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5章 风吹起来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一百六十五章 风吹起来

卫婉仪浅笑道:“你这样怎么糊弄长辈啊。我又不是恶人,看到你打个招呼呀。刚才我哥不喊你,你是不是就故意装作没听到婉莹喊你?”

“有时候要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陆景微笑着说道,脸不红,心不跳。他也不知道卫婉仪是怎么想的,八成是想着见一见关宁。

卫婉莹吃吃笑道:“陆景,你好无赖。我还以为你是个呆头鹅呢。”陆景无语的翻个白眼,他长的很像呆子吗?

关宁微微的靠在陆景身边,当陆景在那个白衣女孩面前,说出她是他女朋友时,心里有一股蜜意在流淌。他不会离开自己的。

卫东阳笑着道:“走的有点累了,去那边茶馆里坐一会吧。我正好问你个事。”

春和街的西边有家茶馆,几人距离茶馆不远,走过去两分钟不到。卫东阳要了一个雅座,本来只能坐四个人。卫婉莹挤着卫婉仪坐一个位置,卫东阳不得不坐得靠外边一点,一边给几个女孩倒着茶水,一边问道:“听谢晋文说你打算调集5千万的资金去炒股指期货?”

陆景点了点头。他昨天和唐悦一起与谢晋文吃过饭。他的一个朋友对投资股指期货很有心得,这些天正在黄海过年。回头来京城了,再约个时间见面详谈。

陆景将新虹百货的股份卖给董坤城套现了近亿的资金,但是他从董坤城手上借债的利息就有三千三百多万,剩下的钱打到了景华通信的账面上,应付研发团队的资金消耗和电子加工厂的原材料采购。

抽出五千万的资金已经是极致。

卫婉仪和卫婉莹对视了一眼,难掩眼中的新奇。以她们的出身,不会对金钱有什么敬畏,但是听到陆景和卫东阳说话,张口就是五千万,还是有些震惊于陆景的能力。

关宁有些自豪的在座位下面握住陆景的手,感受着他粗大的指节,鼻尖还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偷偷看了眼对面如同双生姐妹花一样的两个女孩,心里一时间有些发愁。

“你有内部消息?”卫东阳有了点兴趣,他和凌雪月走的近,现在对资本市场的兴趣远大于做实业。

陆景笑着摇头,“没有内部消息,只是有一个大致的判断而已。所以想请专业人士帮我操作一下。”

卫东阳笑着道:“你最近被心蓝挤兑的有点惨啊,不会是想着去股市上堵一把吧?”

“那怎么会。天蓝国际要挤垮新虹百货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按照目前这个势头下去,至少也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将新虹百货彻底挤出京城市的百货零售行业。”

“呵呵,那就好。赌一把的心态很容易出问题。你要是想和她罢手,我可以给你们说和。”

“再看吧。”陆景淡淡的笑着。

从茶室里出来,关宁有一肚子的话想问陆景,两个人坐在宾利里面,让曾红英慢慢的开车在市区里绕着。

“陆景,刚才那个卫婉仪…”

陆景把她抱在怀里,解释道:“都是我妈给弄的。卫家和我家里关系不错。卫东阳号称京城第一公子。卫婉仪是他的亲妹妹,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卫婉莹是他的堂妹。我以前家里还有一门娃娃亲,不过那女孩看不上我。告吹了。”

“啊——!会有女孩看不上你?”关宁抿着嘴笑,又仰着头问道:“陆景,你真觉得我比卫婉仪漂亮?”

“那当然。”陆景说的是真话。以容貌气质而言,关宁要稍胜卫婉仪半筹。关宁花容月貌,清纯里带着极致妩媚的气质少有人能及,等她变成成熟的女人之时,更会是风情万种。

“可是人家是姐妹花啊,你们不都是…”关宁故意笑着说道,陆景笑着在她小巧的头颅上点了一下,“你都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难道还有买一送一的道理?卫东阳听到这话不得和我拼命啊。”说着,在她俏臀上狠狠的捏了一把,又噙住她的湿润的红唇,热吻了一番。

关宁娇喘着捶了陆景一记,羞涩的道:“曾姐看到了。”说着,很大胆的看着陆景,妩媚的神情在夜色中飞扬,“我今天晚上不想回家。我要和你在一起。”

陆景笑着把她抱紧,让她感受到自己对她的心意,对开车的曾红英说道:“曾姐,去四中。”

关宁在他面前一贯是温柔如水,善解人意。但是她的性格里面也有着大胆和坚强的一面。

刚进了房间里,陆景转身关上门。随之两人就热吻在一起。陆景也有些动情,一边吻着,一边把她抱起来,走向卧室。

关宁虽然穿得像个毛毛熊,实际上并不重。将关宁丢在**,陆景关了门窗,窗帘,打开灯,空调。

一边脱着两人的衣服,一边在灯下看着美人。

陆景将她上的衣物尽数剥去,露出新剥嫩若鸡头肉的乳峰,雪白娇躯找不到一点的瑕疵。关宁闭着眼睛,脸上绯红一片。

陆景将自己地上衣也脱掉。双手扶着关宁弹性惊人的腰肢,将她的整个身子搂紧在怀里,软软的身子,那触人心魂的丰盈嫩腻,十分的要命,“关宁,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的。”

关宁手臂缠着陆景地脖子,贴着他微热的脸庞,感受他灵活的舌头轻轻撬开自己的嘴唇,呢喃的说道:“我知道你不会离开我的。”

陆景吻着关宁,索取她的香舌,手里不忘揉捏挤压那对弹翘的恩物。陆景忘情的投入,隔了一会才艰难的脱掉两人的裤子。隔着棉质的黑色内裤摸着。探手之下,湿粘粘的一片。

少女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陆景将两人身上最后的衣物解除,将涨的难受的硬物,从充分湿润的唇口直戳进去…先一劲的将关宁送上云端,稍歇一会儿,等她的敏感稍缓解些,才捧着她的脸蛋,深情的凝望她身处云端的迷人美景,秋水似的眸子里透出痴缠的目光。肌肤都透着诱人的粉红。

“怎么这么凶?”关宁伸手摸着陆景的脸,感觉到陆景又动了起来,不禁娇呼道:“慢一点。”

再次将关宁送上云端。陆景也释放了一次。两人腻着去洗了澡,又回到卧室里,抵死缠绵。

….

关宁痴缠勾着陆景的脖子,被他抱在怀里,轻声道:“要死了。就算知道你和其他女孩有关系,我现在也不想生气。”

陆景的手捉着她嫩腻如玉的雪白**揉捏挤压,有点心虚的一愣。关宁妩媚的笑道:“看你心虚的样子。你的时间要是分割成无数的碎片,我要最大的那一片。会不会觉得我很贪心。”

“不会。”陆景苦笑着摸了摸鼻子,“你怎么知道的?”

“你客厅里那个花灯不是送给我的呀。”说着,去吻陆景,“你敢不敢给我看你手机的通话记录?”

说完,轻笑了起来,靠在陆景的怀里,“下次记得藏好啊,不然我会真生气的。”

“对不起啊!”陆景到没想到她迷离之下还能看到送给丁灵的那盏花灯,爱怜的将她抱着。

“傻瓜!”关宁轻叹了口气。挑破了之后,两人反倒感觉两颗心贴得更近。

稍歇一会,扶着她的俏臀,找到位置顶了进去,又是一番恩爱缠绵。

…年过月近,人们的生活又恢复到忙碌而平静的日子。京城市在二月的尾巴时节依旧是冬意凌冽。天蓝国际步步紧逼,形势大好。莫心蓝召集几个股东在大唐雨景里面开了一个小小庆功酒会。天蓝国际在二月份创下了月销售额二千五百万的记录。这还只是三家商城的总和,要是能设立六家商场,绝对能达到五千万的销售额。

莫心蓝笑意吟吟的举杯说道:“干杯,为今天的成绩,明天的辉煌。”白昆站在窗边喝着酒,看着凑在莫心蓝身边的叶强文,面色不豫。

“白少,看起来不是很高兴?”董翔笑着问道,“天涯何处无芳草嘛。”

白昆郁闷的拿着酒杯喝酒。他最大的烦恼不在这里。

岭南省的《岭南日报》发出了一篇评论|员文章,引起小范围的讨论。文章指出当前房地产企业在高速发展中存在极大的隐患。房地产企业从银行借贷资金向政府手中拿地,又用拿到地块抵押给银行,从而贷出新款继续拿地,周而复始。这是将企业运营风险转嫁给银行,钻当前金融|监|管的漏洞,行为及其恶劣,呼吁有关|部|门进行查处。

白家内部已经开始关注。如果岭南省实施查处措施,白家的信达地产就会面临着资金断裂的风险。

莫心蓝笑着走到窗边,“白少,去年我们那里能想到现在的局面。丢了一个新虹百货,又创办了一个更为强大的天蓝国际。”

言语间颇为自豪。白昆笑着正要说话,兜里的手机响起来。莫心蓝稍稍走开留空间给白昆接电话。白昆听电话里的人说了几句,顿时呆若木鸡。手倾斜着,直到杯中的酒洒到了他的皮鞋上他才惊醒过来。

一屋子正在笑谈的人都看向他。白昆勉强笑了一下,“对不起,各位,我有点失态了。”他刚接到电话,家里面让他迅速筹集5千万美金用于补救信达地产的资金链。江口市的银行机构已经拒绝为信达地产提供贷款。市政府也下文要求他们尽快开发竞标到的地块,否则要收回地块。

局面正在迅速的恶化。

“心蓝,我想单独和你谈谈。”白昆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邀请道。莫心蓝优雅的点点头,与白昆一起走到后面一间小会客厅里。

白昆吞了口唾沫,艰难的开口说道:“心蓝,如果我从天蓝国际撤资会怎么样?”莫心蓝眼神一凝,皱着眉头道:“什么?你撤资会打断我们固有的扩展步伐。天蓝国际目前股权架构稳定,如果引入新的资本或者让其他三家持有你的股份,可能会引起动荡,但是我手里并没有多余的资金来消化你的股份。”

白昆对她坚定的支持,是她能稳稳控制天蓝国际的关键。

“我知道。但是,我现在需要筹集五千万美金应急。心蓝,对不起。”

莫心蓝眉头越蹙越紧,“你把新虹百货的股份卖掉,我这边再给你凑一点,你把天蓝国际的股份转一部分给我。”

“好吧,现在也只能这样了。”白昆颓然的叹了口气。他感觉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控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