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5章 挑明关系

第一百九十五章 挑明关系

进来的是杜卫成,“咦,笑笑回来了。”他才来公司,还不知道陈笑已经回京城。

“杜总。”陈笑笑着打招呼,脸上还有残留的红霞,很不自然。心里暗骂陆景:“色狼、流氓、混球、坏蛋…”

陆景打个手势,笑着道:“看你满面春风的样子,有什么好消息告诉我?”杜卫成笑道:“我刚谈妥一笔1000万的物流单子,打算放在京城联运名下。我已经在准备分割京城联运和京城快递的资产,老周正在带人做这方面的准备工作。我想问下股权方面景少打算怎么处置。”

“按原有的比例不变。”陆景坐到椅子上,想了想,“我在这两家公司的股份过两天我会换人来持股。”

他打算趁着这次调整的机会把他在京城联运和京城快递的股权转移到张漓的名下。

“老杜,你说我把笑笑调过来做助理的话景华通信那边谁能接手?”

杜卫成说道:“那要看刘一平能不能接手景和电子大部分的业务。如果可以的话调杨显出来负责。他本身人就在江州。”

“再看吧。”陆景摇了摇头,他不想动杨显的位置。景和电子现在是人员储备基地又是一个稳定的赢利点。在景华通信走入正轨之前,景和电子必须要保持稳定。

门口响起敲门声,隔壁景华通信的王臣泽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景少。杜总,陈总,我过来请领导们去我们那儿视察工作。”

陆景笑着丢了一支烟给他。这话说的有意思。他显然是打听到陈笑来海嘉大厦的消息,特意过来请她的。否则的话,昨天自己和杜卫成就在海嘉大厦露过面为什么没见他来请呢。分寸把握得很好。

倒是不枉陈笑把他提起来。这样的下属只要有能力肯定能走得更远。

“笑笑,你先去吧,我一会找你和我一起办点事。”

陈笑微笑点点头,对王臣泽说道:“我就看一看,不用安排其它的。”说着和他一起走出去。一派女高管的形象,和方才娇柔的模样大不相同。

又和杜卫成约了一起去苏江的时间。他这边的事情安排得差不多后需要去浙东打个转再回京城。有些业务他的助理何克林做不了主。

周罗奔已经和他的朋友说好。等陆景去建业后打他的电话就可以约他出来聊聊。

春天下午的阳光和熙,走在四中外湖东路浓密的梧桐树荫下,有美丽的女孩陪伴着,这样的步行实在算不上难受。车子停在湖东路的十字路口。

陆景指着不远处的薇薇奶茶店说道:“我以前经常在那儿喝奶茶。不过来得少了。”

陈笑不满的说道:“你带我来四中也不怕碰到你的相好啊。”她刚才的视察工作不到半小时就结束。毕竟研发团队的位置就只有那么大。

陆景扭头去看,见她娇嗔薄怒的样子很有些味道,笑着道:“碰到了我就说你是我小秘。”

“你想得美!”

一路走到四中里,进了陆景租住的房间。陆景是带她来认路的。他准备让陈笑帮他买一套音响设备放在这里。

打量着静谧又微暗的客厅,午后的阳光照在窗户外的爬山虎上,只反射了部分光芒进来。屋子里的空气清新。完全不像几个月没有住人的样子。

“每周有人来打扫。”陆景打开灯解释了一句,“坐吧。”到了两杯水。两个人隔着茶几做到沙发上。陈笑拿着水杯说道:“陆景,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挺聪明的啊。”陆景笑着点了一支烟,“笑笑,你心里是不是觉得我挺流氓的。”

陈笑脸上腾起红霞,知道陆景准备挑破两人之间的关系,心里有些难言的滋味,不知道是期待还是拒绝。两个人再这样发展下去肯定是会走到一起。

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鼓起勇气拒绝他的要求。昨晚在春|梦里身上的衣服都差点被脱光愣是没有喊出“非礼”这句话来。

“恩。”陈笑点了点头,又补充了一句,“你还是色狼、花心大少。”

陆景把烟丢在烟灰缸里。走过去,双手扶着她柔软的香肩,去看她美丽的眸子认真的说道:“其实我挺喜欢你的,但是我不知道我们俩走到最后会怎么样?”

陈笑愣了一下,黯然的低下头,轻声道:“我知道。你身边的女孩都是很漂亮的,我除了在工作上稍微有些能力外也没有什么可取的地方。”

陆景摸了摸鼻子。伸手去挑起小美女尖尖的下巴,两颗清泪正在她眼眶里打转。陈笑声音里有些忧伤,娇柔的说道:“最后一次让你占我便宜,下次不许你这样对我。不然我要报警。”

陆景的头慢慢凑过去。笑着道:“我是说虽然不知道我们最后会怎么样,但是我想和你试试一起走下去。我很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啊——?”听到一个与心中截然相反的答案,陈笑手上的水杯掉了下去,将她粉色的通勤连衣裙子打湿,好在陆景倒的是温水,也没有别的感觉,脑子只剩下一个问题,“你愿不愿意?”

但是愿意又怎么样?他给不了自己婚姻。可是…

陆景轻轻的吻住她柔软的红唇,芬芳若兰的吐息扑他的脸上。也没进一步占她便宜。

等了一会,也不见她回答,坐到她身边的沙发上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前世里他除了对唐雨瑶有感情外,没有任何的感情牵挂。但是现在却异乎寻常的渴望女孩们的感情。几个女孩带给他不同的感受让他一个都不想放手,关宁。张漓,丁灵,陈笑。

他是不是低估了自己无耻的程度,还是说心理上矫枉过正?

刚才要不是在办公室被杜卫成撞破,他说不定还会逃避一下,继续和笑笑发展下去,但是现在却需要给她一个明确的说法。

这点担当他还是有的。但是假如陈笑拒绝他,他该怎么做?

屋子里的气氛有点沉闷。陈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下来,趴在陆景的大腿上小声的哭着,“陆景。你害死人了。你这个色狼、流氓、混球、大坏蛋。”

陆景摸了摸鼻子,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听着她反复的嗔骂着自己。好一会,陈笑哭声渐小坐起来靠在陆景的肩膀上,心里恼他刚才说话说半截,撅嘴问道:“昨晚你和那个女孩在一起啊?我都听到了。”

“张漓。改天我介绍你们认识。”

“行啊,你敢介绍,我就敢认识。”陈笑有些赌气的说道。陆景见她像只哭花脸的小猫,脸上还有些倦容。说道:“在我这儿休息一下吧,晚上我请你吃饭。”

“今晚不行。我妈还在家里等着我的。也不知道你要买音响设备骗那个小女孩。真是让人懒得去恨你。”陈笑在他的肩膀上蹭了一下。

陆景笑了一下,心里大致也明白陈笑对他的态度,笑着指着她的裙子道:“脱了吧,我帮你吹干。保证看不出来。”

“但是没有换的衣服啊。我这样子那能出门。”陈笑发愁的站起来。

陆景笑着将她打横抱起,惹得她阵阵尖叫,“啊,你干吗?”

脱掉她脚上黑色的高跟鞋,丝袜包裹着的脚趾很滑,手感很好。陆景将她放到自己卧室的**。关上门窗,打开空调,走到门口说道:“脱光了躲到被子里再喊我进来拿。”说着,带上门走出去。

陈笑心跳的厉害,脸上有些发烧,刚才是不是太不矜持了。感觉还是有点不真实,拍了拍自己的脸。自语道:“我真是疯了,怎么和梦里一样。”

脱了衣服喊陆景进来,平躺在干净清爽的被子里说道:“六点二十喊我。我睡一会,你昨天晚上累我的一晚上没有睡好啊。”

说完。脸红得如火烧云一般,将被子拉起来蒙住头。

小美女最吸引他的地方大概是她娇羞的模样。陆景笑着点点头,“放心吧,不会耽搁你回家吃饭的时间。”说完,拿着粉色的连衣裙走了出去。

陈笑一觉醒来,看到陆景正侧坐在书桌边上沉思,连衣裙和丝袜都放在他左侧的凳子上。他消瘦的侧脸线条明俊,很耐看,给人一股安静的感觉,就屋子里此时的氛围。沉思中的他真的很迷人,见他还没有注意到自己醒来,忍不住轻声问道:“你在想什么?”

陆景侧过头,看着她睡后醒来慵懒的模样,微笑着道:“在思考未来的走向。民营企业在发展壮大之后一定会碰到一道看不见的墙。现行的体|制下不会允许国内出现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这会引起很多人的不安。景华系想要发展真正的成为财团级的组织,必须把股权复杂化,隐藏起来。更要将总部搬出去。

但是实际上我们可选的地方不多。现在香港正在和新加坡竞争亚洲金融中心的位置。但是有京城支持的香港必定会胜出,然后香港的地位又会受到快速发展的黄海市的挑战。

香港是我们今后的必选之地。海外分部将会依业务情况而定。”

“要考虑那么远吗?”陈笑**在被子外的肌肤白腻,给人异常的细腻之感。明亮美丽的眸子有着淡淡的情思和豪不掩饰的敬佩。

“需要的。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失败的可能。人生里有很多事要争,要抢,要斗,决不能失败。就像明天我们去找周复生争取订单,不能失败。否则景华通信的组装厂就会处于饥饿的状态,每一天的亏损对现在弱小的景华通信来说都是极大的损失。”

陆景说着话,用眼睛打量着小美女,见她颈脖处的肌肤腻白如玉,想起抚摸时的感觉。前世里与这个女孩毫无交集,现在却能毫无保留的信任她,谈着自己对未来的规划,不得不说人生真的很奇妙。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完全取决于你自己的态度。

如果你对生活无所谓,它也会对你无所谓。

“你会成功的。我相信你。”小美女用一种极其肯定的语气说着,仿佛在陈述着一条必然的定律。

陆景走过去,俯下身吻她粉嫩的柔唇,吮吸着丁香舌尖。陈笑迷失之前总算记得拉住陆景的手不让他伸进被子里。

一直到湖东路十字路口的车里,陈笑的身子还有些发软,她知道内裤那里已经湿润得一塌糊涂,却不想让陆景知道她动情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