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1章 陪酒的女孩

第一百八十一章 陪酒的女孩

郁扬只看那女孩衣着就知道她不是这里的小姐。哪里有小姐穿牛仔裤工作的,那职业素质也太低了。王朝俱乐部又不提供角色扮演服务。

见陆景请那漂亮的女孩喝酒,他笑着摇了摇头,一会怕是有有好戏看了。

陆景就着包厢里面明亮的灯光打量了一下带进来的女人,眉眼间还有着青涩的气息,或者叫她女孩更为合适。

跟她说话,那女孩爱理不理的,最多给他一个白眼。让小萍给开了一瓶红酒,陆景请女孩喝酒,她也不拒绝,俏脸喝得嫣红,十分妩媚。在这样的场合下很容易让人兴起把她牛仔裤扯下来的想法。

拿眼睛在她的小蛮腰上看了看,以她这样瘦弱,高挑的体型,若是练过舞蹈,以陆景前世里的经验来看,必然是**的佳伴。

他正这样感叹着,包厢的门被人踹开,手里的玻璃杯微抖,小半杯红酒直接泼到了女孩的胸口。

小萍半个屁股坐在茶几上陪着聊天,白色的丝袜美腿就这么搁着,只要陆景肯低头去看,裙内的风光一览无余。听到包厢门被踹开,回头去看是谁,心里不屑的想:“刚才不让我把酒弄到你的衣服上,你倒是把酒直接泼到她胸上了。”

陆景没有理会谁进来了,抽出纸巾帮女孩擦胸前的酒液。

黄利飞带着人走进包厢里面,看得怒火中烧,“给我打。只要不出人命,我兜着。”

郁扬靠在沙发上。手胳膊搁在身边两个女孩的肩膀上,翘着二郎腿,大笑道:“兜你妈!你都兜得住吗?”说着,对黄利飞身边的中年人说道:“华全才,江州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嚣张的人物?”

华全才冷笑道:“郁扬,这是黄远实业的负责人黄利飞。你朋友不守规矩把他的女伴给抢了。你要给个说法吧?”心里感觉到有些棘手。他没想到郁扬也在这个包间里面。

前些日子花样年华的事情差点把叔叔的位置给害没了,现在自然不敢和郁扬起冲突,捅到上面去。他肯定没有好日子过。

黄利飞指着那女孩怒道:“那是我未婚妻。”郁扬手夹着烟,点了点他,大笑道:“你未婚妻?王朝里面所有还没有结婚的女孩都TM是我未婚妻。”

说的包厢里起了一阵轻笑。黄利飞气的眼睛发黑,右手发抖,他何时受过这种气。

陆景淡然的笑道:“就算是你未婚妻,她不愿意,你也不能强吻吧?”

那女孩见黄利飞进来。胆气倒是壮了不少,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道:“我也不愿意跟你进包厢。”

郁扬哈哈大笑,“陆景,哈哈,被人拆台了。”

华全才诧异的看了一眼陆景,他还是第一次和陆景照面。时至今日。他自然知道陆景是谁。省里的赵副书记和他哥陆江关系亲近的很。

他顿时感觉头都有些大。陆景比郁扬更难缠。金虎保安公司的案子就是他引爆的。

不过,黄利飞是他叔叔请来金主,这事不能不管,硬着头皮道:“陆二少,你说条件吧。”

陆景好整以暇的倒了一杯红酒。对那女孩拆他的台也不以为意,看了眼黄利飞。说道:“黄晖是你弟弟吧?让他滚回香港去。我不希望看到他还在江州。”

黄利飞气到极致反倒冷静下来,听到陆景这么说,没好气的道:“他还在治安拘留中,你要他回香港,先把他放了。”

黄晖给他打过电话,他去看了,在拘留所内也没吃什么亏,打了几个电话都没什么用。他也不待见黄晖,就把他丢在拘留所内。

所以,黄晖那倒霉孩子现在还没出来。

“十五天到期了自然会出来,我跟别人做了保证的。不能打折扣。”

黄利飞咬着牙说道:“他出来后,我会让他回香港,保证他不会再来江州。”

陆景喝了口酒,说道:“恩,认错态度还不错,但是还要看行动。门被踹坏了,很影响喝酒的心情啊。”说着,对郁扬打个手势。他知道郁扬对黄家一肚子怨气,给他个泄气的机会。

郁扬嘿嘿笑道:“小萍,开一瓶芝华士。”对黄利飞说道:“黄总不介意喝瓶酒给我们道歉吧?”

黄利飞刚平复下来的情绪又开始冒火,一瓶芝华士下去,他今天晚上就挂了。

华全才将小费丢在小萍的公主裙里。黄利飞硬着头皮喝酒。华全才选择接受对方的条件。他也没有其他办法。

他绝对不能忍受自己的未婚妻在这里陪着别的男人喝酒,必须要把她带走。

华全才趁机问道说道:“他未婚妻…”

陆景笑着问那女孩,“你选择跟他们走,还是选择留在这儿陪我喝酒?”

那女孩站起来说道:“我选择回酒店。”说完,逃跑似的快步出包厢。门口的保镖也没有拦她。

“苏少,没有打起来。听说郁扬在那个包厢里面,黄利飞被逼着喝了一瓶芝华士。他未婚妻自己回酒店了。”

苏远皱着眉头听他的同伴说着下面发生的消息。黄远实业被华省长请来楚北省投资,是为他的政治地位保驾护航的。华全才居然连黄远实业的负责人都护不住?他需要这么忌惮郁扬和陆景吗?

做官做到省|部|级,谁是没有组织的?

“有点奇怪。华全才最近胆子小了不少。”苏远半是感叹,半是疑惑的说道。

凌雪月淡淡的道:“华省长的根基不稳啊!”窥一斑而知全豹,华省长的侄儿搞不定组织|部部|长的儿子和江州市|委副书记的弟弟,可以想象得出他在楚北省此时的处境是何等的艰难。

苏远想了想说道:“江州市马上就要进行新一轮的人事调整。熊叔叔有望全面掌握江州。再加上省内经济总量排名第二的襄城市,华省长的根基在楚北省是很稳的。”

他和熊玉娇的事情基本已定,只等熊玉娇大学毕业就结婚,他与熊书记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而熊书记又是华省长一手提拔起来的,他自然是希望华省长能稳住局面。

凌雪月不置可否的喝着红酒,转了话题,“这几天看江州日报,不断的有文章发出声音要改造白沙,这是怎么一回事?”

苏远笑道:“这是陆江的想法。他上任之初就提过将江州建设成为旅游城市的理念。不过阻力很大,我看他这次也就是换了一个花样,通过的概率依旧不大。”

凌雪月微笑着叹道:“那里倒是好大一片土地,如果能拿下来改造,其中的利益是可以想象的。”

几个人拖着烂醉的黄利飞出去。郁扬大笑道:“真TM痛快,来,喝酒!”

喝尽杯中的酒,问道:“你怎么知道那女孩是黄利飞的未婚妻?以你的聪明不会猜不出来她不是这里的小姐吧?”

陆景喝着杯中的红酒笑道:“你不觉得那女孩很值得冲动一把吗?”

“扯淡吧!”郁扬不信他的话。将包厢里的服务员都清了出去,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对陆景道:“我找个人过来结账。”

说着,又说道:“江州市这次人事调整的基本定了,刘玄志调任云春市任副书记,分管人事。吴礼晓接任他成为江州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市委宣传|部部|长将会由陈史益担任。他是京城里面下来的,来路不明”

陆景笑着点点头。要不是他刚才让郁扬出口气,大概这些事郁扬也不会和他说。其实他只要问一问大哥就能知道这些事情。赵书记在省里的力量不比郁部长差。

陈史益这个人他听都没有听过,也不知道是那路神仙。

郁扬拉过来结账的人是大商国际的副总张天远。不知道他怎么投到郁扬的门下了。

张天远要请他们两个换个地方继续喝酒,陆景婉拒了。大商国际的主营业务是酒店和房地产。郁扬或许看上了这两块的前景,但是陆景知道大商国际根本就没有发展起来,无意与它保持接触。

市里为经济开发区五大产业园计划落地举办了一次答谢的酒会,由市长童钊亲自主持酒会。经济开发区招商引资过亿,这些都是他的政绩。也难怪他整晚都是笑眯眯的摩挲着头皮。

陆景带着陈笑站在一边说话。不时的有自认为够资格的人过来和他打着招呼。

关宁不乐意来参加这样的商业聚会。正好陈笑昨天到了江州,陆景让她陪同自己参加。

陆景打算参加完这个酒会就回京城。但是江州这边的事情也不能不管,调了陈笑过来负责,京城研发团队的后勤工作新提拔了王臣泽负责。景华的吕浩进在资历上还是差一点,无法协调景华与景和,瑞丰之间的关系。

陆景指着远处正在谈笑风生的黄利飞对陈笑说道:“笑笑,看到他身边的那个女孩没有?”

陈笑穿着粉红色的晚礼服,顺着陆景的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一个精心打扮过的女子,穿着暗红锻子的晚礼服裙,美俏艳丽。

“那就是陈怡秋。”陆景淡淡的说道,“她和方华天以及黄哲关系密切,现在又和黄利飞关系密切。”

略带着感叹说道:“其实女人如果想卖一个好价钱,最好一辈子只把身体卖给一个男人。”

陈笑笑着白他一眼,说道:“你这是歪理邪说。前置条件就不成立。有选择的话,又有多少人愿意将自己卖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