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2章 自助酒会

第一百五十二章 自助酒会

香港的楼市几经波折,而在九七年回归之前正值香港房地产黄金十年最后一波上升期。等亚洲金融风暴到来之后,香港楼市会受到了十年未能弥补的重创。

九六香港楼市开始回温,在最开始的升幅仍在可以勉强接受的范围内,只是回到数年前的巅峰而已,但是在九月份后,炒风从豪宅蔓延到中小型的普通单房,楼价如同坐了火箭般上升。

到此时九七年一月中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泡沫。陆景熟知历史的走势,肯定不会这个时候跑到香港去置业。九七年七月金融危机爆发后,香港的楼市价格一泻而下,要暴跌四至五成,那个时候才是最佳的出手时机。

陆景笑道:“暂时还没有投资的想法。我预计香港楼市这个泡沫过段时间就会破灭,等泡沫破了再投资也不晚。”

“哦?你认为这个时间会是多久?”陈旭江抽着雪茄笑着说道。泡沫迟早会破灭这是大部分人都知道的事情。对于资本操作而言关键是在泡沫破灭前撤出来就行。

他并不认为短时间香港的楼市泡沫会破灭。

陆景抽着香烟说道:“麻省理工大学的经济学教授保罗-克鲁格曼在去年写了一本书叫做《流行国际主义》,在书里面他大胆的预测亚洲将会爆发经融危机。

我很认可他的观点。

亚洲四小龙,四小虎的经济繁荣下面有很大的隐忧。为了维持固定汇率制。这些国家长期动用外汇储备来弥补逆差,导致外债增加。并且这些外债结构很不合理。在中短期债务较多的情况下。一旦外资留出超过外资流入,而本国的外汇储备又不足以弥补其不足之时,这些国家的货币贬值不可避免。

更重要的是,这些国家一方面保持固定汇率,一方面又扩大金融自由化。我相信国际炒家们不会没有看到机会。

如果亚洲真的爆发金融危机,作为亚洲金融中心之一的香港不会不受到影响。楼市的泡沫会被外在的力量刺破。”

陆景双手做了一个气球爆炸的手势,“时间我认为会是今年的七月。”

事实上在现在国际炒家就已经在筹集资金准备对泰铢动手,他不知道作为港资银行的董事。陈旭江究竟有否觉察到蛛丝马迹。

陈旭江和董坤城两人对视了一眼,不怎么相信这个结论。董坤城喝着红酒,笑着说道:“保罗-克鲁格曼的《流行国际主义》?那里可以看到这本书。”

陆景笑着点点烟灰:“国内的中译版还没有出来,国外应该能买到英译本。”

这本著作的中译本要到2000年才能出来。

董坤城微微点了点头,“我会买过来读一读。”

在商业领域是不存在借书这一说法的。很多企业家在读书时有做笔记和批注的习惯,这些都是个人的思考所得,是运营企业战略思想无意的流露。不是非常亲近的关系。根本不可能提出借书这样的要求。

这倒是让陆景免去尴尬。他也是在前世里读过这本书。现在他手上也没有《流行国际主义》英译本。如果董坤城开口借书,他是拿不出来的。

董坤城和陈旭江断虽然没有接受陆景关于经济危机的论,但是无疑三人之间多了一个共同话题。

说着经济上的话题,陈旭江心里暗暗吃惊,陆景读了不少经济著作,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引用别人著作中的观点。但也不乏自己的见解。与走马章台的世家子弟大不一样。他肚子里是有货的。

这让他对陆景的态度稍稍有些变化。

说着话,侍者过来邀请他们去八楼参加自助酒会。

陆景跟着董坤城、陈旭江进入酒会大厅时,里面已经来了不少人,聚成大小不一的圈子说话。

陈旭江在这里很受欢迎。刚进来就有人迎上来和他说话。董坤城笑呵呵的和陆景走到一边,找侍者拿了一杯鸡尾酒。站在角落里聊天,“旭江是财神爷。所以他比我们两个受欢迎。今天这个自助酒会是黄远集团的董事长黄鸿奇举办的。大部分都是在京的港商和外商。西门子的卡尔森先生还没有过来,我们先等等。要不要我带你去打个圈,和大家认识一下。”

陆景笑着摆手,“不用了,董叔叔,你自己去就好。”他对商务交际兴趣缺乏。

正说着话,看到门口莫心蓝领头与几个人一起走进来。白昆,董坤城的侄儿董翔都在那群人中。

陆景眼睛眯了一下,没想到在这儿会碰到他们。董坤城注意到陆景的反应,拍了拍陆景的肩膀,微笑道:“不要太在意,商场就是这样。圈子只有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该合作就合作,该竞争就竞争。总之以赚钱是第一要务。我去打个圈,一会来找你。”

“行,一会见。”陆景笑了笑,对董坤城的观点他不怎么认可。敌人就是敌人,朋友就是朋友。怎么可以混为一谈。不然到了关键时候会被卖掉的。

陆景站在角落里到没有丝毫的不悦,慢慢的喝着鸡尾酒。他习惯于在阴影里看着敌人。

“陆二少怎么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这里?没有人理你这个新虹百货的股东吗?”白昆早就看到了陆景,忍不住转过来讽刺道。对陆景这一系的人马他是恨之入骨。鲁东的事情隐约可见他的身影。白家吃了一个大亏,大部分帐要记在他身上。

陆景淡淡的笑道:“怎么会是孤零零的,你不是凑过来了吗?”白家的信达地产和坤鹏投资的详细资料,陆景已经分析过,大致有一个底,一个可行的方案正在酝酿中。他年前去香港,会顺路去拜访江口市的林市长。他是江口市分管经济工作的副市长。信达地产有很大一部分业务都在江口市。

白昆跑过来讥讽他,大概也没有打探清楚林市长是谁的人。他们在岭南和组织部长黄部长走得很近。

“听说你和莫心蓝订婚后有解除了,是什么原因?”陆景微笑着,明知故问的说道。

白昆气得差点将手中酒全都到在他脸上。这件事是他埋在心里最深处的伤痛。衰落的白家那里还有脸面和莫家联姻。他主动提出来还能保留一点颜面,难道要等到莫家提出来吗?

此时陆景毫不犹豫的当面揭开来,让他怒不可遏。打人是不能打脸的。

他双眼爆红,盯着陆景一字一顿的说道:“什么原因?陆景你不清楚吗?你记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会让你好看的。”

看着似乎快到了爆发边缘的白昆,陆景很轻松的点点头:“行啊,我等着。只是三十年后,只怕莫小姐早嫁人了。估计孩子都可以参加高考。”

陆景的话用粗俗一点的语言说就是,“你未婚妻都跟别人上床生孩子了,你还唧唧歪歪个屁啊。”

“你个王八蛋!”白昆手扬起来,向前走上一步,他是真忍不住了,想要动手。他对莫心蓝是有感情的,陆景的话是在他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

“白昆,你干什么?”一个优雅的少妇说着话走过来,她穿着红色中长款毛呢外套,黑色的狐狸毛领衬着她雪白的鹅蛋脸,让人有肌肤胜雪的感觉。眼睛大而媚,琼鼻秀直,额前的刘海整齐,盘起的发髻,很有古典的韵味。

修长笔直的美腿上包着薄薄的黑色裤袜,隐约可见肉色,一双修长笔直的美腿很容易让人产生侵犯的冲动。

“三姨!”白昆不甘心的喊了一声。陆景看着他捏着鼻子叫叶妍三姨的模样,心里大笑。

走过来的古典美人,真是张漓的叶姨,叶妍,恒跃集团副总经理,负责恒跃集团的电子商贸。

“在这里动手打架,你要丢尽白家的脸吗?”叶妍板着脸训斥道。白昆扭头就走,他懒得听这个过气三姨的废话。

董翔喝着酒,见白昆气冲冲的走回来,指着远处正在和陆景笑谈的叶妍问道:“让美女给呛着了?”

白昆没好气的道:“那是我已故三叔的妻子。”说完,喝了一大口酒,酒液冲进喉咙里,让他微微咳嗽起来。叶妍早就谋划着解除和白家的婚姻。以前家里有声音,就算三叔死了也不许她改嫁。现在白家倒霉了,对她再无约束力。她大概是最高兴的。

陆景微笑着问道:“叶小姐神出鬼没,想不到在这儿碰上了。”叶妍举起酒杯示意,说道:“小漓没有和你说我在京城吗?我和黄先生比较熟,他邀请我过来喝杯酒散散心。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吧。倒是你陆二少隐藏得够深啊,小漓和方老师都不知道你的身份吧?”

陆景笑道:“说的我好像神秘人似的。我什么身份?我爸妈是退休公职人员啊。刚才白昆叫你三姨是怎么回事?你训得他不敢回话,比我威风多了。”

叶妍微微的笑起来,在稍暗的灯光下有着绝美的成熟女人味道,眼眸里透着些许回忆的落寞,让她古典的脸庞的被轻愁笼罩。

“我已故的丈夫是他的三叔。我训他几句合情合理。就像他奶奶喜欢没事训我几句一样的。这有什么好稀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