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5章 苏子同学

第一百一十五章 苏子同学

黄致远本来浑浊的双眼突然变得炯炯有神,闪耀着智慧的光芒,上下打量着陆景。

陆景淡然自若的道,“我是江州市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陆江的弟弟。我想说服谢泽华做我大哥的秘书,请黄老师教我。”

黄致远忽而露出个很古怪的笑容,然后把钱,棋盘,棋子都收了,“棋下不成,去外面喝酒吧。我自己酿的老米酒。”

说着,他去墙角挑了一小坛米酒,带着陆景坐到酒馆外面的木桌上,拿了两个青花大瓷碗,到了米酒,酒香四溢。

“好酒!”陆景品了一口酒,打量了一下落魄潦倒的黄致远。黄致远这个人说起来颇有些传奇色彩。当年因为提拔他的孙书记倒台被关了小黑屋,他是说什么也不肯在黑孙书记的材料上签名,在被关着的时候,甚至一度留了遗书,写着“士为知己者死”,准备自杀。后来被人及时发现抢救回来了。

他离开官场后,在新月湖边开了个酒馆度日。陆景在前世里有一回在江州棋院下棋,听他和贬褒历史人物,颇有见地。后来略加打听,知道了他的来历。他那时候在给时任常委副市长的谢泽华当智囊。

今天回江州,想着来这里先会会谢泽华,劝他出来做事。没想到黄致远肯下指导棋,陆景当然不介意花200块钱问个主意。

记忆中谢泽华在江州师范大学过得极不如意,经常在这里下棋。但是谁也想不到,他后来走上了江州市市委常委的位置。

谢泽华中等身材,长相清秀,穿着一件白色短袖t恤,大裤衩,一路慢跑从湖心路而来,五点钟的夕阳脱着长长的尾影把只有两车道宽的湖心路染成了金黄色。两侧的水衫木有着夺目的色彩,倒映在湖水里。

黄致远拉着他坐下来喝酒,指着陆景道:“这小伙子找你有事。”谢泽华撩起t恤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有些奇怪的道:“哦?什么事?”

黄致远狡黠的笑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前面南阳街上有家‘好再来’的小炒店炒菜味道不错,现在也到了饭点…”

陆景没让他把话说完,笑着道:“我请两位吃个便饭吧。”

黄致远把酒馆的门锁了,把还没喝完的米酒抱在怀里,在前面带路。离开时,谢泽华拉着一个老头说:“老和,回头我女儿喊我吃饭,你和她说一声,我在前面‘好再来’吃饭。”

“没问题啊,小谢。”

现在还不过是五点十分,吃饭的人也不多,三个人在“好再来”里面点了韭菜炒蛋,青椒肉丝,清炒土豆丝,蒜蓉小白菜,猪肝汤,就着米酒在角落里边吃边聊。

“我哪里有景少你想的那么清高。”谢泽华颇有些自嘲的笑了一句,“我现在的处境老黄是知道的。有机会自然要出去做事。不然老婆、孩子的日子都不好过。我才三十七岁,还没到意气消沉的年纪。”

陆景举着酒杯和他碰了一个,本来还担心谢泽华意气消沉不愿意出来做事,现在看来全然不是那么回事,他之所以等到三年后胡市长来到江州才重新步入政坛,应该是因为此前一直无人愿意把他拉出困境,而不是他自己的原因。

从他在跑步锻炼身体来看,他对未来还是抱着希望的。

陆景问道:“黄老师有没出来做事的想法?”

黄致远滋溜一声喝光一口酒,嘿嘿笑道:“官场那些事,我看透了,懒得再进那个大染缸染色,染过一遍还不够么?我无妻无子,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哪天死了也没什么牵挂。”说着话,眼神却是有些沧桑,一看便知道是有故事的人。

三人说着话,听陆景介绍陆江的履历。

“爸。”一个美貌的少女推开小店的玻璃门走进来,模样依稀能看到谢泽华的影子,唇红齿白,眸子黑白分明,穿着件翠绿色的短袖连衣裙,如同新剥的莲子般鲜嫩。

“歌儿,你妈妈饭烧好了?过来坐。”谢泽华笑呵呵的招手,让少女坐过来。

“黄伯伯好!”少女的声音清脆,很有礼貌的打了个招呼,然后对着陆景微微一笑。

陆景冲她笑着点了点头。黄致远指着桌上不多的菜肴说道:“老谢,你回家吃饭吧。这几道菜我打包回酒馆慢慢品尝。”

陆景结了帐,几人走出饭馆,淡淡的暮色中,南阳街上挤满了吃饭的学生。在交叉路口,谢家父女左拐回江州师范大学,黄致远用红色的塑料袋提着饭盒,忽而高歌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他也不在意学生们诧异的眼光,一路直行,往酒馆而去。陆景看着他摇摇晃晃的背影,听着他沧桑的调子渐行渐远,“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陆景心里忽而生出些感叹。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谢泽华和黄致远两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了。真正的文化薪火传承,它绝不是在那些砖家叫兽的书案上,而在生活中。

“你看够没有?”一声娇喝把陆景从自己的思绪里拉了回来。陆景看到上次在电梯里不小心碰到她大腿的那个美女正怒目而视。她穿着印花图案的短袖t恤,牛仔裙,一双修长笔直,雪白丰腴的大腿半遮半掩,比穿着短裤还要诱人。

陆景这才发现,自己沉思间不知不觉的站在一个书摊旁边。摊主就是长腿美女。而他的眼神大概在沉思的时候一直落在她的身上,让她忍无可忍。

陆景摸着鼻子苦笑,大概自己潜意思里觉得美女堪比靓丽的风景,眼光不自觉的落在那些漂亮的女孩身上。

“这本书怎么卖?”陆景随意的拿了一本书。

“不卖。”长腿美女从鼻子哼出一声,她显然是认出了陆景。这时,一直背对陆景,在书摊后面整理书籍的女孩回过身来道:“苏子,你别捣乱呀。”说着,她对已经挪开半步的陆景道:“同学,你要买这本书?”

陆景微笑着点点头。夜色里女孩的声音极为悦耳,容貌秀丽,鹅蛋型的脸蛋,下嘴唇正下方有一个很别致的凹陷,让她的美丽十分有特点。这是个让人一见难忘的女孩。

女孩拿着书看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有些古怪,陆景点点头:“是的。”

那女孩笑道:“好吧,小学一年级语文课本一册,我5快钱卖给你。”说着递给陆景。

“不是吧?”陆景接过她手上的书凑近来看封面。可不是,是一本小学一年级的课本,可是南阳街这儿全是大学生,这书摊上怎么有小学的课本。

长腿美女爆笑,扶着秀丽女孩的肩膀,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哈哈,笑死我了。我说,你要搭讪,不会挑本好一点的书买吗?原来你的语文水平只能看懂一年级的课本。”

陆景笑了笑,镇定自若的从钱包里拿出5块钱递给秀丽女孩,拿了课本,对笑着花枝乱颤的长腿美女道:“苏子同学,我买给我侄女看不行吗?”

说完,还冲秀丽女孩笑着点点头,方才慢慢悠悠的离去。背后传来长腿美女的骂声,“骗鬼吧你,小色狼。”

半圆形的玻璃顶让江州丽都酒店充满了现代感,明亮的阳光从玻璃窗透过来,让三楼的餐厅明亮无比,令人情绪愉快。

吴璇和她的母亲何女士长得极像,完全可以从她母亲的身上看到她以后的模样。

餐桌上,何女士端着一支红酒杯子和陆景隔空示意后,轻轻的啜了一口,微笑着道:“我听小璇说,景和公司的账面上还躺着2千万,想问问陆先生有没有兴趣投资电器一厂的那块地。我打算把那儿建成一个现代化的酒店。”

“那一带都是民国时期的建筑吧,建个现代化的酒店是不是太突兀了。”陆景笑了笑。账面上躺着2千万还真是块肥肉,这么快就有人盯上了,可惜他们不知道自己早就决定了它的去向。

“呵呵,那里的地段极好,离林元区的市中心不过半个小时的车程,随着城市的发展那里,迟早是要拆迁的。”何女士淡淡的笑着,“市里已经放出消息,有意卖出那里的地皮换出资金进来改造江州电器一厂。”

“听何女士的口气,只要资金到位就能拿下来?”陆景微微有些诧异,这样的政府工程,不是说有钱就可以拿下,是要有关系才行的。

“不错。”何女士极为自信的点点头。

陆景想了想,说道:“我也不瞒何女士,那两千万我另有用途,不可能投入到酒店上面来。”见何女士脸上有失望的神色,陆景笑着道:“不过我有个朋友,他挺有实力的,我可以介绍他和何女士谈谈。”

“哦?”

“当阳路11号那儿正在建设的兴华酒店,不知道何女士知道吗?我朋友是兴华酒店的老总。”

“你是说王兴华?我远远的见过他一次。”何女士笑了笑,“那行。我等你电话。”接着又笑道:“我在汉宁区那边有家高尔夫球场,改天请陆先生过去打高尔夫。”

陆景笑着点头,“行啊。”

何女士坐在白色的奥迪车里,看着婉拒了她相送的陆景坐上出租车离开,回头问女儿,“小璇,他怕是还不到二十岁吧?”

“恩”吴璇笑着点点头,她今天吃饭时没怎么开口说话。

“你爸是瞎整,让你去和那个什么方华天谈朋友。你不要太担心,我不会同意的。大不了,你不要他们吴家的东西,过来给妈帮忙。”

“妈,你最好了!”吴璇娇笑着凑过去在她妈脸上亲了一口。

“你这个疯丫头,没大没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