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7章 谁是SB

第一百一十七章 谁是SB

情圣迅速的逆着人流挤到了关宁她们宿舍四个女孩子面前,手中拿了一束红色的玫瑰花。陆景看到是有人在过道边接应,递给他的。

“苏芸,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唔喔——!”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有些人停下来看,交通有些堵塞的迹象。有学生鼓掌大声叫好,更多的是好奇的看着热闹。

关宁宿舍那个文静的女孩,脸色淡淡的说道:“我不认识你。”

难道这是失败的节奏,看热闹的大学们心里忽而升起一丝遗憾。情圣很镇定的道:“没关系,我现在可以做自我介绍吗?”

徐琼和叶仪笑做一团,看着好戏。

“不用了。”苏芸就这么侧过身走了,留下情圣拿着玫瑰花尬尴的站在原地。

人流慢慢的动起来,有学生大喊道:“加油,哥们!”其实只要不是名声败坏的学生和自己心仪的对象,大家都是乐意看到男孩女孩牵手成功。

陆景正要走过去和关宁汇合,早前看到的那辆白色的宝马,突然的拐了过来,停在路边,放下车窗,一个卷发青年坐在车里的喊道:“关宁!需要我送你去吃饭吗?”

关宁一路上走下台阶往路边而去,倒是让她的室友有些疑惑,迟疑的喊道:“关宁。”过了一会才看到车侧面绕了过来的陆景。几人心里莫名的松了下来,她们三个刚才没有看到陆景。

“陆景!”关宁俏生生的喊了一句,浅粉色的T恤,水蓝色的牛仔裤,让她有些邻家女孩的清新,而背在身上的浅黄色的单肩包让她在夕阳的映射下显得娇俏迷人。

陆景笑着牵住她白嫩的小手,转身一脚踹在了宝马车上的前灯上。“嘭!”车前灯毫无悬念的碎裂开。本来看起来还高贵如王子的宝马,在这一刻就像是被人打成了熊猫眼,十分狼狈。

黄晖在车里惊讶而愤怒的叫道:“玛德,你是谁?”

陆景拉关宁走到路边,邪魅的笑道:“我是你大爷!”说着又是一脚踹在宝马车的车门上,“别再让我看到你搔扰关宁。不然见一次打一次。”跟着又是几脚,宝马的车还是很结实的,但是陆景这几脚下去还是有损坏。

陆景有心砸了黄晖的泡妞利器。

“王八蛋!”黄晖心疼死了解下安全带,旋即又想起自己渣到0的战斗力,骂道:“你他妈有种在这儿等着。”说着,他坐在车里打起来了电话。

“我等你妹啊!”陆景冷笑着回了一句,就不再理他,转而和关宁的室友们打着招呼。徐琼在路边拍手笑道:“踹得好,好帅啊!”叶仪揪她的小耳朵,“你个小花痴。”

关宁对室友说道:“我晚上逃课啊,你们帮我应付下‘签到’。”苏芸有些好奇的微笑道:“你不上课了,什么事啊!”

“呀,别问了。”关宁的脸有些发红,但是不肯说。拿着玫瑰花的情圣见陆景敢踹宝马,心里惊讶之极,走过来道:“哥们,你叫什么名字?”他已经做好“曲线救国”的打算了,刚才一起抽烟的那男生显然就是传闻中关校花的男友。要是关校花肯帮忙说话,他和苏芸也未必就不能成事。

“陆景,你叫什么名字!”陆景已经看到奥迪车驶了过来,索姓就站在路边等。

“白明俊。我靠,哥们,军牌的宝马你都敢踹?”白明俊斜眼看了一眼还在车里骂骂咧咧的黄晖,有些咂舌。

黄晖打完了电话,从车里探出半个身子,“小子,你给我等着。你敢砸我的宝马,乖乖的给我陪2000块。”

陆景不屑的笑道:“我砸车从来就没人敢找我要钱。”

“景少。”司机李中海从奥迪车里探出来头。他是大哥的心腹,从辽东调过来给大哥开车。

陆景从他点点头,对关宁道:“你先上车,我去把那王八蛋打发了。”关宁拉着他的手,有些担忧的说道:“算了吧,我们一起走。”虽然心里有些甜蜜陆景为她打架,但是她不想让他去打架。

一个叼着烟,带着三四个跟班的短发青年从江州大学里面走过来,老远就喊道:“黄晖,什么事啊,江州大学有人敢砸你的车?眼睛瞎了吧?”

黄晖从车上下来,挑衅的指着陆景,“就是这sb,贺少,帮我出口气,晚上我请你们去方少的花样年华消费。”

贺少看了一眼陆景,眼神从奥迪车尾上一扫,脸色一变,一个巴掌拍黄晖头上,打的他一个踉跄,“你麻痹,你玩劳资啊。争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你有几个逼钱能惹得起这辆车,你个大sb。”

他这番话骂得声音很大,有些做作。白明俊听得清清楚楚,看陆景的眼神就有些变化。陆景对关宁笑道:“来了个识货的,我们走吧。”

“再见啊!”陆景和关宁冲叶仪,徐琼,苏芸三个人挥挥手,坐进了奥迪里面。

三人看了眼还在发呆的白明俊,微笑着向食堂走去,倒是没想到陆景是有点背景的人。

白明俊看着远处的奥迪车,有些羡慕的摇摇头,砸了宝马屁事都没有,这才是快意的生活啊!想了想,抱着玫瑰去追苏芸。

黄晖见奥迪车走远,不满的道:“贺少,你干嘛打我。”贺少叼着烟拍拍他的肩膀,嘿嘿笑道:“打你是为你好,真要等刚才那小子整你,你不死也要脱成皮。刚才那是市委三号车,明白吧?”

“啊——!”黄晖惊愕的长大嘴巴。

…大嫂胡莹在国庆节过后组织关系就调到江州市,挂在江州市教育局里面。市委常委院的别墅一直都很紧张,没有空出来的房子,大哥来了这些天都是住在迎宾馆里。

大嫂来了之后,在汉丰路的一家高档小区里租了一套房子,今天晚上是乔迁之喜。陆景带着关宁一起去吃晚饭。

“好俊的女孩。”胡莹由衷的叹了一句,心里比较了一番,“卫家大丫头要单论容貌气质都稍逊半筹。”

关宁把头发束了起来,扎成马尾辫,穿着浅粉色的T恤,牛仔裤,标准的大学生打扮,清新里透着少女的娇俏。

她有些拘束的道:“陆哥,胡姐,你们好。”陆江微笑着点点道:“不要拘束,就像在家里一样。称呼你随意,你觉得怎么喊顺口你就怎么喊。”陆景挠挠头,他是想让关宁喊大哥,大嫂的,无奈她不肯喊这样的称呼。

大嫂胡莹笑着道:“你们坐啊,我去炒菜,一会就好。”说着,进了厨房。

陆景站着打量了一会屋子,笑道:“哥,这屋子不错啊。不过,你改天还是要把机关事业管理局的一把手给撤了,居然不给你安排常委院的房子。没有空房是借口。我看过了,那是沿江的几套别墅,风景极好。”

陆江笑着摇头,不理陆景,走到冰箱边拿水果。陆景到了一杯温茶给关宁,与她一起坐在沙发上,陆江拿了切成片状的苹果,放到果盘里,坐下来,打个手势,微笑道:“关宁,尝一尝,味道还不错。”

关宁拿着苹果上的牙签吃了一小口,就听得陆江说道:“在学校里还适应吧?江州的天气和京城不太一样。京城这时候都入秋了,江州时不时的还有些闷热。”

“恩。”

“新月湖角的白玉山风景不错,改天你和小景一起逛逛。我是看过一次的,推荐给你们。怎么样,南阳街那里是江州有名的美食街,你有什么好吃的推荐给我吗?”

“有一家胖子烧烤很不错,陆景带我去吃过。”

“呵呵,小景从小就喜欢吃肉,你不能和他学喽。吃饭要荤素结合,讲究养生嘛。”

关宁微微笑着点头,随着谈话的节奏,她的拘束感慢慢的消失,偶尔会抿着嘴笑起来。

吃过晚饭后,大嫂陪关宁在客厅稍坐。陆景进书房和大哥聊天。陆江递了一支烟给陆景,笑道:“这女孩挺好的,我没什么意见。小景,你的婚姻,我在爸妈面前说话,只有第一次是有效果的。也就是说,只有一次机会。你大学毕业后想好了,我会帮你说话。”

陆景帮大哥点了烟,自己也点上,吐出口烟雾,点点头:“我明白。”

“好了,长话短说吧。第一件事,徐华路上有间茶楼要装修,你帮我跑一下。我现在没有时间忙这个。第二件事,你帮我查一下江州电器一厂的工人里面那些人是有能力当厂长的。有些人想要浑水摸鱼,瞒天过海,报给我的材料水分太多。”

江州电器一厂的旧厂土地会在后天十五号进行拍卖,由于市政斧高调宣传的原因,已经有多家酒店的投资人表示愿意参与竞拍。看情况筹集资金不是问题,江州电器一厂的厂长一职就突然变得火热起来。

陆景点头道:“我会在一个星期内查明白的。哥,六中全会…”

陆江摆了摆手,“等消息。不要着急。”韩书记位置的变化会涉及到江南系内部的调整,但是他们两兄弟都是够不着的,只是看戏而已。

“哦。哥,我前些天在江堤上看风景,发现有些地方都有裂缝,如果有洪水的话,怕是一点作用都没有。我看有些人的手伸到不该伸的地方去了。”

江州地处江边,防洪的任务很重。而九七年和九八年,楚北省内都发生了特大洪水。在陆景的记忆中,洪水虽然没有冲进江州城内,但那段时间江水与江堤都是持平的,很多江州市民睡觉都是睡在楼上。

大哥如果以此为突破点,将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陆江诧异了看了陆景一眼,想了想,说道:“我知道了。今天先这样吧,改天再详细的谈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