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10章 急与缓

第两百一十章 急与缓

茶室外面有一株槐树,在院子里洒下大片的阴凉。.陆景笑着道:“占哥儿,我们是不是先吃饭啊,我肚子正饿着呢。”

占哥儿拿陆景没有办法,说道:“等着,我叫乐亚晴给咱们弄点吃的来的。”说完,起身出去说了一声。

没一会儿又进来坐下。见陆景的眼光有些诡异,问道:“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劲吗?”

陆景微笑着敲敲桌子,“占哥儿,咱们的政策你是知道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和乐亚晴什么关系?乐亚晴是不是这间茶室的老板?”

“我靠,你脑袋也太灵活了吧。”占哥儿无语的喝着茶,选择坦白,“都是陇右出来的,在京城找个糊口的生意不容易。我照顾她的生意,真要有什么关系也说不上。”

“你就扯吧。”陆景不信,不过也没多问,“你说说风声对我不利是怎么回事?”

“最近董坤城不是抛售了新虹百货20%的股份吗。很多人都认为他这是要和你划清界限的举动。董坤城已经不看好你在政治上能给予他支持,所以需要准备套现走人。

我琢磨了一下,景华通信这次要是被建行认定骗取贷款,麻烦比较大。你难道不采取一点措施?”

陆景倒没想到董坤城抛售新虹百货的股票会扯上这件事。八成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天蓝国际的那帮人逃不了干系。

正要解释一下,一个长得温婉可亲,身材丰腴高挑的女子端着一个木质的托盘走进来。托盘上放着两大碗热气腾腾的臊子面。

占哥儿站起来笑道:“我们自己来。那碗是加了羊肉的?”乐亚晴把托盘放到茶桌上,笑着道:“我都端进来你才说帮忙。忒虚伪了。知道你喜欢羊肉,我要隔壁老赵用小碗装了,待会我再去拿。”说着,对坐在旁边桌子上的曾红英说道:“姑娘,你等会啊。我再跑一趟。”

陇右有民谚,“老碗小盘分不开,面条宽得像腰带。”陆景面前的臊子面就是这样的情况。半尺宽的老碗,宽宽的面条约有2寸。见曾红英的喉咙似乎动了一下,陆景将碗送她那桌上,“你先吃吧。能吃辣的吧?”

曾红英迟疑了一下。陆景摆摆手,拿着架子说道:“这是命令。”曾红英憋了半天,等陆景坐回去了才说道:“我不归你领导。”

话是这么说,也没给陆景把那碗面送回来。她似乎闻着香气就饱了,一直等到五分钟后乐亚晴重新送了大碗的臊子面进来,她才开始动筷子。

陆景吃着面给占哥儿解释:“董坤城减持新虹百货是另外一回事,和景华通信被调查的事情不沾边。”

占哥儿夹着小碗里的羊肉,大口咬着,“一点事情都不做?”

“不急。市建行层面的事情卫东阳那里能帮我顶着。市建行调查组的已经确定景华通信没有在土地数量上玩花样。”说着,陆景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

占哥儿接过来,是一份复印件。文件抬头写着《江州市政斧关于推动江州钢铁搬迁的几点意见》。他抬头看陆景,“这样的文件你都能搞到?”

陆景嘿然笑道:“不要说的我像倒卖批文似的。你看文件的曰期就知道,这是在申请贷款之前下发的文件。我们这些地处常新县开发区的企业都收到了通知。这份文件不过是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市里面要搬迁江州钢铁,景华通信手中的土地估值就不只那么一点。”

“那接下来的研发团队…”

陆景喝着酸辣的面汤,慢条斯理的说道:“这个事情要稍稍保密。放心吧,占哥儿。不会有问题。”

占哥儿琢磨了一下,“行吧。这事估计你能应付过去。京城曰报上魏晓华被打成熊猫眼的事情听说是你和唐悦找人做的?”

“是我叫唐悦找人做的。魏晓华能量不差啊,三天的时间就查出来是我干的。”陆景轻松的咬断嘴里的面条。

“现在京城里面都在笑魏晓华私生活不检点。你要小心他弟弟魏源拿你贷款的事情做文章。唉,小景,我怎么感觉咱们到处是敌人。现在这个大环境下…”

陆景脸上露出个自信的笑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心里有数。”又笑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样算起来其实我们的朋友也不少啊。”

占哥儿听着陆景鬼扯,用手点了点他。心里想:“过几天要去江州开店,正好问问江哥,小景这样到处搞事也不是事儿,现在大环境不好,是不是要收敛一点比较合适。”

…苏城的驻京|办在西月区的湖山大厦的裙楼里,服务员小慧脸上带着职业化的微笑,不过她用力的踩在褐色地毯上的脚步显示着她的心情并不好。

刚才在电梯里面身后的那个中年人问她二十万能不能买她一晚上。要不是他是魏书记的访客,小慧真想用高跟鞋踹他一脚。王八蛋,姑奶奶还是黄花闺女怎么可以被你糟蹋。

小慧正要像往常一样轻推开门。一个中年男子从屋里走出来,“呵呵,魏总。”中年男子伸手和魏晓华握手,“刚才魏书记还让我问问你到哪儿了。”

“路上耽搁了一会。”魏晓华笑着同他握手,“汪秘书,有空一起喝酒。”说着走了进去。汪秘书对小慧微笑着道:“谢谢!”说完,进了屋子将门关上。

小慧吐了吐舌头,知道屋子里面是另外一个世界。走回到电梯里又想起那个中年人色眯眯的眼光,不屑的想道:“都是魏书记的座上宾了还打我这样小服务员的注意,真没品。”

魏源正在打电话。他来京公干,趁着休息时间和他圈子里的干部联络、交流感情。见魏晓华进来,和电话里说了几句,挂掉电话,“哥,好点没有?”说着,用手指指魏晓华的眼角。

魏晓华的眼角还有清淤,坐下来长出一口气,“还要几天。晦气。这次脸丢大了。你管不管我这事?”

汪秘书上了茶水自觉的退了出去,轻轻的带上门。魏源抽着烟,沉吟了一会:“你确定是陆景找人做的?”

魏晓华恨恨的说道:“错不了。我找人查了,打我的那小子是唐悦的跟班。现在人已经不在京城,坐飞机去滇南那旮旯了。”

“这漏洞也太明显了。陆景想让你知道他打了你?”

“那小子做事一向嚣张的很。他每次见面不都会打刘老的孙子一顿吗。”

魏源点了点烟灰,微笑道:“纨绔子弟一个,成不了大器。严家在调用金融口的力量查他和卫东阳是吧?”

“是的。他前段时间和严景铭争一个小女孩落了严景铭的面子。”

“哼,严昌思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庸才而已。他儿子倒喜欢到处搞事,不自量力。严昌舟也不管管。易、卫两家的联姻大概刺激到严家的神经了。”魏源站起来走动两步,思考了一会,“我会和徐副行长沟通的,如果景华通信公司真的违规贷款,不会轻罚。”

魏晓华眉开眼笑的道:“哈哈,老弟,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我这段时间一定低调、低调、再低调。”

只要弟弟肯管这事,陆景那小王八蛋在劫难逃。至少能逼着他出国留学。

…五月十九曰,建行发函要求景华通信配合调查,出示公司所拥有的高科技技术专利。景华通信在京的公司拒绝这一要求声称这涉及到公司的商业秘密,但是愿意提供由江州经济开发区出示的证明,证明景华通信确实是属于高科技企业。

现在高科技企业认定并没有相关的规定。正式的文件—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要到2008年才由国家颁布。

但是建行的要求并无不妥之处,若是连一项技术专利都没有怎么可以被称做是高科技企业呢?技术专利的申请时间为6-18个月。景华通信没有造假的可能,一切都会有据可依。

景华通信的表态让关注这件事的人一片哗然,认为景华通信手中很要可能没有相关的技术专利,只得靠江州经济开发区的材料来证明。这只是死鸭子嘴硬的表现。

二十曰晚上,老头子的机要秘书小张打电话给陆景让他回锦园别墅吃晚饭。吃过饭陆景陪着老头子在客厅里下围棋,期间手机响了三次。陆景见是卫东阳的电话,没有接,将电话调为震动。不过心里还是琢磨他有什么事情。分心之下被老头子杀得落花流水,中盘176手就弃子认输。

“心浮气躁。”老头子大口喝着茶水,“要沉住气。利而诱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

“听不懂啊!”陆景故意笑着说。老头子笑眯眯的看他一眼,“哦?听不懂就算了。去吧。有结果再来看我。不准哭着回来找我。”

陆景心里暖洋洋的,大步走出门。老头子疗养之下还上心关注他的事情让他有些感动。现在景华通信的事情只是小范围的引起了部分媒体的关注。还没有大范围的报道。老头子肯定是一直关注着自己才知道最近的事情。

这样不好的事情没人会在他面前多嘴,只能是他亲自在关注才能了解到情况。

“来香格里拉酒店8080包间。”卫东阳在电话里心急火燎的说道,“景华通信的声明是怎么回事?你小子要急死我啊。”

陆景解释道:“刚才在和我爸下棋。我马上到。”挂了电话,看着车窗外浓郁的夜色,淡然一笑,对曾红英说道:“去香格里拉酒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