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3章 黄紫琪的故事

第一百三十三章 黄紫琪的故事

夜间的江州大道有着入冬后的清寒,白天的喧闹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偶尔路过的车辆,宽阔的马路上,空旷寂静。

陆景把车停在了路边,看到月光下的黄紫琪,容颜清丽无匹,有着淡淡的忧伤。

“当然!”

黄紫琪把脸扭向窗外,“可是我男朋友还是和别人走了。”她的声音有些伤感,“一起从渝都考到京城来,两年的感情说结束就结束了。”

陆景接了安全带,伸手去抚摸副驾驶座上黄紫琪的脸,轻轻的用力,让她别过脸来,她明亮的眸子里有两颗晶莹的泪珠,仿佛荷叶上滚动着的晨珠,悬然欲滴。

“那是他的损失!”陆景很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你是属于生命里遇上了就不能错过的女孩。”

车里有些安静,黄紫琪能看出来陆景说话时的真诚,心里被这句话烫的暖洋洋的,把陆景的手打开,嗔骂道:“甜言蜜语的骗女孩子。你刚才占我便宜啊,姐姐先记下了。改天和你算总账。”

陆景笑了笑,发动汽车。送黄紫琪进了酒店房间。黄紫琪打开空调,一手叉着小蛮腰,一手指着陆景道:“陆景,你是不是该回去休息了。还赖着不走?”

“好歹送你回来,不说请我喝杯咖啡再走。”陆景站在窗边看风景。

黄紫琪无语的翻个白眼,她脑子有些兴奋,一时半会也睡不着,就烧了开水,冲了两杯速溶咖啡放在干净的玻璃圆桌上。

她一个人住一间房,倒也不虞吵着谁。两人坐在圆桌边聊天,可以看到窗外的北风呼呼的刮着,此刻越显得屋子里温暖如春,静谧安宁。

“说说你男朋友的事吧?”陆景双手握住咖啡杯子暖手。

黄紫琪轻踢了陆景一脚,“这么想看姐姐的笑话呀?”不过看到陆景温和的笑容,带着经历风雨后的沧桑,特别是他的眼神不再锐利之后,整个人有着温文尔雅,淡泊恬静的感觉,那完全是成熟男人才有的感觉。她竟莫名有着倾诉欲|望。

“很老土的一个故事。我们从渝都一中考出来,我成绩差一些,又喜欢设计,选了京城市工程大学设计学院。他成绩好,选了燕京大学。我们高三,大一谈了两年的恋爱。到大二时,有个富家女孩倒追他,他便与我分手了。说我们的性格不合适,以后在一起不会幸福。”

陆景微微抿着有些烫的咖啡,“你有没有让他叫你紫姐?”

“我踩死你啊,我和你说正经,不许开玩笑!”黄紫琪的脚踏在陆景脚面上碾着,好在她今天没穿有鞋跟的鞋子,不过陆景仍觉的有些痛。

见陆景一动不动,发泄了一会儿后,黄紫琪有些歉意的道:“喂,要不要我给你揉一下。”陆景苦笑着道:“那还是算了,我怕你掐我。”

“你去死吧!好心当做鱼肝肺。”黄紫琪恨恨的踩了陆景一脚,才收脚,不过有些郁闷的心情倒是好了许多。

“喂,你什么时候对姐姐有想法的?”

“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陆景坦然承认,很认真的去欣赏黄紫琪近在咫尺的玉容。黄紫琪给他的第一感觉是很震撼的。那个够漂亮,够性感,够自信,够控场的身影一开始就印在他脑子里。

“那你女朋友怎么办?”

“你会不会怪我太贪心?”

“不会,我会觉得你很无耻。”黄紫琪笑着伸手指他,明亮清澈的眼睛流光溢彩,嘴角带着戏谑的笑意。

她不知道她这个样子对男人多么的有吸引力。

陆景摸了摸鼻子,拿着咖啡杯子慢慢的喝着,“你和你男朋友的恋爱是怎么谈的?”

“怎么,你还兼职心理专家呀?”黄紫琪笑着上下打量陆景,心里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一个很耐看的男人。特别是现在,这样安静的坐着,温和的说着话,有种让人沉迷的气质。

陆景笑道:“我一般情况下只负责请客吃饭,谈人生需要另外收费。不过为了紫琪可以破例一次。”

黄紫琪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想了想说道:“牵手,一起吃饭,唱歌,约会,逛街,和所有的恋人一模一样。”

见陆景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眼光在她身上乱瞄,质问道:“你眼睛乱看什么?”

“我在想,你男朋友一定是圣人。”

“你要死啊!”黄紫琪瞬间明白陆景的意思,脸上有些发红,有发飙的迹象,陆景连忙道:“停,停,我是说,你们难道不接吻吗?没有其他的意思,你自己别想歪了。”

黄紫琪把咖啡杯子放到圆桌上,有些抓狂的感觉,明明是他眼睛乱瞄,那样暗示的,现在怪到她头上来了。

想起男友分手时的那些刺耳的话,她有些丧气的道:“非得要那样吗?可是我妈说…”

陆景心里大笑,不过不敢表现出来。他有些明白黄紫琪的恋爱为何失败。她这样美丽的女孩,哪个男人不想把她抱在怀里做点别的事。偏偏她性格强势,又信奉她妈妈那个时代的恋爱条规,久而久之有矛盾就太正常了。她男朋友又足够优秀,出现第三者倒追,她的爱情失败也就可以预见。

“你现在还不能从那段感情里走出来?”

黄紫琪想了想,默默的点点头。有些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忘却。

陆景看着她粉润的嘴唇,鬼使神差的说道:“要不要试一下接吻的感觉。”

黄紫琪横他一眼,说道:“你想的美!姐姐才不会便宜你呢。陆景,你知道吗?你最大的本事就把一件很无耻的事情面不改色的说出来。”

“我就当你表扬我了。”陆景微笑着喝咖啡,淡定的看着美人。黄紫琪眼睛瞟向窗外,不理陆景,默默的想着心思。等一杯咖啡喝完,陆景站起来告辞离去了。

罢课事件出现了新进展,吴胜林等人委托知名律师陈乐义和江州师范一附中谈判,认为因学生罢课而记大过处分处罚太过于严厉,要求减轻处罚。

张校长在办公室接待了陈律师一行。陈律师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带着眼镜,温文尔雅,说话文质彬彬的,但是条理清晰,“张校长,我已经在权威部门检测过,被褥质量没有丝毫问题。出现一例皮肤过敏的现象与该学生的自身身体素质有关。

这一点,江州师范一附中的工作是让人佩服。但是,权威部门给出的质检报告同时认为被褥造价以及各种成本叠加在一起,只需要80元,而学校卖给学生们的价格是250元,这不大合适吧?”

本来还笑呵呵的张校长脸黑的像锅底,一言不发的盯着陈律师。陈律师笑了笑,对自己的助手道:“小谢,你们先出去。”他的两名助手悄悄的走出办公室。张校长也打个眼色,他的助理走出办公室外。

张校长的办公室内只剩下张校长和陈律师。

陈律师拿出一张授权书的复印件,递给张校长:“张校长,我全权代表这几位学生的家长,正式的向学校申请,希望你学校能免除掉学生们的处罚。”

张校长皱了皱眉头,这个陈律师脑袋瓜子很好使,说话也很含蓄。提供被褥的厂商是由他儿子介绍给学校采购处的。他儿子收了一笔介绍费。如果抖出来,对他来说,不是好事。

作为副|省|级城市的重点高中校长,张校长的行政级别是副厅。想要罢免他必须经过市委常委会。

但是能不闹大,还是不要闹大吧!

他想了想,说道:“本着教书育人的原则,学校是不会让学生的档案里留下污点的。我原则上同意撤销这几位同学的处分,但是他们也要好好反省自己的错误。我认为那些同学需要做一个书面的检讨。”

陈律师笑道:“我会和家长们沟通。”心里却是暗笑张校长好面子,都到这个份上了,还要学生交不痛不痒的检讨书。

等陈律师出了们,张校长拿出电话打给自己的儿子,“三子,你和你那朋友说一声,学校明年的采购价最高只能给100元。”

马飞在十二月九日,押送着第一批电子加工厂的设备回到江州。设备安置好后,陆景请陈笑,徐胜,马飞,杨显,张梅吃饭。虽然电子加工厂是挂在景华通信名下,但实际上只是股权的更迭而已,真正要掉管理人员过去做事,肯定优先调景和电子的人过去。

吃过饭后,陈笑坐到陆景的车里,“景少,我爸来江州了,他想请你吃顿饭?”陆景有些奇怪,“哦?”看陈笑时,见她低头,脸上染起红霞,模样娇艳,尖尖的下巴要点到胸口上了。陆景摸了摸鼻子,没搞明白吃个饭,小美女害羞干什么。他笑着答应下来,“行啊,你到时候给打电话。哦,对了,你的计划书做完没有?”

“还在完善,一个星期后,我送给你看。”陈笑心里长出了口气,她在她父亲面前提“陆景”这个名字提得有点多了,她父亲要她把人带过去给他看看。

“好在陆景没有多问,先把这一关挺过去,回头免得爸爸老想着给我介绍什么青年才俊,我才24岁,很老吗?”到景和的员工宿舍门口,陈笑下了陆景的车,用手捂着发红的脸,心里想着。

陆景开着车去见叶成和。一中的罢课风波迅速的平息下去。变数就在于吴璇找了一个很厉害的律师,三下五除二就把张校长搞定了,他几乎就没有找到和他儿子抱怨的机会就低头认输。黄致远昨晚和陆景喝酒时大叹人算不如天算。看他情绪似乎挺好的,并没有受到影响。陆景心里也颇有些无奈,算计人想要算计得天衣无缝,无据可查,还是很有难度的。

与叶成和约了在一处大排档见面,他第一句话,就让陆景精神一震,“走,今天去抄了花样年华。看看有那些牛鬼蛇神跳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