是讨论是否需要让税务局在后续介入调查新虹百货。

很多事情,大家嘴里不说,但是心里都会认可。

而工商局调查莫文辉拿到了重要证据,这实际上已经打开了缺口。虽然在市长办公会上,否认了继续调查新虹百货的提议,但是袁市长却在第二天见到了林书|记。

这里面就有很微妙的因素,按理说林书|记每天的行程都安排的很忙,怎么会突然的抽出时间见袁市长呢?”

“为什么?”莫心蓝忍不住问了一声。

卫东阳夹了一筷子菜,慢慢的吃下,方才说道:“国内现行的体制下,党委一把手和政府一把手很少有和睦的。袁市长如果是主动求见,他抽出十分钟的时间见一见袁市长,实际上是合情合理的。

我知道你们和刘家关系不错,但是要知道所谓派系,也是一个个的人组成的一个个的圈子,只是有些圈子靠得近,有些人的个人魅力和能力都很强,就会围绕着他形成了派系。

当然,这其中还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历史渊源,地域渊源等等因素。

所以豫北派系和刘家并不是同一个概念。以林书|记的地位,刘家对他的影响力微乎其微。想要改变他的看法,必须要有足够的理由和事实,但是很遗憾的是,新虹百货自身就站不稳。

我想到目前为止,刘家没有重量级的人物肯站出来为你们说话吧?”

莫心蓝黯然的点点头,卫东阳说得一点都没有错,“可是…”

卫东阳笑道:“到了林书|记这个层次,考虑事情和我们考虑事情的角度是不一样的。利益,得失并不是首位。具体原因我也不好揣测。听说,那天林书|记的原话是‘既然有问题,那就查一查’。”

莫心蓝有些明悟,但是还不是很透彻,这倒不是她不够聪明,实在是有些东西需要耳濡目染的熏陶才能领会,所谓言传身教就是这样。

卫东阳从小出身在政治家庭里面,从一些消息中,很容易就得出上述的结论。

“心蓝,要不你把大唐雨景结束,换一门生意?在京城我还是能说上话的。”卫东阳有些心热的看着莫心蓝,盼望她答应下来。

莫心蓝浅浅的笑了笑,她知道卫东阳的意思,是想着金屋藏娇,不过,她暂时还不想答应,“我再考虑考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