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4章 姐姐和妹妹

第一百七十四章 姐姐和妹妹

何梦明家的饭馆就是她家的堂屋。在堂屋后面还有三间简陋的屋子,一家人就生活在里面。

老何正坐在厨房里的矮凳子上收拾着鱼,开膛破肚,去鳞挖鳃。

“爸,棋院的徐院长和他一个朋友要过来吃饭。”何梦明走进来轻声说道。

陆景在门口笑着道:“都是蹭饭的。老何,你要多费点功夫了。我这边还要再加几个人。”今天是周六,关宁和她的室友逛街去了,正好打个电话问问她在哪儿。

谢清歌在门口露头喊道:“何伯伯好!”

“哦,你好!”老何抬头笑了笑,盘算了一下,笑着对陆景说道:“没问题。我按一桌菜备的料。再加几道菜就行。小明,给你姐打个电话,让她回来时顺路再带两条北湖鱼回来。她和你妈还在厂里面,六点半的厂车回家。”

“恩。”何梦明要去路边小卖部打电话,陆景笑着把手机递给她,“用我的电话打吧。”见何梦明有些犹豫,陆景笑道:“不让你占我便宜,一会饭钱我少算一点给你爸。”

谢清歌皱着鼻子道:“那你得和小卖部的电话一个价,不能让梦明吃亏。”她知道梦明家里困难,肯定愿意选择用便宜的固定电话。

“那当然。”陆景笑着帮何梦明拨了号码,把手机给她。何梦明轻声细语的说了几句,浅笑着说道:“王叔说我妈她们坐六点钟的厂车已经回了。”说着,扭头看了眼墙壁上的钟。“走吧,我们去接她们。”

太阳已经快完全的落下去。从北湖水面吹来的风有些凉。陆景走在青石街上,给关宁打着电话。

她还在汉宁区那边和叶仪、苏芸一起逛商场。“我让曾姐去接你们过来吃饭。这里的鱼很不错。”

“好。要是不好吃的话,要罚你陪我们吃宵夜呢”

陆景正和关宁说着话,发现何梦明停了下来,浑身发抖,用手指指着迎面走过来的三个人,“姐,你…”

话没说完。软软的倒下去。陆景眼疾手快,连忙将她抱住。谢清歌帮忙扶着她,急得跺脚,“梦明的心脏病发作了,快送医院。”

远处走着的何梦瑶把手中的东西丢在地上,快步跑过来,嘴里焦急的喊道:“小明--。她外衣兜里有药。快点拿出来。”

她妈呆在原地,眼泪止不住的涌了出来,饱经风霜的脸上滚下两行热泪,用有些脏的衣袖抹了抹脸,把大女儿丢在地上的袋子捡起来,快步着走过去。嘴里念叨着:“遇病不能慌,不能慌。喂药,吹气…”

她身后一名卷发青年,跟在后面笑着道:“阿姨,阿姨。我帮你拿。”

陆景听到何梦瑶的话,双手迅速的在何梦明的上衣兜里拍了拍。没有。又在她裤子兜里拍了下,还是没有。

伸手将她的运动服外套拉链拉开,看到运动服内侧有个口袋,伸手一摸,总算是找到用纸包起来的药,“找到了。”

陆景拿出来打开一看,是一粒一粒的小药丸。

“我来。”何梦瑶跑过来,微喘着气,伸手拿过药丸,将何梦明平放在青石街上,脱了自己的外套垫在她背部,让她的头尽量后仰,将小药丸送到她喉咙里。又在何梦明的衣兜里拿出一个小塑料瓶装的水,给她灌了下去。

嘴唇对嘴唇给她吹气,双手叠起在她胸口压着。

陆景一手垫在何梦明的头下面的青石板上,不让她的头触碰到青石板,一手给曾红英打电话,“曾姐,你在哪儿?把车停到徐华路那里,我要送人去医院。”

走过来的卷发青年嘿嘿笑道:“梦瑶,哪天我也这样给你吹吹。”说着,贪婪的看了一眼她毛衣下包裹下浑圆诱人的双峰。

谢清歌瞪着他骂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下流。梦瑶姐在救人。王八蛋!无耻!”

何梦瑶见妹妹半天没有反应,又听到调戏的话语,眼泪噙在眼眶里打转,硬忍着不让它流出来。

陆景收了电话,喝道:“黄晖,站一边去。”黄晖正打量着谢清歌,嬉笑道:“哟呵,陆二少威风的很呐,我告诉你,我哥来楚北投资,是华省长的坐上宾,我可不怕你。”

陆景懒得和他废话,对何梦瑶道:“是不是急救就有效果?要不我来吧。我的力量比你大。或者能不能拖到送医院?我的车就在徐华路上备着的。十几分钟就能到。”

何梦明的妈妈抹着眼泪道:“不行的小伙子,必须要急救回来,等不及送医院的。”

何梦瑶用力压着妹妹的胸口,吹了几口气,见妹妹慢慢睁开眼睛,跌坐在地上,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下来,“你吓死我了,小明。”

何梦明轻声说道:“姐,我说了,你要是把你自己卖了,我就先去死。”

她妈把手上的袋子丢在地上,一把抱着她哭道:“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再过三个月就够钱给你治病。你姐有那么傻,妈也不让啊。”

何梦瑶抹着眼泪,气恼的道:“就你心思多。是那无赖自己凑过来的。我又没有理他。”

谢清歌悄然的背过身去,眼睛有点红。

陆景见何梦明救了过来,舒了一口气,站起来,对黄晖说道,“你还不滚远点?”很明显何梦明是看到她姐和这鸟人混在一起给气得的。

黄晖冷哼了一声,“这又不是你们家的地方,你管的着吗?”

陆景眯着眼睛冷笑道:“我给十秒钟,如果你还出现在我的视线当中,后果自负。”

黄晖哂笑道:“得了吧,陆二少。你这招我都玩厌了。你还是先打听下我哥是谁吧。”说着。嬉皮笑脸的对何梦瑶说道:“梦瑶,你这手急救功夫真是棒极了。我家里的医生都没这么高明。”

何梦瑶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一样,擦干了眼泪,站起来自顾的整理她妈手中的袋子。

陆景拨了叶成和的电话,“叶哥,在江州吧。我刚碰到有人在白沙这里耍流氓,要带回局子里教育半个月才行啊。”

省|厅为期三个月的干部交流班本就是个幌子,年前就已经结业。叶成和已经回到了江州。

江州市|局里面人事大变动,原局长贺宗华调到省里挂了起来。政|法|委|书记洪书记兼任公|安|局局|长。常务副局长是任广金。他没有和方华天沾上,所以能冒出头,据说是熊书记的人。

此前童市长本来有意提拔汉宁区分局的武达冲任副局长,离间他和叶成和的关系,不过现在本地派系重新掌握了局面,就没有多此一举。

市|局里面有三个副局长牵扯到金虎保安公司的案子中去了。所以叶成和虽然没有得到提拔,他在市|局里面分量却很重。

“行。我这叫小刘带人过去。哈哈!”叶成和听陆景的口气就知道他要整人。他口里的小刘是市治|安大|队的副|队|长。

陆景挂了电话,问道:“阿姨,要不要送梦明去医院看看?”

何梦明的妈妈摇了摇头,“不用了,小明每次这样就行了。过段时间我们就给她治病。”

陆景点头,拨了电话给曾红英。让她去接关宁过来吃饭。黄晖凑过来,要和何梦瑶说话。

何梦瑶皱眉道:“黄晖,你走吧,别懒在这儿,不然我妹妹又要生气。”说着。对何梦明道:“压着点脾气啊。你怎么出来了,没有在家给爸帮忙?”

何梦明整理着衣服站起来。轻声说道:“来吃饭的人有点多,爸让你再去买两条鱼。我出来通知你。”

黄晖涎着脸笑道:“梦瑶,我去帮你提东西,你一个女孩提不动。”谢清歌实在看不下去,说道:“陆景,你赶紧把这个恶心的流氓赶走啊。我受不了他这个恶心样子。你不会也喜欢吹牛吧,他已经在你视线里面超过了十秒钟。”

陆景笑着把手机放到衣兜里,“放心吧,当众对妇女耍流氓,治安拘留十五天。我保证做到。你一会记得当证人啊。”

黄晖不屑的看陆景,正要说话。

陆景突然飞起一脚踹在他右脚小腿肚子。黄晖跌倒在地上,发出杀猪般的惨叫,“陆景,你tm还讲不讲道理。劳资又没有惹你。”

“讲道理?这就是道理。本来说修身养性的,不过你实在太惹人厌了。”陆景邪笑着说道。对付黄晖这种小角色他实在有些提不起兴趣。黄晖要不往跟前凑,陆景根本就懒得动手打他。

何梦明莞尔一笑,去拉她姐的手,低声道:“对无赖就要这样。”何梦瑶笑着拍她背上的灰,“行了吧你,跑步都不行,还想着打人。”

谢清歌拍手笑道:“我现在看你顺眼多了。”

何梦明的妈妈担心的道:“小伙子,没事吧,这青年家里很有钱有势。”

谢清歌扶着她,小声说道:“伯母,别担心,他们狗咬狗呢。”

听得陆景翻个白眼,对黄致远所说的“女人得罪不起”倒是深有体会。合着在谢清歌眼里,他和黄晖是一个档次的人。

真是让人无语。

黄晖捂着脚叫骂道:“陆景,你给我等着。我要验伤,我要上法院告你。我要你赔偿。”

何梦明的妈妈打了个哆嗦,她现在对钱最为敏感,一听到赔偿两个字就有些心慌。

陆景懒得和他废话,“阿姨,你和何梦明她们先回去吧,我帮何梦瑶去拿鱼。”

何梦明摇头,指着黄晖道:“不,我要看着他倒霉。”说着,脸上一阵潮红,让人担心她是不是又会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