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08章 真正的目标

第两百零八章 真正的目标

景华通信的事情唐悦也很清楚。景华通信接到建行的通知后,陆景就让他帮忙打听市建行和建行_总行负责人的资料。

有些人的资料对于外界来说可能高深莫测,但是对于公子哥的圈子来说并非绝密。

此次力主调查景华通信贷款是否违规的是市建行的江副行长。这一决定得到了总行某位领导的支持。刘行长顺水推舟的要求清查市建行这两年的大额贷款有无违规的放贷操作。

他很清楚江副行长和严昌思密切的关系。从去年九六至今年九七年五月,严昌思的天逸投资有限公司分两次从建行贷款3亿。里面有猫腻那就很难说了。

陆景递了一支烟给唐悦,默默的抽着。小会议室里的气氛有些凝重。半响陆景才说道:“你相不相信我?”

唐悦坐下来抽烟,“那要看什么事情。陆景。你这样搞风险太大,我建议你先和江哥沟通。

建行这次调查的声势很大,怕是真心想揪出几个人好给上面交代。先不说景华通信的材料有没有问题?只要我们把为魏晓华打一顿,肯定会引起他的反击。他又不是傻子,肯定能知道是我们动手。

市建行这么大的声势他不可能不知道。到时候让魏晓华运作一下,景华通信这次贷款没有问题也变的有问题了。我听说建行总行有人和他弟弟魏源走得很近。”

陆景在淡淡的烟雾中勾起一丝笑意。唐悦不知道央行的徐副行长是舒书记的门生,这才是陆景的目标。

他是看好魏源的人物之一。只有把魏晓华卷进来,才能让徐副行长下场角力。

“景华通信的贷款没有任何的猫腻经得起调查。有些事情要先做出来我哥才好运作,现在告诉他为时过早。过两天我就会去江州。”

唐悦把一支烟抽完,沉声道:“好吧。我会按你的吩咐去做。事后我会安排小波去滇南避风头。最坏的结果是我出国混几年。”

陆景笑着道:“真要那样,我们一起去国外泡妞,为国争光。”

金顶俱乐部的小会客厅里面,凌雪月慢条斯理的泡着功夫茶,她泡茶的功夫还是她丈夫杜正鹏教给她的。

茶可以让人心静。这一整套的功夫就在于过程中需要一丝不苟,仅仅是喝最后的几杯茶难以品味到其中的意境。

将青绿的茶水倒到卫东阳面前的杯子里。香气袅袅的升腾起来,清香环绕在鼻尖。

“好茶!好功夫!”卫东阳由衷的赞叹了一句。

凌雪月放下茶壶,拿起茶杯悠闲的喝了一口,“形势怎么样,还顶得住吧?”昨天市建行开始调查去年至今年发放的大额贷款。有几家公司都收到的建行的通知。作为从事投资行业的人,她很关注银行的动向。

卫东阳笑着道:“景华通信的那笔贷款从头到尾都是清清楚楚的。但是调查组认为景华通信根本就不具备研发能力。这部分的估值过高。而且景华通信名下的土地有很多是受污染的土地,根本就没有办法建厂,土地估值过高。两项加起来有违规操作的嫌疑。东方实业作为担保公司也要承担责任。

不过,调查组也不能只凭江副行长拿来的几份材料就下最终的结论,已经派人去江州调查取证。”

凌雪月笑了一下,“那就是没问题喽?”

卫东阳微笑着道:“谁知道呢。”这次市建行的调查之调查上亿的贷款。他那几笔款子都是几千万的贷款,不在调查之列。这着实让他松了一口气。现在就看陆景到底没有说谎,他可是拍着胸脯说景华通信的材料没有问题。

不过,江副行长拿来的几份材料从哪里来的倒是让人疑惑。这个人一定是很熟悉景华通信的现状。

他脑子里不由的飘起一个明俊的脸庞。想到这儿,眼睛瞟向凌雪月,正好看见凌雪月也在打量他。

两个人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凌雪月笑着道:“虽然我那位不喜欢我插手政治上的事情。但是你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和我说一声。建行总行那里我还是能说上话的。”

卫东阳笑着点头。这件事越演越烈的结果,绝对不是定义在经济事件的范畴就可以收场的。如果陆景没顶住,那么骗贷的后果是很严重的,陆家的政敌们不可能不闻风而动,一定会继续深挖。

他作为担保人所承担的压力要小很多,并且也不会是对方火力主攻的方向。

但是,如果陆景顶住了呢?嘿嘿,严景铭那小子…

“姐,我正在练足球,下周我要代表七班出战。你把我喊回来吃晚饭干吗?”莫少锋回到别墅里就嚷嚷开,不过脸上却是带着笑意。

莫心蓝指挥着佣人摆放菜碟,笑着道:“我今天心情很好,难道不喊你陪我喝两杯吗?”说着,又有些失落的看了一

眼空荡荡的别墅。莫中衡,文辉都回了香港。在京城的莫家子弟只有她和弟弟莫少锋。

京城是虎踞龙盘之地,也是事非漩涡之地。

莫少锋冲了凉,换衣服出来吃饭,见他姐脸上有抑制不住的笑容,好奇的问道:“姐,你恋爱了?”

莫心蓝横他一眼,“乱说什么。没大没小的。”心里想着即将倒霉的陆景感觉无比的畅快。喝了一大口红酒,笑问道:“你心情似乎也不错,说来我听听。和那个女老师有进展了吗?”

莫少锋白皙的俊脸露出个苦笑的表情,“没进展。她都不正眼瞧我。第一次见面她问我知不知道叶芝。让我背诵一遍他的名诗《当我们老了》。我哪里会背。”

“你不会去买书吗?”

“我背熟了,但是第二次换了一个题目。她问我能不能推导傅里叶变化的公式。说她是教数学的,要是连这点共同语言的基础都没有也就没有谈朋友的必要。

可是,姐,我是学美术的,对数学一窍不通啊。”

莫心蓝用手指着他笑道:“呵呵,谁让你平时不学无术。我还不知道你在国外什么样吗?老老实实被人家老师调教下,说不定过几年你还真能有点能力。说吧,什么事儿这么高兴?”

莫少锋让人把今天的京城日报拿出来,翻到社会新闻一块,指着上面一张画面说道:“魏晓华也是追求者之一,他在四中门口被人打成了熊猫眼,现在可没脸在四中门口晃。我算是去了一个强劲的对手。”

莫心蓝拿过报纸一看。一辆豪华的劳斯莱斯旁边配着魏晓华一只熊猫眼的照片,十分滑稽。她忍不住笑出声来。再看京城日报上的标题,“中年富豪骚扰高中少女,男友怒起反击。”

京城日报编辑还在这段新闻上加一段编者按:“如此巨大的年龄差距绝非真正爱情产生的合适条件。少女的男友打人固然不对。但是我们需要正视这一社会_现象,有些人在获得物质上的财富之后,其精神层次并没有得到进一步的升华。敢问其道德何在,有没有廉耻之心?”

“哈哈!”莫心蓝一口红酒喷到报纸上,全篇文章没有指名道姓,但是魏晓华的图片配在那里还需要多说吗?

那个老色鬼要成为京城商业圈子里的笑柄了。哈哈,有没有廉耻之心?这句话问得好。

莫少锋得意的挑眉说道:“怎么样,姐,这编辑说话痛快吧。我今天把这报纸拿给秋兰看时,她第一次对我露出了笑容,哈哈。”

“哦——?”莫心蓝笑着道:“你瞒了我这么久,该把名字告诉我了吧?”

莫少锋期期艾艾的不说,顾左言右:“姐,你什么事要专门喝酒庆祝,搞得这么隆重。”莫少锋指着桌面上八个精致的小菜。

“现在不能说。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了。有人要倒霉了。”莫心蓝笑孜孜的和弟弟喝酒。

苏远给她的材料,她转交给严景铭由他递到市建行江副行长的手中。苏远和她沟通过。土地问题只是一个幌子。景华通信的土地数量在材料中并没有作假。但是任何人前往江州看到一个所谓的高新技术产业的公司原来是一家手机代工厂,他会怎么想?

景华通信的漏洞就在于他们的研发团队不见踪影。苏远相信景华通信肯定有一支研发团队。就算是做代工的企业也会找人拆机分析代加工的手机以增加良品率。自己搞点研发偷学技术是正常的,但是把牛皮吹到要做自己的手机就过分了。

只要抽丝剥茧,这部分漏洞就会出现在公众的面前。

想到这儿,莫心蓝忍不住得意的笑起来。虽然金融体系她没有什么资源,但是严景铭有。陆景为了一个小姑娘落严景铭的面子实在是失策。大概他最近春风得意,有些得意忘形了。

京城机场大厅里面,陈乐义、他的助手小谢在大厅里面等飞机。陆景推着一个小车和他的女保镖走过来,“呵呵,陈律师让你久等了,刚才从海嘉大厦过来。”

陈乐义奇怪的看了一眼曾红英,她也太牛叉了。雇主推车她却空着手。

抬手看了下手表,“没事,还不算晚。我们进安检吧。去江州的飞机还有二十分钟起飞。”看着满面春风的陆景问道:“景少,你什么事这么高兴?”

陆景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在海嘉大厦的所见所闻。从包里拿出一叠报纸递给陈乐义,“看第一张那条新闻。”

陈乐义扫了一眼标题《中年富豪骚扰高中少女》,大致的看了看,气愤的说道:“有些人太不像话。居然到重点中学去骚扰女高中生。真是禽兽不如。”

小谢凑过来看了一下,附和道:“人心不古啊。包大学生还不满足,居然还想着骚扰高中女生。啧…”

知道内幕的陆景笑得极为灿烂。随便谁看到他就知道他此时的心情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