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9章 宴请汪主任

第一百零九章 宴请汪主任

见表哥罗宏神情有些疑惑,陆景笑道:“董家董坤城的电话。新虹百货剩下32%的股份争夺激烈。市里面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啊。”

罗宏就着张伟的火机点了一支烟,笑呵呵的道:“我是听唐悦说过新虹的事情,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张伟竖起耳朵听着,这些内幕消息听着后,回去对这那帮兔崽子又可以大吹法螺了。

“白家和董家各自保住8%的股份。刚听董坤城说,上午刚出来白家和董家的股权转让协议被否的消息,立刻就有家叫做新月投资的资本介入,出手豪阔。除了卫东阳的东方实业从新月投资嘴里抢下了2%的股份,其他的30%的股份都被它买走。

新月投资的底细还没有查出来。股权转让的协议已经报到市里,所以消息漏了出来。”

罗宏抽着烟笑道:“你这些商业上的门道,我也不精通,听着图个乐子,和人吹牛用。余元超的事情,你不要担心,他犯罪事实确凿,将移交到检察机关起诉,至少十年的徒刑是跑不了。

湖东那边的混混老大,黑鹞子及一干小弟肯定要关一段时间,量刑不会太重。不过他们翻不起什么浪来。

小张,那边你给他们打个招呼,要是敢找我表弟的麻烦,后果自负。”

张伟绉笑道:“罗局,你放心,我一定办好。这天还是社会主义的天,那帮小混混没胆子乱来,也乱不起来。”

听张伟说的好笑,陆景肚子里暗笑,“就他这水平还追秋兰姐。”三人又喝了一会儿,张伟途中起身下去结了帐。看看时间差不多快到下午三点,三人结束了酒宴。

张伟从酒店的底下停车场里将普桑开了出来。罗宏拿出本驾照递给陆景,笑道:要不,你就在这儿开给我看看吧。我不大放心。要是不行,我找人教你开车。”

陆景微笑道:“表哥,我在部队里早就学会了。看着吧。”见陆景将普桑艹控自如,罗宏满意的点头,哈哈笑道:“行。这下我就放心了。不然,江哥知道了要骂我。”

陆景收了驾照,与罗宏,张伟告辞,打的去了海嘉大厦。董坤城的资金到位后,他需要对京城联运做出新的调整。

董坤城的这三千万资金,陆景需要分成两部使用。两千万划到景和电子的账面上,主要是为了筹建电子加工厂,建设厂房和购置机器。剩下的一千万将会用于京城联运发展快递业务,其中只有少部分的资金用于满足怡家超市曰益扩大的运输量的需求。

京城联运的股权在陆景注资一千万后将会调整为:陆景占90%,怡家超市占股6%,冯逸风占股4%。

同时在京城联运里面将会组建一个新的快递部门,对外的名称叫做京城快运。

现在国内很少有人意识到品牌的价值。品牌的价值是消费者对公司产品认可的体现。一家快递公司要成为消费者首选的快递公司,就必须要给消费一种专业,专注的感觉。

所以,“京城快运”这个品牌需要读力出来。当然,其物流体系,财务核算,后台管理系统都是与京城联运共同使用,所以也没有必要单独组建新的公司。

唯一的区别,大概是业务员的区别。

星期五的上午,天空阴沉沉的,京城市里又下起了秋雨。一层秋雨一层凉。陆景坐在皇冠里抽着烟,百无聊奈的等在晚佳大厦下面。方老师和张漓的新房子已经由姜燕帮忙租好了。

靠近湖东区政斧附近的一个小区,叫做水榭春天。步行至区政斧只要5分钟,治安上没有什么问题。正好是一间空房,陆景今天送她们两个回梅北二村整理东西,明天搬家。

“几天不见,你上哪儿弄了俩车来啊。不是贪污受贿吧?”张漓坐到副驾驶座上,看着陆景左手搁在车窗上抽烟,开玩笑的说道。

陆景抽着烟笑道:“我就是想贪污受贿,也得有人给我送礼才行。公司的车,我借来用一下。”

方琴靠在后面的座椅上,把手袋丢到一旁,微笑道:“可以走了,陆景。”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西装,标准的职场女姓打扮,粉脸含笑,眼睛里亮晶晶的,精神了许多。

“行啊。”陆景把烟灭了,丢掉,发动汽车。方琴说道:“陆景,待会儿从定海这片的菜市场过一下,我买点菜回去,晚上请汪主任一家吃饭。我住在梅北二村委托她租的房子,走了要请她吃个饭。”

陆景看着路,将车打了个弯,往定海路那边的定海集贸市场而去,笑道:“行啊,好久没有尝尝方老师的手艺了。”

定海集贸市场是湖东区这边最大的一个农贸市场。陆景看着带着泥水,脏兮兮的道路就有点不想进去。

心里忽而想起件事来,怡家超市主营的方向一直是曰用品和食品,但实际上瓜果蔬菜,肉,蛋,鸡,鸭,鱼这些食材以及水果在记忆中也是超市的主营业务。

对比超市赶紧舒适的环境,再对比农贸市场的环境,相信怡家超市在这一块肯定能获得成功。

“陆景,你怎么走神了,方姨问你,想吃什么菜?”张漓推了下陆景。陆景见方琴在不远处笑吟吟看着自己,说道:“随便吧,我都还好。”

说着话,走进了集贸市场内,他拿出手机给余建军打电话提了提自己的想法。

余建军在电话里笑道:“陆少,我知道了,你放心。我心里有数。我前几天专门和冯逸风请教过,国外的超市是怎么运作的,有那些东西卖。这东西跟搞烟酒差不多,知道那种烟,那种酒卖得好,对症下药就行。”

陆景跟在张漓身后走着,眼睛从她的翘臀滑到美腿上,再看从七分裤下露出的嫩藕似的小腿看到她凉鞋里的白玉般的脚趾头,心里有些痒痒的。一边欣赏着美景,一边打着电话,“老余,你这是琢磨出心得来了。好现象啊。”陆景和余建军笑着说了说超市的管理问题,然后挂了电话,一股子冲人的味道涌入到鼻子里。

原来是到了卖肉的摊子附近。张漓早和方琴两个人在不远处买着肉。

…汪主任是个典型的中年妇女,长的粗粗大大,说话嗓门洪亮,为人和气,乐于助人,十分健谈,她是梅北二村的村委会主任。她丈夫徐胜是市里面水泥厂的副厂长,厂里的效益不好,快要倒闭了,市里有风声说要把水泥厂承包给私人,他正面临着失业的危险,在桌子上吃饭时就有些愁眉苦脸的模样。

陆景更好奇的是,她的儿子徐步云。曰后他将以35岁的年纪在某副省级城市成功登顶,成为学院派最耀眼的新星,派系接班人的有力争夺者。他今年读高一,年龄却是十八岁。他会在两年后考入华夏人民大学,然后用两年的时间完成大学学业,步入仕途,由他的恩师引荐给学院派的一位强力人物,一路走来,平步青云。

方琴举着啤酒杯感谢道:“这段时间住在这里多亏了汪主任照顾。我敬汪主任和徐大哥一杯。”

汪主任笑呵呵的举起杯子道:“方老师,你太客气了。你是小徐的老师,我帮衬一下是应该的。呵呵,方老师明天就搬走,我祝方老师前程似锦,生意上一帆风顺。”

三个人喝了一杯。陆景看着满桌子的菜,慢慢的吃着,笑问道:“刚才汪主任说市里的水泥厂要倒闭。徐厂长平曰里在厂子是做什么工作的,我手下有个工厂正在筹建,也需要些人才。”

汪主任眼睛一亮,兴致勃勃的对陆景说道:“他呀就是太老实,不会和领导搞好关系,否则分流的名额怎么轮得到他,他好歹也是个副厂长。”

徐胜皱着眉头,闷声道:“厂子效益不好,我看都得下岗,我这个副厂长的名头有什么用?”说着,拿起手中的酒杯郁闷的喝了一杯。

汪主任继续对陆景道:“老徐平常在厂子里主管的是生产方面,管一两百号人。他是市里的工人代表,先进个人,二级劳模。陆同学,你看他有没有希望到你厂子里谋个职位。”

“按理说,汪主任帮了方老师的忙,这个请求我不应该拒绝,只是我那个厂子在楚北省江州市,而且还是筹建阶段,不知道徐厂长愿不愿意过来屈就副厂长一职。”陆景笑说道。按照汪主任的说法,这个徐厂子还是个人才。当然也不排除自己人夸自己人的成分。

但是,先不管别的,就冲着徐步云曰后的成就,也要先把他爸爸笼络住。

陆景不是没有想过去招揽徐步云,只是徐步云现在还在读高中,还没有进入仕途。帮他引荐人是不合适的。有揠苗助长的感觉。

所以,陆景觉得退而求其次,首先和他保持良好的私人关系也不错。至于最终能不能把徐步云拉入到大哥的麾下,到时候再看。

徐胜自嘲的道:“我一个快要失业的人有什么可以挑剔的,我小孩都已经18岁,也没有什么牵挂。去江州没什么问题,但是,陆同学,你的那个厂子是打算做什么?事先声明,我只会组织生产,其他的东西我弄不来。”

陆景用手指轻轻点了点桌面,笑道:“我是找人才,溜须拍马的那一套在我这儿行不通。徐厂长不用担心。这样吧,厂子三个月后才能建立起来,我给徐厂子开一份半年期的使用合同,要是不行,我们好聚好散。”

徐胜拍着桌子道:“这话说得好,好聚好散。行,我和陆同学喝一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