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9章 婚童和生日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一百八十九章 婚童和生日

“进展还可以。”唐悦靠在椅子上吐出一个烟圈,“刘瑶晗去黄海拍戏去了,下次介绍给你认识。”

余建军倒是知道刘瑶晗,笑着道:“唐少好眼光。刘小姐的电视剧我看过,拍得很好。”

陆景心想:“怎么又是个演电视剧。”问道:“你不会是通过谢晋文的关系认识的吧?”

“你脑袋也太好使了。”唐悦笑道,“恩,她和郁欣婷是好友。我帮她摆平过几次麻烦。一来二去就认识了。”

陆景琢磨了一下,对余建军说道:“老余,怡家超市现在什么情况?”余建军得意的将小杯里的白酒一口干了,“怡家在京城有七家店,资产价值九千八百万。三月份的销售额能做到了两千万。利润率是12。”

这样的成就是他卖烟酒的时候怎么都想不到的,心里越发的佩服陆景的眼光和能力。

“恩。”陆景很淡然的点头,对唐悦说道:“你要真打算把刘瑶晗娶回家可以考虑专门为她组建新公司进行运作。一方面可以保护她,一方面也可以帮她发展个人事业。

怡家这边的股份可以转让一部分给老余,把资金先凑起来。你和谢晋文商量一下,他八成也是愿意的。”

“行,我回头和谢晋文聊一聊。”

“老余,怡家要考虑向京城市之外进军了。”

超市行业正处在发展的黄金时期,现在有大片的空白市场可以抢占。等到国外零售业巨头大举进入国内市场时,那个时候要是还没有完成区域性的布局形成自己的品牌就会在竞争中处在下风。

余建军笑道:“再开两家店,凑成九家店面,我就会考虑向其他大城市逐步扩张。现在是开店的资金难以落实。怡家的资金链压力很大。”

陆景抽着烟,点了点头,“资金压力都大。企业高速发展期间都是这样。现在应付天蓝商场的超市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陆少,不是我瞧不起天蓝商场。它根本就没有像我们一样做平价超市的心思。”

陆景要得就是这句话,“最近要给天蓝商场一点压力,要让它知道在超市行业,它还只是个小弟。”

余建军琢磨了一会,笑着道:“没问题。我安排几次会员促销活动足以让他们这个月的数据难看。但是要长期抢占客源,还是需要资金深度挖掘京城市的零售市场,并且需要扩大现有的店面规模,将市场份额做大。”

“资金的事我来想办法。你把促销的事情安排好。”

吃过饭,陆景要去春和路的古玩市场挑礼物。唐悦也没什么事,跟着他一起去,“陆景,你觉得搞娱乐行业有前途?”

虽然陆景比他要小,但是商业上的事情他很相信陆景的眼光。这是一步一步看着怡家发展起来所建立的信心。

“当然有。不过你和谢晋文要为公司找一个好的总经理。这是做成这件事情的关键。你圈子里有没有这样的人才?”

唐悦一边开车一边叼着烟苦笑道:“我问问吧。只是想着怡家发展这么好,这个时候卖股份有点可惜。”

陆景笑着道:“也没让你全卖啊。你放心吧,瑞丰公司的股份足以让你下辈子衣食无忧。今年年底分红下来你就知道。”

“啊——?”唐悦倒是有些惊讶。他在瑞丰公司股份不足1,当时只是为了挂名法人代表才拿的一点股份,没想到价值会这么大。

陆景笑了笑。要想唐悦死心塌地的帮他做事情,总要给他足够的好处。

其实家族就是要在血缘关系之外再编织一张利益的网。将每个人都变成网上的节点,实现利益均沾,增加家族的向心力。很多事情只靠个人的力量是难以实现的。所以商业要讲团队的作用,政治需要组成派系。

关海山这几天正好在京城休息,和陆景约好时间,带着他在春和路里逛。同行的还有被关海山拉来的陈鸿涛。他在古玩鉴定上的造诣很高。

陆景心里压根就没认为卫婉仪可以和关宁相提并论,请关海山帮他挑礼物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恐怕卫婉仪心里也没认为他有多么重要。两个人都是打的拖一时算一时的主意。卫老和老头子加起来分量让两个人几乎没有反抗的余地。

陆景拿着礼物步行过去卫家住的10号别墅。卫家的习俗是只庆祝十岁的生日,对十八岁的生日并不看重。所以今天就像是一次平常的生日聚会。来的长辈很少,倒是卫婉仪的朋友来了不少。

在屋后的花园里找到了卫婉仪,她穿着一款米色的通勤连衣长裙,白腻的脖子上带着一串珍珠项链,温婉大气,正在微笑着和几个女孩子围在乳白色的小圆桌边说话,一柄大的遮阳伞遮住了十点钟的骄阳。

这是一处打理的很精细的花园,灌木丛围成一个方形,留出出口,各色的花朵开得正鲜艳,就像正在说话的少女们。几个桂花树点缀在四周,造成层层叠叠的视觉效果。

陆景把礼物递给卫婉仪,笑着道:“生日快乐。”卫婉仪微笑着接了过来,客气的说道:“谢谢!”将礼物随意的递给卫婉莹,也不给陆景介绍她的朋友。

陆景微笑着和那几个女孩点点头。卫婉莹很不客气的瞪他一眼。她可是知道陆景是什么货色,真为她姐感到不平。

看到远处草地上有几个小孩在玩耍,正打算找个地方打发无聊的时间。卫东阳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过来。

小女孩穿着黑色的小公主裙,白色的袜子,平底小皮鞋,宛如一个魔幻世界中的小公主。小女孩看到卫婉仪,欢快的跑过去,“仪姐姐。”

卫婉仪笑着去拉她的手,“圆圆,今天怎么打扮得这么漂亮啊?”

圆圆奶声奶气气,极为认真的说道:“因为我要给你当婚童呀。圆圆特意从美国飞回来的。”

几个女孩爆发出一阵哄笑,笑歪在圆桌边。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小女孩的思维里十八岁的生日怎么就和婚童牵扯起来。

卫婉仪俏脸微红瞪了卫东阳一眼,“哥,谁教圆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卫东阳很潇洒的耸耸肩,帅气的脸上露出坏笑,“我哪里知道。帮我照顾一会圆圆。”对陆景笑道:“我妈要见你。”

陆景点点头,淡定的打了个手势,“杜阿姨在哪儿?”卫东阳的母亲姓杜,年纪比罗女士小。一次非正式的会面而已,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圆圆奶声奶气的冲离开的卫东阳挥手,“阳哥哥,记得给圆圆买冰激凌哦。我要haagen-dazs。”

陆景看到前面带路的卫东阳肩膀抽了一下。显然小丫头这句话把他给卖了。心里不由得暗笑起来。

卫婉仪跺脚娇嗔道:“我哥太不像话了,老想看我的笑话。”几个女孩都嘻嘻哈哈笑起来。

“姐,你怎么要我把刘松介绍给叶强文认识。刘家的政治_资源不是要独享才对吗?”

莫心蓝慵懒的靠在窗边,看着窗外寂寥的山风。她最近心情不错,天蓝国际稳步发展再次压了新虹百货一头。关键是新月投资的抛售让新虹百货的声势弱了下去。

“少锋,对政治我们不能参合得太深。有时候行事固然便利,但是覆灭起来也快。叔叔在辽东的情况,你知道吧?那是陆家的一手棋,这是我们和刘家走近换来的后果。”

莫少锋仍是有些不满,“可是也不能任由叶家和刘家靠拢啊。这样的话,我们的利益会受损。”

莫心蓝摇了摇头,“我们没有和叶家业务重合的地方,不用担心。况且,我想阻止也阻止不了。听说叶强文被陆景找人打断了腿,大概心里也憋了一口气。他迟早会找上刘家的。刘家是陆家的死对头,你以为他打听不出来?

我在天蓝国际需要叶强文的支持。”

莫少锋想了想,这些东西他真不在行,说道:“好吧。我不管这事,我回四中了。”

莫心蓝微笑着道:“你和那个女老师还没有结果吗?”莫少锋郁闷的道:“姐,这你就别问了。我会处理好的。”说完,径直离去。

莫心蓝点点头,倒了一杯红酒,慢慢的品着,最近董家突然介入如火如荼的香港房市让她略有担心。

那么明显的泡沫很多人都看得出来,但是人总是贪婪的,自信可以在泡沫破灭的前夕撤出来。

或许这是一次加强她在天蓝国际控制权的机会。

和杜阿姨的见面波澜不惊。吃过饭后,卫东阳找人在湖边撑了一个遮阳伞,请陆景坐着闲聊。

陆景倒是有些诧异卫东阳找他什么事。

卫东阳丢了一支烟给陆景,“刚才憋得难受,在我妹妹面前又不好抽烟。我手上有7千万的闲置资金,你认为投资江州的房地产是否合适?”

陆景默默的抽着烟,看着湖水里倒映的树影。卫东阳和凌雪月走得近。他实际上是在问大哥是否可以为他的资金安全提供保障。

大哥在江州上升的势头,大家自然是看得到。

陆景沉吟了一下,说道:“我手里有几个项目倒是缺钱,不知道卫哥有没有兴趣投资?”

卫老对老头子一贯是支持的。不管和卫婉仪的联姻最后是否成功,和他的长孙走近一些是有益无害的事情。

但是陆景不会去拿大哥的政治前途下注,他只愿意提供纯粹的商业利益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