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9章 带着糖衣的炮弹

第890章天津津南区上门保健

将车子停在燕湖家园小区的停车场内,曾红英不理会陆景探询的眼光,头也不回的说道:“你该回去休息了。”

陆景拉开车门,下车的时候回身笑着说了一句,“曾姐,你以后可以多和我说说话。我发现你说话挺有水平的。”

等陆景进了电梯。曾红英冷冰冰的脸上才浮出一丝微笑,“小马屁精。”今晚冲突她一直在场,对陆景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她会唇语,而且是站在离陆景不远的地方,很清楚的看到那个叫刘有朋的男子问那个清丽的女孩“你在这儿一晚上多少钱?我双倍开给你,晚上陪我喝杯咖啡怎么样?”

然后那个清丽的女孩才忍无可忍的大声拒绝他。

陆景回到家中拿着笔记本电脑打开雅虎的邮箱,看到占哥儿的邮件已经在收件箱的首位。大致的浏览一番美国常青藤高校的录取条件,然后转发给了张漓。

点了一支烟,开始看邮箱里堆积起来的日常会议报告。他通过这种方式来了了解手下公司的情况。

占哥儿要将正方贸易的管理层都抽调到盛泰电器里面去。自己则需要将正方贸易的业务重心逐步移到香港去。在京城这边最终只会留一个办事处。

收购正方贸易的事情需要马飞来京城处理。陆景在单独的给马飞回了一封邮件。

点了点烟灰,也不知道卫东阳贷款的事情办理的如何。这笔贷款主要会用于景华通信在江州的发展以及研发上的投入。京城快递和怡家超市也会分润一部分。

如果他想在十月份拿到一张手机行业的准入证,景华通信的资金实力,硬件设施的实力。研发团队的实力这些都需要扩充。所以五个亿看似很多,实际上也没有多少。估计按照他的计划马上就会用得七七八八。

笑笑已经返回江州主持景华通信数字手机产业园的建设情况。她还带着白沙民居改造的最后方案。

这份方案会由杨玉立递交给顾日辉,逐级上报。也不知道时间上能不能赶得上江州四月底举行的常委会。五月份江州就会举行换届,届时童市长就会退居二线。最理想的状态当然是童市长签字同意由杨玉立的公司改造白沙民居。

正思考着,邮箱里叮咚一声,弹出一封新邮件,“你回来了?”张漓回了一封邮件。

“恩,在干吗?”陆景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又回了一封电子邮件。刷了半天没有刷出第二封邮件来,过一会就听到开门的声响。张漓有他房门的钥匙。

“小景。”张漓穿着白色睡裙俏生生的走进来,走了几步忍不住快步小跑起来。

“就穿着睡裙就过来了啊。”陆景站起来抱住她。他有几天没见她了。还真有点想她。

“恩。想快点见到你。”张漓在陆景的怀里抬起头来,灵秀的眸子里亮晶晶的,里面闪着相思的光芒。正要在她娇嫩的红唇上吻一口,聊解相思。门口传来两声敲门声,方琴笑着从门口走进来,“你们两个…”

打量了一圈陆景的屋子,笑着道:“装修得真奢华。原来你住在隔壁,害得我天天担心小漓九点过了还往外跑。”

方老师说的是他去苏江之前的事情。正是和张漓难舍难分的时候,张漓每天晚上都在他这里过夜。

陆景很隐蔽的在张漓丰翘的俏臀捏了一把。惹得她娇嗔的白他一眼。

“方老师,请坐。”陆景放开张漓,伸手邀请方琴坐下。方琴笑吟吟坐到沙发上道:“你还叫我方老师?”

陆景挠挠头,顺手给方琴和张漓倒了两杯咖啡。隔着茶几坐到沙发上。

方琴喝着咖啡,温润的笑了笑,说道:“叫我琴姐吧。我也大不了你多少。叫我姨到显得我很老似的。”

“行啊。”陆景笑呵呵的说道。女人果然都很在意年龄这事儿。能当姐姐绝对不当阿姨。

环球雅思最近状况不错,第一期的雅思培训班已经结束。反响还不错。张漓正在准备策划在大学校园里举办第二次宣讲以及投放广告的事情。

三人坐在乳白色的沙发上喝着咖啡聊环球雅思的情况。咖啡的刺激之下聊到十二点还没有觉得困。

张漓歪在沙发上说道:“哦,对了。小景,叶姨昨天给我打电话,最近有人会有动作,她让你留意一下。”

陆景脑子一转就知道是叶强文要闹幺蛾子,笑着道:“想找我麻烦的人多了去。我还不是好好的。不用担心。”

心想:“叶妍倒是有趣的很。立场很有问题啊。她这个提醒不是摆明了通风报信吗?难道是上次找人查她把她给吓着了,还是说把叶强文的腿给打断吓着她了?”

清晨的微光投到卧室里,茶几,小桌,椅子,柜子都看不太清,仿佛油画里灰蒙蒙依稀勾勒出来的模样。听着外面似乎还下着下雨,陆景将张漓抱到怀里来。她薄薄的睡裙之下一丝不挂。从领口伸进棉质的睡裙里握住她胸前的一双恩物,有着惊人的软弹之感。

张漓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感觉到屁股沟上有硬物顶着,嗔怪的伸手拍了一下,“小景,再让我睡会。”说着翻身继续酣睡。

陆景抚摸着她的光滑细嫩的娇躯,皮肤上的弹力很足,虽然硬着难受,也没有想着再欺负她。昨晚要她好些次估计她今天上午都不能出门。就着微光去看手表,已经是七点五十分。起床开车去买了早点回来。给张漓留在保温瓶里,陆景才在客厅里处理自己的事情。

十点钟的时候接到卫东阳的电话,约他出来喝早茶。小包间里只有卫东阳一个人。

“贷款的事有点不太顺利。目前只有把握拿到3亿元的低息贷款。我还在继续办,问题应该不大。”卫东阳喝着粥。将文件递给陆景看,又笑道:“昨晚怎么回事。和严景铭起冲突了?”

陆景喝着清茶笑道:“方老头的孙女是他表妹。那丫头颠倒黑白真是好手。我昨天在训斥那丫头和他杠上了。昨天的事要多谢卫哥仗义出手。这事算我欠卫哥一个人情。”

卫东阳把勺子放在白碟子里,笑道:“你要还我人情。这里有现成的法子。找个地方请我放松一下。

这段时间筹款筹得我累死了,还没有什么好法子。现在很多人都说你那个数字手机产业园计划是骗人的。搞得我说话都底气不足。”

“是不是骗人日后自会验证。”陆景淡定的说着,又笑着道:“要不明天晚上我请卫哥去汉宫廷放松放松?”

卫东阳笑着摇头,“算了。你还不知道吧,那地方就是我岳丈家开的。我现在怎么好意思跑去。新虹百货的股东天宇有限公司就是易叔叔的产业。”

陆景脸色微微一动,他还没有留意到天宇有限公司竟然是易家的产业,脑子里高速转着,问道:“卫哥,你什么时候结婚?”

“六月底。”

“行啊。我到时候会送卫哥一份大礼。”

卫东阳笑着指着他道:“你鬼心思太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我心都悬着的。”

陆景嘿然笑道:“我要请卫哥帮忙的时候会给卫哥说一声,保证这份大礼你收得舒爽。”

“呵呵,那我可等着的。”

汇海大酒店十四层的总统套房内,黄鸿奇面色平静的沉思着,他在等一个人。黄家在江州吃了大亏,他怎么能没有反应。要不是老朋友华省长一再保证,他绝对不会再去江州投资。可是他刚刚把孙子黄利飞派过去。就传出了小飞的未婚妻被人强抢到包厢里面当陪酒女,真是欺人太甚。

弄的他在老朋友面前脸上无光。和陈家的联姻差点告吹。陈家丫头现在对小飞冷淡着。大概没有女人会喜欢不能保护自己的男人。

他虽然老了,但是虎老威犹在,他不能容忍有人这么挑衅黄家。

“黄董!”莫心蓝挟裹着一阵香风走进来。从外表上绝对看不出她内心里的焦虑。

黄鸿奇微笑着点点头,“坐。心蓝,消息打探得怎么样了?”他的助手到了一杯咖啡送过来。

莫心蓝优雅的抿了一口咖啡。笑着道:“景华通信在江州确实有数字手机产业园的计划,但是他们是做手机代工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很难切入到手机制造商的行列。

虽然最近电子行业里面已经有呼声要求邮电|部放开进入这一行业的准入制度。但是邮电|部里面主流的声音依然是认为开放手机行业会破坏国家|信|息安全。

或许今年会放出几张手机行业准入证,但是以景华通信私营企业的身份拿到的可能性不大。国有企业才是邮电|部的第一选择。

我判断景华通信的想法应该是做贴牌生产。但是这样一来利润率不会太高。至于要不要借钱给景华通信。这需要黄董你自己判断。”

莫心蓝说完,轻轻的喝着咖啡,等待着面前老人的决断。卫东阳找她贷款时,她就意识到这是一个控制景华通信的机会。

由于公司与公司之间不能借贷,合同是不被法律所承认的,所以景华通信唯有规避这一规定,只有发行证券、接受个人借贷、股权收购三种方式可选。

但是景华通信成立时间不超过一年,显然是不符合发行证券的条件。

她可以以个人借贷的名义借钱给景华通信。法律规定只要不高过同类银行贷款利率的四倍就是合法。

算上银行的贷款利息。每个月景华通信需要偿还的月息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这样一来,景华通信的资金链压力会非常大。

她前几天和苏远见过面,了解到景华通信在江州的情况。苏远建议她贷款给陆景。

在江州的地头上,搞点风吹草动的能力他还是有的。

只要景华通信的资金链崩溃,陆景的商业之路也就完蛋,甚至还有可能牵连到他家里。

黄鸿奇仔细的考虑了一下,慢慢的说道:“心蓝,我相信你的眼光。我出两千万美金陪他玩玩,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个胆子吃下这个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