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27章 敲一记闷棍

第两百二十七章 敲一记闷棍

陆景和周复生自然没有协议,但是有默契。十万支手机的代工订单几乎占到此时诺基亚在中国代工订单的五分之一。

周复生能继续在诺基亚中国总裁位置上任职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陆景通过景和电子给他提供了详细的市场分析数据。这是他下定决心以及打动诺基亚总部的关键。

摩托罗拉已显颓势,而爱立信售后弊端重重。他只要再坚持下去定可看到诺基亚走上中国区销售冠军的宝座。

所以在他的职权范围内再给景华通信一份十万支手机的订单完全是在情理之中。更何况此前景华通信已经和诺基亚有过一次合作五万支手机订单的合作。

至于景华通信要做手机制造商的消息周复生自然也知道,但是景华通信的研发体系是基于西门子的芯片与诺基亚没有关系。

或许能培育出一家国产厂商,或许不能。最后的结果谁都说不准。反正周复生是不看好景华通信这个才成立一年的公司。技术门槛不是那么好进的。

“这次去江州有什么交代我的?”陈笑拿着高脚的玻璃杯子轻抿着红酒。从客厅里看着窗外朦胧的夜色,觉得夜色静谧,月亮的清辉洒在阳台上,带着夏夜的清凉感。

陆景把笔记本电脑一推,舒服的靠在实木椅子上,双手靠在脑后,笑着道:“你怎么不问我怎么去说服邮电|部。”

陈笑眼睛笑得如同月牙,“我相信你呗。”说着,笑道:“你家里不是能量很大吗?”

陆景摇了摇头。他原计划是找联信、华移、建业熊猫三家谈贴牌生产的事情。积累一定的经验在九八年再进入手机行业。但是突然间他拿到了大笔贷款,并且手机研发也很顺利。同时还有谢晋文的渠道可以利用,他的想法也随之改变。为什么不能在第一批手机行业准入证的时候进入呢?

但是就目前这个半吊子研发产品,让叔伯们介入进来帮忙说话有点不太合适。只能是走迂回路线。

邮电|部党组成员一共8名成员,除了方部长一共还有四名副部长。在这件事情上还有一名总工程师有发言权。

最理想的情况是争取方部长的支持。但是陆景内心里面并不觉得这一方案能成功。当然该做的工作也要做,至少不能让方部长反对。

他的想法是首先搞定邮电|部的两位副|部长,让他们帮忙同意景华通信进入手机制造行业。

在景华通信已经具备自己制造数字手机的技术前提下,只要没有强有力的反对者,有两名副部长的支持拿下一张准入证应该不会有问题。

“公关工作我来做。手机试产的事情,你尽快安排江州那边处理。”陆景站起来说道。现在已经是六月下旬,部|委的人事基本确定。不会出现大的变动。

陈笑点了点头,江州的事情不会有问题。陆景笑着将小美女抱到怀里,指着她的红酒杯子道:“喂我一口。”

“这怎么喝?”陈笑将杯子递到他嘴边。陆景坏笑着摇头,“不是这样,用嘴。”

“亏你想得出来。”陈笑娇嗔站起来,在他耳朵上揪了一记,不过最后赖不过,不得不屈从陆景的意思。

陆景吮吸着她娇艳地红唇,裹噬她的香舌。将手伸进陈笑的底裤里。抚摸她地臀肉,手指在她大腿根部的细肉轻揉着。

陈笑只感觉要被融化了一般,臀下的肌肉用力收了一下。两腿之间却溢出晶莹的玉露。嘴里娇喘着,没多久就这样泄了一次。

洗过澡后。陈笑连忙返回家中休息。她可不敢再呆在这儿,否则定会被陆景吃了。

香格里拉酒店的一间包厢内,陆景请胡红军吃饭。“你啊。叫我说你什么好?”胡红军哭笑不得的喝了一口酒,吃着五元神仙鸡。鸡肉鲜嫩可口。可以增强元气。但是他吃在嘴里却是很不得味。

陆景借市局的饶副局长的手把西山那边地下赛车的盘子给砸了。在外界看来这事是他胡红军做的。至于理由谁tm知道。

陆景嘿笑道:“我这不是在给胡哥赔罪吗?我敬你一个。”他和饶副局长聊了几句西山地下赛车赌钱的盛况。饶副局长果断出手拿下了这份属于他的政绩。

饶副局长肯出手自然不会是因为陆景几句废话说动了他。而是因为这确实是一份政绩,他不拿白不拿。况且陆景的话风里面透漏袁市长对此事很关注。

景华通信涉嫌欺骗贷款的案子虽然没有撼动马市长的位置。但是最近他的声音越发的弱了。市里面有传言马市长即将去职。接任者呼声最高的自然是常务副市长李市长,而年富力强的袁市长想来也会顺势再小升一格。

饶副局长有意往袁市长这座码头靠一靠。虽然各自背后都有大圈子,但是具体到京城市里面,各自又有小圈子。毕竟县官不如现管,等袁市长升任常务副市长,他当然也能管到公|安局头上。

胡红军叹着气把杯中的酒干了,砸砸嘴说道:“我还以为你要用饶副局长的关系说服小芷,哪里想到你是搞这个名堂。”他要说有多么生气也说不上。否则就不会来这儿赴宴了。只是心里难免有些想法。

陆景剥着虾壳,笑道:“胡哥,你要是知道地下赛车后面是谁罩着的,肯定就不会怪我。”

“谁?这种事要担很大责任的。”

陆景喝了一口酒,“刘松。他不直接干预,但是他收地下赛车幕后人的钱。”

“靠!我说呢。”胡红军一拍大腿。陆景搞刘家需要理由吗?完全不需要。如果真的需要可以从他父亲和刘老的恩怨细数,再加上他哥和刘卫家的恩怨。

胡红军哈哈笑道:“你小子的了便宜要我替你背黑锅。”又好奇的问道:“这事都能被你查到?”

“蒋鸿哲泄露出来的。”这事是从夏思雨的口中说出来的。陆景前几天找夏庆平谈董家的事情时,夏思雨随口说的消息。蒋鸿哲以前在她面前吹牛可以操控堵盘。被她套出了话头。

“那sb。”胡红军不屑的说道。他完全是出于前辈公子哥看不惯后辈公子哥的角度说了这么一句。

“小芷这几天不在京城?”

陆景点了点头,“去香港参加一个选角去了。放心。误不了你的事情。她回来肯定绝口不提当明星的事情。后天她就会回来。”

赵清芷这几天在天辰娱乐的安排下练习舞蹈、表演,苦不堪言。这次送到香港去是更进一步打击她的自信心。选角不是说长得漂亮就可以选上。

陆景完全有把握让她心中三分钟的热度冷下来。回头再给她许几个好处。保管她绝口不提明星的事儿。到时候就轮到她爸兑现承诺了。

胡红军笑道:“你办事我放心啊。呵呵,我朋友昨天来京城了,你要不要见见?很有意思的一个人。”

“行啊。晚上去汉宫廷,我请客。”

胡红军的朋友叫邱尚斌,三十八岁,方脸,眼睛炯炯有神。他是辽北某市的副市长。

“我对陆公子仰慕已久,今天得缘一见,真是幸会。”邱尚斌满脸春风的伸出手。

陆景笑着同他握手。也没有叫这里的特色服务。请了几个宫装女乐师演奏古典音乐。

天南地北的聊着天,陆景发现邱尚斌这个人不简单。他是那种说话每一句都会经过脑子的人物,反应迅捷,见识很广。他能在三十八岁做到副市长的位置确实有些真本事。

从胡红军对他的态度就可以推断他在胡红军身上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并且博取到了胡红军对他的好感。

只是不知道他这次求赵教授什么什么事?

邱尚斌也在观察着对面长案处的陆景。他感觉到这个青年似乎有些难以琢磨。这个年纪的男人很少有不好色的,但是他眼睛虽然看着乐师们曼妙的身材,但是却没有那种据为己有的意思。说起风花雪月来却头头是道,一看便知是个中老手。

他的思想很成熟,谈吐沉稳,善于倾听。真是不容小觑的一位人物。

出了汉宫廷。陆景告辞离去。胡红军得意的拍了一下邱尚斌的肩膀,“我表弟怎么样?”

邱尚斌笑着给他一支烟,“京师人物的风流人物非我这些小地方来的人可比啊。呵呵。”

胡红军嘿嘿一笑,“你想读赵叔叔的研究生估计没问题。不要急。我有事情先走了。”昨晚那个市台女主播的滋味真是销魂。他现在赶着去约会地点。

“明天再找地方喝酒。”邱尚斌笑着点点头。送胡红军离去。夜色之中他的眼睛眯了眯。看来昨晚带来的那个市台女主播很对胡红军的胃口。

只要拜在了赵教授门下,才能获得更近一步的政治资源啊。牺牲个把女人无所谓。他早就打听好了,辽北省内某位强力人物就和赵教授有同门之谊。

老头子的身体恢复得很不错。陆景走进病房时,正好碰到何叔叔来看他。

“何叔叔好!”陆景笑着打了个招呼。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到茶几上。一股清香飘了出来。

何其贤笑道:“什么东西这么香?司令,你要是在锦园别墅住着。小景恐怕都不会每天带着好吃的来看你吧?”

老头子呵呵笑道:“这倒是句公道话。平常哪里见得着他的人影。”

“江南鱼乡饭店的清蒸桂鱼。”陆景笑着道。他每天都过来看老头子。昨天他提了一句想吃鱼,今天特意绕过去买来。

何其贤点了点头,心里对陆景极为满意。百善孝为先,如果对自己的父母都不孝顺,那对其他人可想而知,又有几分是真心实意呢?

病房里不便待客,眼看到了饭点,闲聊几句,就起身告辞离开。(。)