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4章 落幕

第一百四十四章 落幕

冬天夕阳很快就要沉下去了,南阳街上十分热闹,不断的有学生步行过来吃晚饭,叫人不自觉的想起大学的悠闲时光。

光秃的树梢依着屋檐,“好再来”餐厅二楼玻璃上布满了水汽看不到里面的情况。赵剑华与陆景站在路边一株大树底下说话。陆景点着烟,递了一支给他,他摆手没有接,“不会抽。”

“郁扬给我打过电话,我想问问雨嘉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知道情况的,对吗?”

陆景看了一眼赵剑华,说道:“有时候知道的太多不是好事。郁扬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他让我好好对雨嘉,但是这种事又怎么轮得到他来对我指手画脚。这是我和雨嘉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就算他是雨嘉的前男友那有怎么样?雨嘉和他分手之后,就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赵剑华憋了一肚子的话,看样子是对郁扬电话里的语气极为不满。

陆景问道,“你为什么觉得我知道消息。”

赵剑华看向南阳街远处疏离的树干,在冬日里呈枯黄色,寒冷的空气刺得人难受,就像他此刻的心情,“郁扬说,要不是你帮我和雨嘉说话,他不会…”

陆景愣了一下,然后微笑起来。郁扬果然是个好面子的人,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他和席雨嘉可能谈得不是很好。想要叮嘱赵剑华好好对待席雨嘉,又没有什么合适的放手理由,把自己拉出来顶缸了。

拍了拍赵剑华的肩膀,“问你一个问题,你真的爱席雨嘉吗?我说的是爱,不是‘喜欢’这个词?”

赵剑华毫不犹豫的点点头,目光里透着坚定,“那当然,我在给她表白的时候,说的是永不改变的誓言。”

陆景抽了口烟,他在犹豫要不要说出来,这种事按理说让席雨嘉和他谈比较合适。

沉吟了一会,南阳街上有几个提着开水瓶的女大学生们唧唧喳喳的笑说着话走了过去,青春飞扬。陆景决定相信自己的眼光,“席雨嘉受到过他人的伤害。那对她而言恐怕是难以启齿的灰暗回忆。你什么想法?”

赵剑华脸上一滞,细细的思索陆景的话,有些明白陆景话里的意思,他握住拳头,低声道:“我会保护她,不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心里也没想着问伤害雨嘉的那个人是谁。看看郁扬的跟班王挺在江州大学里面的威风,就知道那个人不简单。

他想着的是以后好好的呵护雨嘉,让她忘掉那些不愉快的记忆。

陆景笑了笑,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香烟的味道惬意的从肺里呼出,“刚听关宁说你也是时代俱乐部的成员?曹兵在追求徐琼,所以把她们寝室的几个女孩都邀请过来了。”

赵剑华还没有从悲愤的心情里出来,不想陆景就换了话题,点头道:“是的。”又笑了下:“你把曹兵打击一番后,他最近低调多了。没有以前那么张扬了。他是我们时代俱乐部里面的编写代码能力最强的人。”

陆景对时代俱乐部是有些印象的,他们几个核心成员在大学毕业后各奔东西,时代俱乐部也就随之解散。对活跃在大学里面的这么一个软件团队,他有些好奇。

“你们一共有多少懂技术的核心成员?”

“六个人。都在上面。要不要我把你介绍给他们认识?”

陆景笑着摇头,“那到不用,我玩过你们放在江大BBS论坛上面的那款MUD游戏,觉得蛮好的。”

他没有打算招揽这几个人。国内在中,低级程序员这一块实际上并不弱于国外,缺少的是软件架构师,软件设计师这样高等级的程序员。

赵剑华笑道:“那是我们几个胡乱捣鼓。要不要我送你一个最高权限的号。保你在游戏里面大杀四方。”

陆景把烟灭了,说道:“呵呵,算了,那样玩起来就没有乐趣了。”说着,话头又一转:“欺负席雨嘉的人过几天就会死。等着看新闻就好。”

“啊——?”赵剑华愕然的愣在当场,他没有想到反击会如此的激烈。他刚才就在脑子里YY一下如何把那个人臭打一顿而已。他并非对雨嘉的事不在意,但是他爱雨嘉更多一点。

陆景无意多说,打个手势,走进“好再来”餐厅。5.13案的结论被推翻,现在已经确定陈国泽是被蓄意谋杀的,揽下所有责任的罗青良难逃一死。金虎保安公司一些列的案子让江州官场被牵扯进去了二十几位官员。

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成了重灾区。陆景和谢泽华联系过,知道江州官场最近的动态。方华天的母亲王副书记病退,公|安|局|局长贺宗华受到牵连,有谣言说他最近会被提到省里养老,提前退居二线。市|局里面还牵扯进去了三个副局长。检|察|院,法|院都倒下了一批干部。本地派系在江州官场中级官员这一层面受到重创。

花样年华的案子还在发酵,不过年前应该有结果。华省长已经将自己摘了出去。师书记现在要做的是巩固成果,一鼓作气的将常|务副|省|长刘省|长压下去。

这件案子里面像邢盛这样的小鱼被捉了不少。华省长在楚北|省的根|基已经动摇。以陆景的看法,他极有可能撑不过今年的九月。十五大召开后,他就有可能退了。

“这里。”上了二楼,关宁清声喊道,招手让他坐过去,陆景坐下来才发现他这一桌子除了他和曹兵外都是女孩。

他意外的发现,那名叫做苏子的长腿美女也在。她正不爽的瞪了自己一眼。

陆景看了一眼另外的两张桌子,一张桌子是那天赵剑华的亲友团,估计是他的室友。另外一张桌子都是坐着几个不认识的人,有一个青年长得很特别,他是翻嘴唇,看起来很古怪。

“你是陆景?你好,我是关宁她们班的辅导老师,我叫宋雨绮。”坐在长腿美女身边,一名面容姣美,穿着粉色毛衣的女子微笑着站起来伸出手。陆景伸手和她握了一下,“你好,宋老师。”

对她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毫不理会,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陆景自然明白宋雨绮戏谑的笑容是什么意思。

陆景低着头小声问关宁:“你们辅导老师怎么也跑来了。”关宁小声道:“宋老师是时代俱乐部的成员。”说着,又问陆景,“陈苏子怎么老瞪你啊?”

陆景才知道长腿美女叫陈苏子,摸了摸鼻子,凑在关宁耳边,小声的说了一遍那天在电梯里面的事情。关宁恍然大悟,秋水般的眸子里笑意涟涟,微微皱了皱秀直的鼻梁。陆景知道她的意思,八成在说自己肯定是故意摸陈苏子的大腿。

没一会儿,就看到赵剑华牵着席雨嘉走上来。顿时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掌声里是满满的祝福。席雨嘉穿着甜美的皮粉色棉衣,牛仔裤,十分美丽,在掌声响起来的那一刻,心里有些暖暖的,白皙的脸蛋上又忍不住流出两行清泪,楚楚动人。

…泉山半山腰的一家别墅里的灯光明亮,张雨玲穿着中式袄裳,发髻高高的盘起,尽显成熟妇人的艳丽。她正在和方华天相对小酌。

方华天的个人资产大部分都是挂在金虎和花样年华的名下。等到这两处地方被查封后,他的资产也瞬间缩水大半,连固定的住所都没有。他此刻的模样看起来有些狼狈,心里一片灰暗,对前途感到十分的绝望。在他母亲去职后,此前一直围着他的各个跟班都不见了踪影,平时和他称兄道弟的公子哥对他避而远之。他发现他突然间成了孤家寡人。

对眼前的这个艳丽的妇人,他忽而有些依恋起来。

“华天,外面都在说国泽是你杀的,是不是真的?”张雨玲眼睛里尽是哀婉的神色,就这样看着方华天。方华天把手中盛了半杯红酒的玻璃杯放到铺着米色桌布的餐桌上,否认道:“不是真的。雨玲,那是意外事件。我妈被政敌弄下去了,他们现在什么脏水都往我身上泼。我根本没有动机去做这样的事情。我拥有你和陈晨宝贝就够了。”

张雨玲笑得很艳,四十多岁的人,精致的妆容之下,竟给人一种鲜花绽放的感觉。她走过去,坐到方华天的大腿上,勾着脖子,用红唇度着红酒给他喝。

她心里宛如滴血,以她对方华天的了解,要是不解释,她才会相信。越解释越说明心里有鬼,他在试图使自己相信他的话。

可是,她又不是三岁的小孩。

两人热烈的激吻着,张雨玲撒着娇,让方华天喝了大半杯红酒。她自己也喝了不少,脸蛋娇艳欲滴,喷着炙热的气息。她沉迷的看着这个英俊的男人,本来以为是寂寞的时候消遣的良伴,那里会料到是引狼入室。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杀自己的丈夫。

张雨玲伸手灵巧的解开方华天的皮带,“华天,那一晚你要了我三次,今晚也这样好吗?抱我进浴室。”

她炙热的话语让方华天欲|望高涨,撕扯着她的衣服,把她剥个精光,抱着她进了浴室。把浴缸里面放满了热水。两人的躯体纠缠着。方华天在进入这个美艳妇人的身体时,问道:“陈晨宝贝呢?让她一起来。”

“陈晨这些天太累,还在休息。”张雨玲双腿盘住他的腰,挺臀相迎,侧着头,眼泪滚落在浴缸里。红酒里面的药效十五分钟后就会发作,现在还有大约十分钟。

女儿陈晨她已经将她托付给老张照顾。陈晨还在卧室里熟睡,她会睡到明天早上才醒来,然后看到自己留下的信。

浴缸里水波荡漾,动静很大。良久之后归于平息,再没有一点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