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8章 第一个电话

第一百四十八章 第一个电话

办公室的君子兰和蒲叶草每天都会有人照料。陆景记得君子兰的花期好像是春节前后,很有些应景的富贵气。他现在很少来景和这里办公,不过他的办公室依旧整洁明亮,干净清爽。

刘一平站着笑道:“没想到能碰到景少来公司。我今天运气不错。”陆景点了一只烟,把烟盒和火机放到办公桌上,说道:“你这是笑我来公司来得不勤快啊!”

刘一平在桌子拿了烟,点起来抽着,笑道:“那倒不是。做下属的总是希望天天能见到老板。”

前台的文员吴青梅送了咖啡和水壶进来,陆景到觉得她有些容光焕发的感觉,心思一转,问刘一平,“你和小于关系进展的怎么样了?”

刘一平叼着烟,把咖啡杯放到陆景面前,说道:“我们十二月份确认关系了。”他心里微微有些忐忑,不知道陆景对于公司员工恋爱是个什么态度。

“不影响工作就行。”陆景从自己的抽屉里把数字手机软件园计划书拿出来递给刘一平,“这个计划书你看看。这会是我们接下来的重点。”

刘一平笑着点头,聚精会神的阅读着手上的计划书。陆景端着咖啡,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景色。

笑笑回了京城,网吧租凭场地也只能让马飞帮着他跑。常新县的电子加工厂已经建成,机器入厂后正在调试阶段。工人招了一小部分。陆景去看过一次,事情基本都是马飞负责。不过临近新年。很多事情的节奏都放缓下来。江州不比沿海地区,那里就算是春节一样有人在工作。

网吧的管理人选陆景还没有想好。等他从京城返回江州再说。以他的见识想要挤垮孟汉生的网吧,问题不大。

这一次回京城主要是签订西门子手机的订单合同。

“景少,这个计划真是庞大。”刘一平将二十几页的计划书放到办公桌上,神色兴奋。一连串的专业名词让他有些头晕脑胀,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的判断,这是一个极为宏伟的蓝图。

“如果这个计划能实现,景和必然能在手机行业里面占据一席之地。”

“纸面上的东西要实现了才算数。”陆景端着咖啡走过来,把计划书收到公文包里。说道:“我们未来的路还很长。你们几个身上的担子很重。这次休息,有空闲时间读一下德鲁克的《管理的实践》,这是我认为这是在管理方面写的最好的书。”

现在景和电子看似掌握了经销渠道,可以很顺利得将自己的手机品牌铺货推广,但实际缺了一个很重要的部门,品牌运营部。

在科技类产品中,品牌的附加值会是利润空间增加的重要因素。销售的根本还是将品牌植入人心。让消费者认可。培养忠实的消费群体。这些都是品牌运营相关的领域。

由于景和是代理诺基亚的手机,诺基亚的品牌资产是由诺基亚(中国)直接控制着。景和在品牌运营没有一点经验,需要不断的摸索,后续也需要请专业的咨询公司对品牌进行定位,分析。

陆景中意杨显来主持品牌运营的工作,所以景和代理销售这一块的工作他希望刘一平能接起来。

现在倒不用和他说这个。能不能胜任还要看个人的能力。

刘一平把烟灭了,有些心热的问道:“景少你的意思是我还能管更多的人。”他这次去湘南和中原开拓市场,手里管了一百多号人,由于业务精熟,又是全权授权。到是应对自如。

陆景笑道:“能走上什么位置要看你们自己的能力。改天再聊吧,我还有事情。”

陆景一月二十号返回京城。京城的冬天干燥寒冷和处在大江边上的江州气候不同。陆景下了飞机打开手机。第一个打来电话的不是来接他的唐悦,而是丁灵。

“我给你打了八个电话,总算打通了。我是不是第一个欢迎你回京城的?”电话里丁灵语气欣喜。

“当然是第一个。幸好飞机只晚点了十分钟,要是晚点半个小时你手都得打酸了。在家里还是在四中?我们一起吃午饭吧!”陆景心里有些柔情涌动。昨天他打电话和丁灵说了一声今天返回京城,没想到这妮子会拿着手机一直给他打电话。

自打那天陆景说要和她谈一场恋爱后,她就买了一支手机,话费倒是陆景帮她处理,不过她每天藏手机藏得很辛苦,生怕给她父母找着了。

“在学校里面,我们都高三了,还没有放寒假啊!幸好是自习时间,否则还没办法出来和你说话。”丁灵娇声说道。

陆景脑子里几乎能浮现她娇羞若含羞草般的模样,“我预计四十分钟后到四中。一会再见!”

唐悦开着一辆白色宝马来机场接陆景,得意洋洋的把胳膊搁在车窗上,叼着烟问道:“我这车不错吧!”

陆景拉开车门,把随身行旅丢在后排,跟着坐进去,笑着说道:“很不错。你日子过得挺惬意的啊!”

唐悦呵呵一笑,扭过头,丢了一支烟给陆景,“还行吧。盼星星盼月亮,怡家这个月的分红总算是发了十万块下来。老余说以后按年发分红。今年是特例。”

他手上的股票卖了九百多万,再加上些零零散散的来源,支应他目前的生活没有问题。

陆景笑道:“怡家超市现在差不多是走上正轨了。按年发红是正规的做法。小姑和姑父还好吧?”

唐悦开着车往四中的方向而去,说道:“都好,就是整天念叨着要我取媳妇。烦心啊!你说我才26岁着什么急?我最近都在大唐雨景泡着,懒得回家听我妈唠叨。

莫心蓝回京城后。大唐雨景的生意慢慢又好了些,不过和凌雪月的金顶俱乐部比还是差太多。”

“白家和莫家的资料查得怎么样?”

唐悦嘿嘿笑道:“我早知道你会问这个。喏。”唐悦单手递了一个文件袋子给陆景,“都在里面,自己看。我是懒得琢磨了,太专业的东西看不懂。”

陆景把文件袋塞到黑色的包里,说道:“总不能任由他们欺负到头上来。明天或者后天约过时间吃饭。冯逸风在京城还是在鲁东?好久没见他了。”

“呵,他跑到鲁东当他的冯大少去了。虽说在鲁东要忍受他老头子的压迫,但是总比在京城缩着脑袋做人强。在京城里欺负个人都要想想会不会是皇亲国戚。”

陆景哈哈大笑起来。唐悦笑道:“这是他的原话。冯大少在鲁东作威作福,改天我们去鲁东看看他的威风。”

说笑着到了四中门口。陆景把行李丢在租住的屋子里面,往教学楼而去。

四中里枫叶大道的梧桐树满是黄叶,有些沧桑的感觉。走在其中,闻着熟悉的校园气息,人都不自觉的放松下来。

“秋兰,我为了画了一副侧面像。送个你,请你收下好吗?”刚到综合办公楼前。就见两个人影从综合办公楼里出来。

陆景停了下来,嘴角带笑。是好久不见的邵秋兰。她穿着黑色的长款修身针织衫加厚毛衣,将她玲珑的曲线衬托出来,蛮腰纤细,酥胸高耸。黑色的皮裤紧紧的包裹圆臀与美腿,在娇俏里透着冷艳。在冷艳里透着性感。

冬日的阳光照在她如玉的脸上,让她精致的五官熠熠生辉。

她精致美丽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状,带着一幅小巧秀气的眼镜正面无表情的走出来,她身边跟着一个喋喋不休的男子,高大白净。模样英俊。

“莫少锋,你胆子不小。居然跑到四中里面来厮混,你不知道四中是我的地盘吗?”陆景邪笑抽出一支烟。莫少锋看到陆景,露出个仿佛吞了一只死苍蝇的表情,后退两步,站到台阶上,“陆景,我现在是你们班的体育老师,你别乱来啊!”虽然是居高临下的和陆景说话,但是他依旧有些发怵。

“陆景!你还知道回学校啊!”邵秋兰看着陆景一副比莫少锋还纨绔的模样,走下台阶,伸手指了指他叼在口中的烟,“校园里面禁止吸烟。”

话是这么说,精致的脸上带着露出淡淡的微笑,显然是对陆景突然出现有些高兴。

“秋兰姐”陆景笑着打招呼,把烟拿了下来,和邵秋兰并肩走了两步,回过头对莫少锋道:“莫少锋,要让我再看到你纠缠秋兰姐,你小心你自己的双腿。”他才懒得管莫少锋是不是学校的老师。

“麻痹的!你威胁老子!”等陆景远去,莫少锋才不爽的低声骂道。在陆景面前他总有种施展不开的感觉。他姐已经警告过他,不许在外面惹事。否则后果自负。

陆景嗅着邵秋兰身上迷人的香水味道,让他稍稍有些沉醉,笑问道:“秋兰姐,你准备去哪儿?”

邵秋兰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有些好奇的道:“去教室转一圈。莫少锋怎么那么怕你?跟张伟一模一样。”

“我以前把他打过一顿。大概他看到我有心理阴影。”

邵秋兰笑出声来,伸手挽了下她烫得微卷的发丝,撩到肩后,“看不出来你挺混账的。期末考试参加吗?”

“这个要看情况吧。我考不考也就那样。”

“可是作为你的班主任,我看到你总要问一声。”两人说着话一路走过枫叶大道,进了老式教学楼。

教学楼的二楼里从东至西,依次是七班,六班,五班的教室。见陆景往五班的方向走去,邵秋兰皱了皱鼻子,不去理会陆景,走进了七班的教室里。以前陆景逃课她是睁一眼闭一只眼,现在干脆是视而不见。

景和公司的情况她知道一些。陆景已经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强迫他坐在教室未必就是负责任。

陆景在五班的走廊外面给丁灵打电话。心里忽而想,手机今年也该出短信功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