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0章 南下之行

第一百六十章 南下之行

纵然是在冬季,交州的大街上依然是鲜花绽放。陆景一行三人从机场出来后,额头上立刻冒着汗。

“呼--!”唐悦把衬衣领口解开,用手扇着风,“看来保持京城人民良好的形象这个艰巨的任务要靠你来完成了。”

陆景拖着拉杆黑色箱子,笑着道:“扯谈吧。”他早有准备。把西服脱下来,搭在手胳膊上,里面只穿了一件衬衣,顿时感觉舒服了许多,“就呆一中午,和省报的副主编吃顿午饭,下午我们去江口。”

“行。你和曾姐一起去吧。我在酒店休息一会。听说江口的妹妹很热情,我晚上去见识一番。”唐悦笑指着前面一辆慢慢开过来的白色凯迪拉克,“来接我们的是这辆车吧?”

陆景笑着点头。他下飞机后和李子君联系过。来接机的是她的一个堂兄,他会出面介绍陆景和朱主编见面。李子君已经和朱主编约好见面时间。

陆景和唐悦先由京城飞到交州和朱主编见面。马飞明天的飞机到江口市,他们汇合后再去香港。

李子君的堂兄李子彦很健谈,操着一口岭南普通话。先送陆景他们去希尔顿酒店休息了半个小时,又联络了朱主编。

与朱主编的会面很顺利。下午的时候,李子彦调了一辆车送陆景三人去江口市。陆景到江口市的目的是见林市长,晚上自然不会和唐悦去夜店鬼混。

林市长与陆家渊源深厚。陆景提前约好时间,要拜访他并非难事。但是能不能说服他加强对房地|产商的监管力度。以及让他相信亚洲金融危机即将到来,则是要看陆景的本事。

内地资本在香港投资注册公司。投资股东需要亲自到香港开立户头,当然在江口的外资银行开立户头同样有效。

陆景需要去香港确定贸易公司的办公地点。更重要的是,他需要去见一见世信银行的董事陈旭光。

景华通信,京城联运都极度渴望资金来扩大规模。陆景此前都是将新虹百货的股份出让给董坤城来获取运营资金,但是这显然不符合他的长期利益。

新虹百货在易手时价值32亿,但是在未来的估值至少不低于100亿人民币。

陆景此前借了3.37亿人民币用来收购新虹百货25%的股份,他每年需要偿还给董坤城的利息就是三千多万。这笔钱他需要尽快给董坤城打过去。

而江州的数字手机产业园计划一旦批准后,更是需要大笔的资金投入。

他身上的资金压力不小。要是能获取到世信银行的融资,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应对起来就会从容得多。

过关后,正好赶上了小雨。王燕东赶紧从旅行箱里拿出伞分给众人。这次来香港,马飞带了他和另外一个职员过来。他们三个人将会在香港开展贸易公司的日常业务。景华那边会陆续的派人过来。

九十年代中叶,上百万打工者涌入江口市,形成当时规模最大的民工潮,其中聚集着大批的优秀人才。在香港回归之前,这些人想到香港去工作很不容易。

但是现在的江口几乎汇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人才,同等能力的职员,从江口市招聘自然要比从香港当地招聘支付的代价要少得多。

当然,这些都是次要的。从港人里面很难培养忠诚度高的高级职员,这一点才是陆景所看中的。

不过要将员工送到香港工作。需要走李子君家的门路。李家在岭南扎根多年,很有些办法。

香港弹丸之地,四处紧凑,连山崖上都长满高楼大厦,有着独特的魅力。在南区的一角租赁了一间不大的办公室。将瑞丰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更换为唐悦之后,瑞丰公司悄然开业。

陈旭江作为世信银行的董事。身家不菲,居住在香港著名的富豪区--浅水湾。

天光幽晦,盘山道两侧造型别致的路灯都早早亮起。在郁郁葱葱地棕榈树间散发着黯淡的光芒。

陆景看着车外的依稀可见的新月型海滩。那是香港著名的景区。昔日的香江八景之一的“海国沉浮”就是指浅水湾的海滨浴场。

司机默不作声的开着车。车内很静,陆景忽而想起关宁。罗女士与大嫂昨天已经回了京城,住进锦园别墅里。大哥肯定是和罗女士提过自己有女朋友的缘故。罗女士在江州时不肯开口要自己带关宁去见她,想来还是要自己四月份去和卫婉仪相亲。陆景微微有些无奈,老妈在一些事情上是很固执的。

陈旭江办了一个自助酒会来招待陆景。他交游广阔,来得都是香港商业圈子内的精英人士。

陆景和陈旭江在几个核心圈子里转了一圈,与他站到别墅二楼的窗边谈着事情。

“如果你名下的瑞丰公司能拿下江州数字手机产业园的开发计划,世信银行愿意提供三千万美元的融资。”陈旭江举着酒杯很爽快的说道。陆景在新虹百货名下还有21.5%的股份,不用担心他还不起世信银行的钱。

陆景还笑着点点头,“那祝我们合作愉快!”对陈旭江一口答应投资,陆景也没有意外,如果他不被陈旭江所重视的话,今天也就不会有这个自助酒会了。

想了想,陆景说道:“陈先生有关注泰铢最近的异常吗?”他无意于用政治利益去和陈旭江交换经济利益。江南|系马上就要面临暴风骤雨。这个时候要格外的谨慎。

对陈旭江的人情,他需要换一种方式去补偿。

“哦?”陈旭江眉头挑了一下,“只是正常的波动吧?”

陆景笑着道:“泰铢还会继续下跌。中间可能会停顿一段时间。但是风暴会愈演愈烈。从泰国自己公布的外汇储备来看,他们不可能保持固定汇率的情况下在抵挡住资本市场上对泰铢的做空。我建议陈先生保持关注。”

通常意义上都是把九七年的七月二日泰国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制度当做亚洲经融危机爆发的开始。但是。索罗斯领头的国际游资实际上从1月份就开始动手。

此时,市场上已经有一股抛售泰铢的风潮。

他在江口市能说服林市长相信金融危机即将来临就是因为如此,已经有迹象表明国际游资在动手。

陈旭江看着笃定的陆景,也不知道他的信心从那儿来的,笑了笑,说道:“我会保持关注的。”

陆景把话点到,不再多说。

唐悦打算在江口市逗留几天,实现他“走一地。玩一地”的人生梦想。陆景对他纸迷金醉的生活兴趣不大,准备回京城,他还得回去卖股份给董坤城。景华通信账面上的资金又不足了。

林市长已经着手整顿江口市的银行业,清理死账,坏账,烂帐。此前他已经将前期准备工作做的差不多。陆景对金融危机的推论,以及种种蛛丝马迹都表明国际游资即将对泰铢动手。这让他有一种危机感。下定决心尽快整顿江口市的银行业。

“陆景,我回交州了。”电话里张漓娇笑着说道。

“不是还没有过年吗?”陆景有些意外,今天才是农历的小年,没想到张漓就回了交州。

“呵呵,我提前了一两天放假。你还在江口吗?我想你了。”浓郁的思念之情隔着电话都能让陆景感受到。

“在。我去交州看你。”陆景听到张漓那边有些开心的笑声,心里柔情涌动着。和唐悦打了一声招呼。直奔交州而去。

张漓穿着粉色的西装外套,内衬着白色的打底衫,修长的大腿在牛仔裤的包裹下曲线极为迷人。在车站外几栋大厦之间的树荫底下,亭亭玉立的站着,不时的有路人的眼光从她身上扫过。

“打扮的这么漂亮。也不怕别人起心思啊!”陆景笑着搂住她的腰,一手拉着自己的箱子。他看到张漓的眉眼间画着淡妆。让她靓丽的容颜格外的精致,有着都市女郎的妍丽。

张漓娇柔的笑道:“那里会有人比你坏。大街上就敢动手动脚的。”说着,问道:“刚才跟在你身边的那个女人呢?”

陆景回头看到,曾红英已经消失在人流中,这大概是专业人士的素质。“那是曾姐,我的保镖。”

“哦。”张漓侧头去看陆景,心里泛着甜蜜,有种陆景此刻属于她的感觉。

推开酒店房间的门,将行李箱随意的丢在地上,待张漓进来后,关上门,将张漓抵在门上,肆意的亲吻。

炙热的相思却是再也压制不住。陆景吻着她粉润的嘴唇,这个靓丽的女孩总能勾起他心底的柔情。吸吮着她滑腻的舌头,托起她的俏臀,将她抱到**,一件一件的脱着她的衣服。

为心爱的女孩宽衣解带,大概是人生中最为赏心悦目的事之一。

“不要……”张漓嘴里说着,身体却软得没有一点力气。陆景手抚着她丰腴挺翘的臀部,迫不及待的吻下去。张漓迷失在陆景灼热的气息下,直到陆景将她的衣服剥得只剩下一条黑色的小内裤,才想起要拉起被子遮一遮如雪的玉体,“我来那个了…,不能…”

陆景郁闷的想死,愣了一会,苦笑道:“我发现你比我更坏啊。把我吊在半空中,我会疯的。”说着,抱着她坐在床头,在她挺翘的臀部上揉捏几把,又用硬物隔着几层薄布在她的腿心处研磨几下。

“下次好不好…”张漓可怜兮兮把头伏在陆景怀里讨饶,无意间却是把心里愿意交托身心的想法给泄露出来,脸羞的绯红。

陆景苦着脸,用手慢慢的抚摸着她的长发,过了一会,坏笑着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张漓在他胸口发狠的咬了一口,娇嗔道:“不许叫疼,你坏死了。”说着,小手慢慢的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