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0章 腊八粥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一百五十章 腊八粥

张漓扭头看陆景,“你怎么跑进来了?”

陆景吞了口唾沫,斜靠在门边,微笑着说道,“看你在干什么?我送一件礼物给你。”

“哦,什么礼物啊!”张漓直起身从衣柜处走过来,酒红色的毛衣撑出一道美妙的弧线。脖子处露出一截雪腻的肌肤。

陆景所见过的女人中,以莫心蓝那个尤物的胸型最为漂亮。但张漓的弧线也颇为动人。

“有镜子没?“陆景拿出一个精美的深红色小盒子,上面用橙色的丝带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张漓有些奇怪的笑道:“什么礼物啊,神神秘秘的。衣柜这儿就有镜子啊。”

陆景把她拉到衣柜前,把盒子打开,一对圆形,做工考究的耳环。一粒饱满璀璨的钻石正在耳环上闪闪发光。

“我帮你带上吧!”陆景看着张漓灵秀的眼眸,眸子黑白分明,他能感受到那其中一丝细微的依恋。

两人每隔几天就会通话一次,持续半年左右。这本身就说明了一些东西。

张漓看了陆景一眼,心里有些犹豫。一直以来陆景就是她的主心骨,第一名英语遇到的任何问题,她都会和陆景说,每一次都能得到解决方案。

她对陆景是有些好感的,也有些迷恋被他呵护的感觉,刚才马路上的那一幕让她心里有些甜,只是她还没有准备好。

陆景主动的轻搂住张漓的蛮腰,在她耳边说道:“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哦。”张漓颇有些乖巧的点点头。不知不觉间她伪装出来凶巴巴的面具已经被陆景揭开,可以直视她柔弱的内心。

张漓晶莹剔透的耳廓仿佛乳白色的玉石细琢而成。浮着一层极细的绒毛,陆景捏着她柔嫩的耳垂,将耳环给她带好。

陆景抱着张漓在镜子前打量着她白皙的脸蛋,两枚圆圆的耳坠给她添了不少娇媚的气质,有着都市丽人的优雅。肌肤胜雪,人比花娇。

张漓对着镜子侧着头照着,嘴角带着一丝笑意问陆景,“你给多少女孩戴过耳环?动作这么熟练。”

“迄今为止。就只有你一个。有些东西天生就会。”陆景捻着她的青丝,笑着说道。

“哦。”张漓有些开心的笑着,把头微微靠在陆景的肩膀上,很享受此刻的温存。

两人没有再开口说话,屋子里静悄悄的,还能听到客厅里时钟滴滴答答的声音。情愫在两人的心里静静的流淌着。夕阳徐徐落下,屋子的光线逐渐暗了起来。

陆景嗅着张漓发梢的幽香。心底情|欲涌动,双手慢慢的顺着她的蛮腰向上游走

陆景伸手轻轻的触碰酒红色毛衣撑起的弧线。

“你要干吗?”张漓的声音有些发软,一只手搭着陆景的手腕上,不让他继续。

微凉的触感。陆景很无耻的说道:“有蚊子!”

“哦。”张漓的手软绵绵的使不出力气。

一个很烂的借口也是借口。

陆景伸手握实,隔着毛衣感受着这对宝贝的翘挺。在胸前的峰峦被握住后,张漓浑身僵硬。好一会儿。才被陆景凑过来灼热的气息弄得回过神来。

陆景看着她青涩的模样,食指大动。隔着毛衣轻柔的测量着她胸部的规模,凑过去想要吻她嫩润的红唇。

粗重的气息呼在张漓的脸上,让她感到有些痒痒的,她偏过头去。“你这样对我,关宁怎么办?”

陆景将她的身子转过来。面对着面,看着她靓丽的面庞,慢慢的将她拥入怀中,让她的双峰低着自己的胸膛。胸口处能清晰感受到弹性。看着张漓的有些雾气的眼眸,“我宁可无耻一点,也不愿意日后在深夜里一个人后悔。”

张漓的心仿佛被电了一下,灼热的话语让她浑身颤栗,此刻的感觉让她沉溺其中不能自拔。

“我们就这样好不好,再进一步我会感觉到害怕。你今天真的不该送我耳环,我会迷上这种感觉的。”

陆景看着她嫩腻通明的粉唇,微叹了一口气,“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陆景知道,就算他此刻把张漓抱到**去脱光衣服做一次,大概也能得逞。以他前世里的经验,事后再下水磨功夫,张漓逃不脱他的手心。

只是想到她虚假的凶狠面具下掩盖着柔弱的性格,有些不忍心。

“那就这样说话,好吗?”张漓微微的抬头,看着陆景,微圆的脸蛋上还残留着红霞。

“好。”陆景迷恋的抚摸着她的俏臀和美腿,手掌隔着牛仔裤在她的大腿,俏臀上来回的滑动,想着将她剥光将是何等的美景,几次都差点忍不住摸到了她腿心之间。

“大混蛋!”张漓娇嗔的骂了一句,软软的搂着陆景,任由他轻薄。

正有些忘情的时候,方琴出现在门口,喊道:“小漓!”

见张漓和陆景两人抱在一起,吓了一跳,旋即捂着嘴笑,“你们两个…”连忙退了出去,带上门的时候还画蛇添足的说了一句,“我什么都没看到。”

“啊!”张漓仿佛受惊的小兔子,连忙挣脱开陆景的怀抱,气恼的去揪陆景的耳朵,“就是怪你。我要被方姨笑死了。”

“是我的错。”陆景配合的做了一个讨饶的神情,刚才摸到兴起,根本没有留意到方老师开门进客厅时的动静,直到她走到房门口说话,才惊觉过来。

张漓有些羞恼,见陆景龇牙咧嘴,也没忍心下狠手,只是心里一口恶气难消,在陆景腰间狠狠的掐了几把。隔着冬天厚厚的衣服,陆景能有多疼。就知道他自己知道。

张漓挑了件米黄色的棉衣,又整理了下衣服。说道:“走了,我要出去给方姨帮忙。”

陆景揉了揉自己的脸,说道“我再坐一会,过一会再出去。”

张漓憋了一眼陆景裤子上凸起的地方,掩嘴娇笑道:“难看死了。”说着话,娇俏的转身出门。

陆景长出一口气,看着造反的小兄弟,摸着鼻子笑了笑。女人就像鸦片。沾上了就有瘾。自从与关宁欢好后,他在这方面的想法似乎越来越多。

方老师熬的腊八粥口感甜软,味道不错。吃饭的时候,最早到第一名英语帮忙的丁老师也过来了。陆景笑着和她打了个招呼,去阳台上接董坤城的电话。

丁老师现在正在犹豫要不要从四中辞职出来,专门到第一名英语来教书。

说了一会话,又道:“方琴。王元强昨天又送花给你了吧?你看不看的上他?你条件多好,又没有孩子的累赘。他昨天拖我给他说话,反正我是看不上他那相貌。浪漫归浪漫,可是相貌不行,以后住在一起难受。”

方琴无奈的笑道:“我也看不上,拒绝了好多次。他要死皮赖脸的送花,我也没办法。”

陆景从阳台上进来,正好听到这句话,笑问道:“谁死皮赖脸的送花?”

张漓喝着腊八粥,说道:“京城状元英语的负责人王云强。他很讨厌。有空就来纠缠方姨。他还给我提议,希望两家培训机构合并。我才不会同意。”

丁老师道:“张漓。你千万别同意,自己的事业做着多舒服。第一名英语要是能发展起来,我就辞了四中的老师工作。”

张漓点头说道:“丁老师,你也是第一名英语的老员工了。我打算年后搞一个股票期权激励制度。到时候你也是第一名英语的股东。”

丁老师喜滋滋的道:“那敢情好!”她在四中的工资远远没有第一名英语好。四中老师唯一的好福利就是有住房分配。

陆景一听就明白王云强打的什么盘算,他是打算美人和事业一起收编,问道:“第一名英语和京城状元英语的竞争情况怎么样?”

张漓喝完了一碗腊八粥,用纸巾擦着嘴,说道:“有压力,在宣传上他们很厉害,不过就学生提升成绩的情况而言,他们不如我们。”

陆景笑了笑,说道:“培训机构很难说谁打败谁,拼得是品牌效应。我觉得第一名英语可以考虑准备雅思和托福的培训。这一块的市场比中学生的培训市场要大。另外,代办出国读书的事情,可以筹备了。”说着,看向张漓,“账面上还有资金吧?”

张漓用手指点了点额头,说道:“公司的账面上还有120万左右的流动资金,难的是如何招聘到高水平的老师。我打算慢慢的铺开,要一步一步的来,否则一下子铺得太快,容易出问题。年后先把雅思和托福的培训办起来。”

丁老师暗自咂舌,也没想到第一名英语账面上这么有钱,不过她还是难以下定决心出来。

吃过饭后,丁老师告辞离开,她打算先等等看。

三个人围坐在白色茶几边的沙发上聊天。方琴碎发齐额,一副居家的打扮,宽松的衣裤遮住了她曼妙的身体曲线,不过她粉脸明目,丰腴白皙的脸庞柔美,很有成熟女人的味道。

张漓喝粥着感觉到热,把米黄色的棉衣又脱了,露出酒红色的毛衣,斜靠在沙发上,双腿并拢的歪在一边,臀部曲线隐约可见。陆景目光灼灼的欣赏着她的美丽。看了一眼窗外正浓的夜色,与两个美人围坐着闲聊,实在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方琴眸光从张漓和陆景的脸上扫过,脸上带着古怪的笑意。对张漓和陆景的事,她不好多说。陆景有女朋友的事她是知道的。张漓的小心思她也是知道的。男女间的事情有时候很微妙,她会提醒张漓不要陷进去。

“陆景,第一名英语能发展到现在这样红火的模样,多亏了你的帮助。我想你的钱不能白借,我给你股份好不好?”方琴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